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冰河时代

古代言情/连载中

18.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07:33:03
简介

穿越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001生产

西风簌簌,树上最后几片叶子也被风吹落,冷的人手直往袖笼里拱。

桂花巷口一小院内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接着响起婆子报喜的叫声:“恭喜苏大官人,生了个大胖小子!”

罩房门口,厚重的帘子被揭起一角缝儿,苏大官人踮脚一脸喜悦的朝房内看进去,口中不忘应诺接生婆的话,“多谢多谢,我家小子多重?”

似是怕寒风窜入,顺手就落了一角缝儿,喜滋滋的,“不急……不急……”转身过来,朝一个六岁的小娘子道,“阿锦,你娘又给你生了个弟弟,高兴不……”

这不是问话,是直接兴奋的陈述,将将而立之年的苏博士搓着手高兴的转着圈儿,沉浸在多子多福中。

苏若锦实在不忍打击他,可眼看罩房内的接生婆就要收拾停当出来拿喜钱,这个不讨喜的人只能她做了。

“爹,那你准备给马婆婆多少喜钱?”

苏博士:……

看着面前从高到低排立的三个孩子,苏博士一脸的喜悦变成了莫可奈何,伸手摸了摸最矮的二儿子,对大儿子道,“你跟妹妹先让马婆婆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完,转身穿过走廊,下了台阶,推开院门,出了家门。

兄妹三人望着被冻的弯腰弓背的父亲消失在萧瑟的寒风中,无言的相互望了望,一股子沉重。

苏大郎苏安之露出小大人般的愁怅:“妹妹,现在咋办?”

寒冬已至,但没到月底老爹领俸的日子,家里的米缸、油罐、厨房内的柴火马上就要见底,堪堪能吃个两天了不得了,现在老娘又生第四个,这日子……苏若锦都不知道怎么过。

头疼。

苏若锦内芯不是真正的六岁小娘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了一觉醒来就成了类似于宋的大胤朝的小婴儿。

没错,她是胎穿,带着前世的记忆而生。

爹出门去借钱,娘刚生娃,这家里能撑事的也就她了。

吩咐八岁大哥苏安之去厨房看灶膛的火,顺便让他把大弟带到灶膛,冬天冷,由于没钱,身上没有足够厚的衣裳保暖,只能蹲在灶膛边取暖了。

苏若锦自己则进了生产的罩房,见接生婆已经包好洗过的小弟,咧开嘴,一脸笑道:“婆婆,我爹有事出去了,等下就回来,麻烦你老等一下。”

一边讨人喜的说着话,一边把手在床边的火笼上烤了烤,熏暖了才走到这世的娘身边,伸手替她理了理鬓边汗湿的头发,整理清爽了,又去看她身上身下的被子褥子。

接生婆马氏见这小小娘子跟大人一般检查她的活计,没生气,倒是笑了,“除了你大哥,你和小二郎都是我接生的,哪次不是给你娘弄的干干净净妥妥贴贴的。”

所以说马氏真是个好人儿。

“多谢婆婆,我只是担忧娘生的多,怕她亏了身子,所以才多看两眼。”

听到这话,马婆子忍不住暗暗叹口气,虽说苏大官人是两榜进士,又在国子监里头任博士拿朝庭俸禄,可在京城,他这八品的官儿估计只比没手艺的平民百姓、贩夫走卒强那么点,现在又添了一口,怕是连糊口都成问题了。

想着,就朝门口看过去,心道,苏大官人到现在还不叫她出山去拿喜钱,莫不是出去借钱了吧?

苏若锦无奈的笑一下,马婆子忍不住惊讶还真被她猜中了?

这……马婆子弯腰把换下来带血的被褥抱出来,“看好你弟弟。”

苏若锦见她要出去,看了眼在襁褓中的小弟弟,见他安静的睡着,便抬脚跟了出来。

“婆婆……”

马氏给苏家接生过几趟,可苏家这几年搬过两次家,不知要把这些带血的被褥放哪里?

苏若锦奔着小腿,引她放到了小杂间,“多谢婆婆。”

“我记得你家不是有个煮饭的婆子吗?”

一听这话,苏若锦心酸难受,面上不在意的样子,“这院子太小,我娘没让她跟过来。”实际上欠人家房租,婆子被上个房东抢了去干活抵租,得一年后才能回来。

马婆子五六十岁了,是个老京城通,什么事不懂,小娘子这么一说,脑子一拐弯儿,想起了曾经的闲言碎语,马上就懂了。

长长叹口气,“这真是……”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行了,我知道了。”说着,朝院子看了眼,天色越发阴沉,苏大官人还没回来的迹像,看了眼生产的罩房,又看了看面前的小娘子,弯腰把带血的被褥放进木盆,端起来就往井台边去。

苏若锦一看这是要帮她洗啊,连忙拉她,“婆婆……婆婆……放着,我……爹回来会洗的……”

马婆子一愣,让苏大官人洗产妇带血的被褥?她差点没尖叫。

苏若锦站着,比马婆子更像老太太,一脸沧桑,既然要生那就得养啊,他不洗谁洗,总不能叫八岁的苏安之、六岁的她、三岁的大弟吧!

要是那丧心病狂的大男人说不定还真能叫六岁的苏若锦洗,幸好苏言礼不是,家里的婆子被抢去抵租后,对外的活计都是爹的小厮书同干的,对内,她娘快要生产不能动后,一些私人衣物都是苏言礼洗涮的,没让三个孩子动过手。

苏若锦也没朝自己身上揽,先不说本尊身体就是个虚六岁的孩子,再者,由于生活条件等原因,她生下来瘦弱底子并不好,幸好没生过什么病,要不然以古代这种医疗条件,一场风寒就能夺了命。

马婆子心地好,不仅洗了程氏带血的被褥,又帮她洗了衣物,一直忙到天将黑才好。

眼见老爹还没借回喜钱,苏若锦急的站在院门口频频朝外看,没等到苏言礼,到是等到了他的小厮书同。

“书同叔……”苏若锦抬腿就要跨出门槛,被他笑眯眯的喊住,“夫人生了个小子吗?”

“是的。”她望向骡袋,见里面空了,双眼露出欣喜,“书同叔……”

书同笑眯了眼,“都卖出去了。”

“阿弥佗佛。”苏若锦激动的双手合拾,跟老妇人一般拜了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22.3万字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姜时宜消极怠工,得过且过,拿着一等丫鬟的月钱却不想做事,每天等着主子的巨额打赏。 作为一个厨子,姜时宜煎炒烹炸,样样精通,从练摊开始,开自助餐,甜品坊,海鲜大酒楼,属于女人的私房菜馆……每天数钱到手软,眼看离她在古代躺平当富婆的日子不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主子一家被流放边关当了军户,为了报恩,她跟着到了边关又开了小饭馆。 谁又能想到,燕京城千味楼的大掌柜姜时宜,在长城上搬过砖,在边关种过地,在城楼上打退过鞑子…… 一品诰命夫人是吧?咱自己挣!!!

林朝卿·连载中·50.1万字

边关小厨娘

现代餐饮领军人夏明月穿越到了不知名古代,逃荒路上与亲人走散,流落边关,还白得了一个便宜兵头丈夫? 不怕日子难,抄起锅铲赚银钱 浆水鱼鱼饸饹面,水盆扣肉溜鱼段…… 我靠美食闻名边关! 胃和心皆被夏明月拴得死死的便宜兵头(划掉,新晋厢指挥使)丈夫:娘子,为夫外可上阵杀敌,内可劈柴烧火挑水洗衣,你让我打狗绝不撵鸡,咱们这堂便拜了如何? 关键词:美食、轻松、日常、种田、温馨、甜宠、边关、乱世、厨娘、非遗 纯架空,食材不考虑真正引进时间,乱世物价偏高,勿考究 推荐作者完本种田文《玉食锦医》、《农家后娘巧种田》、《农门相公是锦鲤》、《长姐她富甲一方》、《味香》

茶暖·连载中·23.8万字

论在古代逃难的艰辛

作为混混的女儿,肖筱原本担心自己会不会嫁不到好人家。 没想到战乱起,她先发愁的是怎么才能和家人在乱世中生存

酷美人·连载中·62.6万字

长姐掌家日常

穿成县令嫡长女,爹怂娘死弟还小,小妾庶女少不了,十一岁就要学着管家理事,奈何人多钱少总操劳,原以为开局是宅斗情节,好在老爹有鉴茶之眼,妹妹们也乖巧可爱,冉青竹表示,这也还成,只要解决了这缺钱的困难,咱家也算是和谐向前。可惜总有人想要打她家的主意,这个侯爷世子,那个公府嫡子的,你们这是欺负我爹官小啊,老爹咱不怕,女儿助你上青云,别人靠老公,咱就靠老爹!

细雨淼淼·连载中·21.6万字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连载中·24.7万字

宋渊欢之

新文《修真界甩锅第一,团队精神第二》开坑,来吧来吧~撒花~ 宋欢穿越到古代成了猎户家的女儿,上无父母长辈,下只有年幼弟弟。 家里没田没地,只能自食其力,做陷阱捕猎物,为解决生活开销,为让阿弟能够读书识字,精打细算,时刻关注物价波动。 正愁眉之际,送上门了一个隽秀小童生。 女主主外,做陷阱,捕猎,开荒,种菜,硝制皮毛…… 无处可去的小童生主内:教导阿弟读书识字,操持家务。 女主:明年目标年收入十两! 游学路上,浅踏江湖(隐语、标行、老合、变绝点、土匪等等)、看山河、记物价、察朝廷局势。 且看因女主这只蝴蝶振翅,会让在她身边经过多年潜移默化的两个男人给朝廷、百姓带来如何变化。 (女主没有经商天赋,全靠一身武力)

柒耶·完结·91.4万字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之桉·连载中·21.5万字

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论在古代做个小县官是什么感受? 架空/种田/基建/无CP 孟长青穿越古代,为保家产,自幼女扮男装。 又因殴打太子得罪后妃,被发配至最北地做个小官。 皇帝因为不得不做的处罚,愧疚到难以入眠。 孟长青却高兴到连夜收拾东西,天不亮就出了京。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京都当了十三年孙子,总算解放了! 从今以后她孟长青自由了! 她要到北山县做个土皇帝! 但是在马车进到县城的那一刻,她傻了。 什么情况? 这里到底是县城还是流民聚集地? 百姓饿到吃土、冻死大半。 她无奈暂放做土皇帝的念头,一点点给她治下的百姓搜罗东西。 带他们种红薯,教他们建土炕,慢慢将他们拉到温饱线。

好酸的杨梅·连载中·3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