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倾情一诺

古代言情/连载中

17.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09:00:00
简介

架空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第一章:冲喜新娘

永盛二十一年春,京城

“啪!”姜保川一巴掌打在女儿姜青莲的脸上,打得她摇摇欲坠,眼泪翻飞。

姜青玉微微低着头,眼神发冷,堂姐一觉醒来死活不嫁寒王世子李慕,嫌弃他是个快死的病秧子,竟买通下人互换了三家的庚帖。

一心巴望着高门结亲的大伯怎么可能不怒,估计这会儿杀了这个女儿的心思都有。

“爹,就算那宋毅还昏迷着,女儿也愿遵守信约嫁给他,说不定他很快就醒了,我是堂堂姜家嫡女,怎可为妾!”姜青莲大有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架势。

“贵门妾好过商人妇,别人打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你竟然——竟然给我搅散了,我——”身为沥州商贾世家的现任家主,姜保川这一刻没了形象气度,举起手又要狠狠落下。

他苦心谋划许久,就是要让女儿嫁进寒王府,甚至不惜为此做好了与宋家翻脸的准备,结果这个逆女竟坏了他的好事,这是要白白便宜二房一家了!

“打,你打!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嫁进寒王府,反正庚帖已换,婚期已定,三日后王府要抬走的是姜青玉!”姜青莲言语之中有决绝也有尘埃落定的暗喜。

寒王府那种悲惨日子就让姜青玉去过吧,她要去宋家做主母,做诰命夫人去!

姜家二爷姜保义欲言又止地看向自己的大哥姜保川,被他一瞪,又无奈地低下了头,这个家一切事情大哥说了算。

姜青玉没有抬头,眼前这出好戏她也不稀罕看,和上辈子一样,她和姜青莲都逃不开给人做冲喜新娘的命。

而且,看样子,她那自视甚高的堂姐也重生了,不然前几天她还得意洋洋地说自己要去王府享福,现在却对寒王府闻之色变,仿佛那里有洪水猛兽般。

姜家老家主也就是她的祖父生前定下了两门亲事,一个是姜家世交京商之子宋毅,一个是寒王府世子李慕。

谁让她祖父当年走了狗屎运,救下了遇险的老王爷和年幼的世子李慕,老王爷一激动,就把孙子推了出去给人做孙女婿。

不过,身为姜家的嫡女就没那么幸运了,宋毅三个月前落马昏迷,直到现在还没醒,而寒王府的世子自幼身体羸弱,是个随时可能归西的病秧子。

两家都催着姜家把嫡女快点嫁过去,说是要完成老辈定下的婚约,其实全京城都知道,寒王府和宋家这是要拿姜家嫡女做冲喜新娘呢!

婚事迫在眉睫,姜青莲这时候换了庚帖,打了姜保川一个措手不及,也让姜青玉的计划无疾而终。

她没想到姜青莲也重生了,而且还将她的庚帖与自己的换了,这一世她不必再嫁宋毅,却要嫁王府为世子侧妃。

原本她自醒来就在筹谋如何退掉宋家的婚约,如今姜青莲换了庚帖,她要退王府的婚事怕是难了。

唉,是个重生穿越女又如何,依然摆脱不了命运的纠缠,这冲喜新娘今生也不过是换一家罢了!

“小姐,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她不是很开心能嫁给寒王世子吗?”姜青玉的小丫鬟春柳满脸的疑问。

大小姐一向什么都要争最好的,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

经过大小姐这样一闹,这会儿姜家上下估计都知道,要嫁宋家的是大小姐,进王府为妾的是二小姐。

想着刚才被自己父亲打骂还眼带欢喜的姜青莲,姜青玉朝着小径旁初绽的桃花笑了笑,回道:“可能是想过更好的日子吧!”

毕竟一个多月前,姜家举家搬迁到京城,为的就是姜家老爷子当初定下的这两门婚事。

“妹妹留步!”就在这时,姜青莲趾高气扬地从小径另一侧走了过来,她脸上被打的红痕犹在,但也挡不住她兴奋急切的神色。

“大姐姐!”姜青玉见了礼,这个堂姐自幼就喜欢压族中众姐妹一头,谁要是表现得比她好,那以后可就没好日子了。

“你可要感谢我,要不是我让给你,你一个商人之女怎么可能进得了王府做妾!”姜青莲一副施恩的口吻。

姜家就两个嫡女,这个堂妹性子属面团的,甚好拿捏,姜青莲从不把她看在眼里。

不过,她眼中还是闪过一抹暗沉和嫉恨,重生而来她可不再是姜家那个无脑任性的大小姐,这个堂妹自幼就样样不如她。

上一世,她嫁入王府就受苦受罪,而堂妹姜青玉嫁进宋家当晚,宋毅就醒了过来,从这之后宋家人就开始拿她当福星。

姜青莲原以为姜青玉就是运道比她好,后来她才知道,宋毅成婚当晚能醒过来,是因为姜青玉曾跟一个老道姑学过些医术,宋毅是被她一针给扎醒的。

哼,原本这宋毅就是自幼和她姜青莲定下的婚约,本不该让姜青玉享了一世荣华,今生说什么她都要各归各位,把属于自己的幸福握住,谁都别想夺走!

“谢谢大姐姐!”姜青玉忍了下来,她是得对姜青莲说一句“谢谢”,正如对方不愿嫁进寒王府,她也不想再入宋家。

其实,宋家和寒王府不过是一个狼窝、一个虎穴罢了,都算不得什么好去处。

现在姜青莲觉得宋家和宋毅好,那是因为她不知道宋家人的真面目,各个都和心理变态差不多,吃人可不吐骨头。

而且,外人也不知道,宋家后来能兴盛,靠的可都是她姜青玉在背后出谋划策,今生就看她这位堂姐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三月初九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在不到三天的时间内,三家就快速进行完了。

这日,两顶大红花轿从姜家正门被迎出,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在春风和煦的吹拂下,一南一北朝着京城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坐在花轿内的姜青玉忍不住轻叹一声,这辈子和上辈子一样,她和堂姐都无新郎来亲迎,也不知这寒王府究竟是怎样的虎穴龙潭,她是终得一探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22.3万字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连载中·24.7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17.3万字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之桉·连载中·21.5万字

交换人生后,夫人只想种田

上一世,徐春花嫁给了县令之子陆远,徐秋月嫁给了路边逃难的瘸腿流民玄九倾。 徐秋月重回到了徐春花定亲之日。 徐春花抢在徐秋月之前把那瘸腿流民捡回了家,对着母亲央求不愿嫁给那大富大贵的县令之子,要嫁给瘸腿流民。 徐秋月知道,徐春花和她一样重生了,徐春花知道了流民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圣上落难的九皇子。 徐春花无非是看着上一世的她受尽九皇子宠爱,成了王妃,而徐春花却在小小的县城里被丈夫因为一个歌伎关在柴房里受苦受难。 最后更惨,被陆远连累,被他的仇家一刀捅死。 如今徐春花期待着徐秋月嫁给流连烟花之地的县令之子,过着她上一辈子过着的苟且生活。 可是徐春花却眼睁睁的看着徐秋月的丈夫变得上进起来,徐秋月还得诰命。 而玄九倾重回京城之日,并未迎娶她为正妻,就连侧妃的名份也未曾给予,只是给了一个侍妾的名份而已。 徐春花到死也想不明白,明明已经交换了人生,为何徐秋月还会过的如此风光,而她····· PS:女主有金手指有空间有灵泉水

采菱子·连载中·17.6万字

重生后高嫁:嫡女的躺赢日常

何书兰重生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同父异母的嫡妹也重生了。 上一世何书珍抢了她的婚事,嫁给郡王,而她则被嫡母刻意毁掉名声,嫁给京城正七品小官。 让众人唏嘘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何书兰嫁的小官成了吏部尚书,掌管官员升迁,人人上门送礼物。 而嫡妹何书珍,用尽手段也没有抢到郡王贵妾手中的掌家权,反而遭到贵妾的诬陷,被郡王关在后院,抑郁而终。 何书兰确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再次睁开眼,回到过去。 何书珍找到嫡母,把抢到手的婚事还给何书兰,让何书兰当郡王妃,这让众人不明白,每天嚷着要当郡王妃的何书珍,为什么要下嫁给正七品的小官。 只有何书兰了然的笑了笑,等何书珍嫁过去就会知道,柳辰之所以能成为吏部官员,是因为她救了太子太师的孙子,为表达谢意,太子太师向皇上举荐柳辰进吏部,没有她,柳辰什么都不是。 而这一世,何书兰成为郡王妃,依然过的风光无限

花隐掖·连载中·22.5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完结·33.6万字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伴树花开·连载中·11.8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翎凡凡·连载中·36.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