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逃生游戏屠神

我在逃生游戏屠神

正宗蒸棕粽总

悬疑侦探/连载中

52.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2021:19:56
简介

探险

精神病也在逃生游戏乱杀? 林原:“谢邀,病好,结果旧疾复发,现在见人就烦,见鬼就砍。” 由于一个不起眼的bug,游戏意外放了个弱小玩家进来,没想到小玩家成长得飞快,俨然一尊杀神。 【玩家林原击杀副本怪物】 【玩家林原击杀副本npc】 【玩家林原击杀主城原住民】 【玩家林原击杀排行榜top玩家……】 这是逃生游戏,你杀那么猛干嘛? 林原:“我追着鬼跑就不算逃生吗?” 众人:“嗯嗯,你追它逃,它在逃生。”

第1章无限逃生游戏

两颗灯泡半死不活地亮着,暗沉的褐斑在天花板上爬行,未知的红色水迹浸满其上。

此时,液体沿着细微的弧度一滴一滴往下掉落,砸向平躺在铁床的少女额上。

冰凉的液体落到头颅,阵阵冷意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林原眼睫动了动,骤然睁眼,手飞快抹过被冰凉爬过的侧脸。

她垂眸望向手掌,掌心沾染的红色液体似有生命般扭动,隐约嗅到一股淡淡的咸腥味。

昏迷前的记忆如雪花闪现。

……

林原,18岁,XH市精神病院一名普通病人。

患有精神疾病,具体表现为糟糕的记性,以及发病时暴露的强烈攻击性。

经过多年治疗,状态有所改善,终于被批准出院。

可惜造化弄人,出院当天,林原站在人行道上,一辆失控大货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当场送她出殡。

死前的记忆格外清晰,失去意识的瞬间,林原回忆短暂的一生,只隐隐约约看见几张熟悉的面庞,大抵是她以前的家人。

之后的大部分画面,都是在冰冷的病房中渡过。

除了医生,没有人来看过她,曾经的家人避她如蛇蝎,可悲的是,林原甚至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才让家人如此厌恶自己。

突然而至的车祸,虽然对自己来说是飞来横祸,但对收养自己的那对夫妇来说,绝对是种解脱。

只是就这么死了,林原还是觉得不甘心,怒火燃起,又被多年养成的自制力瞬间压制。

【压力值:40】

一段信息突兀出现在脑海,林原终止回忆,疑惑不解。

……压力值,什么东西?

她试探感知了下,那段信息依旧存在,并且她能“看见”信息的颜色。

——澄澈的蓝,波涛汹涌的蓝,莫名令人联想到广袤无际的海。

她扫视四周。

十平方大小的房间,中间摆放一张容纳一人的窄床,唯一的大门被两道铁链紧紧封锁,铁链交接处,一把颅骨形状的锁显眼异常。

头骨中央,宛如弹孔的锁眼赫然其上。

……

自己已经死了,为何会毫发无伤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

林原咽了口唾沫,压下心底疑问。

这个地方除了自己没有别人,比起等待有谁出现告知答案,她更倾向于自己探索找到出路。

房间似乎只是个单纯的禁闭室,地板整洁干净,除了铁质窄床外,就只剩大门斜对角比人还高的储物柜。

林原从床上起身,床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好像随时要塌下去。

她低头看了眼摇摇欲坠的床,和颤抖的铁质床腿,就移开目光,缓步向储物柜走去。

这里值得探索的地方只有那个储物柜了。

似乎是因为压力值的原因,林原现在平静不已,不管是从车祸中得以幸存,还是乍然置身一个陌生的地方,都难以牵动她的情绪。

因为这份平稳的心情,她连脚步都又轻又慢。

室内落针可闻。

“呼——呼——”

细微的呼吸声传入耳畔,林原眉尖微挑,她停止前进,朝侧方挪动,绕过遮挡视野的储物柜,看清背后藏匿的硕大活物。

矫健的身躯覆盖厚厚的黑毛,尖锐的耳朵偏转些许角度,一双深红色嗜血瞳仁虎视眈眈对准林原。

直逼人腰腹高的猛兽利爪紧绷,龇牙咧嘴,朝林原低声咆哮。

它抬起爪子的时候,“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像是牵引了什么束缚它的机关。

林原脚步一顿,迅速做出判断。

一头足够要人命的猛兽。

可惜,它过不来。

猛兽健壮有力,捕食本领尚在,在禁闭室几乎无路可逃的环境,却躲在杂物堆后静待猎物自投罗网。

林原和它对峙几秒,也不见对方主动出击。

要么身上有伤不便行动,要么就是……被禁锢了。

林原倾向于后者,目光下移,果然瞥见猛兽的后腿被一根锁链捆住,锁链的另一端连接地面。

猜测被证实的瞬间。

一个面板凭空出现在意识中,光影流转,串串文字跳跃呈现。

【恭喜您,成为无限逃生游戏玩家。】

【当前您的进度为:入门关卡。顺利通关,您可以解锁每个玩家独有的“固有天赋”。】

【提示:由于您抢先发现关卡中唯一的危险存在,鉴于您的表现,当前天赋倾向为“谨慎/冷静”。】

【通关过后,由您的表现所生成的天赋将直接赋予,您可在后续的任意关卡中使用。】

【游戏开始!】

沉重的声音砸下,猛兽突然猛烈挣扎起来,缠绕后腿的锁链发出滴滴声响。

面板刷新。

【锁链解开倒计时:五分钟。】

【请在倒计时结束之前寻找逃离暗室的办法。】

【否则,后果,你不会想见到。】

生死危机摆在面前,林原优先将注意力集中在“逃出暗室”上。

禁闭室唯一的门被锁住了,头骨锁仿佛在暗示自己这个还没入门的玩家去找钥匙。

除了猛兽旁边的储物柜,林原还真没看见,这地方有哪儿更适合藏钥匙。

她估算好距离,避开猛兽的攻击范围,飞奔到储物柜前。

拉开柜门,眼前闪过血红,脑子像遭受了一记重击。

身形摇晃两下,林原面色泛白,用力攥着柜门的手背上青筋隐现。

视野变得血茫茫一片,林原费力眨眼,但血雾挥之不散。

——重击是假的,疼痛是真的。

怎么回事?

灵光一闪,林原眼珠缓缓转动,再次“看”到了压力条。

【压力值:50】

先前的压力值游离在游戏面板之外,不但格格不入,数值还悄悄涨到了50。

颜色也由澄澈的蓝变为血腥的红,与视野中如出一辙的红。

一阵烦躁升起,下一刻,她眼睁睁看着压力值又加了一点,变为51。

“这个东西和我的状态有关,当它变成红色的时候,我的情绪和行动会受影响。”

据说压力太大并不是一件好事。

但现在不是排解压力的时候,林原只能维持冷静,开始翻找储物柜,渐渐适应了仿佛加上一层血红滤镜的视野。

倒计时一分一秒过去,林原感到血液流速增加,心跳的声音逐渐变大。

或许是错觉,眼前的景象在变慢,就连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猛兽动作也在变缓。

林原翻东西的动作一滞,恰好一个精致的小盒从柜中滚落,那瞬间,她的动作快到不可思议,伸手一翻,盒子安然落入掌心。

她意识到,不是周围慢了,而是自己眼中的世界,慢了。

这种变化是从血雾出现开始的。

林原望了眼压力条,心态发生微妙的变化。

原本想快速找到钥匙直接离开的,可不知是不是压力太大,刚刚她的想法发生了转变。

她莫名觉得,那个冲自己低声咆哮的东西,很欠扁。

面板再次刷新。

【你的运气很好,一分钟不到就翻出了盒子。】

【解开盒上谜题,即可获得离开暗室的关键道具……】

“凭什么要我离开?”

【……?】

林原骤然发问,面板哽住不动。

理所当然的声音响起:“被锁链拴住的是它,不是我,被限制行动的也是它,不是我,优势在我,我跑什么?”

林原放下盒子,冲到铁床前卸下本就松动的床腿。

手握凶器,转向猛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S级高危人格,你管这叫小可怜?

【无限流+双女主+直播+国运+多种副本】 【外热内冷腹黑毒舌v外疯内乖暴戾美艳】 蓝潼觉得原主的身体里有个人。 那个人像条疯狗。 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会干出一些癫事,把副本弄得一团糟。 满地狼藉,残忍血腥,原本副本里的恐怖厉鬼见了她都躲着走。 这让她很不爽,什么也没干就通关了,最主要的,她还是个重度洁癖。 * 陆离觉得蓝潼是个白眼狼。 虚伪又冷静,心冷的跟块石头似的,尤其是那张嘴更是又损又毒。 她分明救了蓝潼,却被蓝潼当成疯子,动不动就翻旧账,劈头盖脸给她一顿骂。 最主要的是……她还骂不过蓝潼。 她很不爽,不明白为什么老天让她跟一个洁癖晚期的黑心肝共用一个壳子。 * 直播间的人:“………其实我们觉得你俩都是疯子。” 大夏官方:“什么疯子?这叫思维跳跃性情多变!来人!把说实话的这小子给我禁言!”

想吃柠檬酸辣粉·连载中·17.6万字

病弱美人在惊悚游戏掉马

当荆棘游戏降临,就连视力不佳,约等于瞎的江莱都没能逃过,被系统绑定,进入了游戏世界。 江莱立刻为自己卜了一卦,卦象天兆大凶!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血月之下,江莱逃,怪物追。 “亲,在荆棘游戏之中获取足够的积分,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哦。”系统循循善诱。 为了重见光明,江莱一个转身,开始追着怪物杀。 于是乎,荆棘游戏的各个副本出现了一个一边摇头念着大凶,一边不停收割怪物的女人。 后来,怪物大老远看到江莱…… “兄弟们快跑啊!大凶来了!” 追着怪物砍的江莱猛然停下脚步。 大凶竟是我自己?! 怪不得……每一次鬼都是一副见了我的样子。

四月末的风·连载中·122万字

诡异入侵,我反杀不过分吧?

一群自称玩家的不明生物入侵了世界,它们将地球作为游戏场地,展开一场争夺卡牌的游戏。风翎意外获得了一张名为母巢的稀有卡牌,与此同时,全世界玩家的面板上出现一条提示消息:“隐藏Boss母巢(幼年体)已经诞生,请玩家尽快清除。” 风翎以前只想当个宝宝,后来,她想做一个亲切的“妈妈”。 【热血|励志|战斗|冒险|伪科幻|升级流】

花花了·连载中·29.4万字

在无限游戏里点满技能成神

【无限流+架空,克系元素,双洁1V1】 姜栖偶然被带入一场疯狂,恐怖的无限游戏,这里有被污染的怪物,亵渎的眷属生物,不可直视,不可名状的存在...... 暴风雨之夜,神秘深海中迷失的渔船, 小镇里阴森的灵堂和诡异的喜宴, 永不停播的直播间, 不存在的地方和奇怪的规则...... 她以性命为筹码,想见一见真正的真实。 开局战力250,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新人是个活不过三天的炮灰, 可三天后,姜栖的名字却和‘首通玩家’称号一起出现在公告中。 PS:平行世界架空,请勿带入现实,升级向,男主第二个副本才会出现。

锦司司·完结·36.8万字

我在惊悚世界当挂王

在充满着危险与诡怪的游戏中,女主白姚表面是一个格外热情的人。 “我叫白姚,我们可以交一个朋友吗?” “妈妈,我爱你,很爱很爱的那种!” “漂亮姐姐,我想问个路!” …… 男孩:我还没接受!后面,真香 诡妈妈:心里被暖到了,女儿这么阔爱怎么可以杀掉呢? 嫁衣女子:小妹妹嘴真甜,姐姐我喜欢 背地里则是一个记仇且十分心狠手辣的人,白姚微笑道,“半死不活,也是活的,对吧?” 白姚是人们口中的废物玩家,但她哥哥顾枫却是绝顶天才,直到有一天,有人看见白姚多次使用不同的天赋鬼技时。 众诡与玩家:这是个挂王吧? (懒会晚更+女主两面性且强大+不按套路+微恐救赎+可有可无cp)

珍墨水·完结·30.7万字

全球穿越,我在塔防游戏里成神

全球穿越,全人类被投放在一个塔防游戏里求生。 【被黑雨淋到感染概率:99%】 【黑暗来临外面怪物翻倍!光可一定范围内趋退怪物!】 人们能做的只有防守!建设各种防御设施,抵御野兽,暗精灵,钢铁怪人。 陈梦河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提示面板,在各种提示下快速发育。在别人还为防守发愁时就已经馋上怪兽的身子,打算反守为攻! 这只怪兽是红烧好,还是清蒸好呢? ———— 在这个世界连黑暗与白天都是有生命的,一个不小心它们就将惊醒。 【恐喜玩家击退怪物!】 【获得称号:猎人!】 一个怪物看到都要害怕的人,一个登顶世界的神,一步步的成神路。

暂时还在·连载中·41.9万字

我在副本捡垃圾

【本文女主无cp】 出门扔个垃圾的时间,江柚被拉进了无限流游戏。 【系统已为您绑定初始道具:垃圾桶】 江柚:???什么玩意! 副本1: 被追杀,江柚随口一说:我叫林江,特来此瞻仰学院风采,渴望能够跟随您学习烹饪技术。 系统:你叫林江,是一名美食爱好者,你特意来此学习烹饪技术。 江柚:学我?还能这么玩? 副本2: 江柚先发制人,在副本还没加载完全的时候,迅速进行自我介绍。 “我是一名海底医生。” 系统:你是一名医生,听闻了海底的怪病传说……

东荼·完结·52.8万字

玄门大佬在惊悚游戏卡BUG

【无限流+玄学+克系+直播】 “道士在恐怖游戏里召邪祟,算犯法吗?” “不算犯法,算钓鱼执法。” · 没钱没功德没法力的“三无道士”衍岚迈入邪祟横生的烧脑无限游戏,手握保温杯泡菊花枸杞,围观邪祟阴暗爬行,一举成为清奇热点,打破纪录却屡屡被黑上论坛热搜。 论坛记者热点采访—— 衍岚再三强调:“小道我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从不撒谎、精神状态稳定,从没有对观众产生过不良影响,我可能过关方式比较冷门,但绝对不会有‘邪祟窝里闹道士’这种事!” 记者大为认同,次日刊登《成功秘籍》: 【某年某月某日,衍大神传授成功诀窍:“保持发疯状态稳定,够反派够发癫,没事就去开邪祟棺材查水表,你也能以一人之力带坏修行界、游戏界、邪祟界三界风气!”】 衍岚:“……” · 疯人院大逃杀,白事宴老鼠娶亲,巧克力工厂的糖果鬼,黑色嘉年华竞技,无数有冤难申的孤魂陨仙在此界哀嚎—— 漂泊形骸,颠狂踪迹,状同不系之舟。 此行疏枷锁,尽解业根冤债,功德无量。 · PS:是一个较短的前尘篇,世界观是和下一本(严格来说是上一本)相同的

道戈·完结·36.2万字

我在无限剧本杀封神

【无限流+剧本杀+无CP+剧情流】 【欢迎来到综演空间——剧本杀专区!】 舒梨被拉入一场名为[无限剧本杀]的危险游戏之中,致命危机四伏。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对手,信任与欺瞒对狙。 而她的金手指却是:必定凶手牌!

希又·连载中·70.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