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翎凡凡

玄幻言情/已完结

57.6万字

完结于2024-06-2019:20:45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第1章渣男送你

早春二月,冬雪未化。

陆菀在土窖中卷缩成一团,光线从破烂的木盖缝隙洒落进来,却落不到黑黢黢的土窖底,照不到她冰冻的躯体。

她已被断食断水三天了。

外面传来一串串热烈的鞭炮声,伴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近,土窖盖豁然被掀开,倾斜光线刺激得陆菀睁不开眼睛。

“哟,命可真硬啊,还没死呐?”

陆菀喉咙干枯发不出声音,光照刺眼睁不开眼睛,只感觉到几个模糊影子晃动。

“姐姐,今儿,我特意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位小舅舅投敌叛国了,被侯爷亲自斩杀在汴京城门口,如今头颅悬于城墙示众十天呢,你那曾经威风凛凛外祖家秦国公府总算彻底完蛋了,咱侯爷因此得皇上褒奖,加封一品侯。你说开心不开心呀?”

陆菀心头一悸。

一口腥甜疯涌而来,心口撕心裂肺地疼。

“今日,是我加封诰命的大喜之日,见你将死,我就将真相都告诉你吧,好让你死也不能瞑目,哈哈哈。”

余楚容笑着弯腰看向土窖中人,语调温柔却恶毒:“我娘不是祖母的外侄女,她其实是爹的外室,而我和那记在你亡母名下充嫡子的弟弟都是爹的血脉。”

“在你出嫁前两天,你夫君与我在你们的婚床上翻云覆雨。若不是侯府需要你的外祖势力和你的陪嫁,他根本不会娶你。如今,我心愿达成,你可以消失了。”

陆菀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原来,她呕心沥血,倾尽所有,助夫君袭爵,却不过是被人踩着自己和亲人的血骨坐享其成的垫脚石罢了!

余楚容对两个婆子使了个眼色,两人小心翼翼地抬着竹篓放在土窖边,迅速退后,用长长的竹竿将盖子挑开。

几十条色彩斑斓的蛇交缠蠕动,被两个婆子用竹篙挑进土窖。

嗅到血肉的蛇群疯狂蠕动,阴冷的触感滑过她的每寸身体,纠缠着她的脖颈。

余楚容被窖底人蛇纠缠的恐怖吓得一脸惊恐,“关上,快关上,太恶心人了。明日让人在土窖直接烧了,再用土封掉,别让晦气冲了我的福气!”

木盖轰然合上,死寂的土窑只有细细密密的丝丝声。

绝望的陆菀缓缓闭上双眼,一动不动,任由冰寒溜滑的蛇纠缠到窒息。

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变成厉鬼,将害她的人一起拖下地狱血海,永不得超生!

……

陆菀拼命想挣脱濒死的窒息,双手使劲撕扯着脖子,尖利的指甲刮出一道道血痕,蚀骨的痛觉让她顿时清醒。

猛然坐起来,大口地喘着气,茫然看着四周。

淡绿软烟罗纱幔,鹅黄月华锦被,乌金木螺钿花鸟拔步床。

她真的在自己的床上!

她真的回到了十六岁的这年。

双手紧攥丝被,泪迸肠绝,眼泪大颗大颗的疯涌而出。

隔着黑木螺钿玉兰四扇屏,外面传来轻声的说话声,一个是她的大丫鬟知若,一个是祖母身边最得力的管事吴嬷嬷。

“大姑娘还没醒吗?”

“是啊。午膳都没用呢,已不发烧了,可特别瞌睡,许是掉进水里被吓得不轻。”

“可怜见的,深秋水可凉了。大姑娘一向怕冷,又不识水性,可不就被吓到嘛。哎,可是,谢家二夫人和二公子都来了,今天要行最后一次催妆礼呢,老夫人怕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陆菀心底被狠狠刺了一刀。

深吸口,抹掉眼泪,咳了一声。

“呀,姑娘醒了!”随着轻微珠帘晃动声,知若欣喜地奔了进来。

瞧见姑娘披头散发地坐在被窝里,瞪着一双红彤彤的杏眼,唬了一大跳。

赶紧扯了棉袄给她披上,伸手探探她的额头。

额头不烫。

知若松了口气,一边掏出丝帕给她擦拭额头汗珠,一边轻抚她的手臂,柔声问,“姑娘又做噩梦了吧?”

陆菀死死盯着她一张俏生生的脸,颤抖着唇瓣半晌不敢出声。

知若在她面前被人活活打死的惨状浮现出来。

她好害怕一张口,吓跑眼前的一切。

她好害怕失而复得的人再倏然消失。

知若见她这幅模样,心疼的将她拥进怀里,轻轻地抚摸她的背,柔声哄着,“姑娘莫怕,落水受寒烧了三天三夜,自然会做噩梦。如今烧退了,就会慢慢好起来的,没事的哈。”

“谢家……”陆菀尝试张口,听到自己娇糯的声音,心头刺痛,泪如泉涌。

真好,一切还来得及。

“管他谁呢,姑娘不舒服就不见。”知若心疼得不行,扭头冲着外面道,“劳驾吴嬷嬷回下老夫人……”

陆菀赶紧叫道:“吴嬷嬷,你告诉祖母,我梳洗更衣就出去。”

“姑娘……”知若眼圈红了。

陆菀轻声吩咐,“知若,梳妆。”

吴嬷嬷声音透着高兴:“大姑娘您慢着点,不着急哈,让谢家人等等也无妨。”

前世,她就是生谢怀钰和余楚容的气,加上身子没有大好,赌气没有去前院见人。

没想到,老夫人竟然会派余楚容母女去谢府替她行铺婚床礼,顺便就将一对狗男女送到她的新婚床上。

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侮辱践踏她!

这一世,她倒要瞧瞧,这对狗男女是怎么在她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翻云覆雨。

知若见她有了精神,高兴地起身打帘唤了一声,“大姑娘起了。”

碧蝉笑盈盈地跟知若进来,冲着陆菀嫣然一笑,“今天可冷了,等奴婢将炭炉子烧热些再下床。”

一群小丫鬟鱼贯而入,各自捧着漱口水、漱口盅、铜盘、巾帕规矩地站成一排。

今年的秋格外的冷,加上陆菀落了水,受了寒,屋里就烧了炭炉。

陆菀盯着穿着水红夹袄忙碌的窈窕背影,眸子微暗。

碧蝉揭开掐丝铜炉,用火钳顺了顺银丝炭,炭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热气滚滚,屋里更暖了。

又钳了两块烧得正好的炭块放进手炉里,塞进陆菀的手中,“姑娘最怕冷了。”

碧蝉拎了一双翠羽织就的绣鞋过来,帮陆菀穿上,和知若一左一右扶着陆菀下床。

陆菀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冷艳精致的小脸,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她压住眸底狠辣光芒,冷笑。

余楚容想抢就让她去抢吧。

是她一步步扶持,用血肉铺就了晋文侯府泼天富贵,否则,晋文侯府的侯爵早就丢了。

既然,她要抢,就给她。

她倒是要看看,她和谢家如何一起幻灭。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41.5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38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完结·55.8万字

冤种长姐重生后,创飞全府白眼狼

前世沈宁为了护住年幼的弟妹费尽心血,不想操劳一生,却养出了两个白眼狼。 弟弟愚钝无知,娶了恶妇逼他夺取家财。 妹妹为爱脑残,自甘堕落却恨她不支持她的爱情。 被逼离家,因为操劳过度,旧疾复发,死于最寒冷的冬日。 重生十八岁,她只想创死这群白眼狼,然后当个富婆逍遥快活。 却不想意外招惹了那乖张邪戾、狂妄不羁的混世魔王。 救她性命、护她周全、撩她心扉、惑她神魂。 再看那过分俊美的容貌,啊这......算是老天爷对她的补偿吗? ------------ 冷静慵懒理智型女主VS闷骚腹黑恋爱脑男主

妖殊·连载中·33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完结·33.6万字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伴树花开·连载中·34.8万字

主母白天虐渣,夜里被太子逼嫁

【宅斗+重生+虐渣打脸+太子追妻+修罗场+双洁】 前世,宋安宁下嫁侯府,对庶子庶女掏心掏肺,管理侯府尽心尽力。 却落得一个中毒惨死,曝尸荒野的下场。 她死后,渣男贱女花着她的嫁妆,潇洒快活。 重活一世,她彻底摆烂,庶子要读书?自己找名师去。庶女要嫁人?对不起,帮不了。 狗男女在眼皮子底下偷鸡摸狗?那多没意思,有热闹大家一起看啊! 她本想搞垮侯府,还清恩情,便青灯古佛度过一生。 可谁知,小叔子不仅送助攻还送秋波。 随手救的男子竟是轰动京城的名医,总是求她疼疼自己。 最后又被当朝太子缠上,说她前世欠了他的,今生必须要还。 后来。 永定侯府世子夫人坠入山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据说世子谢清远伤心欲绝,从此一蹶不振。 与此同时,太子大婚,太子妃却与当年的世子夫人长得一模一样。 太子冷落冰霜的脸上,难得露出笑意,“若非世子不识货,孤怎会有此佳人?”

一只漉漉·连载中·3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