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烧香爆红娱乐圈

我靠烧香爆红娱乐圈

容焉

现代言情/连载中

26.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12:13:00
简介

娱乐圈

好运到极致也会天打雷劈? 天降厄运,锦梨穿到一本书里早死的路人身上。 为了小命着想,她不得不白天在娱乐圈里营业,晚上开直播刷五三学习,大清早还得冲去道观上香! 干着干着,她把自己营业成了史上第一甜妹。 刷着刷着,她从初中文凭逆袭清北。 上着上着,她带火了道观沿途一路的旅游经济。 谁说花瓶不能逆袭?她偏要争做卷王第一人! #玄不改非,氪不改命,锦梨依然是锦鲤 #她好甜,我好爱 #谁说女团没有真姐妹! [甜妹vs宅男,颜值党的胜利(σ≧A≦)σ姐弟恋]

001悲催的穿书生涯

清晨时分,霞光突破云层,照耀到南城的岳山大庙上,增添一缕人间缥缈气。

最近几年经济下行,人们不求涨工资,只求不被炒鱿鱼,以往热门的姻缘殿被游客抛弃,转而兴起了拜财神。

岳山大庙在此文化下,赶巧成为了个“网红庙”。

原因无他,其正殿神灵为“明悟弘道真君”,道号“海蟾子”,乃撒钱济贫准财神。

撒、钱、济、贫。

人人听了,都得竖起拇指大赞一声:“公道啊!”

在一众为了“抢头香”早早过来排队的游客里,有一少女穿着黑色印着卡通猫咪的卫衣,外搭一条黑长裤,戴着黑帽黑口罩,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坐在小木凳上。

她本以为这样不会引人注意,殊不知在一众游客眼里,宛如鹤立鸡群般从人群里脱颖而出。

打住。

其引人注目的真正原因是:这一身黑的少女,排在第一个!

锦梨顶着背后灼热的视线,换了下脚,巍然不动。哪怕衣服穿得过多导致额头出了点细汗,她也不摘下帽子擦一擦。

身后的几个阿姨传来窃窃私语。

“你几点来排的?”

第二个阿姨自豪地说:“这几天孩子要去大厂面试,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凌晨三点就到山上了。”

第三个阿姨好奇地问:“那你咋不是第一个啊?”

第二个阿姨话语一噎,大为遗憾地说:“终究是没年轻人体力好啊!”

她指了指前面的锦梨,“你知道她从什么时候排的吗?”

不等众人回答,阿姨迫不及待地公布答案:“我问了扫地阿姨,人告诉我这姑娘在昨天闭庙时就排队了!”

“哇!”众人大为侧目。

哪怕在这个人人都卷的年代,这姑娘的精神,都值得被说上一句:“真肝!”

“咚——”悠扬的钟声敲响,岳山大庙开门了!

锦梨拎起小木凳狂奔入庙里,她早已准备好三支线香,身后的阿姨也在竞相追赶,大家都在争分夺秒,想着偷桃。

直到第一个蒲团,也是唯一一个蒲团被锦梨一把坐下,这场无硝烟的战争才就此结束。

锦梨心神却没有放松,调整好姿势,在心底里呼唤起真君的名讳,期望能得到回应。

她本是一尾鲤鱼,早些年运气好,一路修成精怪。

又运气好,误服一枚仙草得道成仙,成为了天界一个不打眼的锦鲤仙倌。

最后还是运气好,有幸拜得太上老君为师傅,成为其座下童子。

但成也运气好,败也运气好。

某一天师傅跟她说,她一路修行过于顺遂,虽位列仙班但道心并不圆满,还是得体验一下人间疾苦才行。

于是一脚把她踹去凡间,穿越到了一个同名同姓就连外貌也相同的少女身上。

这也就罢了。

锦梨来到人间七天,每天晚上都在做梦,发现自己这幅身体,竟然还是一本书里早早挂掉的女N号路人,唯一被提及的是曾作为书中女主的队友。

她这几天眼晕心悸,走几步路就喘,翻遍了屋内所有病例,才知道这幅身体先天带疾,怪不得早早去世。

所以她一查到附近香火最旺盛的道庙,就赶紧过来向各路道君求助。

锦梨也不是想走什么捷径,而是再不做点什么,这具身体的死期就要到了。

硬顶着后面宛如刀尖般的目光,她在蒲团上拜了又拜、念了又念足足十分钟。实在是得不到什么回应,才不得不起身离开。

走出正殿,锦梨忽然感觉身体一阵轻松,有某种力量灌注体内,这股力量是……

神力?

她倏地转头看向真君道相,道相威严肃穆,全是用金子修建而成,分外宝气逼人。

脑海里有股缥缈声音响起,如同棱棱碎冰砸在地面上的清冽,问她所求为何事。

锦梨在心中默念:“我想要身体变好。”

那股声音并没有回应。

锦梨又补了一句:“有点穷,财神爷能不能给点钱?”

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准了”两个字在锦梨耳边回荡,她一时分不清是准给点钱财,还是两者皆准了。

锦梨想着事,刚走出大庙,一股魔性洗脑的音乐飘来——

“你爱我呀,我爱你,刮刮乐透甜蜜蜜~”

“你爱我呀,我爱你,刮刮乐透好甜蜜~”

她脚步一转,不由自主走进乐透站里。

乐透站装修精致,中间的墙挂着巨大屏幕,播放最近的时事新闻。

【彩票摇号六个六,人间公道在哪里?】

【单注下单五万张,掏空两亿奖金池,逃税究竟为哪般?】

【刮刮乐在此郑重承诺:

你们可以不相信彩票,但绝对可以相信刮刮乐!

每一张乐透出厂均无人知道金额,中奖彩卡全被打乱投放,最高奖金可达五百万!

刮刮乐已报平安“彩票打假”保险,被发现内外勾结、私自透露信息者将会向公共事业赔偿一个亿!】

想到刚刚真君说的那句“准了”,锦梨毅然决定将银行卡里仅剩的五千块掏出,购买了一百张金额不同的彩卡。

这年头,谁没做点“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美梦,更别提她原本就是锦鲤,自带“绝世好运”。

当然,能支持她这么做的真正底气,是明天又有新的基础底薪进账,不至于身无分文。

锦梨买好彩卡,思索了会,复又拐了个弯,重新走回岳山大庙。

她在正殿门口旁将刮刮乐依次排开,打算借点财神爷的运气,逐个刮奖。

这一幕引起路人好奇,纷纷拿出手机拍摄围观。

有些已经烧完香的阿姨跟大爷凑了过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给她报数。

“哎哟,运气不好,谢谢惠顾。”

“可以可以,这张10块换30!”

“中了50!”

“中了100!”

“没中!”

锦梨额头上的汗水湿哒哒地流,小脸被闷得有些发红,但那目光璀璨明亮。

有人帮忙报数,她看都不用看,只需不停刮奖。

最后一张彩卡刮完,锦梨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歇息了,耳边传来一阵大声喧哗:

“卧槽,这张中了20万!”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玄学小祖宗重生,靠直播赢麻了

【直播+玄学+娱乐圈+沙雕+搞笑】 渡劫失败的玄学大佬,穿书重生成了书中的落魄千金。 身无分文,欠债无数,为了生存,她利用自己的黑红,开启了直播赚钱的还债日常。 直播间里: 粉丝1号:“大师,最近我儿子天天说看到一个女鬼想害他,求你救救他!” 苏涟漪:“你儿子杀妻骗保,还向我救?!给我爬!” 粉丝2号:“大师,我家房子好像有点问题!” 苏涟漪:“你家房子建在万人坑上,要是没问题才可怕!” 粉丝3号:“大师,最近我总是梦到逝去的家人在梦里骂我。” 苏涟漪:“那可不骂你吗?上个坟还能上错,还上错了十年!这都不从坟里跳出来打你,生前一定很疼爱你。” …… 黑粉1号:“还大师呢?算命?都什么年代了!这个笑话真好笑!” 苏涟漪:“是啊,这个笑话确实挺好笑的,你身后衣柜里的鬼都笑出声了。” ……

本命貂蝉·连载中·47.6万字

被家暴致死,我靠弹幕杀疯了

重生归来的姜安宁,只有一个念头:拿一把钝刀子,把他们都杀喽!

时时慢·连载中·36万字

直播爆火资产过亿,被重点关注了

陆青斐穿到修真界,又穿回来了。 然而,谁能告诉她,为何整个宗门都穿过来了! 面对穷得叮当响的现实,以及幽默伤残的掌门和师兄们。 陆青斐:最靠谱的小师妹,心累.jpg 为了复苏灵脉,陆青斐决定开启直播。 网上突然多了一个修仙直播间。 起初- 网友:修仙?这位新手主播确定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 后来- 网友:我愿意用我学术导师百年孤寡一颗丹药! 陆青斐的直播日记:职场不能太出风头,尤其是我这种初入职场的新人。 网友:她好像心里相当没数,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实力,她懂什么叫出风头吗? 她这种明明叫谦虚! ** 京市低调至极的江家掌权人千里寻未婚妻。 当他找到自己跟前,陆青斐恍然—— 杀过的白月光来找我了。 陆青斐住进他为自己建的亿万豪宅,陷入沉思: 情债债主追到21世纪,是该还债呢,还是继续欠着呢?

孑与鹿·连载中·23.1万字

春杏绕宫墙

【已完结,推新书《宫墙映江月》】 世间最可靠的唯有利益相驱的立场,在这风起云涌的后宫之中,何来永恒的盟友? 只是在你彷徨的时候,有人懂你的孤立无援。 在你跌下神坛的时候,有人扶起进退维谷的你。 在你登上巅峰,俯瞰世人的时候,有人伴你身侧,同你仰望苍穹。 【无男主,只有风雨同舟的姐妹】

桥烟雨·完结·51.7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炙热撩人

凌洛跟身边朋友介绍迟宥枭:“我老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他父亲最宠爱的儿子……” 迟宥枭跟身边朋友介绍凌洛:“我老婆乖巧听话,国色天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某次商会,众神抢夺国外医药市场的竞标会上,杀机四起,慌乱之中,四目相对。 “老婆,你不是连京都城都没出过的小丫头吗?” “老公,你不是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富家少爷吗?” 身份暴露,才惊觉了一件事,斗了那么久的死对头居然是枕边人?

解放西荔枝·完结·57.3万字

不思量自难忘矣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神界与魔界为争夺天界、鬼界、人界的统治权数万年来征战不断…… 太上道君占星补卦寓言六界终将归一,女主灵石降世,为万世开太平而生。 为拯救苍生主角们携手作战,几经生死别离,但缘已起,便生生不灭,不思量自难忘矣。 终,静待一树花开,盼她叶落归来。

王大灿·连载中·20.7万字

窈窕春色

谢风月作为陈郡谢氏旁支女,她一手烂牌炸死了半个乾安朝。 公子衍初见时谢风月时她将人一刀毙命,再见时她又在众人身旁哭的梨花带雨,凄凄惨惨好不委屈。 谢风月作为世家大族利益牺牲品,她只能装成一个任人搓扁捏圆的可怜女郎在谢府里艰难求生。 当她被迫替嫁,刀子真要扎她身上时,她跑的比谁都快。 恰逢乱世当道,谢风月逃婚后,靠着东捡西凑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她摇身一变成了救苦救难的女菩萨。 民心所向不得不反,也不对,乱世下何来反这一说呢? 排雷:女主非完美人设! 重事业!无金手指!情感线很弱,男主处于追妻路漫漫!

狂炫榴莲饼·连载中·6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