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秋回田园

重生秋回田园

寂寞佛跳墙

现代言情/连载中

18.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910:00:00
简介

异能

冷燕秋回到十五岁,利用上世三百年修真灵力改变命运,提升学习成绩,灵力滋养院中蔬菜……

第一章初回乍到

临河镇中学办公室,十几个成年男女围着一台电脑,电脑上播放的监控视频没有外放声音,气氛诡异的安静。

“这个——那个——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挨打还不还手呢?”一个化妆浓艳的母亲尴尬的打破安静。

林副校长凌厉的目光立刻射向那位母亲,声音里尽是嘲弄:“因为她还手以后你家孩子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人家,因为你们做家长的就会包庇自己的孩子来学校闹,人家孩子的父母都不在身边,跟着上年纪的爷爷奶奶过日子,好欺负啊!”

政教陈主任也开口了:“初三学生年龄也不小了吧?有两个同学可以承担法律责任了,刚才不是吵着要报警吗?报吧,我们学校一定好好提供视频证据。”

“别着急嘛,主任,校长,你们看哈,都是不懂事儿的孩子,有点儿小冲突在所难免……”

格调全改,形势全变。大热天淌着冷汗的家长们开始内斗,原本听自家孩子说在学校被人讹诈了才闹过来的,结果真相是自家孩子屡次作恶,然后被欺凌的女孩儿要求赔偿五千块钱。孩子年幼的家长提议自家少赔些,孩子年长的家长不乐意多赔,说要根据视频中动手的严重程度来计算赔偿金额比例。

冷笑了半晌儿的林副校长直接拍桌子:“啪啪!都别争了!先一家一千赔偿,当面向被欺凌同学道歉,再各自带回孩子反省一周。返校时带来一千字检讨书,不同意这个处理意见的可以直接带回孩子等待报警处理。”

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陈主任还觉得这处罚太轻了,拿着手机恨不得马上拨出“110”:“这要是我家孩子被你们家孩子这样欺负,我——我非——”

接下来的麻烦就剩一个,冷燕秋同学没有手机可以接收转账,陈主任专门跑了趟邮政银行给换来了现金,交到了冷燕秋手上。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会安排一名老师护送你回家,这钱,要保存好。你有身份证的话,可以去银行存起来,老师可以带你去。”

冷燕秋的眼神里有点儿奇怪的意味,似是没有想到,原来学校里的领导们老师们还是很关爱像她这样沉闷自卑学生的。

“不用麻烦了。”她随手向后,把红彤彤的一沓钞票顺进双肩书包,转身离开。

“谢谢哈。”将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到底回头加了一句。

就她此刻的表现,可真不像监控里那个胆小怯懦任人欺凌的小姑娘。

还有更不像的地方,冷燕秋拿到了钱,竟然直接往校门口走,全不管放没放学,门岗会不会放行。

在两个保安上前拦她询问之前,冷燕秋快走几步,单手一摁电动伸缩门不锈钢栅栏,便一个“鹞子翻身”翻到了校门外,细弱的身影轻飘飘转眼就拐过了弯儿。

“喂——”

留下两个壮硕的保安懵圈儿。

冷燕秋此刻还是蛮开心的,沿着记忆中的道路向家的方向走,想起上上世的爷爷奶奶。

那一世的她在被欺凌中熬到毕业,学习成绩很差,勉强能读个职高。结果进了职高后,环境更恶劣了,满校园都是初中淘汰下来的学渣,她这样的情况丢进去……只有辍学的结局。

辍学时个头儿也没长起来,但是赶上了男孩多女孩少的时代,农村孩子不念书了就可以琢磨订婚了,然后订个婚就要住到男方家里去,跟结婚是一样的,然后生孩子。

跟领证结婚不一样的,就是女子没有保障,一旦双方交恶,男方可随时把女子赶走,不受法律保护。

那时的冷燕秋便是这样迷迷瞪瞪住到男方家里了,两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心智同样不成熟,男孩儿根本不喜欢瘦弱矮小沉默寡言的冷燕秋,很快有了喜欢的目标,内向的冷燕秋与他争执,吵架,动手,然后进了医院——流产,医生还很不乐观的判定说以后很可能形成习惯性流产……

可怜的孩子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不懂!

冷燕秋被撵回冷家,原本身体就差的爷爷一下子病倒,又不肯去医院,结果没撑几天竟撒手人寰。

冷燕秋的爸爸回来奔丧,一见面就狠抽了冷燕秋几个大嘴巴,他认为是这个孽女害死了亲爹。

再然后,家里院门被锁,奶奶被爸爸接走去看孙子,躲藏起来的冷燕秋目送车子离开,自己也走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

在外面辗转,吃了很多苦。因为学历低,在职场上只能选择体力劳动,偏又打小体弱,挣钱少,付房租后剩不下多少钱,必须更加努力的活,每天打三份工,最后过劳死的。

到死,她再没回过这个家,也没跟名义上的爸爸妈妈联系过,没问询过奶奶的日子过得如何,还在不在世。

她应该算是冷心冷肺吧?所以上一世进入修真界,她很适应那种清心寡欲一心修仙的生活节奏,在三百年的时候即将突破九重天,结果被第九道雷劫打回如今的小菜鸡身体。

所以,才有了一向忍气吞声的冷燕秋忽然就不肯忍了,且敢拼敢打并勒令几个混小子赔偿的意外发生。

跟看戏似的,冷燕秋回顾完了自己两世经历。

“(ˉ▽ ̄~)切~~”她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就迈进了四敞大开的农家小院。

十月底,小院里的菜畦里还有生机,丝瓜叶子干枯了三分之一,两个老丝瓜肥硕着身子歪歪扭扭挂着,矮处的黄瓜秧上仅剩几个落秧的小瓜纽儿。最矮处是两垄韭菜,长势也颓了,乱蓬蓬杂草似的。

冷家的房子新旧差异较大,五间房子的地基有三间正房红砖红瓦,两间金镶玉,就是红砖里面裹着大面积土坯的老房子,窗户门都是黑漆漆斑驳的,经过烟熏火燎,更显陈旧。

冷家爷爷奶奶就是住的老房子,冷燕秋住的是间西屋,原主家里的厨房。

三间正房闲着,等冷爸回家再使用。

原来的冷燕秋一进家肯定要先喊一声“奶奶”的,今天的她早忘了这习惯,直接拐进西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自己曾经居住过不少岁月的地方。

西屋盖的时候就将就,属于矮破小,原本盘在房门正对面的地锅上盖了层草席,成了冷燕秋摞放杂物的地方,她的旧课本,和几件衣服都在这里。

然后就是床,也不能称之为床,两条木板凳上面搭了几片木板,木板上又铺了几张纸箱子,再加个被褥而已。

其实也不只是贫困的原因,主要还是没人在意吧?起初冷燕秋跟爷爷奶奶住一铺土炕,后来自己琢磨着要来西屋住,对付着就习惯了。

冷燕秋把背上的双肩包卸下,就听见正屋那边奶奶的声音:“是秋儿回来了?今儿可早。”

“嗯。”冷燕秋有点不习惯,站到西屋门口答应一声。

说实话,过了三百年修真生活,对亲情这东西,没办法不淡漠。

冷奶奶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六十岁左右,瘦,有些含胸弯背,花白稀疏的头发一拃长,在耳后随意用两枚黑卡针别住,灰扑扑的衣服,中式盘扣到下巴,布料已经被洗的菲薄。

正房的门口有斜照的阳光,冷奶奶就站在阳光里,有细微的灰尘在光影里飞舞。

“饿了吧?秋儿你先吃,奶烙了饼,这会儿正酥脆。”

确实,烟囱还升腾着炊烟。

老两口不嫌热,夏天也照常在自己屋里的地锅上做饭,只是堵住了土炕的烟道。

“好。”冷燕秋跟老人进屋,虽是正房,光照也不强,正对门口的一套老式桌椅黑沉沉的,贴墙放着一条长几,长几上摆着两个老旧大相框,里面黑乎乎的,冷燕秋知道每一张照片的样子。

黄津津的墙上贴着黄津津的一副中堂画,应该是集市上买来的,乡村艺人写的字,变形成画的花鸟虫鱼,已经模糊不清。

老两口的屋里摆设就三大块儿,桌椅中堂、地锅、土炕。其余衣服被褥之类的全摞在土炕一侧,吃饭用的碗筷盘子油盐酱醋就摆在地锅与土炕连接处,矮木墩高马扎散落在边边角角。

地锅与土炕的连接处上方是一扇大窗户,对应后墙上一扇小窗,此刻全敞开着,屋里着着柴火也不怎么热。

奶奶做的烙饼盛放在小竹筐里,用一块白色棉布盖住,热气氤氲,慢慢儿就会变得绵软,适合老年人的牙口。

“你吃这个。”冷奶奶特意加油加料做的两张饼被递到面前,配上一碟子新蒸的茄子,撒盐拌蒜,再盛一碗小米粥就算齐活儿。

很适合老年人的牙口。

冷燕秋安静的吃喝,这已经是习惯了,冷奶奶要等爷爷回家一起吃晚饭,孙女年龄小不禁饿,什么时候到家就什么时候开吃。

冷奶奶会在一旁碎碎念,也不需要孙女应和。

“你爸打电话回来,说你快有个弟弟了,咱老冷家可算有了后,你爷爷喜得哦……”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在七零种蘑菇

李芳草养母在产房里恶意调换了她和亲生女儿,像当牲口一样对待她,而养母的亲生女儿在她父母家里过着被宠爱成掌上明珠的幸福日子。 即便真相大白,她真正的亲人依旧宠爱着假千金,怕假千金难过,连认亲都不许,还骂她不孝养父母,忘恩负义,嫌贫爱富。 未婚夫也被假千金的魅力折服,跟假千金睡到了一起。 被这群人恶心透顶的李芳草走了,在大山里种了一辈子蘑菇,成了经验丰富的技术专家。 再睁开眼,她回到了十六岁,那年恩人生病,她想卖了工作给恩人治病,而未婚夫正花言巧语的哄骗她把工作让给假千金。 李芳草捋着袖子冷笑:好啊,收拾人渣就从你开始吧! 人生重启的李芳草有两个心愿,一是愿恩人长命百岁,二是她不做野草,她要做一棵风吹不倒,雨打不倒的参天大树。 重生回来的李芳草越活越耀眼,成了新时代最闪亮的那颗星,上辈子对不起她的亲人和未婚夫后悔不迭来拉关系的时候,李芳草冷漠三连拒绝:“不认识,没关系,勿扰。” 善良温柔的甜妹VS专一体贴的硬汉

夜雨微岚·连载中·43.8万字

空间福门醉海棠

海棠很幸运,也很悲催。 幸运的是,她两世为人,这一世虽然惨遭‘亲妹妹’毒害、抢亲,但是突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还开了金手指。 悲催的是,她是被亲娘遗弃的小可怜,亲娘只带了她孪生哥哥不知所踪。 海棠的“娘”很幸运,也很悲催。 幸运的是,她娘被自己亲姐妹抢夺了一切,却以二嫁之身谋得了一个富贵之位。 悲催的是,与亲妹妹一样,同样都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 海棠是幸福的,也是悲惨的。 幸福的是,没有“亲娘”她也有亲人疼爱,四舅母对她视如己出,方家就大房出了离奇极品,家人团结、兄友弟恭、姐妹情深一家合乐,虽然姥姥有些偏心眼,最后也让她给掰回来了。 悲惨的是,就在她带着方家人齐心向上、发家致富的关键档口,消失了十几年的亲爹娘出场了…… 亲娘摇身一变成了知府贵妾,两个心术不正的人还想利用她扶摇直上。 搞事情? 那她海棠就陪她们玩玩! 拥有两世记忆与金手指的海棠,身边早有众多的守护者陪着她一起披荆斩棘。 而她海棠也用一身绝学,为自己,为方家,开辟出注定让世人都为之惊异的康庄之路!

月宝玉·连载中·14.8万字

八零年代当卷王

猝死的女博士盛楠一睁眼穿回了桃花屯的孤女盛男,父母双亡的她不仅要被亲奶送去山沟沟当后娘,还留下了五个嗷嗷待脯的妹妹。 家徒四壁,屋顶漏风,家里穷的到不出一粒米,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盛楠不认命,她一手养崽,一手奋斗,从桃花屯到小县城,再到首都最高学府,一路把自己的人生过的轰轰烈烈,如火如荼!

大大大夏森啊·连载中·41.3万字

一家三口穿年代,不做圣母不扶贫

楚依翎一家三口在她十八岁生日这天因为误食了名为死亡天使的毒蘑菇重生到了一本年代文里,而书中一家三口则是吃了毒蘑菇+发芽的土豆+没炖熟的豆角而死的。 就是不知道他们一家三口死前看到的是跳舞的小人还是和她一样见到了太奶。 ———————————— 孟秋萍:“翎翎,你的意思是我们穿书里了?” 楚依翎:“没错,并且我们穿的对象还是给女主送钱的路人甲,第一章没结束就死了。” 孟秋萍:“还好还好,至少我们不用走剧情。” 楚依翎:“是啊,不过现在荒年刚过没两年,日子可不好过。” 楚安山:“没事闺女,你爸我穿书前都能成为包租公,穿书后肯定也能干出一番事业。 楚伊翎:“可现在不能做生意啊?” 楚安山:“事在人为,不过这事不急,我要先送间接害死原身一家的那两人去见他们太奶,只有把他们解决了,我们才不会遭人惦记。” 靳辰安:正暗搓搓惦记楚依翎的靳辰安心虚的搓手手,不过他家太奶还活着,嘿嘿……。 (不圣母、有金手指、双洁、男主什么时候出现宝子们说的算。)

卢花花呀·连载中·8.2万字

别人逃荒我咸鱼

被男友和小三双双背叛的林小月,在经历末世十年后,被压榨尽最后的剩余价值丢进丧尸群里分食而死。再睁眼,重回末世前10天,以为凭借重生记忆和上一世激发的力量变异以及空间神器,终于可以吊打奸夫淫妇,收集大量物资,开启末世女王的崛起之路。 岂料,天不遂人愿,在末世重启的那一刻,被横冲直撞的大货车直接送到历史上一个架空王朝的旮旯小山村,成为绝户头的三闺女……。 本以为拿的是悠闲惬意的种田剧本,怎料还来不及收拾一堆极品,开启她鸡飞狗跳的小康生活,便遇上战乱,林小月看着四面漏风的小破屋,当机立断带上一家老幼踏上逃亡之路。

施安娜·连载中·29.1万字

在种田文签到致富

俞红豆穿书了。 穿越到时下大热,已经影视IP一体化的种田文《田意满满》里。 她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而是开局死,并且全家都给男女主送人头送温暖的小炮灰一个。 幸好天不绝穿书人之路,给她分了个金手指。 【签到成功:获得白银20两。】 【签到成功:获得夜明珠1颗。】 【签到成功:获得刺绣技能。】 且看她携签到系统带着全家一起破解隐藏在小山村的秘密,带着家人一起走向美满人生路。

范京生·连载中·15.3万字

穿成八零假千金,我靠红包群暴富

顾晚穿成了真假千金文里的恶毒女配,被重生的真千金算计下乡,饥寒交迫贫困潦倒最后还被恶霸欺辱惨死。 她穿过来的时机不太好,坏事做尽臭名昭著,刚被揭露不是秦家亲生女被养父母厌弃被未婚夫退婚。 书中的真千金女主利用重生这个金手指夺回自己的身份抢走了假千金的气运从而走上人生巅峰。 顾晚穿过来的恶毒女配就是那个下场凄凉的假千金,被大杀四方的重生女主疯狂打脸踩着她的名头名利双收。 在与真千金产生肢体接触之后,顾晚知道了重生女主居然有一个攻略系统,通过碾压打脸女配获取气运。 幸好,穿书的顾晚掌握了女主的这个致命弱点,并且她惯用的特价福利红包群也跟着一起到了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   手握红包群开了外挂的顾晚把重生女主避之唯恐不及的乡下生活过得极为精彩,同时保住了自身的气运对女主的恶意掠夺进行了回击。 顾晚带着村里人一起致富走向人生巅峰,顺带的也解决了个人问题。 被男主退婚那不叫事,不做他的媳妇做他的婶娘不也挺好的?

焦糖奶茶·连载中·15.3万字

都重生了,带全家逆袭不过分吧?

幸运重生,虞婉盈自己不当对照组炮灰,也不让后妈当对照组炮灰。 手撕对照组剧本,虞婉盈带着全家逆袭,日子越过越幸福美满,也不忘带着村民一起发家致富。

毓莳·连载中·16.1万字

带着酒店穿年代,被四个哥哥团宠

【年代+种田+日常+金手指略显普通+致富+高考+团宠】 参加大学室友的婚礼,奢侈了一把,拼了间总统套房。 点好炸鸡啤酒,坐等室友们从五湖四海赶过来。 却没有想到,一睁眼,竟然成了贫穷年代的山村少女。 父母双亡,只剩五个小苦瓜相依为命。 未婚夫被绿茶知青抢走,还想使计谋害死他们兄妹五人。 兄妹联手,奋起反抗,直接送渣男贱女去改造。 大家说他们凶残,男的娶不上媳妇,女的嫁不出去。 女拖拉机手是她。 先进个人是她。 荣誉奖章是她。 省状元还是她。 她偏要用实际行动一次次打大家的脸。

园九·连载中·45.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