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南宫小主

现代言情/连载中

60.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809:01:00
简介

婚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001他的眼神漆黑又悠远

开篇碎碎念。

本书无前任、不滥情、双洁不虐。(是甜的是甜的)

女主不傻男主不渣。

小主不骗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真的不诈骗,男女主真的是纯洁的,(因为我也是很纯洁的哦、嘿嘿嘿嘿嘿~~~)

请客官们搬起小板凳,慢慢看,后续更精彩。

如果喜欢收藏投票票哦~~~~

正文——

“轰隆……”

深夜的天空,一道道闪电伴随着雷声,在远处萦绕。

偌大的别墅内——

“啪……”

“够了,你给我滚……”

清脆的巴掌声之后是女人尖锐的声音。

谈敏珠喘着粗气,指着大门,瞪着面前的女孩儿。

丁嘉许捂着被母亲打红的脸颊,泪水在眼眶中盘旋着,倔强着就是不肯落下来。

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那是她的妈妈,她叫了二十三年的妈妈。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宠爱自己的妈妈会对自己这么的凶。

“妈……”丁嘉许沙哑着声音,喊出了这一声。

“不要喊我,你给我滚……我受够你了。”

谈敏珠打断了丁嘉许的话,见她不走,便冲到她跟前,伸手将她往门外推去。

“妈妈,你别这样,姐姐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希望得到你和爸爸的爱,都是我不好,是我来了之后才这样的,不要赶她走。”

说话的是丁嘉许的妹妹丁可颜,在今天之前,丁嘉许一直以为丁可颜只是爸爸妈妈收养的孩子,可就在那一巴掌之后,她才恍然明白,其实被收养的那个人,是自己才对。

一下子从丁家的大小姐变成了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的孤儿,丁嘉许接受不了,她那个大小姐脾气也接受不了。

所以她推了丁可颜,才会遭到了母亲的怒斥。

“颜颜,都是妈妈的错,妈妈生你的时候疏忽了,所以才把你抱错,那些年我很自责,但是后来我找到了你,我很庆幸,我的亲生女儿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可是你知道吗?妈妈没办法舍弃那个我原本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所以是妈妈对不起你,一直让你以养女的身份在丁家待着。”

“其实你才是名副其实的丁家大小姐。”

谈敏珠伸手挽住丁可颜的手,眼里都是愧疚。

“妈妈,我知道,我不怪您,您也不要怪姐姐,她只是小孩子脾气,我没事。”丁可颜安慰起了母亲,又看向了丁嘉许。

但是眼睛里原本那种温柔的神情变成了得意。

在看向丁嘉许的时候,是那么的明显,还带着挑衅。

好像在说,我赢了,你终于可以滚蛋了。

“丁可颜,你少来这一套,假惺惺的。”丁嘉许放下捂着脸蛋的手,指着丁可颜。

“妈妈……”丁可颜好像被吓到了,躲到了谈敏珠的身后,

“行了,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我不想再见到你,你夺取了我亲生女儿二十三年的身份,现在可以还给她了,当初就是我太心软,才会让你变得那么骄纵。”

谈敏珠好像铁了心要将丁嘉许赶出丁家,转过身去,不看丁嘉许。

丁嘉许看到丁可颜对自己笑了笑,然后对她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恨不得给她一巴掌,但她还是忍了。

“好……我走,我把身份还给她,我走……”

丁嘉许红着双眼,最后看了一眼谈敏珠的背影,转身往门口冲了过去。

外面雷声大作,好像随时会下雨一样。

丁嘉许冲出别墅的大门,忽然撞上了一个人。

她的身子往后倒去,来人攥住了她的手腕。

“嘉许?要下雨了,你去哪儿?”丁易繁是丁嘉许叫了二十三年的哥哥,现在看到他都觉得是那么的讽刺。

丁嘉许忍着的泪水,在看到哥哥的那一刻,决堤了。

但她还是推开丁易繁,冲进了黑夜的幕布中。

看着丁嘉许离开的背影,丁易繁想要去找她,可一扭头,才发现手腕被丁可颜攥住。

“哥,别去了,妈妈很不开心。”

“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她都知道了。”

丁易繁深深的蹙眉,看着黑夜中的那一道小小身影,就那么消失了,忧心忡忡。

丁嘉许冲出丁家的大门,一直跑一直跑。

这条路她很熟悉,熟悉到闭着眼睛都可以回家。

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陌生的很。

跑着跑着,她终于还是没了力气,只好停下来。

抬头看着天空,这场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下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丁嘉许蹲下身,抱着双膝开始不停的哭泣,嘴里还大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她委屈极了,明明她有爸爸妈妈,还有疼她的哥哥,直到自己十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女孩儿,她的爱就被分走了。

丁嘉许起身,腿蹲麻了,胸口还在一抽一抽的,她哽咽着已经不知所措。

大学刚毕业,她还没有开始工作,现在连家也没有了,她一时间开始迷茫,开始恍惚。

双手垂在身侧,她慢慢的往前走着,眼神也带着空洞,像极了行尸走肉。

泪水把面前的路给遮挡住,她压根没有注意到一边马路上,摇摇晃晃开过来了一辆车。

车的速度很快,很明显已经超速了。

丁嘉许忽然看到那投射过来的远光灯,再加上已经下起来的淅淅沥沥的小雨,车速快到来不及给她反应的机会,她直接摔倒在地上。

“唔……”她立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等待她的是刺耳的刹车声。

车子在快要撞上她的时候,及时的刹住了。

“砰……”

丁嘉许再一次听见的声音是关车门的声音。

她蓦然的放下手,抬头看向来人。

顺着来人修长的双腿看上去,丁嘉许看到是一个满脸不屑的男人。

可就是她的那一眼,让高霍凌忘不掉了,或者说是想起了什么。

高霍凌今天心情非常不好,所以喝酒了,他现在是酒驾。

原本空旷的马路上,他也没有想到会忽然窜出来一个人。

雨下的小,并没有想的那么大。

但是雨点拍打在汽车上的声音还是清晰可见的。

丁嘉许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那个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男人,她的第一印象是,这男人长得像女人一样美。

他和哥哥长得不同,哥哥带着一丝的儒雅,可他却带着一丝的痞气。

他的眼神,也有些悠远的深邃。

丁嘉许忘记移开眼睛,直到男人单膝蹲下身来,和她平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他偏执温宠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九九公子·连载中·29.8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31.2万字

婚后有喜

黎知韵已大学毕业,无心恋爱,只想搞事业。 可她爸偏偏担心她见识少,恋爱脑。 于是动用“钞能力”,让她去相亲。 她爸说:可以不谈恋爱,可以不结婚一直单身, 但必须要去见见世面。 以免见识少,容易恋爱脑。 所以,相亲对象很靠谱,学历高,家境好,又高又帅有大长腿。 【看点一:】 都说婆媳关系是老大难, 婆婆不是妈,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就行。 所以,结婚后黎知韵想跟婆婆保持距离, 但婆婆却要跟她做闺蜜。 婚前,婆婆是气质出众高贵大方的贵妇一枚, 不好接近,有距离感。 但婚后,黎知韵才发现,婆婆是她的网友。 而且她们彼此还是对方的事业粉。 为此,婆媳关系好,儿子就不是宝。 结婚前,周辽是他妈的好大儿, 婚后,儿子不如儿媳妇香。 ** 周辽以为,他通情达理的老妈会是他的爱情保镖, 可万万没想到,他还要提防亲妈挖墙脚。 【PS:本文主打轻松治愈,女主人间清醒,男主男德标兵,没有渣爹事儿妈,极品少,不撒狗血。】

米白·连载中·38.2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46.9万字

和顶流隐婚后,偏执大佬求公开

【先婚后爱|娱乐圈|年龄差7岁|暗恋成真|甜宠向|SC1V1|HE】 【甜撩顶流女演员VS清冷豪门掌权人】 贺佳颂在事业低谷时期选择跟陆闻谦隐婚。 明明追她的人那么多,她却选了把最难啃的硬骨头。 南城上流圈人尽皆知,陆家掌权人陆闻谦素来清冷禁欲,实打实的工作狂。 圈内不少女士叹惋,怕是没人能摘下这朵高岭之花。 直到某次财经访谈节目。 陆闻谦无名指上赫然戴着枚铂金素戒,摆明已婚身份,惊了不少人的眼。 然而陆太太是谁根本无人知晓。 网传是位女演员,但没人肯相信。 后来有狗仔爆料,娱乐圈H姓05花顶流女星疑似当三插足前同事感情。 一时间全网声讨矛头指向贺佳颂,质问她为什么要做这种自毁前程的蠢事。 陆闻谦在电话里低声问她:“公开恋情让我去澄清,如何?” 那边温软舒缓的嗓音轻轻嗯了声。 得了准信,陆闻谦已然按捺不住官宣。 陆闻谦V:我太太曾经对我告白,演员最清楚戏剧与现实人生的差异,现实是贺佳颂只爱我一个。 1L:网上说贺佳颂已婚且对象是陆闻谦竟然不是谣言? 2L:好了,我相信她绝对看不上前同事,插足更是子虚乌有。 3L:难道你们不觉得贺佳颂说情话好肉麻吗?

绵郁·连载中·21.7万字

四爷别装深情了,夫人不要你了

徐岁岁被亲生父亲当成礼物送给了宗珩恩,结婚三年,她肚子始终没有传来丁点动静,一心想抱孙子的宗老太太着急催孕,全然不知两人早已签署离婚协议。 而宗珩恩表面跟她维持着相敬如宾的夫妻名份,私下却跟他从小青梅长大的白月光恩爱缠绵。 徐岁岁实在是咽不下这口被喂到嘴边的屎,笑着跟老太太说: “奶奶,我刚去医院检查过身体,我没问题的呢!” 这话说得,在场人不由将视线聚集在宗珩恩身上! 几年后,宗珩恩把徐岁岁逼到墙角,拎起旁边对他拳打脚踢的小崽子,狠狠质问: “我不是不孕不育吗?这东西你还能自主研发生产?”

空调·连载中·30.8万字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格子虫·连载中·120万字

相亲后,她成了顶级豪门

季书暖被未婚夫劈腿,妹妹背叛!在她人生低谷时出了车祸。 她心如死灰,抓住肇事者要求负责!想让他和自己相个亲,谁料对方居然是京城太子爷薄景承…… 破罐子摔碎的她,莫名挤进了顶级豪门。 想象中的算计和陷害,根本不存在!她在豪门成了团宠。 前未婚夫回头求复合,下秒被破产。 妹妹试图陷害她,下秒被绑架打断腿。 父母想道德绑架,被藏獒追着咬了九条街,差点嘎。 “我这个女强人绝不认输,我,要,离,婚。“季书暖胆战心惊的想跑。 下秒,她被男人堵在门口。 “老婆,乖!我不逼你生孩子,我只想要个名份。“薄景承哑声说道。 京圈人尽皆知,太子爷霸道宠妻,仅为了名份……

紫牡丹·连载中·3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