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苏三花

古代言情/连载中

33.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112:00:00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第一章主母刁难

人人都说,谢家小庶女谢斐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能嫁入裴府为贵妾,泼天的富贵享之不尽。

可谁也不知道,谢斐刚入府不久,就被正室大娘子罚跪在院子里,遭下人们背后议论指点。

她也不恼,挺直了腰背跪在冰冷地面,窈窕玲珑的身段宛如黑夜里屹立的青色暖玉,任凭怎么折辱也不会弯下腰去。

过了许久,裴家正妻萧世蓉,才在女使搀扶下,款款从屋里走出来,高高在上地瞪视谢斐。

“谢氏,你可知罪!”

谢斐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倒映着幽幽灯火,衬得整个人古灵精怪,可看神态举止,又是端庄自持,落落大方。

她心中冷笑,嘴上却无辜道:“大娘子明鉴,妾身实在不知罪在何处。是今日不该奉大娘子之命,去灯会上放长明灯,还是回来得晚了,坏了裴府的门禁?”

她恭恭敬敬地俯首,再柔顺不过的语气,“无论妾身做错了什么,但求大娘子莫要动怒,一切都是妾身的错,妾身甘愿领罚。”

下人们也都觉得谢斐可怜,无缘无故就被罚跪,暗地里议论起来。

萧世蓉气笑了:“你这意思,是我无理取闹,找你的茬?”

谢斐心说,不然呢?

但嘴上不能这么应承,她泪光盈盈,再次说道:“妾身并无此意,不过若是大娘子能让妾身死个明白,让妾身知道错在何处,妾身也好诚心改过,来世继续伺候大娘子。”

萧世蓉袍袖中的手紧紧攥着,却是有苦也说不出。

今日灯会,她故意让谢斐去放长明灯,又叫心腹买通一个癞子,要将谢斐推入河中。

当然不是将谢斐要淹死,而是要趁机跳入水中,借河灯掩护,先将谢斐的衣服扒得七七八八,该露的都露出来。

随后,再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救起。

届时,谢斐的名声败坏得彻底,哪怕是贵妾,也得被扫地出门。

灯会上,癞子倒是按计划把谢斐推入河里了,随即也跳下河去,却半晌没找到谢斐身在何处。

殊不知,谢斐早已爬上岸,并在附近找到萧世蓉的心腹,拖入无人的巷道里打得满地找牙。

一个妾而已,竟然敢动自己身边的人,萧世蓉如何不震怒?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再度说道:“你回府途中,无故将我房里的人打伤,这你也敢狡辩?”

谢斐大呼冤枉,“大娘子明鉴,我去灯会,不下心落了水,连忙便回来换衣服了,哪里能打伤您的人?谁看见了?谁是人证?没有人证,总该有物证吧?”

萧世蓉咬牙切齿道:“你将人套入麻布袋里殴打,又在昏暗巷道里,何来人证物证?”

“哦?”谢斐拖长了尾调,意味不明地笑,“意思是说,这只是您房里人的片面之词?”

“片面之词也足够了,”萧世蓉冷冷道:“你一个低贱的妾,还不值得我的人刻意诬陷!”

谢斐变语气强硬了些:“那我还说,是您房里的人,唆使他人将我推下水,想借机坏了我的名声呢。大娘子,空口白话谁都能说,咱得拿出证据来!”

这话一出,萧世蓉目光微凝。

如此隐秘的谋划,这贱蹄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谢斐接着笑,“我已经吩咐小厮,满城搜寻那推我入水之人。到时候一严刑拷打,便知道他为何要推我。”

她抬眸,笑盈盈地望着萧世蓉,仿佛是多人畜无害的小白花,不带丝毫攻击性。

“大娘子最好也能找出真凭实据,证明是我打了您的人。我好歹是蒙圣上赐婚,谢家送来的贵妾,可不是大娘子能随意打发的。”

说完,她也不顾萧世蓉充满怒火的瞪视,兀自起身,离开祠堂。

望着她潇洒的背影,美艳骄横的萧世蓉,头一次被区区妾室气得大动肝火。

“果然是小娘养的,离经叛道,不知所谓!”

此女不除,誓不罢休!

谢斐回到松月居,丫鬟浮玉心疼地给她端了姜汤来。

“姑娘,大娘子也太心狠手辣了。万一今晚真被那癞子得逞,往后整个大靖,都没有您的立足之地!”

谢斐倒是淡定了,边喝姜汤边说道:“她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这一个月来下作手段还少了?”

一个月前,谢斐之父在朝廷上直言纳谏,得罪了圣上。

皇帝心眼子比针尖都小,不好为此明面上惩罚谢父,便拟了一道圣旨,让谢家嫡女嫁安远侯孙子——裴渊为贵妾。

说是羞辱,裴渊是王族血脉,功勋人家。谢家小门小户,根基尚浅,女儿嫁来做贵妾,不算辱没。

可要说是荣宠,谁都知道,裴渊是出了名的浪荡子,整日流连花街柳巷,后院里光小妾就有七八个,还不算一堆没名分的莺莺燕燕。

谁家女儿嫁过去,都得被糟践。

谢家接过圣旨,仿佛喉咙里卡了只苍蝇。

思来想去,还是不好拿嫡女的终身大事冒险,但又不能违抗圣旨。

于是谢斐这个被冷落多年的庶女,立即被记在主母名下,摇身一变成嫡女,替姐妹们嫁了过来。

谢斐本想着,能脱离谢家也不错。

她“长”得丑,满脸斑点,五官也不出彩,裴渊这般贪恋美色之徒,看她一眼都得呕几天,绝不会让她侍奉。

她就在侯府当个混饭吃的闲人,主母需要她伺候,她就去跟前晃一晃,哄人开心,当个合格的“下属”。

要是懒得看见她,她立马就去练隐身术,这辈子绝不在主母眼前惹人心烦。

后院女子生存不易,左右她不需要向裴渊争宠献媚,只透明一辈子,窝囊地藏起来就好。

可这萧世蓉,实在让谢斐摸不着头脑。

当初进门第二天,谢斐天不亮去请安奉茶。

萧世蓉日上三竿才起,慢悠悠地让谢斐进去问安。

谢斐还没开口,萧世蓉抬手便要让老妈妈扇她巴掌。

可惜谢斐不是外头买进来的良妾贱妾,即便是,照她的性子也不会乖乖任人打骂。

于是她反握住老妈妈手腕,笑眯眯地拽着人转了个圈,再飞起一脚将人踹到门外。

当即,萧世蓉房里的女使嬷嬷们,全都呆若木鸡。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连载中·35.3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28.1万字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连载中·32.1万字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双洁+霸气护妻+萌宝】 苏娇在成为最佳女主角的那天,红毯一个侧翻,人噶了。 再睁开眼经莫名其妙成了个外室。 不仅要保证自己活着,还得看顾着身边的三个小萝卜头,忙的每时每刻都想一屁股坐死这三个崽子算了。 傅予白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下的女子,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这每时每刻都逼逼叨的心声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

香辣酱·连载中·85万字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之桉·连载中·32.6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换亲后,夫人只想种田

上一世,徐春花嫁给了县令之子陆远,徐秋月嫁给了路边逃难的瘸腿流民玄九倾。 徐秋月重回到了徐春花定亲之日。 徐春花抢在徐秋月之前把那瘸腿流民捡回了家,对着母亲央求不愿嫁给那大富大贵的县令之子,要嫁给瘸腿流民。 徐秋月知道,徐春花和她一样重生了,徐春花知道了流民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圣上落难的九皇子。 徐春花无非是看着上一世的她受尽九皇子宠爱,成了王妃,而徐春花却在小小的县城里被丈夫因为一个歌伎关在柴房里受苦受难。 最后更惨,被陆远连累,被他的仇家一刀捅死。 如今徐春花期待着徐秋月嫁给流连烟花之地的县令之子,过着她上一辈子过着的苟且生活。 可是徐春花却眼睁睁的看着徐秋月的丈夫变得上进起来,徐秋月还得诰命。 而玄九倾重回京城之日,并未迎娶她为正妻,就连侧妃的名份也未曾给予,只是给了一个侍妾的名份而已。 徐春花到死也想不明白,明明已经交换了人生,为何徐秋月还会过的如此风光,而她····· PS:女主有金手指有空间有灵泉水

采菱子·连载中·28.6万字

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

世子爷陆戟,位高权重,却性子清冷,身边只有个唤作阿柠的小妾。 作为世子爷唯一的女人,无疑,阿柠是受宠的。 可她心里清楚,不过是自己陪着他的日子久了些而已,她一介孤女,自幼被陆戟领回公府,养在身边长大,难免有了点儿感情。 公府家风清正,阿柠不敢存非分之想,心里盘算着,多攒些体己,待主母进门,她便识趣离开。 — 身份尊贵,又少年成就,这样的男人,大多骄傲。 陆戟亦然。 他不屑哄女人,没那个耐性,只不过对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姑娘,能多出几分悦色。 可自从出征归来,陆戟发现小侍妾有些异样,背地里鼓鼓秋秋,好像在暗戳戳的攒银子。 他这样骄傲的男人,可不能允身边人生出二心。 给她个改过的机会,软硬兼施的问她缘由,小侍妾却支支吾吾敷衍他。 到底耗得世子爷没了耐心,将她晾在一边,再不去搭理,她却依旧我行我素,反倒是陆戟自己,心里整日的猫抓一样。 人间清醒小侍妾VS骄傲痴情世子爷 1v1;双C;甜宠

鹊南枝·连载中·19.6万字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伴树花开·连载中·22.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