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

古代言情/连载中

24.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323:44:26
简介

穿越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第1章

清晨的阳光还被院墙挡着,屋内半明半暗,黑夜白昼交缠。

“要休了我?”楚瑾瑾以为听错,她保持恭敬跪拜的姿势,不敢置信看抬头,“母亲,您说什么?”

新婚第一天被休,全京城没有过,如果是真的,她的名声算是毁了,这辈子都要被人指指点点。

一定是昨晚未睡好出现了幻听。

昨天刚过门,她还穿着新娘子的嫁衣,怎么可能?

楚瑾瑾娘家算京城数得上的商户,她的嫁妆,从楚家一直蔓延到徐府,多的以至于库房放不下,堆满半个院子。

然而再怎么有钱也弥补不了两家地位的悬殊。

她是商户女,婆家是祖上曾经出过宰相的徐府。

楚瑾瑾没想过攀高枝,她想的很清楚,女人结婚,嫁的不是门第,是男人。

徐文达心里有她,对她一见钟情,所以她才嫁的,不然哪怕王爷大将军,只要喜欢的不是她这个人,她也不会嫁。

坐在太师椅的徐候夫人艰难笑了笑:“不是休,是和离。”

楚瑾瑾深深看着她,确认没有听错,一点点直起身子,冷静道:“敢问母亲,儿媳可是犯了什么错?”

昨晚洞房花烛,徐文达喝的太多,进了门便呕吐不止,最后竟然吐了几口鲜血。

应该是伤了胃。

楚瑾瑾担心的一夜没睡,按理说算这种特殊情况,可以晚点来请安,但她还是坚持按照规矩。

喜欢一个人,就要为他着想,尊重他的家人。

徐候夫人心虚地端起茶杯假装喝茶。

楚瑾瑾还能保持冷静,陪嫁来的贴身丫鬟夏风急的跺脚:“您倒是说话呀,凭什么呀,你们太欺负人了。”

楚瑾瑾有贴身丫鬟,徐候夫人也有,且更厉害。

老嬷嬷上前一步,冷笑道:“大少爷平常多好的身子,一年到头别说吃药了,着凉都没有过,你这刚进门就把他克的吐血,这要时间长了,不定发生什么事。”

楚瑾瑾皱眉:“就这?”

定亲前两人的八字两家都找大师合过,真要有问题早看出来了。

显然不是因为这点。

“那还能有什么?”老嬷嬷一脸不耐烦,“夫人心善,决定对外说你提的和离,而且你和少爷未有夫妻之实,我劝你个商户女不要不知好歹,闹起来吃亏的是你。”

楚瑾瑾从末世穿越过来两年多,已经很少发脾气了,但并不代表没有脾气。

这是啥都安排好了,直接通知她。

楚瑾瑾一个眼色制止住想要争辩的夏风,挑眉道:“敢问徐夫人,和离书还未签,我应该还是徐家的少奶奶吧。”

徐候老妇人一愣:“当然。”

“既然如此,儿媳要整顿家风了。”楚瑾瑾冷冷看向得意洋洋的老嬷嬷,“你一个奴才,竟然胆敢说主子是商户女,吃了熊黑心棉豹子胆,夏风,掌嘴。”

老嬷嬷吓的打个哆嗦,磕磕巴巴求救:“夫人。”

徐候老夫人转过头,目光闪躲。

放在平常当然没人敢,但现在情况不同,怎么说这事徐家做的不对,就当,就当让她撒撒气吧。

夏风身为贴身丫鬟,掌嘴的经验非常丰富,一手捏住老嬷嬷下巴,另只手抡圆了啪啪两声脆响。

老嬷嬷的嘴角立刻有了血丝。

足足十下,楚瑾瑾才淡淡喊了停。

教训老奴才是其一,其二,她在试探徐候老妇人。

打狗还得看主人,当面打陪她几十年的老嬷嬷都能同意,说明肯定发生了大事。

会是什么?

楚瑾瑾明白这里问不出什么来,敷衍行礼告辞。

昨晚徐文达吐血把家人吓坏了,她是新妇,大夫来来往往多有不便,于是抬到了书房。

书房门口站着好几个家丁,见楚瑾瑾过来慌张行礼,为难道:“少夫人,少爷刚喝了药睡下,大夫说严禁任何人打扰。”

楚瑾瑾笑了。

难为这一家人安排的这么周到。

今天过后,这事将会成为满京城的头号新闻。

她的名声毁了,徐家也难独善其身。

什么为她着想她提的和离,明眼人都知道不可能,这是让世人看看许家有多良善。

而事情过后,徐文达肯定还要再娶,他的仕途也才刚刚开始,如果和自己发生争执,万一被自己挠破脸啥的,传出去会影响名声。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夏风气不过,豁出去了,跳脚大喊:“徐文达,你个缩头乌龟,啊呸,你以前求我给小姐送信怎么说的,我真是瞎了眼。”

楚瑾瑾没为难下人。

没用的,她总不能把人杀了吧。

夏风本性暴露,撸袖子要动手,恨恨道:“小姐你别管,今天我不要这条命了,也得让徐文达给你个说法。”

楚瑾瑾轻轻摇头,想了片刻,转身回自己院。

红烛还燃着。

大红色龙凤呈祥喜被叠的整整齐齐,嫁妆上的大红绸缎还在等着她这个女主人亲自解开。

像一场红过了有些阴森的梦。

楚瑾瑾愣愣看了片刻,拎起凳子。

上好的红木,价值三十两银子,顶的上徐文达一个月的俸禄。

夏风还以为她想不开要上吊,吓得脸色苍白:“小姐,不要啊……”

“你家小姐我是那样的人?”楚瑾瑾笑笑,“拿斧头和火折子来。”

夏风:“……”

她知道小姐要干嘛了。

整个徐府,除了人以外,能做主的只有嫁妆。

夏风这次不用再吩咐,咬牙切齿一斧子把凳子劈成两半,吓得旁边跟着监视的家丁一哆嗦。

这姑娘力气太大了吧。

只有木头不好点燃。

楚瑾瑾亲自拿来大红嫁衣。

有寸金之称的云锦,选了最好的绣娘,用的是金线,价值白银千两。

楚瑾瑾就像烧纸钱似的,在家底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点燃。

火焰很快熊熊燃烧。

再贵的东西,如果不放在心里,也是一片灰烬。

楚瑾瑾贴心告诉家丁:“放心,我只烧我的东西。”

纵火违法,她不是傻子。

烧自己的嫁妆合理合法,谁也管不着。

商户女嫁官宦人家,有不少的,带着丰厚的嫁妆,有手腕厉害的甚至能取而代之当上主母。

徐文达追求她的时候,父亲担忧过。

徐家虽然祖上出过宰相,但没落多年,家主只是个四品闲职,徐文达在翰林院抄书,父子俩俸禄再加上祖上留下来的商铺等,一年下来最多八九千两银子。

这对于偌大的侯府来说,显然捉襟见肘。

楚瑾瑾却想得开,以她的身份,有几个男人不为了钱?

有钱的男人三妻四妾,还有不知道多少个没有名分的同房丫头。

身份改变不了,既然如此,只能在其中找个相对好的。

她向徐文达提了一个要求——不许纳妾。

如果以前有,通通处理好,不要脏她的眼。

徐家这辈只有徐文达一个独苗,自然承担着传宗接代的重任,但他没有丝毫犹豫便同意。

所以他心里肯定是喜欢的

红木就是红木,做家具好看,没想到烧火也这么好,油脂细密在火焰里噼里啪啦响,香味扑鼻。

楚瑾瑾感觉有点可惜,如此天底下独一份的败家,真想让夏风去厨房拿点肉串什么的。

仆人来来去去,看一眼匆匆离开,中间管家也来了,还未靠近相劝就被夏风拦住。

小姐自己的嫁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反正已经撕破脸皮,无所谓了。

就在楚瑾瑾抱起个描金的妆奁准备往火堆里扔时,门口终于出现那个身影。

徐文达脸色苍白,因为昨夜的宿醉吐血,也因为眼前的火堆,他深深看了眼楚瑾瑾,不由分说招呼家丁灭火。

楚瑾瑾没拦,叹口气:“哎,你终于来了。”

徐文达咬牙切齿:“瑾瑾,你疯了吗?”

楚瑾瑾摊手,无奈道:“反正我也带不走,对吧。”

徐文达脸色明显变了下。

楚瑾瑾依旧是在试探。

尽管她有过那么点奢望,希望徐文达赶来为了情,而不是整个侯府十年都赚不到的嫁妆。

红木被水扑灭,树木香没了,变成呛人的烧焦味道

两人心照不宣进屋。

楚瑾瑾让夏风出去,等屋里只剩两人,她认真道:“徐文达,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保证不哭不闹,但你要回答我三个问题。”

徐文达干脆利落点头:“你问。”

楚瑾瑾盯着他的眼睛:“第一个,是不是我娘家出了什么事?”

徐文达长长呼口气:“这算不上问题,你很快会知道,你的父亲,可能已经不在了。”

楚瑾瑾清晰听到脑子嗡了声:“你说什么?”

昨天父亲未能亲自送她出嫁,因为刚到的一批丝绸里竟然有虫卵,如果不及时处理,至少损失数万两。

还是楚瑾瑾坚持让他去的。

让他快去快回,别错过她回门。

怎么就出事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咸鱼主母爱吃瓜

【宫斗宅斗+互换人生+轻松搞笑+空间商城】 吏部侍郎两个女儿双双重生。 嫡长女温清婉知书达理,温婉端庄,琴棋书画样样拔尖,从小她的行为举止出一丁点错都会打手板。 温侍郎小妾生下女儿就归了西,侍郎把白月光的那份偏爱全部转移到他们的女儿身上,取名明珠,宠得如珠如宝。 温明珠从小就是上京城的万人迷,就连皇子们都喜欢她,侍郎府的庶女做不了太子妃。 太子跪求个侧妃位给她,可她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等赐婚圣旨下来她逃婚了。 为了温家上百口人命,温侍郎逼迫嫡长女替嫁。 帝后见温家嫡女替嫁也乐见其成,可太子却从此恨上了温清婉,从不宠幸她。 温清婉克已复礼,孝敬长辈,纵是太子待她冰冷如铁,她也对他掏心掏肺,事必躬亲力行,熬死了太子妃,太子登基后封她为后。 而温明珠逃婚嫁给护国公府世子,成亲后发现世子是妈宝男,任由老夫人和表妹磨蹉她。 有太子和父兄撑腰她轻松合离,再嫁丞相府嫡次子却发现是变态……最后嫁进落魄侯府还没蹦达就被家暴致死。 五年五嫁的她死不瞑目。 再睁眼,她觉得世上只有太子好,不逃婚了,还要求她爹把嫡姐嫁给最差的家暴男。 几年后太子贬为庶人她跟着流落街头,嫡姐却成了万户侯。

呆川傻流·连载中·16.2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17.1万字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22.3万字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双洁+霸气护妻+萌宝】 苏娇在成为最佳女主角的那天,红毯一个侧翻,人噶了。 再睁开眼经莫名其妙成了个外室。 不仅要保证自己活着,还得看顾着身边的三个小萝卜头,忙的每时每刻都想一屁股坐死这三个崽子算了。 傅予白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下的女子,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这每时每刻都逼逼叨的心声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

香辣酱·连载中·63.5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17.3万字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之桉·连载中·21.5万字

交换人生后,夫人只想种田

上一世,徐春花嫁给了县令之子陆远,徐秋月嫁给了路边逃难的瘸腿流民玄九倾。 徐秋月重回到了徐春花定亲之日。 徐春花抢在徐秋月之前把那瘸腿流民捡回了家,对着母亲央求不愿嫁给那大富大贵的县令之子,要嫁给瘸腿流民。 徐秋月知道,徐春花和她一样重生了,徐春花知道了流民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圣上落难的九皇子。 徐春花无非是看着上一世的她受尽九皇子宠爱,成了王妃,而徐春花却在小小的县城里被丈夫因为一个歌伎关在柴房里受苦受难。 最后更惨,被陆远连累,被他的仇家一刀捅死。 如今徐春花期待着徐秋月嫁给流连烟花之地的县令之子,过着她上一辈子过着的苟且生活。 可是徐春花却眼睁睁的看着徐秋月的丈夫变得上进起来,徐秋月还得诰命。 而玄九倾重回京城之日,并未迎娶她为正妻,就连侧妃的名份也未曾给予,只是给了一个侍妾的名份而已。 徐春花到死也想不明白,明明已经交换了人生,为何徐秋月还会过的如此风光,而她····· PS:女主有金手指有空间有灵泉水

采菱子·连载中·17.6万字

首辅娇娘超旺哒,被全家争着宠

一朝穿越,周苒成了大顺朝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农女。 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强行送上花轿,替堂姐嫁给了命不久矣的病弱秀才叶奚鸣。 好在她还有个系统。只是她的系统和别人的金手指有点不一样,为了活下去,她必须努力学习刺绣技能,朝着一代刺绣大家的目标奋进。顺便再帮叶家发个家,让病秧子夫君活的久一点。 * 眼看着叶家日子越过越红火,就连他们以为活不了多久的叶奚鸣也越来越健康,还重新读起了书,周围人傻眼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母张氏叉腰:“我家三儿媳旺夫!” 两个嫂子齐齐点头:“娘说的对!”

宁三三·连载中·37.7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完结·3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