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之桉

古代言情/连载中

32.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023:51:00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第1章送你一门好亲事

“母亲我不嫁!”

“我看你是昏了头了!那信陵侯府什么门第,天大的馅饼你不要,还想要什么?!”

“母亲,那信陵侯府的世子就是一个空有勋爵的草包!”

“就是一头猪,那也比你父亲给你找的酸秀才强!”

“反正我不嫁!”

“由不得你胡闹!两日后侯府的花轿就要上门了,不嫁也得嫁!”

屋里争吵声太大,荣佩兰端着杏仁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尴尬地停在门外。

正当她犹豫着是不是待会儿再来的时候,宋氏气冲冲地大步走出来。

没有看到门外的荣佩兰,差点两人撞上。

“舅母安……”荣佩兰端着杏仁酪屈身行礼。

瞥见舅母宋氏发青的脸色,她很想说她什么都没听到。

“表姐说想吃杏仁酪了,我就……”

宋氏气在头上,本来对寄居在家中的大姑姐遗孤没什么好脸色,现下更不会给什么好脸了。

猩红的长指甲差点戳到荣佩兰脸上,“这么闲不会去给你程文表兄做两件长衫吗?!不知道他科考在即吗?!”

荣佩兰垂着头不语,做些吃食她还会一点,做衣衫她真的不会。

宋氏看着低眉顺眼的荣佩兰,大姑姐的遗孤是丈夫当初做主接回来的,小丫头也不是府里的任打任骂的下人,她便是再不喜,不好过多苛责。

闷头葫芦一样的看着就来气,宋氏宽大的袖子一甩,哼了一声就离开了。

荣佩兰端着杏仁酪进到屋里的时候,表姐谢舒宁心情颇好地在挑衣衫,似乎刚才和舅母吵架的那一幕只是幻觉。

“你来了。”谢舒宁随手将衣裙扔在榻上,迫不及待端起她手中的杏仁酪喝了一口。

满足地喟叹,“杏仁酪还得是你的手艺!”

“表姐,你已经连吃了三日的杏仁酪了,再吃要腻味了吧?”

荣佩兰靠着就近的凳子坐下,看着谢舒宁脸上尽是满足,心底隐隐一丝异样的感觉。

往日里,表姐可没有和她走得这样近,和舅母一样不多有好颜色,更何况还连着三日央她做杏仁酪。

看着荣佩兰的样子,谢舒宁笑而不答。

她得上天青睐才能重活一世。

这一世,她定要扭转乾坤,荣佩兰一切荣光都是她的!

上一世,姐妹俩婚嫁各不相同。

她被信陵侯府相中,这样的功勋侯门,是往日里都不敢肖想的门第。

但偏偏信陵侯只有一个独子,顽劣不堪,信陵侯一辈子的功勋全部耗在这个儿子身上,这才保住独子平安长大。

信陵侯夫人不看门第,只想给唯一的儿子求娶一位贤淑持家的儿媳,他们日后百年才能安心闭眼。

这哪里是娶妻,这是找个“娘”管教儿子。

世家里没有一家敢把女儿嫁去受气,信陵侯夫人只得放低姿态,这才轮上了国子监祭酒谢家。

嫁入高门,远没有想的那样风光。

谢舒宁也是宋氏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长大的姑娘,嫁进侯府,她不仅要打理家业,还要管束丈夫。

可混世魔王哪里是能被媳妇儿管束的主儿,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谢舒宁世子夫人的富贵日子没过几年,便战火四起。

信陵侯战死沙场,侯夫人也郁郁而终。

没人管束的世子成了脱缰的野马,仅两年就败光了家产,最后只得靠着父辈的荫恩做了个守宫门的小卒。

而荣佩兰,被父亲嫁给了他最看好的学生,新科状元康晋堂。

其才华过人,受陛下赏识,做了天子近臣。

后成为东宫赞善大夫,后至太子少师。

先帝薨后,又扶持年幼的太子登基为帝,其官位更是一路高歌猛进,最终位极人臣。

那个曾经寄居在她家的小丫头成了一品诰命夫人,就是长公主见了也需三分讨好。

康家老太太做寿的时候,谢舒宁才第一次登上康府大门。

她第一次见识到一个权臣之家的荣光,便是往日的信陵侯府都望之莫及,那才是真正的无上荣耀。

而昔日借居的落魄表妹,此刻雍容华贵,众星捧月一般被围在中间。

她心里那根嫉妒的藤蔓生了根,发了芽。

在日日的痛苦煎熬中,她终于闭了眼。

再睁眼,她又回到了云英未嫁时。

谢舒宁看着唯唯诺诺的荣佩兰,心中止不住的舒坦。

反正你上辈子已经过了那么久的好日子,这辈子就该轮到她了!

“表姐?”见谢舒宁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荣佩兰不自在地摸了下脸,可是她脸上有东西?

“无事,就是你的这手艺许久不曾吃了,有些想念得紧,不免多吃了些。”

谢舒宁回过神了,搪塞了两句。

她见荣佩兰现在还是少时一脸天真的模样,忍不住得意,这样的天机只有她一人窥得,她还需好好利用起来才是。

她笑了下,放下手中的碗,“你来我们家也五六年,你也到了适婚议亲的年龄,父亲可有找你谈过?”

荣佩兰轻轻摇了摇头,她和幼弟寄居谢府,本就是寄人篱下,哪里还能奢求舅舅再安排她的婚事。

谢舒宁的眼底含了抹深幽之色,上一世最开始的时候康晋堂是父亲为她相看的,但是母亲不同意,觉得康家太过穷酸。

后来信陵侯府找上门来,母亲便借机推拒了康家。

康家的这门亲这才轮到了荣佩兰的身上。

思及此,谢舒宁笑眯眯地拍了拍荣佩兰的胳膊。

“表妹安心,到时候会有一门极好的亲事给你!到时候飞上枝头可莫忘了姐姐。”

“对了,明日我还要吃杏仁酪!”

毕竟荣佩兰是要嫁进侯府的人,她哪里还能劳烦世子夫人给她做杏仁酪呢。

“啊?啊??”荣佩兰错愕,不仅是表姐还要吃杏仁酪,还有表姐那句极好的亲事?什么意思?

“好了好了!我要换衣服了,你回去吧!”

谢舒宁不容她再做他想,将她推出了房门。

房门砰地在荣佩兰的身后关上,她狐疑地回头看了下门板。

总觉得这个表姐有些不一样了,但却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公婆宠+萌宝+男二上位+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绝尘烟客·连载中·36.5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28.1万字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33.4万字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连载中·32.1万字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双洁+霸气护妻+萌宝】 苏娇在成为最佳女主角的那天,红毯一个侧翻,人噶了。 再睁开眼经莫名其妙成了个外室。 不仅要保证自己活着,还得看顾着身边的三个小萝卜头,忙的每时每刻都想一屁股坐死这三个崽子算了。 傅予白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下的女子,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这每时每刻都逼逼叨的心声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

香辣酱·连载中·85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28.6万字

换亲后,夫人只想种田

上一世,徐春花嫁给了县令之子陆远,徐秋月嫁给了路边逃难的瘸腿流民玄九倾。 徐秋月重回到了徐春花定亲之日。 徐春花抢在徐秋月之前把那瘸腿流民捡回了家,对着母亲央求不愿嫁给那大富大贵的县令之子,要嫁给瘸腿流民。 徐秋月知道,徐春花和她一样重生了,徐春花知道了流民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圣上落难的九皇子。 徐春花无非是看着上一世的她受尽九皇子宠爱,成了王妃,而徐春花却在小小的县城里被丈夫因为一个歌伎关在柴房里受苦受难。 最后更惨,被陆远连累,被他的仇家一刀捅死。 如今徐春花期待着徐秋月嫁给流连烟花之地的县令之子,过着她上一辈子过着的苟且生活。 可是徐春花却眼睁睁的看着徐秋月的丈夫变得上进起来,徐秋月还得诰命。 而玄九倾重回京城之日,并未迎娶她为正妻,就连侧妃的名份也未曾给予,只是给了一个侍妾的名份而已。 徐春花到死也想不明白,明明已经交换了人生,为何徐秋月还会过的如此风光,而她····· PS:女主有金手指有空间有灵泉水

采菱子·连载中·28.6万字

重生后高嫁:嫡女的躺赢日常

何书兰重生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同父异母的嫡妹也重生了。 上一世何书珍抢了她的婚事,嫁给郡王,而她则被嫡母刻意毁掉名声,嫁给京城正七品小官。 让众人唏嘘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何书兰嫁的小官成了吏部尚书,掌管官员升迁,人人上门送礼物。 而嫡妹何书珍,用尽手段也没有抢到郡王贵妾手中的掌家权,反而遭到贵妾的诬陷,被郡王关在后院,抑郁而终。 何书兰确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再次睁开眼,回到过去。 何书珍找到嫡母,把抢到手的婚事还给何书兰,让何书兰当郡王妃,这让众人不明白,每天嚷着要当郡王妃的何书珍,为什么要下嫁给正七品的小官。 只有何书兰了然的笑了笑,等何书珍嫁过去就会知道,柳辰之所以能成为吏部官员,是因为她救了太子太师的孙子,为表达谢意,太子太师向皇上举荐柳辰进吏部,没有她,柳辰什么都不是。 而这一世,何书兰成为郡王妃,依然过的风光无限

花隐掖·连载中·32.3万字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伴树花开·连载中·22.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