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夜浓

港岛夜浓

漫西

现代言情/连载中

13.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308:01:00
简介

豪门

苏缇出身富贵,自小循规蹈矩。见惯了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谈一场平凡的恋爱。 于是苏缇斥巨资找网站红娘介绍对象的假消息,在圈子里不胫而走。 关系好的,打趣看热闹。 关系差的,等着看笑话。 后来,交友网站内部员工爆料:“公司被某港商巨擘注资收购,连夜隐藏了某苏姓女会员的展示资料。” 外界纷纷猜测,某港商巨擘和苏姓女会员的身份。 - 再后来,一张误入镜头的街拍照意外出圈。 夜幕浓稠的港岛中環—— Benz车旁,英俊沉敛气度矜稳的男人,单手托抱起红裙张扬的美人,压在车门上,低首深吻。 微末光影中,女人荡飏的长发随风缠绕在男人戴了尾戒的指端。 像一帧风月的注脚,更像刻入时光轴里的复古胶片。 当即有人根据照片线索扒出男人身份。 港区荣家大公子,低调叵测,冷峻桀骜,亦是港圈位高权重的当代话事人。 而他身边风情摇曳的富贵花,恰是苏缇。 街拍照传到内地,众人激情开麦:“破案了,破案了——”

第1章:谈恋爱的要求都这么高了吗?

“苏缇,我们不合适。”

夏至这天。

空气湿度大,傍晚温度仍潮热窒闷。

冷气十足的写字楼大堂,苏缇刚交往了10天的男友向她提了分手。

苏缇意料之中地扯唇道:“其实你可以直接发微信说。”

这么热的天,省得她多跑一趟。

邵晋一噎,脸色有些挂不住。

他垂眸打量面前的女孩。

中规中矩的丸子头,略显呆板的黑框镜,白T恤和洗得发旧的牛仔裤,与周遭光鲜亮丽的职场丽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样一看,邵晋愈发认为分手的决定无比正确。

“我是出于尊重,才叫你过来当面说清楚。苏缇,你看看周围,再看看你自己。”

邵晋吸了口气,准备下一剂猛药:“一个小文员,没上进心,一事无成也就算了,就连最基本的情绪价值你都提供不了,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很累。”

邵晋连炮珠似的输出,并未对苏缇造成任何伤害。

她思维发散地想,现在对女性群体的要求这么高了吗?

谈个恋爱不仅需要事业有成,还得提供情绪价值?

苏缇回过神,顿感意兴阑珊。

她淡定地说了俩字,“行吧。”

遂转身离开。

邵晋见苏缇没有纠缠,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转身折回时,他打了通电话,捂着听筒邀功似的说道:“宝贝,我和她说清楚了。”

大堂的另一边。

写字楼的物业经理,朝着苏缇离去的方向频频打量。

下属有样学样地跟着张望,“经理,你看什么呢?”

物业经理没搭理下属,心里担忧极了。

他好像看见老板苏董家的千金了。

穿得很是低调普通,突然造访也没提前通知,难不成是悄悄暗访?

……

入夜,阑桂坊。

作为平江城顶奢的会所之一,阑桂坊是闺蜜项晴名下的产业。

顶楼首席室。

项晴夹着烟,听完苏缇的阐述,笑得前仰后合,“他居然说你一事无成?”

苏缇神情懒散,“倒也没说错。”

“你得了吧。”项晴剜了苏缇一眼,“分明是姓邵的不靠谱,明摆着PUA你呢。”

苏缇和邵晋交往伊始,项晴就是见证人。

倘若心比天高的邵晋知道苏缇的真实身份,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说出那些啼笑皆非的话。

项晴开了两瓶啤酒,刚想安慰苏缇两句,一扭头,目光滞住了。

暖色调的灯带下——

苏缇摘下黑框镜,解开丸子头的发绳,满身慵懒劲儿地靠向了沙发。

光影交错中,飘逸的长发愈加衬托出女孩浓颜系的五官,自带氛围感,宛如上世纪老电影里走出来的港风美人。

这长相,她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姓邵的竟然舍得分手?!

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项晴敛神,问苏缇:“你跟姓邵的发展到哪步了?”

“没发展。”苏缇撇嘴,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交往10天,他出差5天,见过两次,吃过一顿饭,饭后他急性肠胃炎住院了。”

夸张点说,这十天时间,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和邵晋在交往。

项晴:“……”

倒霉催的,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谁克谁。

项晴同情地看着苏缇,“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苏缇默了两秒:“找下家。”

她的人生从落地那一刻就被安排了一条既定的轨道。

现在的放飞自我不过是临时的脱序。

苏缇始终疑惑,感情到底有多神奇,能让姐姐不惜放弃万贯家财远走高飞。

是以,母胎solo24年的苏缇,破天荒地动了谈恋爱的心思。

“还找?”项晴试探道:“你不打算考虑那谁?”

苏缇疑惑脸:“哪谁?”

显然两人的思路不在同一个频道。

项晴动动嘴角,换了种迂回的方式推荐道:“咱圈子里也有不少青年才俊,比如……”

话音未落,苏缇嫌弃地说:“熟人,没感觉。”

项晴:“……”懂了。

合着知根知底的熟人不好下手呗。

说话间,桌上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号码归属地是港区。

苏缇按下接听,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她按着额角,眉眼微亮:“行,明天让陈叔来接我。”

……

翌日,周末。

过了晌午,一辆中港双车牌的宾利飞驰驶向过关口岸。

开车的司机看向后视镜,“苏小姐,二少爷让我直接送你去尖沙咀。”

苏缇从手机上抬头,“好,麻烦陈叔。”

陈叔笑笑,尔后不再言语,专心开车。

下午三点,抵达目的地。

苏缇下车就看到身着蓝色西装内搭花衬衫的男人,正靠在一辆跑车旁抽烟。

蒋忱,港城蒋家二少。

其母是苏缇的姑姑。

两家算是近些年走动较频繁的姻亲。

蒋忱夹着烟,正在看手机。

瞧见苏缇,便操着一口破碎的港普打趣:“听说你拍拖失败了?”

苏缇:“……”肯定又是项晴的功劳。

蒋忱以为触到了苏缇的伤心事,连忙改口:“没事,下一个更好的啦,今晚的酒会有金牌调酒师Alan坐镇,你随便喝,不醉不归。”

身边好友都知道,苏缇爱喝酒,且酒量极好,尤其钟意港岛的分子鸡尾酒。

蒋忱正好有事请苏缇帮忙,于是邀她来港,投其所好。

这时,苏缇面色稍霁,“借你吉言。”

蒋忱懵:“边句?”

苏缇微笑,“下一个更好。”

……

夕阳斜坠,落日晚霞将海平面染成瑰丽的金黄。

一艘小型豪华游轮停泊在尖沙咀码头。

今晚在游轮上,有一场私人品酒会。

受邀出席者不乏港区名流、企业家、外企高管等各界成功人士。

六点过,酒廊已是名流云集,人流如潮。

名利场上的推杯换盏,酬酢往返,看似其乐融融,实际虚伪无聊。

苏缇来此不为交际,只为品酒。

趁蒋忱应酬,她绕过酒廊的休憩区,径自朝着隔壁的品酒室走去。

与此同时,原本喧嚣热络的酒会内场,随着一条消息的传来,各界名流纷纷翘首以盼,惊喜欲狂。

下方船员来报,本次酒会邀请的重量级大人物已经登船。

游轮即将驶离港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32.8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2.1万字

昼夜掌控

【小狐狸x老狐狸】 【双京圈,伪高干,年上七岁】 【娇软钓系大小姐x清冷矜贵上位者】 投行大佬秦既景,京市秦家这一代的独生子,据说祖辈身份不简单。因此他一直是京圈二代望而生畏的存在,没人敢轻易招惹他。奈何姜倪野心太大,不惜以身入局与他谈了一场见不得光也不太走心的恋爱。她另有所图,用各种情话为秦既景编织了一个个陷阱,转头毫无留恋的提了分手。 当晚,准备跑路的姜倪被他堵在卧室对峙。 “我骗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同意和我分手?” “你所指的欺骗是什么?”男人语气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那些用我的人脉为自己铺路的小动作?那你胃口还可以再大一点儿。” “但如果,你指的是在喜欢我这件事上存在欺骗行为……”男人语气停顿,力道却不减,“倪倪,仔细听听自己的声音。” 他说:“我并不这样认为。你的身体也是。”

陆方之·连载中·21.4万字

夜色浓时

小甜饼/现代都市 【明艳钓系大小姐x高岭之花性冷淡】 一场疯狂撩人反被撩的故事 * 林晚霁是个“财迷”,立志赚好多钱是她的目标,却意外因为一档职场综艺走红,期间她明艳旖旎的外貌成为了职场人气女,网上对她的形容—— “这姐一出马,便是王炸。” 在这之前她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 “给你一千万,去和我儿子谈恋爱” 林晚霁:??? * 贺京珩身处豪门圈的顶级掌门人,矜贵优雅,举足之间透着难以接近的危险,引得无数女人为之着迷,偏这人生的古板克制,仿佛世俗的情爱与他毫无关系。 之后两人的相处久变成了—— “老板,好冷,想要贴贴!” “呜呜,好累哦~想要抱抱充电!” 贺京珩视线落在了眼前女人的身上:“你还想干嘛。” “老板,我可以和你的嘴巴略略略嘛,还想要……” 自此,贺京珩尝到了禁果的甜味一发不可收拾…… * 后来,林晚霁不告而别,再次相遇之时,她被贺京珩抵到了一角:“晚晚,一千万和我都给你。” 排雷:女主很爱money,有原因,后面会写到 男主属于蓄谋已久(披着羊皮的狼) 女主前期直接给男主妈安排到男主的别墅里,美其名曰:近身攻略

梨涡清甜·连载中·20.3万字

千金难驭

【假正经权门大佬vs钓系作精大小姐】 念安是娱乐圈最娇艳的花瓶,出道一年,虽然黑料满天飞,却是资源不断,背景成谜。 作为家族中最叛逆的大小姐,家里一向由着她任性,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和圈里人谈恋爱。 直到和顶流的绯闻闹上热搜,长辈震怒,念安不得不去相亲,见了一圈所谓门当户对的公子哥,竟没一个看上眼。 忍无可忍的大小姐只能对家里说,除非有钟潇逸那般的姿色,不然她坚决不嫁! 消息传到钟潇逸耳中,男人问她:“我娶,你嫁吗?” 念安没想到当年拒绝过自己的人,多年后竟然主动说要娶她。 念安想的通透,本就是利益联姻,终归要嫁,不如嫁一个赏心悦目的! 或许为了报复当年男人对她的绝情,念安一次又一次试探钟潇逸的底线,每每还要补刀一句,“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终于有一次,被彻底招惹的男人强势将她扑倒,把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 “既然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拒绝我?”念安耿耿于怀。 餍足的男人在她耳边厮磨,“太小了,不好下口。” 后来,念安斩获国际影后的消息轰动全网,紧接着就爆出念安插足名导婚姻的黑料。 事件发酵之后,黑粉没等来正室厮杀小三的闹剧,却等来了权门贵子钟潇逸即将迎娶念安的爆炸消息。 黑粉又嘲笑念安没有实力显赫的娘家撑腰,被扫地出门是迟早的事。 随后,顶级豪门念家通过集团官博发布了一张全家福,念安的身影赫然在列,而配文是:恭贺董事长千金出嫁! 黑粉:…… 【双洁、老房着火、年龄差8】

青梅果子·连载中·19.6万字

俯首诱桃

简介:【人间清醒.美艳女壁画师vs自我攻略.抠门男霸总】 许幼桃,人不如其名,长得美艳又张扬,闺蜜送其外号“许玫瑰”。她以为的和陆沉厌第一次见面是在同学聚会楼下的咖啡厅,她看上他的脸,错把他当成假扮男友替自己撑场面的的男执事,心甘情愿当了冤大头,钞票为他花了一笔又一笔。 陆沉厌,人如其名,从社会底层打拼成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锱铢必较,人称当代“守财奴”。他知道他和许幼桃第一次见面是在更久之前,她扛着脚手架顶着大太阳,为福利院画公益壁画。彼时他难得走神一瞬,替她可惜了她那张脸,没用到“正道”上。再后来,他自打脸,庆幸她没投身“歪门邪道。” -- 陆沉厌追许幼桃的时候,今天送珠宝明天送豪宅,妄图用钱打动她。 许幼桃不屑一顾。 最后,他捧出了自己的真心。 许幼桃欣然接受。 好友对此齐齐摇头可惜:“阿厌,你是被下了蛊,还是中了邪?” 陆沉厌嗤笑,眼神热烈:“你们懂个屁,她是比金银财富更有价值的珍宝。” …… 爱上许幼桃的那一刻,陆沉厌生平第一次低头,周身桀骜尽化为柔软。 -- 一句话简介:守财奴霸总为爱撒钱,老房子着火,打脸真香! Ps:男女主身心唯一,5岁年龄差。 偏双向救赎的温馨向小甜饼~

素人洋·连载中·18.8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26.1万字

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豆瓣八卦小组有人爆料,新晋顶流CY和十八线糊咖ZYH在一起了。 证据是11月30日晚,该顶流进了女星的家,一夜未归。 吃瓜群众很快对号入座,能称得上顶流的男星没几个,再加上“新晋”的前缀,那一定是池予无疑了。 再一看,名字首字母的缩写对上了! 池予,浓颜系大帅哥,剑眉星目,脸部轮廓优越,在遍地美貌的娱乐圈杀出重围,圈了一大批颜粉。 古装丑男那么多,内娱能出这么一个颜值逆天、演技精湛的美男,你们就偷着乐吧——这是网友对池予的评价。 池予就读于重点大学,做兼职的途中被导演一眼相中,拍的第一部剧就溅起大水花,此后一路扶摇而上,跻身顶流之列。 听说他素人时期谈了个女朋友。 粉丝嚷嚷:池崽出道晚,有过经历很正常。 豆瓣帖子被人搬运到微博,引发热议,庞大的网友群体瞬间解码,帖子里的糊咖指的是拍了几部小网剧、苦苦在十八线挣扎的曾以晗。 池予粉丝立马跳出来打脸:眼瞎?11月30日晚上曾以晗去参加好朋友的生日聚会了!通宵未归! 那么问题来了,池予那一晚为什么会去曾以晗家? 此时此刻,看着网上的腥风血雨,一位小助理抱着手机瑟瑟发抖。 怎么办?她不会被发现吧? 池予安慰:别怕,大不了公开。 小助理:不行! 曾以晗:池予,你能不能有点担当,别拿我当幌子!

三月棠墨·完结·20.8万字

京港玫瑰

梁招月,生于京圈顶端的大小姐,自幼受尽娇宠。离经叛道,去伦敦开了间夜不归宿的酒吧。 那天深夜,伦敦下着小雨,一位浑身散发着贵气,臂弯挽着黑西装的男人走进酒吧,他如皎皎明月般耀眼。 灯光打在他的头顶,清俊冷淡的脸上挂着湿漉的雨水,梁招月亲自为他调了两杯烈酒暖暖身。 烈酒下肚,男人的双眸逐渐迷离,黑长衫敞开两颗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嗓音沙哑性感:“BB,我真的好掛住你呀。” 伦敦的夜,风雪如晦,浴室里男人目光灼灼,在她锁骨处用瘦金体留下他的名字:周斯憫。 - 梁招月得知招惹男人是周斯悯,港区顶级豪门掌权人。立马逃回国内,却被人在机场抓住,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吃干抹净就想跑?” 港媒爆火新闻#港区太子爺周斯憫疑似与嫩模机场辣吻,聯姻太子妃何去何从# 梁招月和他情到浓时,京城落了雪,她低声问:“选我,还是选联姻对象。” 周斯悯不作回答,梁招月不告而别。 - 再见面,他出差内地京城,在京圈社会人士聚集的宴会上,他看见自己的BB,坐在一群三代中间谈笑风生。 他联姻的对象是她。 - 港区太子爷VS京圈大小姐|男暗恋|纯甜

今见月·连载中·1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