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骄

步步生骄

暗香

古代言情/连载中

14.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008:08:13
简介

穿越

齐舞阳穿书了! 穿成了书中不择手段,排除异己,连杀四妃,抱养皇子,熬死皇帝,一心只想当太后,光复祖上荣耀的顶级美强惨女配的……狗腿子! 下场比主子凄惨百倍的那种! 她想活,好好活! 可她的主子在作死的道路上绝不回头! 请问,她该如何带着她的冤家主子避开重重劫难,登上人生巅峰,成功活到大结局。 在线等,挺急的!

第1章稳住,别急

“什么?温婤醒了?”

“砰”的一声茶盏在地上碎裂开来,茶水四处迸溅,跪地的侍女头伏在地上身体一阵瑟瑟。

“郎中不是说没救了吗?怎么又活了?”端坐在案后的中年美妇面色狰狞透着铁青。

婢女忙开口回道:“就在一刻钟前醒了,表姑娘身边的侍婢说已经能用汤药了,恐是缓了过来。”

没想到那病秧子居然能挺过这一遭,美妇心中一阵恼怒,在如此要紧的关头醒来,不能让她坏了婵儿的好事!

当务之急,是先要稳住人!

思忖片刻,她冷冷的吩咐道:“让婵儿去探望一下,吩咐下人好好照顾我的好侄女,让她在这里安心养病。”

听出主母话里的意思,侍女忙躬身应下,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美妇斜倚着凭几,眼睛盯着桌上的茶盏,良久冷笑一声。

公主之女又如何,还不是是落到了她的手里。

“温婤竟然醒了?”梁婵大吃一惊,面上带了几分慌乱。

温婤的病为何加重没人比她更清楚。

压住心中忐忑,她想起母亲的吩咐,抬脚往客房走去。

梁家三世为官,祖上还出过一郡太守,自是颇有些家底。府邸雅致精巧,虽比不得公主府奢华大气,却也美轮美奂。

穿过几道回廊,抵达偏门前,还未进门,浓浓的药味扑面而来,她不由皱皱眉头。

强压着不喜,梁婵推门而入。

一抬眼,就被斜倚在床榻上的身影锁住目光。

榻边女子脸色煞白,眼底一片青黑之色,鸦发披散在背后,只用一根浅色锦带束住,纤长瘦弱,即使如此,也掩不去她的美貌,一袭病弱之姿,反倒是更令人挪不开视线。

心中嫉恨一闪而过,梁婵面上堆起笑容,快步走过去,“阿妹,你终于醒了,可真是担心死我了,醒了就好。”

温婤抬眼望着梁婵,见她声音真挚,面带喜意,一副关切的模样。

若是之前,她必然心生感动。

可舞阳跟她说,她不是病了,而是被人下了毒,她在自己的姑母家被人下毒!

若不是她差点死了,一个字都不会信!

温婤垂着眸,淡淡的说道:“多谢阿姐关心。”

温婤如此冷淡,梁婵心生不安,强压着心头的不悦,笑着说道:“你我是表姐妹,何必见外。你现在身体为重,务必要养好身体,有事情只管吩咐下人去做,无须客气。”

温婤撩起眼帘,看着眼前关怀备至,温柔娴雅的女子,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让阿姐费心了。”

梁婵细细打量温婤的神色,瞧着她不像是发现了什么的样子,心头微微一松,笑道:“等你精神好一些,娘亲会来探望,如今她忙着府里事宜,一时脱不开身,还请阿妹勿怪。”

说完也不等温婤回话,她看着身边的婢女说道:“荷月,好好照顾表姑娘。”

“姑娘放心,奴婢一定好好服侍。”侍女荷月乖巧应下。

梁婵探了虚实,就不想再呆下去,起身告辞离开。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齐舞阳给对面的常管乐使了个眼色,常管乐立刻上前一步,看着梁婵留下的婢女,笑着说道:“荷月姐姐,姑娘的药已经不多了,劳烦你带我给姑娘抓药去吧。”

荷月紧皱眉头,眸中闪过一丝疑虑盯着二人,“我家姑娘吩咐我照看表姑娘,怎么好离开?”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换亲赚翻了!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梵缺·连载中·13.7万字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46.4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孟芊芊成了望门寡。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偏方方·连载中·10.6万字

香珠儿

离州大族陆家日渐衰落,陆家长房企图再度与鼎宗之女联姻,以拯救家族一去不复返的颓势。而陆家三房的逆子却盯上了小门小户的虞家姑娘。 虞香珠大惊:“他到底看上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她作为虞家的独女,将来可是要招赘婿,将自家的小生意给撑起来的,又怎么可能嫁进那禁止内宅妇人出门子的陆家? 陆怀熙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这是一个略微有宅斗痕迹的奋斗故事。 本书半架空。

二阿农·连载中·47.4万字

都重生了还嫁什么人

【大女主+重生+系统+科考升职】 徐韫死在乱世里又重生归来。 上一世,她如同货物一样被评头论足,讨价还价,死于颠沛流离。 再睁眼,她得了个自称系统的玩意儿,系统说,他有图书万本,能帮她得到最想要的东西。 徐韫知道,乱世之中,夫君、父亲、官吏都是靠不住的,能靠的,只有自己。 所以徐韫要去参加科举!自己手握权利! 谁说女人只能困在后宅,相夫教子,妻妾争斗? 谁说女人只能依赖男人,温顺恭良,沉沦琐碎? 骁勇将军?世家儿郎?谁稀罕!我徐韫有朝一日,定将封侯拜相,风光无两! 都重生了还嫁什么人? 不做把希望寄托在男子身上的女子,一样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 【这是一个古代版女性升职记】

顾婉音·连载中·11.7万字

吾妻体弱多病

沈小楼是个疯子,从地下研究所逃出去后,她一心报仇。把仇人屠戮干净之后她又回到了基地,炸了研究所 再次睁开眼她成了世家大族放逐到庄子上的小可怜,背负恶名,十五年来无人问津。恶奴欺主,一场风寒要了原主的小命,醒来的沈小楼一把掐住了恶奴的脖子…… 隔壁庄子上的书生重病,奴才不给请大夫,还把他绑在屋里折磨,就等着咽气出殡了 沈小楼一度以为书生温文尔雅,性情温和,实属谈恋爱的好对象 直到有一日,她在巷子里撞见他举刀刺进一人身体,血溅了一脸,骇人至极。 她错愕之后,吓得眼眶通红,半天说不出话 皇城司指挥使江逢,冷血寡情,不近女色 那一年他身受重伤躲在小庄子上,遇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姑娘 初见,她是个病秧子,天真善良,自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坚定不移地帮他助他 再见,被家中姐妹故意抛下的她柔弱可怜,一边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委屈巴巴求到他的马车前 六亲不认的江逢头一回动了恻隐之心 后来,得知她有危险,他赶去相救,却见那柔柔弱弱的病秧子,手脚麻利地把意欲辱她的男人打晕,甚至朝他射去一支暗箭 转头对上眼神复杂的江逢,沈小楼咬唇迟疑片刻,“大人,当没看见可好?” 江逢……

两边之和·连载中·14.8万字

皇后娘娘她摆烂了

谁说贵为中宫就是母仪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成为中宫的温含章只想说 就算是贵为中宫也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人 傲娇婆婆惹不起 多疑夫君不敢惹 三宫六院各有各的本事,谁也不能得罪 且看卑微的打工人如何成为一个端水大师

水水青丝·连载中·44.3万字

穿成寡妇后把佛子拉下神坛

成亲半年,刚满十八岁的齐酥成了小寡妇,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寡妇。 柔媚楚楚,风姿怜人。 色相于她而言是把刀,还是一把刺向自己的刀。 为了活下去,在一个雷雨夜,她费劲心机抱上了慈云寺那位高冷佛子的大腿。 “大师,不是说佛渡世人么?渡我,救我!” 佛子沉沉望向她,捻动佛珠,眸光幽暗。

苏味道·连载中·14.9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45.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