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妃们别抢了,朕快吃不消啦

男妃们别抢了,朕快吃不消啦

来碗虾仁馄饨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2万字

完结于2024-04-1900:10:00
简介

女强

辰国女帝寝宫,千凤仪坐在床榻上,一脸生无可恋。 “陛下求您疼我!”贵君陶灼华抱着她的大腿,声嘶力竭。 而纪寒柏扯着陶灼华的头发,一脚将他踢远:“说好的轮休,今天该我了!” 她笑得僵硬,求救似的看向小甜饼沈星吟。 却见他拿着书册,兴奋地大喊:“臣侍刚解锁了新姿势,陛下要试一试吗?” 不远处,列嬴冷冷地磨着十八米大刀,碎碎念道:“没关系,杀了他们,陛下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眼见乱作一团,千凤仪绝望地看着贤惠的君后江岸柳。 可他却立刻抢过,许兰卿的吃瓜饭碗,敲得震天响。 “加油呀陛下!您的福气在后头呢!” 千凤仪握紧拳头,笑得咬牙切齿。 福气?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第1章争宠

“纪寒柏,不和朕睡你能死吗?”

当千凤仪看到被窝里的隆起时,便知道今夜逃不过了。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自顾地躺在一侧。

微扬的丹凤眼里,透露出一丝无奈。

身侧的男人,窸窸窣窣地露出脑袋。

俊朗如霁月般的面庞上,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显得格外迷人。

“你知道的仪儿,我只是太想你了。”

“想我?”

千凤仪嗤笑一声,侧头说道。

“如果不是你揍了陶君,朕至于把你禁足关雎宫?”

听到这句话后,纪寒柏并不心虚,反而把她搂在怀里,懒洋洋道。

“陶灼华那混账,仗着你宠他,便敢公然挑衅君后。”

“岸柳他宽容大度,可我却不是容人之人。”

“这次我把他的狗头塞进花盆里。下一次就是恭桶了!”

若是旁人这般嚣张,千凤仪定然是严惩不贷。

可面对青梅竹马,她总是要偏爱些。

她笑着捏了捏他的面庞,门外太监却在门外禀报道。

“启禀女帝,陶君身体不适,请您去瞧一瞧。”

千凤仪眸光微颤,正要起身,纪寒柏却立刻按住她的手腕,训斥道。

“陶君身体不适,自然有太医照料。”

“陛下日理万机,难道连这点小事,也要叨扰陛下的清净吗!”

闻此,门外之人扑通跪下,声音微颤道。

“奴才不敢惊扰女帝安眠!可陶君说,若请不来陛下,陶君便要打断奴才的狗腿……”

纪寒柏眉头紧蹙,还想说些什么反驳。

可在他走神之时,千凤仪已然起身。

眼见于此,他极不情愿地离开床榻,赤着脚为她更衣,冷笑道。

“这狗奴才真是愚蠢!凭他陶灼华什么酸话,难道能和这一国之主威严,相提并论吗?”

看他气鼓鼓的模样,千凤仪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嗔怪道。

“陶右丞为了辰国日夜操劳,鞠躬尽瘁。朕偶尔给灼华些甜头,也只是为了安抚老臣的心罢了。”

“仪儿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纪寒柏心中一冷,目光深沉,可她却但笑不语。

只是拉着他的手,走出万辰殿。

宫阙宫外,灯火憧憧。

陶灼华一身浅粉色薄衫,高挑瘦削。

左目下的那枚泪痣,妖媚中又多了几分可怜。

“陛下您终于来了,臣真的好想你…………”

远远地望见女帝仪仗,他便委屈巴巴地迎了上去。

可当他见到了灯火下的纪寒柏时,顿时僵在了原地。

但很快,他便恢复了往日的嚣张,怒视着二人紧握的手,心生嫉妒。

他一个箭步,推开了纪寒柏,又握住千凤仪的手,把她护在身后,气恼道。

“你不是禁足了吗!难道是从狗洞爬出来,钻进了陛下的被窝吗!”

纪寒柏向来自由洒脱,视宫规如粪土。

陶灼华所说,也的确符合他的本性。

想到这里,千凤仪眸光含笑,不由得看向了他。

而纪寒柏也气笑地咬了咬牙,上前一步道。

“本君瞧着陶君的脑袋,还是不太灵光。早知如此,上一次就不该手下留情。”

陶灼华回想着自己的脑袋,就像花草一样,被纪寒柏种在花盆里,顿时脊背就生出了一层冷汗。

但当他看着身侧的千凤仪,心底又生出了些底气,颇为炫耀道。

“平日里你就对我百般刁难,如今当着陛下,更是藐视皇威!”

“今儿个你若借着伤我的由头,对陛下欲行不轨,我们陶氏一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此话一出,奴才们立刻低下头,吓得大气也不敢喘。

千凤仪微微凝眸,看向了纪寒柏。

“仪儿,你不相信我?”

眼见她并不为自己说话,纪寒柏有些急切地赌誓道。

“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我若有伤你之心,便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陶灼华嗤笑一声,不屑一顾道。

“心这东西,只有自己才知道真假。纪君既然冰心一片,不如先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大伙瞧瞧黑白如何?”

眼见他越发放肆,而千凤仪只是沉默不言。

纪寒柏再也无法忍受,利落地撸起袖子,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

“陶灼华你这个搅屎棍!爷爷我今儿个不打爆你的狗头,我就不是当年的神武将军!”

言行间,他已经被拖出五步远。

陶灼华惊慌失措,死死护住头发,梨花带雨道。

“陛下!陛下救我!纪寒柏这个疯子他要杀我!”

千凤仪见此闹剧,微微挑眉,并没有制止。

直到一声微愠的“放肆”,她才抬了抬眼眸,看向不远处那个身着桂黄长袍的男人。

江岸柳杏眸含水,身量颀长,虽然因为长久服药,面色有些苍白。

可身为辰国君后的正宫气度,却并没有因此而有所衰减。

风声阵阵,相距甚远,三人的声音支离破碎。

当她走到江岸柳身侧,看到两人低垂的头颅,便知道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此刻,千凤仪清冷的眸光,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

她握住江岸柳微凉的手,关切道。

“虽是入春,可夜总是凉的。君后手这样冷,若是得了风寒,可如何是好?”

闻此,纪寒柏心生愧疚,张了张口,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陶灼华只是低下头,心疼地理着自己的长发,对其他事充耳不闻。

“对不起,我不该……”

“时候不早了,君后还是随朕一起歇息吧。”

千凤仪未等纪寒柏认错,便解下披风,披在江岸柳的身上。

拉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着他落寞的神情,陶灼华终于抬起头,望着二人远去的方向,讥讽道。

“瞧你这幅丧家之犬的模样,咱们两个再怎么争,还不是被江岸柳那个病秧子,坐收了渔翁之利?”

“那个伪君子若真把你当兄弟,就不会在你为了他,而打我的时候,重罚了你……”

他慢慢地走近,眸光却越发诡异,低语道。

“反正他体弱多病,也没几年活头,不如你我联手,把他拉下中宫之位。”

“到时候你我再一较高下,也算给彼此少了个麻烦,如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蛇棺美人

我叫许含蝉,生在旧历七月十五,也就是中元节。 我妈生我那天,村里发洪水,我妈被吓得提前发动,提前一个月让我呱呱落地,三叔公抱着我细看了很久,给我起了名字。 直到长大后,我学到一个成语,叫“蝉形玉含”。 那时我才知道,【含蝉】,就是死人口中压舌的那块玉。 而那个缔结生人的契约,从我出生那天开始就已然注定好了……

且诗·连载中·13.3万字

盛宠京华:神医嫡女有空间

霍九歌,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医学博士,一群大佬中的翘楚,因一场实验意外阴差阳错的成了荣国公府上的嫡小姐。面对父母生死成谜,爷爷不疼,伯母不喜,堂姐凌辱,她誓要改变这一切。 一朝穿越,逆天改命,霍家孤女,惊艳重生,眼中胆怯弱懦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绝色锋芒。

芃芃西米露·连载中·23.3万字

被爆替身后,霍先生又气哭了

结婚前的温冉温柔的像个小绵羊,兄弟们见了都不敢和她大声说话。结婚后才发现面具背后的她是个大灰狼,什么渣男贱女,什么极品家人,她动动手指头就能秒成渣。非但如此,还有一身十八般武艺能闪瞎人的眼。霍瑾舟:是我上当了?不过那又怎样,老婆是我娶的,脾气也是我宠的。宝贝要什么我都给,哪怕,是要我的命,也绝不悔!

岚卿·连载中·65.3万字

诱捕玫瑰

五年前,温棉被人戳着脊梁骨,背上爬养兄床的骂名。 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白眼狼,不懂得感激裴家赐她新生,反而恩将仇报。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所谓的恩赐,只是一场深不见底的人间炼狱。 五年的磋磨,温棉险些死在国外。 重新回来时,她焕然一新,发誓要让裴家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本以为这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死局。 却没想到,这个将她送到国外的养兄,却跟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跟在身后。 她杀人,他递刀,她报仇,他灭口。 终于,温棉忍不住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而那隐忍多年的男人终于露出了尾巴:“看不出来吗?我都是为了你。”

火辣大母猴·连载中·97.4万字

福女当道

果子铺南家大姑娘南书燕居然是瓷商归家大房早年丢失的女儿?不行,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的好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她。南老夫人欲想来个偷梁换柱,只是,此南书燕早已不是彼南书燕。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便要讨回前世的债,偿还今世的情...... 归家二老爷让她交出归家的掌家之权。 南书燕:“我发誓,此生绝不外嫁,必将归家技艺发扬光大。” 霍炎:“此女够狠,甚合我意!”

清水如歌·连载中·6.6万字

六岁萌宝吓瘫各路大佬

萌宝身后惨,一岁被送人,两岁被抛弃送到孤儿院,三岁被领养,以为从此过上幸福生活,谁知这次更悲惨,直接被随意丢弃乞儿堆,拳打脚踢常常事,偶有好心人施舍一二,一时半会没被饿死。 满以为命不久矣,谁知人生就是柳暗花明,否极泰来,4岁时来运转,被一世外高人慧眼识珠认徒儿,学得一身好本事。 时隔数年,6岁小萌宝含着棒棒糖,出山混江湖,断生死,窥未来,人称姑奶奶,搅得江湖风起云涌,惊呆了各路大佬。 “姑奶奶,这是家传宝物,请笑纳。”大佬一号毕恭毕敬; “姑奶奶,这是小人为您寻觅的云山图。”大佬二号诚恐惶恐……

小檐听雨·连载中·7.5万字

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

世子爷陆戟,位高权重,却性子清冷,身边只有个唤作阿柠的小妾。 作为世子爷唯一的女人,无疑,阿柠是受宠的。 可她心里清楚,不过是自己陪着他的日子久了些而已,她一介孤女,自幼被陆戟领回公府,养在身边长大,难免有了点儿感情。 公府家风清正,阿柠不敢存非分之想,心里盘算着,多攒些体己,待主母进门,她便识趣离开。 — 身份尊贵,又少年成就,这样的男人,大多骄傲。 陆戟亦然。 他不屑哄女人,没那个耐性,只不过对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姑娘,能多出几分悦色。 可自从出征归来,陆戟发现小侍妾有些异样,背地里鼓鼓秋秋,好像在暗戳戳的攒银子。 他这样骄傲的男人,可不能允身边人生出二心。 给她个改过的机会,软硬兼施的问她缘由,小侍妾却支支吾吾敷衍他。 到底耗得世子爷没了耐心,将她晾在一边,再不去搭理,她却依旧我行我素,反倒是陆戟自己,心里整日的猫抓一样。 人间清醒小侍妾VS骄傲痴情世子爷 1v1;双C;甜宠

鹊南枝·连载中·8.2万字

首辅家的锦鲤娇妻

【种田+穿越+宅斗+逆袭】 沈烟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穿越回古代,成了被换亲的万人嫌肥婆。亲爹不作为,后娘心肠歹毒,就连嫁的穷县令丈夫也对她避之不已! 沈烟的斗志被激起了,减肥逆袭发家致富,一路锦鲤体质扶持丈夫一路高升,成了当地的贤臣。 就在男人以为抱得美人归时,沈烟不痛不痒给了他和离书,从此两不相欠。 看着她决绝的身影,首辅大人红了眼挽留:“烟烟,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为夫还你一个十里红妆?”

步步岁岁安·连载中·10.2万字

重生后,疯批美人被摄政王宠哭了

王朝没落,周子衿临死之前终于看清奸细真面目,可是却为时已晚。 重来一世,她发誓要重振家国,保护亲人,可是一睁眼,上辈子为自己而死的皇上弟弟,就跟救命恩人摄政王打起来了! 最无语的是,上辈子欺骗她害她的黑心闺蜜,这辈子还想继续蒙骗她。 周子衿的心里已经拟好了一万套报复的计划,可是重生归来,在见到恶毒闺蜜的时候,却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周子衿:???离了个大谱! 恶毒闺蜜:蠢货,果然又被我骗了! 旁观的小宫女:皇后娘娘跟董二小姐真是姐妹情深啊!

自心卿·完结·27.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