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饲养员

仙道饲养员

锦鲤圆宝

仙侠奇缘/连载中

25.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820:33:00
简介

修仙

方·高级星兽机甲工程师·寄草穿越仙侠大陆猪猪饲养员,面前摆着三条路: A:苟活性命于兽场,不求富贵于同门。 B:玄不救非,无氪改命,肝生万物,从兽奴岗位一步一步往上爬。 C:巧用系统,科学育兽,赚钱升级两手抓。 方·穷逼饲养员·寄草冷漠脸:傻子都知道选C。 试炼赛场外,众位同门人心惶惶—— “墙角蹲着的兽奴嘴里到底念叨的是什么?” “好像嘀咕什么大弟大弟……大弟小弟……估计是个疯子吧。” 多年后,作为宗门斗战第一人,器、武双修的方·驭兽师·寄草再次面临选择: A:服从命令,带领宗门上下一齐对抗妖兽,做个称职的三界守门人。 B:归隐山林,留芳万古,远离乱世纷争。 C:斩尽世间因果,突破最强修仙境界,成为大荒最后的神。 身后跟着五只灵宠的方寄草竖起中指:老娘选D。 众师兄弟欢呼:我那脸皮如墙的小师妹带着她的五只猥琐灵宠杀回来了!尔等妖孽受死吧!

第一章猪猪饲养员

“昨日隔壁的鸡突然妖变了,要不是剑修及时赶到,死的可不止四个兽奴。”

“……这世道哪有绝对的安稳,近来妖变频繁,只怕今后有命赚灵石,没命花灵石。”

“死的兽奴怎么处置?”

“还能怎么办?调黄册,有家人亲戚的给三十颗中品灵石做抚恤金,鳏寡孤独一律由缥缈宗负责天葬。”

……

方·前星兽机甲工程师·动物研究员·寄草站在猪圈里,歪头看着身边的二师兄。

虽说已经坦然接受了穿越的命运,但她还是觉得郁闷。

世人常道,生死亦大,但在这个名叫荒泽大陆的地方,仙道颠覆、邪崇作祟、妖气流散,百姓们无时无刻不担心被妖变的凶兽吸干精血。

没错,凶兽。

和她曾经对抗过的星兽不同,凶兽平时看起来与普通牲畜无异,可一旦触发体内邪气,便会成妖。

凡人遇妖,必死无疑。

考虑到凶兽危险,留在百姓手中弊大于利,荒泽大陆唯一正统修仙圣地缥缈宗便将四方凶兽尽数收缴,由驭兽一脉统一圈养。

但驭兽师自来以拯救苍生为己任,哪有时间碰宰牛杀羊的腌臜活计?

于是,宗内自然而然就诞生了一种面向凡人的新职业——兽奴。

原身便是其中一员。

待遇还凑合,包吃包住,一年到头将手底下的凶兽送去洗妖房宰杀,依肉质评级,最少能得十颗下品灵石,不说大富大贵,但也不至于饿死街头。

加之此地丹修、器修、符修、剑修应有尽有,总有苦哈哈抱着侥幸心理在这拿命讨生活。

“生死有命,但把性命假之他人是最愚蠢的想法。”

“哼哧、哼哧。”小猪拱着嘴。

方寄草拍拍猪头:“二师兄也同意我的说法?”

所以此处就更留不得了!

可眼下不是她不想走,而是她不能走。

方才她脑识吸收的都是客观信息,至于小姑娘的过往?那就像被屎壳郎推了家似的,一干二净!

就在方寄草头疼欲裂的时候,几个兽奴经过身后窃窃私语。

“真是个病秧子,看样子活不过年末了。”

“小姑娘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家里怎么忍得下心送她进来呀。”

“说不定是个孤儿,守在这不比流落街头强?”

耳边落下两声轻叹。

方寄草转圜心思。

是啊,兴许原主就是后者,若不然谁家舍得将小豆蔻送入险境?真有这般人家的话,又能是什么良善?

左右一盘算,她只能选择留下观望。

但观望也要个时间限度,原因无他,原主这身子骨实在虚弱,走半步都要喘三口,更何况全年无休做猪猪饲养员的活计。

“啪!”

一块抹布毫无预兆摔在脸上。

方寄草还未等拽下来,就听对面人阴阳怪气道:“又在偷懒!不想干趁早滚蛋!想干的话就赶紧把隔壁妖尸收拾出来!驭兽一脉不养闲人!”

说话的男人是掌管这一片凶兽的兽主,层级比兽奴高一等,比驭兽师却是天上地下。

觑着脸上赘肉横飞的三角眼,方寄草迟钝半晌才道:“好。”

妖变的凶兽同妖兽无异,哪怕死了身上都沾染着煞气,连修士接触都要格外留意,生怕被煞气入侵灵脉坏了修行,何况肉体凡胎?

原主本就体弱,说不准就是在这地方耗尽了阳气,这才使得她魂穿此处取而代之。

方寄草虽心里明净似的,却也不敢违抗命令。

官高半级压死人,阎王易过小鬼难缠可都不是随便说说。

好在她处理过星兽尸体,手法比原主更为利落谨慎,只要中间不出错漏,她就能保证自己不被妖气侵蚀。

短短几步脚程已然累得她气喘吁吁。

来到鸡棚,案板上摆放着鸡妖尸体足有展臂那么长,鸡妖死后,血早已流干,妖丹妖器尽数被丹修器修取走,如今只剩下一具残骸。

不知道是因何缘由引起的妖变,但鸡兄委实走得太惨了。

方寄草习惯性将击杀场景在脑中模拟。

剑修御剑飞天,毫无错疑挥斩鸡冠,只见剑身擦着火光从鸡冠顶端沿着中线一路劈至鸡尾,鸡身电光火石间一分为二,半分半厘都不差。

一波操作稳准狠,将对称之美彰显的淋漓尽致,堪称爽死强迫症!

方寄草倒吸一口冷气,下手的剑修莫不是变态?

但话说回来,此类死法的确最为安全,若是留得全身在,妖丹虽毁,妖气犹存,突然诈尸也极有可能。

方寄草撸起袖子开干。

清理残尸没难度,只要不怕死就行,过程也不复杂,足量金枫露倒入渗坑中,再拖入妖尸至其中等待一刻钟即可。

等时间一到妖变后的尸体便会重新恢复原貌,如此送到洗炼司查验一番,便可做普通兽肉重新流入菜场。

身担危险工种,方寄草不敢有一丝一毫懒慢,平日里妖变牛羊一刻钟足够了,但鸡兄妖变状态显然甚于前者,她决定多等一刻钟。

不然拎出来妖气未尽,害人害己。

她可不想刚落地就直接入土。

等到把两瓣尸体捞出来,方寄草长舒一口气,手指戳了戳鸡兄的脑袋瓜。

荒泽百姓已经百年没有吃过鲜肉了,条件富裕些的人家也只能吃到肉糜,宗门内立于尘喧之外,更是半点油水都见不着。

方寄草想着鸡兄谥号——盐酥鸡、文昌鸡、小鸡炖蘑菇、海南椰子鸡,不由得口水吞咽。

倏忽间,一撮灵光于指尖点亮,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星光猛地钻入掌心,短短一息便化形为利金、乙木、癸水、业火、厚土五方天光围绕身边。

须臾间,天动万象,山海造形,鸿蒙之光合五为一,幻成一方画卷铺在眼前,滋啦啦的电子音相伴传来——

【“山海启示录”加载完毕——】

【名称:鸡妖(化形)】

【修炼体系:土系】

【等级:普通】

【获得功法:逍遥诀】

方寄草:“基因改造成果秒变穿越大礼包?!”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赛博:我在废土世界点亮开挂属性

第二世界中混乱的秩序,这是一个与神明共存的世界,幸存者们在璀璨大厦下淹没欲望,徇烂的霓虹灯中仿佛有着末日的狂欢,昏暗的街头时不时有着人类挣扎求生的本能。 潮湿的角落,恍惚的思维,侵蚀着每个人的神经,财阀掌控着绝对金钱与权利,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监视着每个人的举动。 基地外的废土世界充满着未知恐惧,依附于基地生存的集市同样危险。 机械声音,冷酷无情,没有一丝波澜:“欢迎来到第二世界,请遵守以下几条规则。” ……

桃花苏苏·连载中·31.9万字

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徐山山,天下第一神算的衣钵传人,天生短命相,师父在死前替她挑选了五位强大世家的子孙当夫婿续命。 然而在履行婚约前夕,五位未婚夫却不约而同前来退婚…… —— 后来,灵魂互换到徐山山身上的大国师:原主是神棍、恋爱脑,关她无情算命机器什么事? 女主事业批,无敌流,杀回巅峰。 #乙女向权谋爽文#

桑家静·连载中·12.9万字

失败者的改造游戏

欠着巨额贷款整容失败的秦悦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在动手前一刻收到了一封神秘邮件: 【想要重启你的人生吗?失败者的改造游戏能帮你脱胎换骨,你敢接受吗?】 呵,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在点下接受按钮的那一刻,秦悦并不知道一场以生命作为筹码的游戏即将开始。

秦梓悦·连载中·14.2万字

谁叫你这么斩妖的?

【斩妖除魔+长生+武学推演+女强+无CP】 秦熹本是一位农家小女,却因相貌出众,被东边的蛇妖看中,关键时刻觉醒武学推演系统……

盐焗樱桃·连载中·42.1万字

唯有反派真绝色

野生系统回收员顾青君意外穿越成了本来的大反派顾青君,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她女扮男装参加科举。 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和系统的对话被整个京城的文武官员都听到了。 系统:宿主,发现野生系统。 满朝文武听来却是,仙子,发现掉落人间的神器。 不知道自己被神仙的顾青君努力回收系统,文武官员暗搓搓帮忙顺便八卦…… 乾元帝齐恒爱慕着惠帝的顾皇后,却不想他打进皇城时一场大火带走了惠帝和顾皇后的性命。 自此之后,齐恒常常夜不能寐,思之入骨。 直到他见了新科状元顾青君……

凤栖桐·连载中·11.6万字

在惊悚世界日行一善

“谁是拿走了国王皇冠的凶手?” 精神病院里,凶手是被掏去灵魂的伪装者,还是放走了恶魔的旁观者? “谁是通往地狱的引渡人?” 封闭式学校里,凶手是高高在上的霸凌者,还是笑脸迎人的花花公子? “宝藏藏在了哪里?” 落后的山村里,盗墓人嗅探着潜入山林,在无数双眼睛注视下如小丑般蹦跳叫嚷,为宝藏奉上最后一份血肉。 “你要逃到哪里去?” 无数的绑定者嘶声高喊,却终究无法撼动恶欲的力量,沉入无边的血腥游戏之中,进行生命的最后一场狂欢。 常京桐在无意中打开了开启游戏的时间胶囊,成为了惊悚游戏的绑定者。 她又一次睁开眼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摸了摸裤袋,只摸出沾了指痕的游戏邀请函:“喂,你有笔吗?” 恶欲的化身,死亡的代言人,眼下受限于游戏规则趴伏在她脚边,面容扭曲,蓬勃的力量和吞噬眼前人的欲望在它体内尖啸乱撞,它的嘴巴张开又合上,脸色涨红,最终却只憋出一句:“……在我上衣口袋里。” 下次,下次它一定……

木又吋木·连载中·21.9万字

我都重生了,还打什么工!

贪婪的财团为了霸权争斗,不惜制造病毒毁灭赛博大陆上所有植物,并将全球的海洋资源污染殆尽。 疾病、死亡、变异……倾倒的多米诺骨超出了控制,打出的子弹最终射中了自己,赛博人类最后不得不将所有污染水冻结成冰川,并用高筑的壁垒永远封禁在南纬40°以南。 曾经随处可见的淡水和天然动植物成为奢侈品,掌握住最终生物资源的五大财团成为新一代统治者。 然而斗争不止、变革不息,随着科学继续迭代,常温超导、生物改造……科学进步引来的究竟是赛博文明再一次的迭代还是毁灭? 艰难求生的小人物又是如何在神仙打架的时代洪流中一步步成长,并最终解开所有看似荒唐的巧合? 本书立意:做个带刺的玫瑰(划掉)好人。

爱吃虾的猫新冬·完结·59万字

我真的不想再走捷径了

穿越第一站,家徒四壁。 洛千淮:搞点钱,系统想想办法呢? 系统:捷径规划中……叮!鉴于宿主能力不足,你将失去身体的控制权,进入自动执行模式。 洛千淮眼睁睁看着自己衣衫单薄的身体,被系统操纵着一路狂奔到河边,凿开厚厚的冰层,直接潜入河底,摸了一只珍珠蚌。 系统:“能量不足,本次强制执行被迫中止,余下部分请宿主自行解决。” 洛千淮:“可我不会游泳啊?!” 系统:“本次执行评估已生效,现发放奖励若干。奖励需自提,鉴于宿主能力不足以独立提取,系统自动执行。” 洛千淮又一溜烟地冲上山崖。 先是从地上拎起了一条蛇,又一把按住某位公子,从他怀中摸出了钱袋...... 系统:“奖励提取成功。感谢您对捷径系统的信任与支持!” 恢复身体控制权的洛千淮欲哭无泪: “要说这只是个误会,您信吗?” 公子连眸子都未抬,漠然道:”杀。“

临山海·连载中·103万字

全门派打工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袖唐·连载中·32.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