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刀出马仙

提刀出马仙

东方慧洁

悬疑侦探/连载中

1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908:15:00
简介

诡秘

不适合也不想做出马仙的李不见被千年狐妖盯上,非要收她当弟马。为了摆脱千年狐妖,李不见一手提刀,一手叉腰,劈尽各路人马,山精鬼怪!

第1章:提刀人和出马仙

我叫李不见,刚参加完高考,正处于极度没心没肺的享乐中。

至于成绩,我倒是从来就没担心过,因为211分肯定是没有大学要的,反正我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料,家里也没指望我能考上大学。再者说,我未来的生计早在6岁那年就已经定好了。

我将是我们屯子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屠夫,而且是拜过师的入行弟子。

您没听错,我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确实是从6岁就开始跟着师父学习杀鸡宰牛。

至于这其中的因果,还要从我姥姥那一辈说起。

我老家是大兴安岭边儿上的一个满族屯,屯子紧挨着阿尔山,山上的水好林子密,所以鬼怪妖精就格外多。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仙家做弟马。我们屯子就是以出马仙闻名全省。

因为全屯子一共就百来户人家,却有20来个堂口,各家都有老山里的仙家掌堂,其中至少有5家是能在省里排的上号的。

老山老林里的仙家道行深,看事儿准,所以,我们屯子又被称为仙家屯。

而在这仙家屯里,最受人尊敬的就是我姥姥的堂口。

我姥姥叫夏大雪,和大多数堂口不同,她堂口的顶天梁是白家仙。

顶天梁也叫掌堂教主,是堂内所有仙家的大当家,一般都是由修为高深的胡家仙担任,我姥姥的堂口算是特例中的特例。

因为正经算起来,白家属于外五行的偏堂仙,不在五路人马之内,更别说做大当家统领一个堂口了。

但我姥姥的掌堂教主原本是来报恩的保家仙,据说连着保了我们家好几代人,后面随着功德累积,道行越来越深,才开始招兵买马,扩大势力,立堂出马。

后来,我给姥姥的堂口做了个简单的复盘,她能这么受尊敬靠得是特殊的天时地利人和。

先说天时地利,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东北农村,看病很难,我们屯子又藏在老山老林里,再遇上冬天大雪封路,真就是无医无药,一个小病小灾都有可能让人丢了命。

我们屯子虽然堂口多,但堂上有白仙的拢共就4家。其中,我家的白老太奶是所有堂口里道行最高的,她看事儿治病,一看一个准儿,所以找我姥姥看事儿的人最多,看好了的也最多。

再说人和,我姥姥的压堂是凭赏。通俗点儿说,我姥姥给人看事儿不会固定要求给多少钱,全看香客个人的意愿和能力,您要是手头不宽裕,扔包烟塞俩鸡蛋,我姥姥一样尽心尽力把事儿给您看好了。

扯远了,咱重新说回到我这儿来。

我出生那天,姥姥堂口的仙家走了,紧接着老林山上烧起了无名的山火。

姥姥望着山火,说这是有仙家要上门讨债了。

她还说这仙家犯了天条,被毁了道行,要帮他重建功德,我们家几十代都还不清,还得搭上无数条性命。

想送走他,只能从我这代开始,断了我家的一切仙缘。

当天晚上,姥姥独自一人进了老林山,在走之前还特地嘱咐家里人不许给我起名字,一切等她回来再说。

1个月之后,山火灭了,姥姥回来了,但却跟变了个人似的。

据说,她走的时候神采奕奕,满头乌发,回来的时候却是老态龙钟,一头白发。原本还差2年才满50岁的人,看起来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般。

回来之后,姥姥把自己关在之前给人看事儿的小屋里,用了2天2夜,烧光了家里所有的香,最后得了三个字:李不见。

她用朱砂在一块白白的小小的兽皮上写下了这三个字,然后用香囊收好,缝死,给我挂在脖子上,告诉我这辈子都不许摘下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姥姥就瞎了,屯子里的弟马都说是姥姥看得太高了,被仙人的光晃瞎了眼,可我却始终觉得,是那2天2夜的香火把姥姥的眼睛熏瞎了。

姥姥的眼虽然瞎了,但却不影响她后续的一系列操持。

她拿出了家里全部的积蓄,紧贴着我家的房子又起了三间大瓦房,然后送给了一个从北京城里请来的屠户。

屠户姓邓,叫邓观柳,据说祖上是满清时期很有名的刽子手。家里还有当年祖辈传下来的鬼头刀镇宅。

他本人的身上也有祖辈传下来的修行,这种人在我们行当里也是有个特殊称号的,叫做提刀人。

提刀人身上背着无数生灵的性命,天然就带着驱邪避凶的煞气,道行深者,可灭鬼怪妖精,到了一定层次,更能斩因果,断仙缘。

我家之后的几十代人能不能逃过被迫出马的命运,就全看我能不能成为提刀人,斩断自己身上的仙缘。

所以,在我6岁那年的三月初三,在姥姥的操持下,我正式拜邓观柳为师,准备提刀修行。

磕过头,纳过贴,敬过茶,师父把我带到后院,递给我一把贼老沉的破菜刀,让我杀只鸡。

当时虽然年纪小,但我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力气和勇气,手起刀落,就把鸡脑袋给剁下来了。

那只鸡也是真倔强,被剁了脑袋竟然还没死透,满院子的扑腾,吓得我嚎啕大哭,撒腿就跑。

可没脑袋的鸡就跟通了灵似的,就开始在后面追我。

一个6岁大的小姑娘,拎着把卷了刃的破菜刀,鬼哭狼嚎地狂奔,一只没头的公鸡,挺着喷血的脖子,支棱着翅膀子在后面紧追不舍。

我俩一前一后满屯子乱窜,绕了能有五六圈,最后我是实在跑不动了,四仰八叉往地上一躺,随鸡便吧!

结果我刚躺下,它一蹬腿,也不动了。给我气的呀,早知道这样,我早躺下了!

师父找到我的时候,我依旧在地上躺着,不是咱不尊师重道,实在是给我累散架了,身上一丝丝力气都没有。

师父非但没怪我,还把我一顿夸,说我虽然累得跟三孙子似的,却依旧死死攥着菜刀,没把它扔下,是块好料子,以后能成大事儿。

后来我才知道,那只没头的鸡能那么精神抖擞地一直追着我,是因为师父在它身上下了手段的。

这是提刀人的入门课,鸡血流干,刀不离手者,才有资格正式入门修行。

说是入门修行,但其实之后的好多年里,我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苦力。

6岁杀鸡,9岁杀鹅,12岁杀猪马,15岁宰牛羊,我就这样提着血淋淋的屠刀,彪悍地跨入了独属于我的少女时代。

常言道,谁家少女不怀春,可我在屯子里凶名赫赫,别说那些十五六的半大小子,就是地里的大牛犊子看见我,几条腿都打晃,谁家的崽子敢跟我处对象啊?

就在我对着韩剧里的花美男独自伤春悲秋的时候,来了个不信邪的。

肤白,脸嫩,眉弯,眼亮,唇红,齿齐,背直,腰细,臀翘,腿长,36D……美的简直不像个人。

她站在晚霞里,拿着一颗鲜红的樱桃,笑着对我招了招手。

“提刀的,吃果子不?”

听到这句话,我浑身一激灵,她还真不是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谈什么恋爱我要在大清朝当首富

一脚滑竟然穿越了,还是最最熟悉的大清朝! 谁没看过两三部清宫剧,和帅阿哥谈恋爱这种好事竟然也落在自己头上了 没想到两年过去,不要说阿哥了,连贫都没脱了,谈什么恋爱我要在大清朝当首富!

EV星星糖小贝·连载中·18.2万字

农女谋福

重生古代秀才家的初七幸福日子没过几天,父亲意外死亡,家族败落,阴谋接踵而来。 幸好家里其他人都很团结,互相支撑着把日子过了下去。 初七也一不小心多了个小竹马。 多年后她发现父亲的死并不是意外,死去几年的父亲竟然回来了,还带着娇妻儿女。 而与自己定亲的小竹马的身份也不简单,面对颇颇的迫害,初七拍案:我的男人只有我能欺负!其他人谁敢伸手就剁掉谁的爪子!

西林葳蕤·连载中·18.7万字

真香!落魄秀才靠娘子种田暴富了

【全能飒爽女主vs腹黑计谋多男主】 百曦任务失败,穿成了个乡下泼辣丫头。 开局捡到绝美夫君,却被夫君嫌弃。 好在她空间傍身,还有一身医术在手。 她一边支持夫君科考,一边靠医术致富。 但过着过着,日子不对劲了。 她那病秧子夫君,官不当了,去做皇上了。 她顺利好心捡的富家夫人,一跃成了她的婆婆。 一直陪着她的傻丫鬟,华丽一变成了邻国公主。 还有她那三个哥哥,个个都是大佬。 百曦沉默了:好好好,你们都有马甲是吧?那干嘛还要我继承皇位?

梅梅甘·连载中·3.9万字

白茶传说

【非遗传承】 一心修仙的白茶仙子为治疗灾民病疫,毅然放弃飞天机会。 留在人间后,由药变茶,研制出白茶制作技艺,带领百姓发家致富,缔造“一片叶子造福一方百姓”的人间佳话。欢迎加入读者群:763180120

绿雪芽·连载中·58.3万字

谁叫你这么斩妖的?

【斩妖除魔+长生+武学推演+女强+无CP】 秦熹本是一位农家小女,却因相貌出众,被东边的蛇妖看中,关键时刻觉醒武学推演系统……

盐焗樱桃·连载中·28.7万字

全家成了阎王代理人

2024年1月18日,天气晴。 林家一家三口下地见了阎王。 阎王啃着香辣鸡腿堡,嘬了一口可乐。 近视眼的阎王眯眼看着眼前阳寿未尽的一家三口,决定让他们做自己的代理人。 为啥? 因为懒惰!因为偷奸耍滑!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这群壮劳力可以帮他挣不少积分啊!

吹笙北岭·连载中·14.8万字

修仙保命指北

多年后,魏西立在山门,还会想起锡州大旱那年她是如何连滚带爬加入了青城派。 你说她好运?青城派垫底不动如山; 你说她倒霉?魏西确实倒霉……谁家好人从进门派就开始遇见各种要命的事呀! 本文又名《人欲躺而事不休》《有人脑里装水,有人脑里装粪》《队友好,运气坏》《保命这事我颇有心得》《三傻大闹修仙界我骄傲了吗》 一句话概括本书为: 倒霉蛋魏西修仙之旅,垫底门派垫底传奇 小贴士: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赵从·连载中·39.2万字

村里的福运娇她生财有道

勤勤恳恳的打工人李诗柳终于攒够了钱准备提前退休回老家过田园养老生活,却不想,出了一场意外,胎穿成了大晋朝西南边上下河村的村姑李石榴。 一家老小,世代耕农。 田园生活是有了,但钱没了。 李石榴叹了口气,从头再来吧,换了个年轻健康的身体,似乎也没什么想不通的。 至于钱的问题, 诶?搞钱这种事,她最擅长啊!

树洞里的秘密·连载中·55.8万字

绑定主母系统后,在侯府养崽驯夫

【躺赢主母×忧郁嫡长子×绿茶女儿×叛逆小儿子】 上班族云之晗穿书到了侯府,绑定了主母系统,统子让她好好教育子女,她却只想胡作非为。过上躺平人生。 然而,嫡长子喜提探花之日,也是他忧郁自杀之时。写下一封遗书,准备回归尘埃。 云之晗看他一脸怨种样,亲切慰问,“去潇洒啊?” 长子战战兢兢,“母亲,君子不能放纵。” “你又不是君子,你只是个孩子。” 出门一转,看到女儿正在勾引礼部尚书之子。 女儿看见她,也为会换来一顿训斥,谁成想,云之晗送给她一本征服男人的宝典,并嘱咐道,“高手钓鱼,总能让鱼在不经意间上钩。” 女儿:我娘,她疯了! 最头疼的是小儿子,他竟然和原文女反派鬼混到一起。 云之晗无奈,“儿子,她出自商贾之家,很有钱的,不能光娶了人,钱也要娶过来。” “哼!谁要娶她了!” 四人各怀心思,却意外成就了侯府。

微木羽尚·连载中·5.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