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种蘑菇

我在七零种蘑菇

夜雨微岚

现代言情/连载中

70.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412:00:00
李芳草养母在产房里恶意调换了她和亲生女儿,像当牲口一样对待她,而养母的亲生女儿在她父母家里过着被宠爱成掌上明珠的幸福日子。 即便真相大白,她真正的亲人依旧宠爱着假千金,怕假千金难过,连认亲都不许,还骂她不孝养父母,忘恩负义,嫌贫爱富。 未婚夫也被假千金的魅力折服,跟假千金睡到了一起。 被这群人恶心透顶的李芳草走了,在大山里种了一辈子蘑菇,成了经验丰富的技术专家。 再睁开眼,她回到了十六岁,那年恩人生病,她想卖了工作给恩人治病,而未婚夫正花言巧语的哄骗她把工作让给假千金。 李芳草捋着袖子冷笑:好啊,收拾人渣就从你开始吧! 人生重启的李芳草有两个心愿,一是愿恩人长命百岁,二是她不做野草,她要做一棵风吹不倒,雨打不倒的参天大树。 重生回来的李芳草越活越耀眼,成了新时代最闪亮的那颗星,上辈子对不起她的亲人和未婚夫后悔不迭来拉关系的时候,李芳草冷漠三连拒绝:“不认识,没关系,勿扰。” 善良温柔的甜妹VS专一体贴的硬汉

第1章重生

李芳草头疼的厉害,整个人昏沉沉的,仿佛沉浮在汹涌的水中。

耳边偏偏有一个声音,忽近忽远,喋喋不休,吵的她更难受了。

“我刚说的你怎么想?反正你是不想要这个工作了,与其贱卖了,便宜不认识的人,不如把这个工作给我们首长家的姑娘……有这个人情,我肯定能升职……芳草?芳草!”

李芳草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排排胡乱搭建的矮旧砖房,阳光透过巷子里的大树,照到人的眼睛上,刺眼的厉害。

不远处一个老头骑着一辆叮叮作响,脚蹬子掉的只剩一根轴的二八大杠从她面前经过,拖着长长的调子吆喝着“磨剪子,戗菜刀咧!”

一群淌着鼻涕的小孩在巷子口抽打着陀螺,脏兮兮的小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不知道谁家的收音机传来了激昂振奋的播报,“胜利油田石油产量再创新高,这是社会主义的胜利,是无产阶级的胜利!”

李芳草茫然的睁大了眼睛,她记得她在一座人烟罕至的山里打工种蘑菇,山洪爆发后整座种植基地连同她一起被卷进了洪流之中。

她不应该是死了吗?

李芳草转过头,看到了一张陌生又有些眼熟的面孔——这不是年轻时候的沈海峰吗!

李芳草惊的脑袋一片空白,左右看了看,她正坐在一间屋子的门槛上,靠着斑驳的门板。

“我刚说的你都听见了吧?”沈海峰忍着不耐烦,“我们一个首长遇到了点难处,现在查的太严了,他姑娘没工作要下乡,只要我们把你的工作给他姑娘,我肯定能升职……”

李芳草闭上眼睛又睁开,她想起来了。

这是一九七五年,她的恩人江老太生了很重的病,没钱医治等死,她想把自己的工作卖了给江老太治病。

和她青梅竹马长大的沈海峰花言巧语骗了她,说是可以帮她把工作卖个好价钱,其实就是拿她的工作当人情去讨好领导,结果她工作没了,钱也没有拿到,半个月后江老太死了。

她余生都活在愧疚当中,而沈海峰入了首长和首长千金的眼,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

李芳草不敢置信,她这是回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候?

“你把镜子拿给我。”李芳草突然说道,打断了沈海峰的喋喋不休。

年轻的沈海峰还没有锻炼出来以后的奸猾,周正俊朗的脸上满是不耐烦,皱着眉问道:“说工作的事呢,你要镜子干什么?”

李芳草没有说话。

沈海峰想到他还得要李芳草的工作,不情愿的起身进屋,翻找了起来。

李芳草回头看屋里。

这一片是江城棉纺厂的家属区,一排排灰砖瓦房是厂里盖的家属住宅,而夹在灰砖瓦房的这些低矮红砖房是棉纺厂的职工为了解决房子不够住的问题私自搭建的,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违章建筑”,厂里的领导想管也管不住,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身后的这间“违章建筑”就是沈海峰和他妈罗彩菊的家,外面污水横流,不到八平米的小屋子,阴暗潮湿,透着一股霉味,家徒四壁。

沈海峰拿了一面小镜子出来,递给了李芳草。

李芳草接过镜子,在掉了漆的斑驳镜面中看到了一张白净瘦削的脸。

这时候的她还没有被后来的世道险恶和人心凉薄捶打到只剩愁苦和麻木,那双眼睛澄澈美丽,眼神都透着一股懵懂纯净的温柔。

这是她十六岁的模样。

收音机里还在播报着新闻,“听众朋友们,今天是一九七五年十月……”

她真的重新活了过来,回到了她十六岁这一年!

“看也看完了,咱们该说你工作的事了吧?”沈海峰急切的问道,“芳草,这么多年的情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咱们早晚是要结婚的……”

李芳草眯着眼睛看着沈海峰,眼里闪着讥诮的光。

她名义上的父亲李德福原本也是部队里的军人,她出生的时候退伍转业被安置到了棉纺厂。而李德福的妻子赵小凤得知丈夫被退伍了,而她也因为生产的时候大出血失去了生育能力,不甘怨恨之下,把她的女儿和同一个病房出生的,首长肖兴国家的女婴偷偷调换了。

赵小凤把生活的怨气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这么多年对她非打即骂,几次险些饿死。

沈海峰的父亲早些年跟从罗彩菊离婚了,罗彩菊在棉纺厂上班养活自己和儿子,母子两个相依为命。

李芳草和沈海峰算是青梅竹马长大,她娘不疼,他爹不爱,两个孩子都是挨饿长大,艰难讨生活的人,多少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然而彼此从来没有捅破过那层窗户纸。

按说罗彩菊是棉纺厂的正式职工,就算一个人养孩子也不至于穷酸到这份上,可谁让罗彩菊是个扶弟魔,她的工资绝大部分都寄给乡下的弟弟了。

后来,沈海峰入伍,因为表现好提干,罗彩菊的心思活络了,看不上李芳草了,严厉禁止沈海峰再跟李芳草有什么接触,免得坏了沈海峰的名声,影响沈海峰娶大领导家的千金。

这不,沈海峰想讨好肖兴国,把她的工作让给肖兴国的女儿肖姝雪,她都低血糖晕倒在沈海峰家门口了,沈海峰都不敢让她进屋里坐,只肯让她坐在门槛上歇口气,生怕传出什么闲话。

只是沈海峰机关算尽也没能如愿,肖姝雪接手了工作,只干了两天,就任性的不要工作,辞职去了别的地方。

后来机缘巧合,李芳草知道她才是首长肖兴国的亲生女儿。

那时候肖家宠爱的娇娇女儿肖姝雪正在跟一个高官子弟处对象。肖家人舍不得这么好的女婿,指望着肖姝雪嫁进高门,提携父兄,哪里肯让肖姝雪不高兴,跟李芳草说等肖姝雪结婚了再认她。

肖家人生怕肖姝雪因为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不肯认她。但急于抱大腿的沈海峰起了心思,让罗彩菊到处跟人讲他和她关系不一般,早就有了夫妻之实,坏她的名声,想逼迫她跟他结婚。

沈海峰算盘珠子打的都要崩她脸上了,虽然肖家人不认李芳草,可李芳草终归是肖家的亲生女儿,多少得提携下女婿。

李芳草真是恨透了沈海峰这个人渣,她把刀都备好了,磨的铮亮,准备等沈海峰放假回来的时候报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肖姝雪一个人回到了江城。

沈海峰迷恋上了美丽的娇娇女肖姝雪,火速跟她划清了界限,说之前种种都是谣传。

李芳草那个时候还很天真,以为肖姝雪跟高官子弟分手了,嫁给沈海峰,她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了,摆脱让人窒息的养父母。

然而肖父肖母毫不留情的拒绝让她认祖归宗,他们嫌被换孩子这事丢人,不想名声受损,被人指点,背地里传八卦。

李芳草这事提了几次,肖父肖母干脆恼了,呵斥她忘恩负义,见钱眼开,说什么赵小凤李德福辛苦把她养大,她不过是贪图肖家富贵,就不要养父母了,又说她连小学都没念完,粗手粗脚,什么都不懂,肖家有这样的女儿,还不被人笑话死!

“为什么非得公开你的身份?为什么非得回到肖家?身为工人的女儿让你觉得丢脸了吗?你怎么如此虚荣!”当时肖父居高临下的严厉训斥她。

肖母也对她很失望,愤怒的问道:“你是想把姝雪逼死吗?”

李芳草算是明白了,跟这群垃圾烂货没有道理可讲,干脆利落的离开了江城,在一个建在大山里的蘑菇养殖基地工作了很多年。

这么多年过去,李芳草以为自己对这些恶心的人已经释然了,然而再次看到沈海峰,她还是控制不住,捂着嘴,险些干呕出来。

沈海峰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李芳草不想听了。

她把手里的镜子扔到了沈海峰怀里,扶着门框站了起来,多跟沈海峰呆一秒钟她都要忍不住吐出来。

“你上哪去?”沈海峰惊讶的看着李芳草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赶紧追了过去,“工作的事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去跟首长说,后天去办手续把工作转给人家姑娘!”

李芳草看着拦着她的沈海峰,如同看一只恶心的臭虫,清冷冷的说道:“行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八零:恶毒舅妈拒绝炮灰剧本

柳云霜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是一本小说。 女主就是自己的亲外甥女许知薇,而她却是虐待女主的恶毒舅妈。 上辈子,小姑子未婚先孕,婆婆逼她认下外甥女。 丈夫不敢忤逆,将许知薇抱来抚养。 可是因为她,自己的三个儿女,接连丧命。 柳云霜也因为对女主漠视,被她记恨上了,最终惨死在那个下雨天。 许知薇却认祖归宗,成了京市首富的千金,嫁给了权贵男主,成了人人羡慕的富家太太。 重生回来后,柳云霜意外获得了一口灵泉。 也得知了许知薇不是个寻常的孩子,她是被“系统”选中的女主,身带主角光环,总是能化腐朽为神奇。 再看眼前皮包骨头的三个孩子,柳云霜不想再做炮灰了,果断离婚。 养牛羊、种蔬菜;开铺子、植果树;发家致富奔小康。 什么杂七杂八的狗亲戚,统统滚开。 还有狗女主和她的亲妈,一个都不能放过。 这该死的剧情,老娘发疯、尖叫、就是不伺候了。

三月不知春·连载中·71.3万字

破产千金重生退婚,转头下乡养猪

陆程程病死在了天桥下,一朝重生,回到了三年前,这个时候陆家刚刚破产,父母入狱,她从天之骄女成了过街老鼠。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天之骄子的未婚夫上门退婚,陆程程不愿再重蹈覆辙,果断退了婚,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无路可去的陆程程回了老家,没想到老家遍地是宝,就缺一双慧眼识珠的眼睛。 回了老家,陆程程决定发愤图强,利用上一世的记忆,踩着风口,干起直播行业,不仅把自己的种植事业、养殖事业发展壮大,还顺便发展壮大了家乡,从全国著名的贫困县变成了富裕县……

月上云外·连载中·44.5万字

八零年代当卷王

猝死的女博士盛楠一睁眼穿回了桃花屯的孤女盛男,父母双亡的她不仅要被亲奶送去山沟沟当后娘,还留下了五个嗷嗷待脯的妹妹。 家徒四壁,屋顶漏风,家里穷的到不出一粒米,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盛楠不认命,她一手养崽,一手奋斗,从桃花屯到小县城,再到首都最高学府,一路把自己的人生过的轰轰烈烈,如火如荼!

大大大夏森啊·完结·41.3万字

带着淘宝重回年代过红火日子

上辈子许如意被亲生父母找回去,却过得猪狗不如。 她上大学的资格被抢走! 她的结婚对象被人勾走! 就算是她好不容易找到工作,都要被人给顶替了!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的养父母一家子竟然都被王家人给害得家破人亡! 这辈子重活一世,那个虎狼窝谁稀罕谁去! 好在上天垂怜,把她上辈子天天刷的淘宝给一并送过来了,好像还是升级版的。 重回六零,她要好好守护自己的亲人,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总有一些渣男贱女凑上来找虐,那就别怪她下手不客气了! 上辈子的所谓亲人寻来,许如意直接翻个白眼儿:我是许家亲生的! 只是,怎么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 直到她遇到了上辈子曾救过她两次的好心大哥,她才发现,自己上辈子根本就是活在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里……

夭白·连载中·50万字

穿书八零:假千金混得风生水起

她穿书了,穿到物质匮乏的八零年代,还是个身份尴尬的假千金! 根据书中剧情,她将被重生回来的真千金疯狂打击,在设计流产后,被陷害嫁给二婚蹩脚老男人,最终被家暴领了饭盒 姜瑜:……这傻逼剧情,谁喜欢谁当宅斗鸡谁当去,姑奶奶她不奉陪。 只要她躲得够快的,剧情就追不上她。 养崽子,当躺赢的咸鱼不香吗? 那个谁~看你长得那么帅,又是我崽子他爸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把你给收了吧。

黄皮冰柠·连载中·51.4万字

下乡大东北,知青靠刺绣风靡全村

非遗刺绣传人易迟迟魂穿年代同名同姓小可怜。 父亲渣继母毒? 易迟迟说我擅长以毒攻毒。 替继姐下乡还要把工作让给她?! 易迟迟说想屁吃,好姐妹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工作卖了,钱自己收着,反手送继姐去大西北! 道德绑架? 易迟迟冷笑,只要我没道德,别人就休想绑架我! 有人找麻烦? 都说了我是毒人,怎么就不听劝呢。 至于某个小哥哥…… 送你一幅鸳鸯比翼飞! 什么,你还要一幅凤凰于飞?!

相思不再念·连载中·74.4万字

年代对照组?学霸重生赢麻了

宋初雨和继妹姚静雪双双重生。 上一世,宋初雨下乡当知青嫁糙汉,继妹留城里嫁厂长儿子,都说继妹嫁的比她好,会过得比她强百倍。 可谁知到最后,宋初雨嫁的男人成了嘉城首富,姚静雪嫁的男人心有所属,她斗不过小三,守了一辈子活寡。 宋初雨成了人人羡慕的首富太太,都说她命好,嫁的好,可这背后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再一睁眼,宋初雨重新回到了下乡前刚议亲的时候。 这一次,继妹要换亲,抢着下乡当知青嫁糙汉,幻想着当首富太太。 对此,宋初雨欣然同意。 抢吧抢吧,前世任锋能成为首富,是她呕心沥血地一路扶持,才有了泼天富贵。 没有她,任锋顶多也就是个包工头。 姚静雪想当首富太太是做梦。 这一世宋初雨不要爱情,只想不受苦不受罪,舒舒服服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某男人一天三遍求婚,想把她娶回家供起来,当小祖宗一样宠着。

月土月土·完结·34.2万字

重生年代修修仙种种田

冷燕秋回到十五岁,利用上世三百年修真灵力改变命运,提升学习成绩,灵力滋养院中蔬菜……

寂寞佛跳墙·连载中·41.9万字

重回八零,假装欠债脱离苦海

【年代赶海发家日常】又胖又丑的楚漩重回到1983年的小渔村,这一世,她不想害沐辰泽家破人亡,直截了当拒绝了他那负责任式的提亲。 老天给了她一个重活的机会,她要牢牢抓住。这辈子只想分家、好好赶海过日子,没事减减肥,潜移默化教育小弟。 坑姐的小弟楚沣变成了她的忠粉,这个她能理解,不过……被夺初吻、被拒婚的沐辰泽不是应该鄙视她吗? 咦?怎么画风不对,难道遇上纯情型?

梓涛·连载中·9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