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我和植物人老公穿成毛茸茸了

糟!我和植物人老公穿成毛茸茸了

不是船长是桂

玄幻言情/连载中

42.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300:07:13
简介

异族恋

【动物+治愈+温馨+1V1】 真千金替嫁假千金,段乘鸢为了一千万同意了。 却没想到新婚夜,爷爷给的玉镯子发生了异动,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帝企鹅。 段乘鸢:??? 不仅如此,还发现自己的植物人丈夫,也和自己一样,憨憨的,失去了记忆。 第一个世界:帝企鹅 第二个世界:大熊猫 第三个世界:北极熊 第四个世界:…… 总是,这是一个变成动物后,使劲贴贴的故事,希望能够治愈你们呀~ (日常流水账风~)

第1章——帝企鹅呀

“给你一百万,你就去替迎迎嫁了吧。”美妇人脸色疲惫,对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冷冷道。

段乘鸢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行,那可是植物人,妈妈,加个零,一千万吧”

这话一出,她对面的二人脸色顿时气红了。

到底是个粗野丫头,只知道钱!

二十四年前,段迎迎的父母因为私心,偷换了自己的女儿和段家的女儿,让自己的女儿享受荣华富贵。

然后把段乘鸢扔到山沟沟里面的奶奶抚养。

现下,被亲生父母找回来,也并非是想要真心补偿,而是想要让段乘鸢替嫁。

段迎迎虽不是段家的亲生女儿,但养了这么多年,娇生惯养的,他们舍不得段迎迎嫁给一个植物人。

段乘鸢就不一样了,这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但是在穷乡僻壤里面长大,没家教,若是没有被他们找到,哪能碰到这么好的姻缘啊?

想到这里,段乘鸢眸中露出不屑,这件婚事据说是段家和齐家的长辈定下的,而且最近段家需要齐家的帮助,不然段家早就毁约了。

拿钱嫁人,老公还是个植物人,好事哪能让自己全占啊。

不过钱能多薅一点是一点,谁会嫌钱多。

段乘鸢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意。

段家夫妇看着段乘鸢的笑容,皆愤怒了起来,想再骂两句,但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段氏集团如今可流转的现金不多,一千万,换段齐两家的合作,值!

“好!”段父一口应下。

说定了之后,段家打钱也快,看着账户里面的钱,段乘鸢先去还了助学贷款,又给自己奶奶买了个好墓地。

大概是怕段乘鸢反悔,段齐两家好事就定在三日后。

新郎是个植物人,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冷冷清清。

段家共有三个孩子,段乘鸢在婚礼当天见到了他们,两个哥哥对她十分冷淡,段迎迎倒是热情得很。

仪式过得也十分简略,生怕来不及一样。

最后将段乘鸢送入洞房之后,段家人齐齐心中松了口气,和齐家稍微说几句之后,便直接离开。

看着他们急匆匆的背影,齐家父母二人脸都黑了下来。

“孙媳妇呢?”

忽然,旁边一道苍老的声音传过来。

齐母一看,诧异道:“爸,你怎么舍得出来了?”

齐老爷子笑眯眯道:“我来我看看我的孙媳妇,顺带给个礼物”

说完,便上了楼。

齐家夫妇二人面面相觑,很快也跟了上去,他们倒要看看爸要做什么。

虽说齐家继承人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但到底是齐家,树大根深,多少人想接姻亲,他们二人本对这桩婚约不满,偏偏齐老爷子说什么段家女儿和齐白八字契合,是难得的好姻缘。

甚至在齐白出了车祸之后,说什么这丫头是救星,要赶快娶过来。

结果段家竟然出了个真假千金的事情,这可给他们恶心坏了,若非齐老爷子坚持,他们必要毁约!

估摸着,齐家这段时间要成为A市所有上层圈的笑话了,娶了个乡下丫头回来。

想到这里,齐母就悲上心头,眼眶红了起来。

她与她的先生,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将这孩子教导成如此优秀的模样,这孩子怎么就出意外了呢?

婚房内,段乘鸢自己掀开了头纱,她走到床边,看到床上躺着的男人,面容立体,五官深邃,下巴线条分明,薄唇紧抿着,便是昏迷也挡不了身上的那股贵气。

“长得,真好看啊。”

她不自觉的伸手抹了把便宜老公的脸。

真不错。

段乘鸢心里更加满意了,这跟嫁过去老公就死了有什么区别。

这桩婚事本就不同寻常,段乘鸢不知接下去该干什么,便想直接洗漱洗漱,先睡一觉再说。

就在她换洗好了之后,门被敲响了。

段乘鸢一开门。

“孙媳妇!”

段乘鸢:“……”

“您是……”她看着面前这个瘦干小老头,脑袋有些卡壳了。

齐母连忙说:“你该叫爷爷。”

她看着段乘鸢连睡衣都换好了,俨然要睡觉了,眼中划过几丝诧异,但很快消失。

罢了,到底是在别处长大,没受过规矩,也不好责怪。

段乘鸢笑道:“爷爷好。”

“哎。”齐老爷子笑眯眯的应道。

“孙媳妇,手伸出来。”

段乘鸢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敌意,也乐意陪着这老爷爷玩耍。

结果,齐老爷子一把抓住段乘鸢的手,眼疾手快,给她戴上了个玉镯子。

“爸,这不是妈的东西吗?”

齐爸一眼就认出来了此物。

齐母也诧异,这玉镯子可是她婆婆的,据说是齐家给齐家媳妇准备的传家宝,当初婆婆死了之后,以为这镯子就该传给她了。

这传家宝也有说明齐家媳妇可以有机会执掌齐氏集团的意思。

所以,老爷子这是看中这个孙媳妇了!?

齐母心一跳,她打量了一下段乘鸢,雪肤黑发,眼睛灵秀清澈,秀挺的琼鼻,站在那儿就跟个天仙一样。

“好看啊,很适合,行了,天也黑了,你们两个也赶紧回屋吧,别打扰小两口的洞房花烛夜了。”齐老爷子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便乐呵呵的走了。

齐父很听齐老爷子的话,就想拉着自己妻子离开,却不料她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了他的手机,打开灯光,然后咔嚓一声。

看到段乘鸢疑惑的视线,她摆摆手,指了指手机:“不介意婆婆我发个朋友圈吧。”

段乘鸢摇摇头。

齐母脸上笑容更甚:“好啊,那儿媳妇你也快点休息吧,忙了一天也累了。”

话音落下,就拉着齐父回房。

齐父:“你发了什么?”

齐母挑眉:“你自己看看不就行了?”

那段迎迎临门不嫁,是她没眼光,段家捧着个假千金,反而对自己的亲骨肉漠不关心,真是瞎了眼了。

这样的话,她还要庆幸一下,得亏嫁进来的不是那个段迎迎,这样的家风,养出来的孩子肯定也不怎么样。

齐父点开朋友圈,最新一条就是齐母发的【哎呀,儿媳妇竟然得来了齐家传家宝,有些人哪,命里该有的富贵,逃都逃不掉。】

下面配了张刚刚拍的段乘鸢的手腕图片。

话里话外,全是炫耀之意。

齐母想着,她儿子变成植物人那段时间里,平日里认识的豪门姐妹们,一个两个的都冷嘲热讽,说他们两个花了那么多心力继承人有什么用,都成植物人了。

这下,齐老爷子的承认,多多少少也算扳回了一局。

她等不及明天带着这个儿媳妇去炫耀了。

他们两个人走了之后,只留下一愣一愣的段乘鸢。

她看着手上的玉镯子,晶莹剔透,摸上去凉凉的,她再不识货也知道这是很珍贵的料子。

她尝试着把玉镯子脱下来,发现根本没用。

段乘鸢试了将近半小时,最后索性不想管了,估摸着这镯子脱下来要有怎么技巧吧。

“晚安啦,我的便宜老公。”

床很大,段乘鸢将齐白挪到了边上,自己占据三分之二,她关掉灯,打了个哈欠,很快便睡去了。

黑暗之中,玉镯子发起微光,将床上的二人都笼罩了起来,意识相连。

等段乘鸢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地都换了个遍。

只见眼前全都是体型伟岸的企鹅,身穿黑白礼服,腹部是雪白的的,背部是黑色,喙部交合处为赤橙色,颈部的羽毛带上了些黄色,耳旁的颜色最深,越往下,颜色越淡。

企鹅,好多企鹅!

段乘鸢认得这个企鹅的品种,这些企鹅全都是帝企鹅!!?

“嘎哦~嘎哦~”

一道道叫声在段乘鸢耳边响起,她看着昏暗的天空,呼啸的暴风雪,迟迟没有反应,过了几秒,顿时炸开了。

“啾啾!!”我被绑架了!

下一秒,段乘鸢看到头顶一片阴影投下来,她顿住了,缓缓抬头抬头,就看到一只雄性帝企鹅冲着自己笑,然后对方张开喙,大到能将自己塞进去的程度。

段乘鸢闻着腥臭味,一动不动:“……”

帝企鹅爸爸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宝宝吃东西。

“嘎哦~”他叫了一声,有些着急,一直亲昵的用自己的喙拨弄着幼崽,宝宝怎么不吃点东西?

救命啊!

段乘鸢用双翅捂住自己的脸,她就是简简单单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就穿越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天灾末世:要发疯,先变龙!

凤遇浅滩,我来捡! 末世降临,熔炉似的高温烤的人要发疯,她却丝毫不惧酷热,还翻个面无死角的晒太阳。 嘿嘿,这是老天对她的馈赠。 人类在天灾人祸之下艰难求生,而她抢了歹毒至亲的金手指,异化成大白蛇,好处多多。 强辐射?她人形时,有蛇蜕护身。 武器?她蛇形时,鳞片刀枪不入。 水患?胡说,这明明是她的澡堂子~ 严寒?找个小窝窝冬眠一觉,眼一闭一睁,春天来了。 饥饿?她嗅觉灵敏,牙好胃口也好,珍惜粮食不挑嘴,啥都能吸收。 发胖?白蛇圆脑袋、双下巴、圆尾巴,还有滚圆的小肚子,这身小肥肉是她的武器。 吼~泰上压顶! 鼠患,待她滚过一圈,鼠尸通通压入地面三寸。 偶然救下实验室009号实验体。 什么?帅到惨绝人寰的小哥哥,居然是前世恶名远扬的杀神灭世凤! 他禽化,羽翼大张,遮天蔽月,飞沙走石。 她怂了,想溜~ 他却抓住她肉乎乎的蛇尾巴不放。 这一世,她为刀俎,不为鱼肉,得苟且苟,猥琐发育。 他是罕见的双系异能者,木异能只是他的伪装,最大的杀器是禽化…… 今日目标:迷死小白蛇! 终身目标:宠溺小胖龙~

程溁·连载中·37万字

氪金饲养偏执兽人,成大佬白月光

【雄竞+团宠+甜宠+养成+兽化+萌宠+星际】 【我有钞能力】 苏玖从小就是个病秧子,在她出生的时候,医生就断定她活不过十八岁。 好在苏玖家里有钱,可以给她使用钞能力。 因为父母的宠爱,她也是娇生惯养,想要的必须拿下,肆意妄为至极。 直到父母留下了巨额遗产突然去世。 她突然就不想活了。 就在这时,手机里被下载了一个流氓软件,看那个花里胡哨的图标,像极了不入流公司做的粗糙乙游。 像是骗氪的。 她只是钱多,又不是人傻,自然不会上当。 APP虽然简陋,但立绘和宣传视频做得的确良心,让她小氪了不少。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大崽有的衣服,二崽也要有,三崽不能缺,四崽要添上,五崽不能少…… 她苏玖,就是贪婪的化身! …… 这段时间,星际文明的公民觉得大人们有些奇怪。 帝国元帅总是时不时的露出自己的黑龙尾巴摇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总是染上气愤的红晕,还要和隔壁联邦总指挥官打一架,非要分出一个你死我活。 联邦总指挥官时不时露出白色的狼耳朵,脸上挂着春风般的笑容自言自语。 财务大臣明明很吝啬,却会花大价钱保养自己的绿色蛇尾巴。 星盗首领会露出他的粉色虎爪垫,故意慵懒的打着哈欠。 就连星际最有人气的人鱼殿下也会对着皎月唱起情歌。 怪异得很。 直到有一天,星际文明找到了一颗蔚蓝的星球坐标。 贪婪的大人们,一态反常给了这颗低等星球前所未有的优待。 他们只有一个要求。 交出苏玖。 【我曾想一了百了视死如归,但因遇见你而想长命百岁。】 【可最后,我只想你快乐安康。】

吃不吃兔头·连载中·22.8万字

星际之大熊猫的崛起

死后转生成一只熊猫幼崽的唐哲宁很很淡定地接受了现实。不再是国宝就不再是国宝呗,国宝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本以为这辈子就是在动物园躺平,卖萌营业,吃喝不愁的养老生涯。谁想到世界大有不同,熊猫虽然不再是国宝,但却有了更大的天地。 冲出蓝星,冲出银河,冲向全宇宙! 大熊猫要真正崛起啦!

雪凤凰·完结·93.9万字

一觉醒来,我被虎鲸暴打!

小语种研究生郁圆在观看虎鲸表演的时候,被伤痕累累的虎鲸拖下水池溺亡,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头虎鲸。 生死存亡之际被另一头虎鲸救下,贪生怕死的郁圆当即决定赖上他,奈何这位鱼哥冷漠傲娇又嘴毒,看起来十分不好靠近,郁圆只能厚着脸皮一点一点试探他的底线。 没想到这位高冷的鱼哥实际上是恋爱脑,知道真相的郁圆后悔莫及,却已经没有发挥的余地,鱼哥紧紧跟在她身后甩都甩不掉。 前期的鱼哥:像你那么丢脸的虎鲸,我才不会管你。 后期的鱼哥:我给你抓了鳐鱼,只要你不跟我生气了,我就给你吃…… 郁圆:你说什么?! 鱼哥:尊敬的鲸群首领,我特意去抓了鳐鱼,请您赏脸品尝? 说着他讨好蹭了蹭郁圆,别扭的撒娇: “你理理我,圆圆。”

杀葱恶犬受害者·连载中·52.3万字

在霸总文学当保姆,却身价过亿!

穿成霸总家保姆,蓝玥表示,这伺候人的工作她干不了一点! 月薪两万?还钱多、事少?这金饭碗她可要好好抱紧! 顺便绑定系统,救赎反派,还能获得十亿奖金! 白天在霸总身边搞钱,晚上去反派梦中撩情。 直到有一天,反派出现在她的保姆间,双手掐上她的腰。 “竟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同居,是我脸不帅了?还是腹肌不好摸了?” …… 霸总家中:我的七情六欲只剩下了食欲。 反派梦中:乖乖听话,合作才是双赢! ———— 贪财好色小保姆X腹黑禁欲大反派

青夕沅·连载中·36.9万字

投喂小人国,恶毒女配成救世神明

【修仙+穿书女配+咸鱼+甜宠无虐】 破产后,洛明月每天辛苦打工还债,一转头,过劳死穿越了。 【亲,只要你完成任务走剧情,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洛明月:“……”呵呵,这里吃穿不愁,还能御剑飞天,我超喜欢这里,谁要穿回去还债啊? 于是,洛明月摆烂了,每天只想混吃等死看帅哥,根本不走剧情。 谁知系统转眼丢给她一个小人国。 小人国里的人类生活非常艰苦,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一口吃的,都开始挖土吃了! 太可怜了,洛明月看不下去,把自己碗里的食物分给他们一口。 反正他们那么小,很好养活。 小人们感激涕零,奉她为神。 从此,洛明月过上了一边修仙,一边养小人的惬意生活。 直到某天,她发现,自己圈养的小人国,竟是整个魔界…… 洛明月:??? 魔界众反派,全都被她养成了神灵信徒?

上邪子和·连载中·24.9万字

过分!父皇他居然开挂

家里拆迁分了十个亿,买的大别墅才刚刚装修好,住进去的第一天,就和古言小说里不受宠的公主灵魂互换了是什么感觉? 云舒觉得挺好的,咸鱼嘛! 在哪儿不是躺? 反正大别墅成了空间金手指,炸鸡汉堡奶茶外卖还是照点不误,手机电脑也一样能玩, 皇帝亲爹是个对子女十分宽和的明君,不受宠的公主日子过得也照样滋润。 云舒快乐地决定躺平了。 但她的皇帝老爹好像不太乐意—— 天盛朝宣武大帝一直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天命之子, 因为他自幼绑定了一个名为“模拟人生选择系统”的仙家宝贝,可预知自己做下的每一个决定,最终会导致的结果。 可最近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每一次模拟出来的好结果,似乎都和自家那个只想躺平的闺女儿有关! 【女帝,无CP】

霖小墨·连载中·36.6万字

我到万界送外卖

毕业即失业,云图图还是逃脱不了这一定律。 要不要也加入外卖大军?云图图拿起手机搜索外卖程序。 连着好几个外卖程序,又到了选择困难症,干脆闭上眼睛,胡乱点了两下,再睁开眼,越界闪送正在加载…… 云图图,“……” 刚刚有这玩意??想要撤回,手机居然罢工,卧槽!中病毒了。 想到卡里还有1803.73块钱,云图图第一反应就是关机。 随即,手机出现,“恭喜宿主绑定越界闪送成功,成为本公司新职员,工号0038号……” 云图图,“……” 算了,她也只是想想,想她细皮嫩肉的也做不来外卖的活,点击想要卸载,却怎么也找不到卸载的窗口。 …… 你有一单闪送,难民小雅要一份白面馒头…… 你有一单闪送,侯府嫡女要一份遮瑕膏…… 你有一单闪送,网友我想摆烂,给始皇大大送一份世界地图…… …… 订单越来越奇怪,云图图一个人hold不住,得赶紧找靠山……

只打雷不下雪·连载中·17.3万字

我在诡楼当包租婆

夏其妙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包租婆,能够有一栋楼躺着收租。 在她误入诡异求生游戏后,她的梦想就变成了:好好活着。 她没想到副本的奖励能够让小时候的梦想成真,但问题是,她突然有的是一栋诡楼。 无头诡物:要不你把我的头找回来,我把头抵你? 吊绳诡物:(剪舌头) 水诡:咕噜咕噜咕噜…… 夏其妙:大可不必。 收租也就算了,她还要自己去招租,这让她这个胆小的人怎么活啊? 无奈之下,她只能一边通关副本,一边寻找租客,别人是躲着诡物走,她是颤抖着跟诡物跑。 面目全非的八脚诡物:姐姐,起来陪我玩好不好呀—— 夏其妙:好呀,姐姐这里有个租房合同,一年起租,押一付三,你签了就陪你玩。

湖里的云·连载中·56.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