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港有雨

归港有雨

傅五瑶

现代言情/连载中

34.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06:02:00
简介

婚恋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第一章清桃花

5月,到了雨季,香江气候难测。

边月坐在梳妆镜前,随手将手机扔在了桌上。

手机屏幕还亮着,上面显示的短讯,来自当红女明星时安安。

时安安措辞犀利干脆,充满火药味——“边小姐,野餐湾轮船码头,我同你当面谈谈斯珩的事情。”

李斯珩这一年来花边不断,但做三做得这么明目张胆的,边月还是第一次见。

想来自己的未婚夫李斯珩是真的很宠爱她。

野餐湾这地儿离天后庙很近,边月想着见就见吧,还能顺道去拜拜妈祖,于是在放下手机前言简意赅的回了个‘好’。

此时,边月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有着羊脂玉一样白的肤色,杏眼红唇,精致娇贵,是用绫罗绸缎徐徐温养才有的美好张扬。

可是很可惜,再美好的东西,看久了也是会腻的。

边月毫无留恋的起身,从回环曲折的复古楼梯往下走,眼眸却不经意朝着二楼转角看去。

二楼走廊深处,大理石浮雕精刻的相框,镶嵌在暗纹绒面的墙上。

相框里,是李家的全家福,边月是唯一的外人。

16岁的边月父母双亡,被李家收养当天,众人带着边月于李家祠堂拍下这张照片。

照片里,少女发角是哀伤的小白花,怯生生的惹人怜。

她的身边,站着18岁的李斯珩。少年人白色衬衫也能穿的味道十足,他锋芒初现,优雅清俊意气风发,那张脸被上帝万千偏爱,是港城无数少女的春闺梦里人。

他们两人的身边,围绕着李家的一众长辈。

至此,边家千金成了李家公主,至此,展开了李斯珩最爱她的那几年。

当然张扬。

她边月有资本张扬。

管家在楼下,看见边月出现,规规矩矩的说:“小姐要出门吗,今日少爷会回来用中饭,您要不等他?”

边月将烫的精致漂亮的卷发往身后一撩,眉眼带笑:“你同李斯珩说,我出门去给他清桃花,请他自己多添两碗饭,吃好喝好。”

管家屏息凝气似机器人,从一旁拿了把伞过来,“外面可能要下雨。”

边月道谢接过,往外走。

出租车内,边月看着时安安的照片。

边月算是认识时安安。

边月是圈内最知名的资方出品人,边月的闺蜜温皎又是时安安的粉丝,温大小姐做事全凭开心,见时安安气质不错,便在边月的公司账户上划了钱,投了时安安的戏。

挂的是温皎的名字,赚了一笔的是边月。

用温皎的话说:“边月,我想捧时安安是因我总觉她像你。”

边月打算见完时安安,再告知温皎到底像不像。

“小姐,到了。”

的士停在野餐湾的路口,边月付钱下车,环顾一遭。

停泊着大量轮船的野餐湾风平浪静,边月按照约定地点,朝着港口正中央,最豪华的十几层巨轮走去。

日头当空,射在船舱朝南面海的包厢玻璃上。

边月从的士下来时,阳光正烈,照出男人映衬在玻璃上的影子。

隔着玻璃的剪影,男人侧脸线条完美,身形高挑,气质疏冷高贵。

他正微微低垂了头,似在打量,但影子都有高位者特有的、刻在骨子里的冷淡。

只是隔得太远,似是虚幻。

包厢内,男人的好友开口,声音打趣:“沈家那群老家伙平时一个比一个能端着,今天却个个急得跳脚,找你都要找疯了。这可是你回国的接风宴,你没到场,他们连筷子都不敢动。”

男人不说话,直到那一抹纤细的身影消失于视线,才收回目光转身坐下。

室内未开灯,隐约可见男人眼眸低垂,气质淡漠疏离,开口,声音喑哑,心不在焉的散漫:“嗯。”

好友再度开口,多了强调,“对了,我给你举办的接风宴,你可得来!”

男人不说话,好似在沉思,端起桌上的清茶,浅抿一口,拿着杯盏的手玉制洁白,修长漂亮,是艺术品。

同样的顶层船舱,小提琴声音悠扬,阳光洒进来,静谧温馨。

边月走进去,在时安安预先定好的窗边坐下。

这个船舱最好的位置不是窗边,而是正对窗边的包厢。

船舱包厢仅那一间,推开门就是江南园林造景,人工温泉。

饭桌被摆在睡莲旁边,可以一边吃饭一边赏花。倘若闭灯,也有另一番趣味。

边月还是学生妹时,常同温皎一道坐在里面温书。

温皎一看书就眼酸,于是看杂志上新出道的后生仔看顺眼的就会叫过来,唱歌跳舞。

温皎要唱歌的来跳舞,跳舞的玩杂耍,那些迷妹万千的男明星陪着笑脸,无一不应,生怕得罪。

后来时间久了,边月觉得无聊,后来就不参与了。

香江这地,有钱人多到一脚下去能踩死好几个,那包厢更不是有钱就能订到的。

时安安的身份,够不着。

而且今天,包厢门上标示闲置的玉兰花不见了,里面估摸是有重要的人物。

边月收回目光,看向窗外的海面。

温热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勾勒出极为撩人的光影,气质娇贵,真是活生生的小公主。

不远处女招待平时见的都是达官显贵,只远远看边月一眼,便觉眼前一亮,连忙抱着嵌了绸缎金线的厚重菜单过来。

女招待热络的弯腰问询,小姐要点些什么呢。

边月低头,黑色卷发微微散落在胸前,她水葱似的手指轻抬,翻开菜单随手点了几道,声线柔软:“这几个,不要。其他都上一份,记在一会到的靓女账上。”

女招待见过大风大浪,只是稍微惊愕失神片刻,就说:“好的您稍等!”

女招待离开,边月懒散的等待,很快就看见气质不俗的女人步伐轻快,朝自己走过来。

“边小姐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正是大明星时安安。

边月打量着,不动声色——奢侈品加身,过犹不及,暴发户再世。

时安安坐下,同样在暗暗观察边月——毫无品味,一个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傻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港岛夜浓

苏缇出身富贵,自小循规蹈矩。见惯了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谈一场平凡的恋爱。 于是苏缇斥巨资找网站红娘介绍对象的假消息,在圈子里不胫而走。 关系好的,打趣看热闹。 关系差的,等着看笑话。 后来,交友网站内部员工爆料:“公司被某港商巨擘注资收购,连夜隐藏了某苏姓女会员的展示资料。” 外界纷纷猜测,某港商巨擘和苏姓女会员的身份。 - 再后来,一张误入镜头的街拍照意外出圈。 夜幕浓稠的港岛中環—— Benz车旁,英俊沉敛气度矜稳的男人,单手托抱起红裙张扬的美人,压在车门上,低首深吻。 微末光影中,女人荡飏的长发随风缠绕在男人戴了尾戒的指端。 像一帧风月的注脚,更像刻入时光轴里的复古胶片。 当即有人根据照片线索扒出男人身份。 港区荣家大公子,低调叵测,冷峻桀骜,亦是港圈位高权重的当代话事人。 而他身边风情摇曳的富贵花,恰是苏缇。 街拍照传到内地,众人激情开麦:“破案了,破案了——”

漫西·连载中·21.7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41.3万字

雾色归京

黎雾遇见周京淮那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一个人的偏宠和纵容。 ——他一手将她送到别人遥不可及的高度。 “那我现在,是不是能够到你一点点了?” 彼时,已经拿了无数奖的黎雾正跪坐在周京淮怀中,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温言软语,满眼全是爱慕。 但她自知,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 周先生家世显赫。是那些豪门贵公子小心翼翼隐晦提及时,都要带上十分的尊敬。 黎雾从没想过自己和周京淮会有什么结果。 所以知道自己该离开时,她乖巧安静,不吵不闹,把自己生活过的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 周京淮却不肯。 他开始整晚整晚守在黎雾床前,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 黎雾离开那天,京市迎来冬雪。 漫天雪雾中。 周京淮站在那里,落了满身雪,也没有等到黎雾回头看他的那一眼。 …… 多年后。 黎雾回国,事业有成,身侧更有恋人相伴。周京淮亦是高高在上的贵不可言。 却不想。 黎雾白天刚接受男友的求婚。 晚上就被在公寓外等待已久的男人圈进怀里,动作强势又不失温柔,挣脱不了分毫,“跟他分手,好不好……” 黎雾听见他近乎低声下气的祈求。 从未有过的。

雾外酒·连载中·15.3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3.9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完结·110万字

昼夜掌控

【小狐狸x老狐狸】 【双京圈,伪高干,年上七岁】 【娇软钓系大小姐x清冷矜贵上位者】 投行大佬秦既景,京市秦家这一代的独生子,据说祖辈身份不简单。因此他一直是京圈二代望而生畏的存在,没人敢轻易招惹他。奈何姜倪野心太大,不惜以身入局与他谈了一场见不得光也不太走心的恋爱。她另有所图,用各种情话为秦既景编织了一个个陷阱,转头毫无留恋的提了分手。 当晚,准备跑路的姜倪被他堵在卧室对峙。 “我骗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同意和我分手?” “你所指的欺骗是什么?”男人语气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那些用我的人脉为自己铺路的小动作?那你胃口还可以再大一点儿。” “但如果,你指的是在喜欢我这件事上存在欺骗行为……”男人语气停顿,力道却不减,“倪倪,仔细听听自己的声音。” 他说:“我并不这样认为。你的身体也是。”

陆方之·连载中·28.1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完结·6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