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女史

大魏女史

悟空嚼糖

古代言情/连载中

35.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023:47:36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朗朗的诵《诗》声里,尉窈摊平书简。 前世为回报难还之情,她中断学业嫁人,下场凄惨。 这一世,她绝不为任何人放弃求学路。 这一世,她不但要进国子学,还要考女史,做女官,植中枢。

第1章重生

大魏,史称北魏,元魏。皇帝元宏自亲政后一日万机,创“三长制”里党之法,在太和十八年下令迁都洛阳,重肃文教,使礼俗复兴。

短短数年,洛阳商市恢复往昔繁华!海内大安的同时,大魏为巩固洛阳之要,在宛、义阳、淮上三地不断与南朝发生战争。

而此时的旧都平城,宛如中原土地上的瑰丽宝石,既不输洛阳之繁荣,又平和似世外桃源。

当太阳普照平城的角角落落,上百所学馆的诵书声,成为旧都的又一大特色。

尉族小学。

夫子:“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学童们跟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尉窈在稀落不齐的诵书声里坐直,摊平书简,望向夫子。

天初亮的光韵、微风,都透过敞开的门窗送进学舍里,所见所感无比真实。

学童们哈欠连声,夫子嗓门提高:“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啊……窈窕淑女,啊……君子好逑。”

戒尺“啪”一声,尉窈被惊得哆嗦一下。

这不是梦!她重生了?

关雎是《诗经》里的首篇,上坐的年老夫子姓段名挈,字高引,年少时只教过她一年就离世了。

所以,现在是她进小学读书的第一天?

后方,学童尉茂突然出声询问,和前世一样,他这一问,将给她招来两、三年的祸端。“夫子,窈窕的‘窈’,是不是美好之意?”

段夫子解释:“窈字本义,深远也。代表美好之意时,除了窈窕一词,还有窈纠、窈娆。”

尉茂再问:“那‘窕’字呢?除了念‘条’音,是不是还念‘姚’音?”

尉窈抢在夫子之前,指着她右边的曲融说:“真是巧,曲融同门的长姊叫曲窕,我叫尉窈,原来都是取自关雎一诗。”

段夫子耷下眼皮,掩住愠恼,再抬眼时告诫:“时候不早,先诵书,有疑问的弟子课后寻我。”

夫子为何生怒?因为“窕”通“姚”音时,有轻浮轻薄之意,如果当着众弟子详细解释,定会传出去,害那个叫“曲窕”的女子遭人嗤笑。看来,尉茂是和曲融有嫌隙,故意逮着机会问的。

老夫子专注学术,把人心想简单了。尉茂如果只针对曲融,直接询问“窕”字就是,何必从“窈”字问起?

前世就因为“窈窕”二字的区别,又因为尉茂是显贵出身,曲融便将怒火转至尉窈,时不时对她冷嘲热讽。

都在一个学舍,她怎么躲?

后来,曲融被人用砖砸死在小巷里,许多学童揣测是尉窈做的。此案当然与她无关,事发的时候她在回自己家路上,有人证,但风言风语仍迫使她休学。

所以这一世她想平安念完小学,除了防曲融,还要防尉茂!

小学只在上午有课,段夫子让解散后,尉窈立即收拾背囊。

“哼!”尉茂撞了她一下,故意在她前头挡路。

幸好,另个大宗出身的学童挤开这厮,尉窈猫一样跟紧跳出门槛。走上街,几次回头没发现尉茂,她终于松口气。

如今是大魏迁都的第四年,平城作为曾经的都城,坊市馆所依旧繁华,永宁寺的香火也依旧鼎盛。尉窈稀罕着故乡的市廛檐瓦,和熟悉的长辈打着招呼,路过鱼池时便逗弄一下彩鲤,但她心里并不似脚下轻松。

在大魏,以贵承贵,以贱袭贱,人从出生就决定了地位!

就像曲融被害,凶手十有八九是尉茂,可官府堂而皇之的说查不出凶手,致曲家无处喊冤。

如果说童年经历令尉窈很长一段时间郁结,那移情别恋的夫君宗隐,以及撞死她的贺族马车,则更让她意难平!

宗隐爱她时,是真,后来心悦贺女郎,也是真。

贺女郎是国子学的女弟子,宗隐坦然承认,被对方的学识吸引,可他却忘了她尉窈当年也在备考国子学!忘了她最初对他并无心动,是他一次次靠近、招惹,又因他突然受了伤,她才心生恻隐,定下心意照顾他,误了国子学考试。

他折断了她求学的羽翼,却又钟情于能飞上天的青鸟。

呵……尉窈抬头望天,阳光穿过稚嫩的手掌。情爱便如这阳光,看之耀眼,触之温暖,根本留不住。

可权势地位不一样,本身如日!往后,她就算拼个头破血流,也要成为权势者,如此才不辜负上天给她的重生机遇!

尉窈的家在东四坊,池杨巷。

“阿母,我回来了。”

随她呼唤,母亲赵芷从灶屋出来。“你头天入学,有多少同门?夫子教你们读诗了么?”

尉窈舀水洗手,笑嘻嘻回道:“算上我,十五个弟子。夫子教我们读诗了,读的是关雎。”

“关雎?我记得你阿父教过你吧。”

尉窈的父亲尉骃也是儒师,在尉族学馆教成童大学课业,因下午有课,只能傍晚归家。

“虽是同首诗,夫子们各有理解。阿母放心,我不会因为学过就不认真听。”

几问几答,全跟前世相同。

不同的是,尉窈突然抱住阿母的胳膊,贪恋的嗅着阿母身上的烟柴气息,还有衣裳间的澡豆香,反正她已想好说辞,便放纵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

“阿窈?说,夫子训你了,还是谁欺负你了?”赵芷慈容变厉色。

“没人欺负我。不过今天尉茂,就是坐在我后面的同门,他叫尉茂,下课后他故意挡我路。”

“然后呢?”赵芷把拳头捏得咯嘎响。

“他当然拦不住我。”尉窈往阿母背上趴,撒娇问:“阿母,我头次离开你这么久,你想我么?”前世我远嫁数年,阿母,你想我吧?

“想得很。”

尉窈鼻音吸囔:“我更想你,想阿父。”

赵芷把女儿揽在怀,心疼道:“我就说你上学早了,旁人家都是九岁、十岁才念书。要不我跟你阿父说,以后还在家学?”

“不。别人欺负我,更让我明白阿父讲过的道理,我自己得有本事,想要有本事,必须多读书,不在年龄大小。”

赵芷哄道:“窈儿说的都对,那往后你只管诵书、练字,将来要是考进太学,阿母就摆酒席,宴请整个池杨巷!”

这时洛阳的国子学初建,尚没有兴盛,绝大多数学子仍在平城的太学求学。

她跟着阿母笑,心想:都重活一世了,我岂会止步于太学、国子学!今世我要考女史,进宫做官,植中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明英华

金刚手段,菩萨心肠。 航海时代,冷眼向洋。 无CP文(女主无CP,女配男配有CP)。现代十八线编剧小郑,穿越明朝万历末年,从第一条人脉、第一件绣品、第一桶金起步。

空谷流韵·连载中·119万字

一纸千金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董无渊·连载中·92.1万字

大宋清欢

本书入藏上海图书馆“百部阅文精品好书”,并获得2021年“阅文·探照灯书评人好书榜8月十大类型小说”称号。喜马拉雅同名有声剧开播。 好吃不懒做的现代姑娘姚欢,穿越到北宋哲宗时代,从汴河边大排档般的小饭铺开始创业。 美食,言情,宋代文化 党争,谍战,汴京风俗 穿越后,我想要一个怎样的男主呢?不要一言九鼎的尊上,不要许卿后位的帝王,不要呼风唤雨的一方霸主,不要腰缠万贯的京城首富。 只要一个能够解读“平凡人生与平凡世界”的平等的灵魂伴侣。

空谷流韵·完结·102万字

卫姝

众所周知,卫姝是个好人。 这是一个被推翻的前女帝借尸还魂后和她的重重重……重孙辈们一起搞事的故事。 卫姝:“咳咳,列位,我想对你们说的是:我是你们的祖宗。” 本文纯架空,请勿考据。

姚霁珊·连载中·54.2万字

修仙保命指北

多年后,魏西立在山门,还会想起锡州大旱那年她是如何连滚带爬加入了青城派。 你说她好运?青城派垫底不动如山; 你说她倒霉?魏西确实倒霉……谁家好人从进门派就开始遇见各种要命的事呀! 本文又名《人欲躺而事不休》《有人脑里装水,有人脑里装粪》《队友好,运气坏》《保命这事我颇有心得》《三傻大闹修仙界我骄傲了吗》 一句话概括本书为: 倒霉蛋魏西修仙之旅,垫底门派垫底传奇 小贴士: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赵从·连载中·39.4万字

全门派打工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袖唐·连载中·27.1万字

大晋女匠师

新文《大魏女史》已发,拜请书友们多多支持。 【正文已完结,番外不定期掉落】 传统手工匠师王南行,一朝穿越,成为清贫农家女王葛。 既无系统空间辅助,也无天赐金手指外挂。 农家小户如何才能真正崛起,跻身庶族寒门? 王葛摇摇头,庶族只是跳板! 要知道,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耕读传家,才能绵延不绝!

悟空嚼糖·完结·91.6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33.9万字

惊鸿楼

何家大小姐是假的,真的何家大小姐掉到黄河里了! 城里百姓搬着小板凳拿着瓜子,蜂拥而至,真假千金的大戏要开锣了! 假千金千娇百宠,真千金是个废物? 确实废,她这一生也只不过干了三件小事,随便养大的孩子当了皇帝,掐掐手指废了一座城,世间遍地惊鸿楼。

姚颖怡·连载中·76.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