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吻玫瑰

诱吻玫瑰

星河余转

浪漫青春/已完结

30.6万字

完结于2024-06-0422:59:48
简介

青春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第1章换新郎

初夏的陵川气温升的快,烈日当空,热浪在空气中阵阵翻涌,烦闷压抑。

江祁安站在市中心最奢侈的酒店顶楼落地窗前,目光失焦的落在缩小的灰白城市上。

“江小姐,快到十一点了,我们该穿婚纱了。”婚礼负责人过来温声提醒,态度小心恭谨。

江祁安这才终于回过头,她有张极漂亮的脸,五官小巧精致,皮肤细腻如白瓷,精心打理过的长卷发柔顺披在肩侧,红唇妩媚,眉眼上扬。

收腰的私定酒红色长裙衬的她越发高挑,浑身散发出一种难言贵气,仿若盛开在玻璃罩中精心呵护的玫瑰。

他们都知道,这是位得小心伺候的主,是陵川江氏集团的大小姐,最主要的是目前陵川龙头公司纪家掌权人纪临澈的未婚妻。

那可是真切的掌上明珠。

可今儿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新郎迟迟没到,这位大小姐肉眼可见的心情差,以至于他们现在大气不敢出,生怕触了她的霉头,说话都小心翼翼。

“再等等。”江祁安转身,视线落在不远处挂着的洁白婚纱,难掩失落,“你们先在这等我。”

语罢,江祁安捏着手机出了门。

今天是她跟相恋三年的男友纪临澈结婚的日子,比原本约定见面的时间晚了近三个小时,他还没来。

昨晚最后的交谈还是在走今天婚礼的流程,此后,纪临澈却像是突然消失了般,消息不回,电话不接,所有人都联系不上。

她担心纪临澈在路上出意外,打算亲自去找他。

哒哒的高跟鞋声回荡在整个走廊,江祁安走得急,指尖不记得第几次点开通讯录。

“哎呀,这不是我们今天的新娘子吗?”娇媚的女声突然出现在楼道口。

江祁安眉头拧起,抬头看向声源,不加掩饰的嫌恶,

“江瑶,你来干什么?我的婚礼应该没邀请过你。”

“都是一家人,你不邀请,我当然也要来看你笑话呀。”江瑶懒洋洋靠在墙上,摆弄着新做的美甲,心情格外好。

江瑶只是个二房的私生女,江祁安从来没把她当过一家人,只是她现在的重心落在了她的后半句,

“你什么意思?”

江瑶故作高深的没搭话,眼底笑意讥讽。

江祁安没耐心跟她耗,转身要走。

“别急呀,你不是在找纪临澈吗?”江瑶抬手拦住她,“我来告诉你,他不会来了。昨晚婉姐一个电话说不想看他结婚,你猜怎么着,临澈哥哥就买票连夜去婉姐身边了呢。”

江祁安眼皮跳了跳,对江瑶的胡言乱语有了怒意,

“江瑶,有病就去治,别在我这发疯。你不自己走,待会儿我就叫人请你走。”

“别不信啊,你可以试试现在给他打电话。”

江瑶视线下移,落在江祁安还亮着的手机屏幕上,那笃定的模样让江祁安指尖有些发颤,指腹贴着竟直接拨了过去。

她是不信的,纪临澈这一年待她极好,半年前,他在海边为她准备了盛大的求婚,说这辈子认定了她,要跟她一直在一起。

他也跟她一起,策划了许久今天的这场婚礼。

她也知道岑婉,纪临澈曾经刻骨铭心的初恋,之前他们偶尔会有来往,但纪临澈早就保证过他跟岑婉已经划清了界限。

等待音在掌心带来轻微的震动,江祁安忽然有些胆怯的想挂断电话,却又渴望纪临澈的消息。

思绪拉扯,铃声却戛然而止,那拨了一上午都没拨通的电话,通了。

江祁安拿起手机,走去过道的窗口,声调下意识柔软,“临澈,你在哪儿?没出事吧?”

那边沉默了许久,久到江祁安怀疑电话是否真的接通。

她手心都沁出了汗,才终于听见久违的声音。纪临澈的嗓音有些沙哑,透着疲惫,

“抱歉安安,岑婉这边出了点意外,婚礼可能需要延期。”

江祁安耳畔嗡然,呼吸都为之一滞,费了好大番劲才理解纪临澈话里的意思。

她掐着手心,强迫自己冷静,只是再出声时音色难以抑制的抖,

“没事啊,我们还有时间,你赶过来来得及。”

为了这场婚礼,她熬过数不清的夜晚,从婚服的设计,现场的所有布置,在场邀请的每个嘉宾,到反反复复敲定的所有细节......

她期待了这么久,纪临澈也知道这场婚礼对她意味着什么。

在陵川,江、纪两家都是大家族,这次婚礼邀请到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很多,还聚集了整个陵川媒体的目光。她今天代表的不仅是自己,更是她爷爷一手建立起来的江家。

爷爷在一年前去世之后,江家逐渐落寞,家里的几波势力虎视眈眈,尤其是以二叔为首,看江祁安年纪小又没长辈依靠,便想尽办法要从她手里分走江家产业。

曾经辉煌的江氏,如今空得快只剩个名号,爷爷走之前纪临澈答应了好好照顾她,也是因着这个,二叔一家才没敢太过分。

江祁安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二叔一家的手笔,但若是今天婚礼延迟,她将彻底失去威信力,沦为整个业界的笑柄。

纪临澈似乎并不在乎。

“抱歉,岑婉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我还不能离开,安安,我想你会理解的,人命关天,我不能不管她。”纪临澈沉吟了会儿,继续道,“放心,江家的事我后面会补偿你。”

轻飘飘的一句话,一瞬间就击垮了江祁安所有心理防线。

他明明都知道,只是又一次,纪临澈的心偏向了岑婉。

身后江瑶还等着看她的笑话,江祁安闭眼吸了口气,摁下自己在崩溃边缘的情绪,

“纪临澈,我会等你到十二点,如果到时候婚礼没有新郎的话我会再找一个新郎。”

丢下这句话后,江祁安挂断了电话。

这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

江祁安浑身发颤,扣紧窗户边缘才恢复些理智。

可笑她追逐喜欢纪临澈十年,不顾爷爷的反对,闹着让爷爷给他资源,扶持他从纪家最不受待见的地位成了如今纪家的掌权人,一步步成就了纪家后来的盛景。

如今江家如此,纪临澈却隔岸观火,一点不考虑她的处境。

纪临澈在回拨了江祁安几次电话得到的结果都是关机后,胸腔内淤积的怒气终于达到顶峰,一拳砸在医院的墙壁上。

“怎么了纪哥?”顾煜听见动静出来的时候被纪临澈躁郁的模样吓了一跳。

他轻声关上门,怕打扰到房间里还在休息的岑婉。

“江祁安又跟你耍小性子了?”顾煜嫌弃啧了声,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江大小姐不会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呢,她哪里还有资本跟你横,这两年要是没有你,她还不知道在哪儿流落街头。”

顾煜一直打心眼里就瞧不上江祁安,每次看着岑婉难过又要假装大方的模样他都是真的心疼,偏偏岑婉对纪临澈又一心一意。

当初是江祁安从岑婉手里抢走的纪临澈,江祁安却总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让纪临澈心软。

甚至有时候,他都觉得,江祁安接近纪临澈就是想攀纪家的关系,虚荣爱装到极点。

纪临澈心烦意乱的嗯了声,他抬手按了按眉心,疲惫到极点,

“她说让我十二点之前回去,不然就要换人。”

“不是,纪哥,你不会还真打算回去吧?”顾煜气笑了,指了指门后,“那岑婉呢?纪临澈,你亏欠她的还少吗?”

“…不回去。”

他这次觉得,江祁安是真有些胡闹,连换新郎这种话都能说出来,全然没考虑过他的感受,只知道江家。

以后她进的可是纪家的门,哪里还有江家的事。

“纪哥,我真心劝你该磨磨这大小姐的锐气,你忘了当初她对岑婉做的那些事了吗?”

顾煜越说越激动,“她要有本事就真的去换人,我就不信她还能找到个比你更好的。

江祁安聪明着呢,现在江家这情况,她怎么敢放弃你这棵大树,不然她怎么在江爷爷才去世一年就要跟你结婚。”

“顾煜。”纪临澈打断他,示意他别说太过。

但他到底松了口气,有利益捆绑,他知道江祁安不敢乱来。

或许他平日里确实过于纵容江祁安,才让她越发骄纵。要不是他这次来,都不知道岑婉这一年里受了这么多委屈。

他要照顾的只是一个温顺的妻子,而不是江祁安这样的带刺的野玫瑰。

犹豫片刻,他给还在陵川的陈立打了通电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传闻薄家掌权人薄少缙清心寡欲,行事独断专横,放眼圈内圈外,无人敢招惹。 这天深夜,堂弟薄承带回来一个气质绝美的女生,眼底满满的宠溺,介绍道,“哥,这是我女朋友!” 薄少缙目光深沉的盯着堂弟的女朋友。 少女白皙精致,怯怯看着他。 …… 再次见面时。 薄少缙没料到,她就站在自家的浴室里满脸惊慌失措,吓得浑身发抖,四目相对,她红着眼像是要哭...... …… 得知安吟和堂弟只是假扮情侣的那晚,薄少缙再难压制自己的心思。 彻夜醉酒后他直奔安吟的宿舍,胆小的她吓的不轻,男人擦拭掉她眼角的泪,语气软的不像他,“乖,别怕……我不碰你!”

老叟与茶·连载中·74.5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他偏执温宠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九九公子·连载中·29.8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31.2万字

失控沉沦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温若甜·连载中·84.2万字

千金难驭

【假正经权门大佬vs钓系作精大小姐】 念安是娱乐圈最娇艳的花瓶,出道一年,虽然黑料满天飞,却是资源不断,背景成谜。 作为家族中最叛逆的大小姐,家里一向由着她任性,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和圈里人谈恋爱。 直到和顶流的绯闻闹上热搜,长辈震怒,念安不得不去相亲,见了一圈所谓门当户对的公子哥,竟没一个看上眼。 忍无可忍的大小姐只能对家里说,除非有钟潇逸那般的姿色,不然她坚决不嫁! 消息传到钟潇逸耳中,男人问她:“我娶,你嫁吗?” 念安没想到当年拒绝过自己的人,多年后竟然主动说要娶她。 念安想的通透,本就是利益联姻,终归要嫁,不如嫁一个赏心悦目的! 或许为了报复当年男人对她的绝情,念安一次又一次试探钟潇逸的底线,每每还要补刀一句,“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终于有一次,被彻底招惹的男人强势将她扑倒,把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 “既然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拒绝我?”念安耿耿于怀。 餍足的男人在她耳边厮磨,“太小了,不好下口。” 后来,念安斩获国际影后的消息轰动全网,紧接着就爆出念安插足名导婚姻的黑料。 事件发酵之后,黑粉没等来正室厮杀小三的闹剧,却等来了权门贵子钟潇逸即将迎娶念安的爆炸消息。 黑粉又嘲笑念安没有实力显赫的娘家撑腰,被扫地出门是迟早的事。 随后,顶级豪门念家通过集团官博发布了一张全家福,念安的身影赫然在列,而配文是:恭贺董事长千金出嫁! 黑粉:…… 【双洁、老房着火、年龄差8】

青梅果子·连载中·18.8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24.5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9.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