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嫡女撒个娇,深情权臣折了腰

恶毒嫡女撒个娇,深情权臣折了腰

顾家十八

古代言情/连载中

9.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123:52:01
孟婉宁重生了。 重生在庶妹穿越的第二年。 上辈子惨死后她才知道。 她不过是书里偷换庶妹身份的恶毒嫡姐。 她的夫君对庶妹情根深种,大婚当日,休她另娶,她怀恨在心,蓄意报复,惨死街头。 这辈子,孟婉宁决定主动退亲,让这对狗男女顺利捆死。 只是上辈子倾慕庶妹的权臣总是在自己面前晃悠。 大抵。 好像。 应该。 是在勾引她。

第一章恶女重生

“小姐,陆家来送节礼了。”

丫鬟绿竹挑帘进来,手里头拿着一副装裱好的画。

“是文徽先生的亲笔,世子真是有心了。”

画卷慢慢铺开,早春微雨的江景图让孟婉宁有片刻的失神。

这副画她见过。

上辈子,在和宋文徽耳鬓厮磨那须臾数年里,就挂在她的床头,她不可能不认识。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和陆重华大婚这一年。

也是这一年,庶妹高嫁永庆侯府,她下嫁江南,成了宋家长媳。

想到宋家。

孟婉宁心里难得浮现出一丝愧疚。

她母亲,是曲艺坊名伶,身份上不了台面,以妾之身嫁入护国公府,难产血崩,却在弥留之迹让自己鸠占鹊巢,成了孟家高门嫡女。

大婚那日,陆重华当众休妻另娶,她被百般羞辱,怀恨在心,为此,让宋文徽找了他不少麻烦。

后来,宋家满门抄斩,她死那日,她的庶妹正被追封一品诰命,自此荣华一生。

她不甘。

她嫉妒。

死后数年,她怨气久久不散,也是这时候她才知道,她那老实巴交的庶妹,早已经换了个芯子,而自己不过话本子里强占她身份的恶毒嫡姐。

自私自利,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助佞臣当道,混乱朝纲。

她仔细想想自己的丰功伟绩,死一万次都绰绰有余。

是自己行差踏错,才让宋家落的万劫不复......

“小姐,陆家的人在等着回话呢。”

孟婉宁回过神,随手拿起妆匣上一枚南珠,递给她。

“小姐!”

绿竹不依,小姐也太不把世子放在心上了。

文徽先生的墨宝千金难求,回礼怎能这样随意。

孟婉宁没放在心上,只是问:“今日陆家还派人来下了拜帖?”

话题被岔开,绿竹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回事:“是三小姐下的帖子,说今日元宵,满江楼开了诗会,邀小姐同游呢。”

孟婉宁想起来了。

上辈子这个时候,自己母亲李代桃僵的事情传遍了京城,父亲又在这时过继了二妹妹,更加坐实了传言。

她哭过闹过,没脸见人,躲在家里不出来,也没有去参加诗会。

也是事后她才知道,二妹妹在诗会上一鸣惊人,被奉为京都第一才女,也是这天,陆重华对二妹妹一见倾心,隔天就派人来府上退亲,狠狠打了她的脸。

“小姐,咱们要赴约吗?”

绿竹一脸担心。

传言过了这么久了,小姐天天哭,连门都没有出过,如今,陆家三小姐相邀,想必小姐也是不会出去的。

孟婉宁当然要去。

她就是想看看,这对狗男女是怎么勾搭上的。

她要先一步退亲,让这对狗男女顺利捆死才好!

“让门房套匹马,出去看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连载中·24.9万字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男主工具人+公婆宠+萌宝+女主独美+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绝尘烟客·连载中·19.1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17.1万字

二嫁权臣

出生即被抱错的国公府嫡女被迎回京城,高嫁睿王府。 宽仁待下,却成刁奴笑柄。厚待娘家,却遭人背叛利用。 她殚精竭虑,助夫君登上皇位。竟不知全家献祭她铺血路,假千金也已珠胎暗结。 帝后新婚夜,她于暴室任人凌辱,含恨而终。 再度睁眼,重回初入国公府的那日。 阖家偏心千娇万宠的“嫡妹”?没事,她只需踩在这群人的肩头上位,并无伤怀。 假千金喜欢挖她墙角?没事,她会趁早撮合这对有情人,再绝了睿王的太子梦,并无遗憾。 只是…… 前世早就沦为炮灰的病痨皇子,今生为何强撑着一口气,只为邀她走向权力之巅? * 乡下长大的野丫头竟敢退了与当朝二皇子的婚约? 见识过此女的木讷无趣,他反倒松了口气。 再相遇时,蒙尘珠玉摇曳生姿,清妩面容盘踞他心头。 他逾矩,他失控,于窄巷拦她去路—— “懿儿,随本王……” 有人瞬时挡在她身前,低沉慵懒的嗓音在回应:“爱妻有孕在身,皇兄一身酒气,快离远些!”

虞幼微·连载中·16.7万字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22.3万字

病娇世子家的废物美人

姜知月穿越到苑朝,成为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废物美人,除了一张脸无可挑剔,性格刻薄乖戾,琴棋书画样样不会,还不知廉耻地总黏在太子身后。 一朝落水失了清白,却意外与全京城少女所爱慕的世子定了亲,摇身一变成为尊贵的世子夫人。 众人皆捶胸顿足,感叹鲜花插在牛粪上。 只是为什么,那以前什么都不会的姜知月,无声无息地转变了,变得知书达理,人美心善.....识百草,修水利,建善堂。 众人对姜知月的偏见一点点被扭转,不约而同的感叹起世子的好福气。 后来,世子对世人宣布:“是我高攀了她。” —— 大婚那日,世子掀开姜知月的盖头,转头就去了书房。 姜知月以为慕广君对自己没有感情。 直到后来......她一纸和离书,慕广君发了狂,眼角微红,强硬地将她抱在怀中,又温柔缱绻地吻过她的每一根手指:“月月,别离开我。”

想吃鱼的兔子·连载中·24.3万字

另谋高嫁!侯门主母重生被撩疯了

【古言宅斗+重生虐渣打脸+皇叔追妻】 上一世,崔令宜临死才知道继子是给别人养的。 正妻的位置,是替夫君的心上人挡刀的。 曾经跪在她面前痛哭有隐疾的丈夫,原是心有所属。 生怕她知晓了闹腾,才扯的这弥天大谎。 可笑她为了替丈夫隐瞒,将无所出的罪名往身上揽。 她本想就这么相敬如宾一辈子的。 不曾想,熬到继子中了科举,她得到的竟是一纸休书。 重活一世,她不干了。 以万贯嫁妆换一道和离的圣旨。 京城众人哗然。 最受宠的小皇叔迫不及待的带着聘礼自请入赘,就怕晚了,媳妇儿跑了。 没想到,侯府离了她,一落千丈。 前夫、渣儿跪求她回去。 小皇叔急哄哄的撵人出门:“下跪可以,抢我媳妇,没门!”

璟绣·连载中·21.9万字

冤种长姐重生后,创飞全府白眼狼

前世沈宁为了护住年幼的弟妹费尽心血,立誓终身不嫁,不想操劳一生,却养出了两个白眼狼。 弟弟愚钝无知,娶了恶妇逼他夺取家财。 妹妹为爱脑残,自甘堕落却恨她不支持她的爱情。 被逼离家,因为操劳过度,旧疾复发,死于最寒冷的冬日。 重生十八岁,她看着一群白眼狼笑出声,这一次她陪他们慢慢玩儿。 拼命保下的家业她绝不便宜白眼狼,她要招婿。 她在一众青年才俊中挑花了眼,皇后娘娘却把她那乖张邪戾、人憎狗厌的纨绔弟弟打包送上门。 她想拒绝,奈何皇后给得实在是太多。 成亲当夜掀开盖头,看着那过分貌美的夫君。 啊,这......好像还赚了...... ------------ 冷静慵懒理智型女主VS闷骚腹黑恋爱脑男主

妖殊·连载中·12.2万字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伴树花开·连载中·1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