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她是心瘾成灾

入夜,她是心瘾成灾

浠芜

现代言情/连载中

27.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0820:45:56
简介

豪门

京海大学医学系教授沈晏礼,矜贵端方,清冷自持。白笙起初也这样以为,直到一夜纠缠后,她才知道越是看上去正人君子,越是衣冠禽兽。 一年之约,白笙使出浑身解数,撩他追他。 他问,“为什么?” 她笑颜如花:“喜欢不需要理由,沈教授,我想嫁给你。” 面对从心到身都滚烫炽热的女人,饶是高岭之花也终上瘾。 可当他缴械投降,筹备好一切时,她却不告而别,转身跟学长出了国。 多年后,他再次将她抵在熟悉的床边,眼眶猩红,“为什么这么对我?“ 她依旧笑颜如花,“因为你高高在上的样子,刺痛我了。” 后来,据知情人士爆料,沈家那位清贵无双的嫡长孙坠入情网,不能自拔。他那君山别院养了一位娇艳美人,如珍如宝,殚精竭虑,夜夜死守。

第1章:京海大学医学系教授,沈晏礼

“白笙,你被退学了。”

白笙看了眼导师拍在桌上的退学通知书,平静反问,“我犯什么错了?无缘无故,你们要开除我。”

导师冷漠十足:“董清萍的实验严重违规,你留下,只会影响学校声誉。”

董清萍是白笙的养母,几天前发生车祸,意外身亡。

白笙刚操持完她的葬礼。

雨下得很大,整个校园都仿佛置身昏暗中。白笙将退学通知书揉成一团,随手丢进楼下垃圾桶。

不远处,男人穿着昂贵精致的西服,身高腿长,五官优越,撑伞朝她走过来。

隔着雨幕,白笙听见他的冷嘲热讽,“你不是挺能吗?怎么走到这一步了?”

顾泽睨着她说:“我知道校方对你下达了什么处分,被这所学校开除,你还有什么前途?”

白笙歪头,掏了下耳朵,感觉有什么脏东西从这里进去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本专业倒数第三。”她戴上外套的帽子,走进雨中,慢条斯理地笑笑,“我这个正数第一就不劳你挂心了,有这个闲功夫,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前途吧。”

说完,她挥挥手,径直走开。

顾泽就冲她的背影喊,“别不知好歹!去求我父亲,他看在我的份上,还能帮你找一个二等大学名额!”

白笙头都没回一下,在雨雾中渐行渐远。

顾泽冷冷地道:“你会后悔的!”

……

白笙望着天花板,脑中不断回放这些片段。

拒绝了一次又一次,顾泽恼羞成怒,如恶鬼般纠缠不休。董清萍车祸离世,白笙不仅没拿到经济补偿,甚至连母女俩在国外的房产都被没收。

他铁了心逼白笙就范,不给她一条活路。

熏香弥漫,白笙从被褥中坐起来,拉上左肩的吊带,赤脚踩着红丝绒地毯,走到男人身侧。

对方很高,一袭面料柔软的黑绸浴袍,肤色白皙,容颜俊美,睫毛遮覆下,那双狭长凤眼生得极好,如明珠熠熠,却也冷冷清清。

沈晏礼,生于权贵之家,京海大学医学系教授,一院副院长。

要想绝处逢生,彻底摆脱顾泽这块牛皮糖,白笙必须把握这一年时间,让沈晏礼动情。

等完成母亲的遗愿,她就甩了这位沈教授,拿着他的钱远走高飞,逍遥快活。

水晶吊灯的灯光下,沈晏礼眉眼如玉,微微偏头看她,宽肩窄腰,眸底一片清寂。

谁又能想到,这人沉沦情欲的模样,疯狂得像一头猛兽。

白笙踮起脚,乖巧地帮他整理浴袍,收拢领口,盖住冷白锁骨上清晰的粉色咬痕。

沈晏礼垂下眼睫,微凉的指尖顺着她脊骨一路往上。白笙手指绞紧他肩膀,脸颊泛红,忍不住颤栗。

“还疼么?”

白笙愣了愣。

这么久了,每次他都是结束就走,或者把自己晾在一边,对着电脑处理工作。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冰雕雪塑的爷,竟也开尊口问候她一句。

白笙环着他脖颈,往前一步站在他脚背上,甜甜地笑,“不疼。沈教授好厉害。”

常言道,坐怀不乱真君子。沈晏礼是不是君子她不知道,但佳人在怀,他定力当真好,连气息都丝毫不乱。

沈晏礼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下,“我明天出差。”

白笙表情很不舍,“那你记得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

“嗯。”

沈晏礼换好衣服离开,白笙手机响了,孟雅打来的,问她晚上要不要一起吃火锅。

白笙脱掉小吊带,穿了件正常衣服出门。

孟雅是沈晏礼的学生,也是她回国后第一个朋友。

两人的初见在图书馆。

白笙要参加今年的高考,目标京海大学。复习时,认识了为论文发愁的孟雅。加上有“沈教授”这个共同话题做支撑,友谊迅速建立。

“沈教授太牛了,他们团队研制的新药物,把慢性呼吸衰竭的治愈率提高到了65%!”

孟雅支着下巴,筷子扒拉碗里的肥牛,“唉,要是他早出现几年,我外婆兴许就不会走得那么快了。”

“听说,沈教授母亲也是慢性呼吸衰竭走的。难怪他这么执着,所有研究方向都围绕这个病展开。”

白笙调着蘸料,知道他今天为何反常了。想来沈晏礼心情一定很复杂,明明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他却高兴不起来。

孟雅很崇拜沈晏礼,总能掌握他的第一手情报,“沈教授行情特好,我们系十个女生有九个都暗恋他。前天有人撞见他到珠宝店里取了一对戒指,定制的!情侣款!啊啊啊啊!他好像谈恋爱了,这得多伟大的女人才能拥有沈教授啊……”

白笙手腕一晃,一块羊肉掉回盘子里,她重新夹起来,“看错了吧。他那么有钱,什么戒指需要他亲自去取。”

孟雅不允许有人质疑她情报的准确性,当即从手机相册里翻出一张照片,屏幕怼到白笙眼前,“他那双眼睛太有辨识度了,不可能看错!”

白笙粗粗扫了眼,思维瞬间变得混乱。

孟雅按灭手机,由衷佩服她的淡定,“遇见你我才发现,世上真有如此奇人,居然能扛住沈教授的魅力,不为他心动,不对他好奇。”

一抬头,看见白笙夹着片生羊肉往嘴里送,吓到了,“笙笙,你没事吧?我看你无精打采的,是不是复习压力太大了?”

“嗯,是有点大。”

白笙把羊肉放进锅里,睫毛垂下,耳边孟雅安抚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南宫小主·连载中·70.7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他偏执温宠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九九公子·连载中·39.1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41.3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56.8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3.9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34.1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完结·6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