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世界追杀的我成了神

被全世界追杀的我成了神

辣椒是我命

游戏竞技/连载中

38.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123:59:11
【无cp+大女主+升级流+金手指粗,爽文】 季节胎穿来到一个源兽横行的世界,这里的人类式微,斗争不断,环灵、古源物、战图……危险和机遇并存,强者为尊。 因为天赋过高,季节从小遭受惨无人道的训练,被当作“人型兵器”。 好不容易熬成全能大佬,有权有钱有能力,还找到了穿越回去的方法。 季节美滋滋:现代,我要回来啦! 然而,家族内斗爆发,季节惨遭背刺。 大佬变弱鸡,被迫砍号重练,季节无语凝噎:老天爷,别搞我吧! 看着不断找来的追杀和榜上越来越高的赏金,季节无奈扶额。 不就是搞事?那我就简单来个逆袭,来刚! 避雷:1.大女主无cp;2.武力十足的战斗狂女主,有一点“糙汉”属性,介意勿入

001醒来(一)

一座破落的黄土房子里,屋顶茅草稀稀拉拉。墙壁、屋顶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破洞。

丝丝寒风不住地往季节脖子里钻。

季节再次裹紧被褥,昏沉的脑袋兴不起一丝起床的欲望。

几息之后,一大股冷风毫无阻挡地吹进。

“阿嚏——”

季节睁开眼一看。

满是裂纹的窗户大开着,被风吹得吱呀乱叫,窗外天色隐隐发亮。

眼睛一扫,桌子上摆着两个碗,里面的药和饭袒露在寒风中。

季节赶紧把手里几乎只有两片布料的被褥一扔,迅速穿衣洗漱。

她已经连续好几天都吃的是冷饭,喝的是冷药了。

再这样下去,她就算没病都要病倒了,更别说要养好伤。

往下坐时,季节发软的身子晃了晃。

“咳咳。”

一口闷完黑乎乎的药汤,温热的水暖和了身子,季节赶紧吃饭。

一碗白粥,还在冒着热气。

季节顿了一下。

前几天的白粥都是几粒白米加些麦麸碎,今天居然有半碗沉底的白米。

眼见碗中腾起的白烟逐渐消失,季节索性舀起一勺闻了闻。

没什么异样。

季节暂时抛开别的念头,狼吞虎咽起来。

原本季节没这么悲催的。

在科技发达的现代生活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赚够一个小目标准备提早退休,结果某天醒来莫名其妙变成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人生积分重新清零了还不算,作为一名优秀的国画大家,再赚一个小目标也没什么不可以。

哪成想,这是一个修炼念力的世界,人们最重要的事就是升级打怪。

难不成能用画笔打架?

好在上天没那么狠心,给了她绝顶的天赋和显赫的家世背景,甚至送来了一个“老乡”。

可惜——家里生了变故,季节从继承人变成了罪人。

为了逃脱追杀,她护着前来通报消息的奶妈跳了万丈崖。

之后重伤昏迷,再醒来就是三年后的今天。

现在是她醒来的第三天。

奶妈,也就是福妈,带着她逃到了极东十二镇的清风镇来。

在她醒来之前,福妈加入了一个冒险小队。

因为烧得一手好饭,加上八面玲珑的性子,虽然福妈仅仅加入了一年,也混得风生水起。

——但这个福妈,却跟她印象中和善慈爱的福妈相去甚远。

季节放下碗,内视一眼体内。

经脉灰暗寸断,储存念力的念力池干枯碎裂。

而识海中,一颗圆珠暗淡无光。

季节叹了口气,还是那样,修为全无,一点好转也没有。

好在“老乡”还在。

“祁大姐?祁颜?”

没有回应。

老乡就是那颗圆珠,一个现代灵魂变成的特殊珠子。

只是现在不知怎么,怎么叫也没反应。

季节睁开眼,抬手摸了摸手腕间银色的绳子。

这是她身上唯一剩下的物品。

“银丝”,一个小型储物空间。

空间很小,里面的东西也几乎都被她在逃脱追杀的路上用完了。

但这是她自己做的。

可能是因为没使用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一条普通的绳子,银丝还留在自己身上。

她身上其他值钱的东西都在昏迷后被福妈拿去换钱,最重要的是福妈把母亲给她的太息戒也拿走了。

标志性太强,福妈拿走也不可能抵卖或送人。

只是她询问过多次,福妈也不愿给她。

季节看了眼那个盛过白粥,现在空空如也的碗,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没有像前几天一样起身锻炼,静静坐着等待。

很快,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

“啪!”

伴随着巨响,门被大力推开。

福妈一脸笑盈盈地走进来,身后跟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男子后面接连走进来几个成年男子。

“小节啊,咱们要搬家了!”

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后面几个走进来的男子搬着屋子里的东西。

那个中年男子却没有动,眼神直直地看向季节,眼睛亮了亮。

这人虽站的不算近,浓郁的血腥之气却扑面而来。

那是新鲜血液的气味。

季节淡淡看着,没有回应。

屋里的东西很少,那几人没一会儿就搬完了。

很快,屋里只剩了福妈、中年男子和季节三人。

福妈看了眼眼神直勾勾,没有要走的意思的中年男子,嘴角微不可察地僵了僵。

转身给季节介绍道:“小节啊,这是我队长,王哥,人很好的。”

见季节一声不吭,脸上没半分表情,听到话后连眼神都没给王阳荣。

福妈差点维持不住笑意。

她装作不经意地迈了两步挡在王阳荣面前,截住其想要上前的步子。

声音略小了些,隐隐透着强硬“小节,快跟王哥打个招呼。”

“萧福,”季节看着福妈的眼睛,“我尊称你一声’福妈’可不代表你真的是我母亲。”

三个月的奶妈,换了她十几年人上人的荣华富贵。

儿时,她自能走路就开始跟着师父训练,之后常年在外做任务,与萧福交流的次数屈指可数。

三年前,在逃脱追杀时,她如果只护住自己逃跑的话,拥有空间之力的她最多只会受一些轻伤。

要说来,算得上是用全身修为换哺乳之情。

她可没有什么欠萧福的。

萧福的脸色陡然僵住。

站在她身后的王阳荣却是哈哈大笑,拇指不断在腰间鞭子的把手上摩挲。

他神色异常温和,目露热切。

“小……小节,是吧。”王阳荣极其凹陷眼眶的脸努力做出一副亲和的表情。

萧福转过身陪笑着“王哥您看……”一边眼神和动作示意请王阳荣去屋外谈谈。

王阳荣笑意敛了敛,眼里带出些许不悦。

好一会儿后才顺着萧福的手往外走去。

季节没有上前去探听。

萧福或许是怕季节鱼死网破说出两人的身份,再遭人追杀,明显还不想把事情挑的太清楚。

所以才背着和人商量。

但今天发生的事也足够季节印证心中所想了。

把她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卖了还能卖什么?

季节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萧福想趁她现在没有反抗能力把自己卖了。

食指有节奏地在桌上敲击。

约莫十几下后,门再次被大力推开。

进来的萧福脸上仍然带着笑,但变成了一种刻意挂起来的笑脸。

萧福憋着火,看到目光地扫过来的季节。

一瞬间她仿佛又看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季家继承人。

季节是个怪胎。

因为觉醒了强劲的空间元素,修炼起来又是如同喝水一般。

成长速度快到诡异。

所以季家这个继承人从小就被当成“人型兵器”培养和训练。

待稍微季节长大些后,果然不出那些人所料。

季节强得离谱。

小小年纪就几乎住在普通人悬着脑袋去的安居地外,甚至敢潜入到源兽之中。

军功更是数不胜数,十五岁就已经是最高的“公”封号之下——获得了“侯”封号的五人之一。

甚至她们现在所在的极东十二镇就是由季节带队从源兽的兽爪下夺来,扩大了人类千年未曾改变过的安居地。

也因此,十五岁的季节被民众称为“未来的人间守护神”。

这是怎样的权力和名声?

在此之前,现今只有唯一的人皇能被以“神”冠名,称为“人神”。

在萧福为数不多接触季节的场合,季节都是冷漠疏离地对待所有人。

能和季节说上一句的人都仿佛荣耀加身一般。

而今……

萧福脸上的笑不自觉挤得自然了些,语气带着慈祥道。

“小节啊,我们现在靠着王哥过活,我也只是想让你打个招呼,过过面子,不用放在心上。”

“今天早上的饭怎么样?我特意跟王哥求了的。王哥心善,看我们可怜,这才给你分了一份吃食。”

“还有这药,也是王哥给安排的好药!”

“这药喝完了,你可以出去在周围走走,别走远了,这贫民窟毕竟在镇子外,危险得很……”

季节看着她这幅别扭的样子,笑了笑。

“把太息戒给我。”

萧福抖了抖嘴唇,勉强挂住笑意“你这病还没好,昨天才更能起床走动几步,不要一天想着那些打打杀杀的……”

季节呲笑了声,道:“装得不累吗?。”

她抬眼看向萧福,加重语气。

“把太息戒给我。”

屋内安静一瞬。

萧福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眼里怒火汹涌而出。

“季节!别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季家继承人,你现在修为全无,走个路都带喘的,连个普通人都比不上,我都能轻易弄死你。”萧福声音尖锐。

她继续讥讽道“三年了,你的辉煌早就过去了,还在这装什么傲气。我劝你好好接受现实,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安分在这呆着我还能赏你一口饭吃,别以为我怕你说出些什么,你现在想活想死可由不得你。”

萧福走到季节面前,弯下腰,粗糙沟壑的脸上夹着阴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季节,语气轻轻道“别还想着自己是那什么‘神’不‘神’的?你只能在我面前像狗一样乖乖卧着……”

这时,屋外传来几个妇人的吆喝声。

萧福停下,直起身,阴阴地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季节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走出去。

她知道,萧福没再继续做些什么是因为现在到她去小队做午饭的时间了。

不过她既然撕破脸了,也不怕萧福做些什么。

再看她假惺惺下去,她怕是要把早上难得吃的一点正常饭都要吐出来。

只不过。

季节摸了摸肚子,叹了口气。

今天中午的午饭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古言+逃荒+空间+美食+种田+男女双洁】 正逢乱世,裴语冰在逃亡的路上捡到个灰头土脸的男人,在这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里,男人竟然能从随身小空间里掏出新鲜瓜果蔬菜。 裴语冰厨艺非凡,与男人一拍即合,靠着自己的本事,从路边的小摊贩到人尽皆知的大酒楼,在乱世里救助难民,只坑骗富人的钱,凭着美食打天下。 可是……为何没人告诉她,她捡回来的这个男人竟然是个皇子啊! 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困困婷儿·连载中·15.6万字

仙道饲养员

方·高级星兽机甲工程师·寄草穿越仙侠大陆猪猪饲养员,面前摆着三条路: A:苟活性命于兽场,不求富贵于同门。 B:玄不救非,无氪改命,肝生万物,从兽奴岗位一步一步往上爬。 C:巧用系统,科学育兽,赚钱升级两手抓。 方·穷逼饲养员·寄草冷漠脸:傻子都知道选C。 试炼赛场外,众位同门人心惶惶—— “墙角蹲着的兽奴嘴里到底念叨的是什么?” “好像嘀咕什么大弟大弟……大弟小弟……估计是个疯子吧。” 多年后,作为宗门斗战第一人,器、武双修的方·驭兽师·寄草再次面临选择: A:服从命令,带领宗门上下一齐对抗妖兽,做个称职的三界守门人。 B:归隐山林,留芳万古,远离乱世纷争。 C:斩尽世间因果,突破最强修仙境界,成为大荒最后的神。 身后跟着五只灵宠的方寄草竖起中指:老娘选D。 众师兄弟欢呼:我那脸皮如墙的小师妹带着她的五只猥琐灵宠杀回来了!尔等妖孽受死吧!

锦鲤圆宝·连载中·25.6万字

唯有反派真绝色

野生系统回收员顾青君意外穿越成了本来的大反派顾青君,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她女扮男装参加科举。 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和系统的对话被整个京城的文武官员都听到了。 系统:宿主,发现野生系统。 满朝文武听来却是,仙子,发现掉落人间的神器。 不知道自己被神仙的顾青君努力回收系统,文武官员暗搓搓帮忙顺便八卦…… 乾元帝齐恒爱慕着惠帝的顾皇后,却不想他打进皇城时一场大火带走了惠帝和顾皇后的性命。 自此之后,齐恒常常夜不能寐,思之入骨。 直到他见了新科状元顾青君……

凤栖桐·连载中·12.3万字

全家成了阎王代理人

2024年1月18日,天气晴。 林家一家三口下地见了阎王。 阎王啃着香辣鸡腿堡,嘬了一口可乐。 近视眼的阎王眯眼看着眼前阳寿未尽的一家三口,决定让他们做自己的代理人。 为啥? 因为懒惰!因为偷奸耍滑!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这群壮劳力可以帮他挣不少积分啊!

吹笙北岭·连载中·17.6万字

超时空明星男友

秘术传人夏至,在接二连三的变故下,沉到低谷期谷底,游走在黑化边缘。 天天摸鱼混日子,这一日,摸到了王炸鱼。 被反绑了双手,和仅有一面之缘的前未婚夫背靠背捆成一堆。 *** 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衫在后背弥漫。 少年的指尖划过指缝,落在她掌心, 缓慢地, 一下一下划着…… 时间一秒秒划过去, 林欢言划过第三遍的时候,夏至终于确定了,他写的是什么, 他告诉她,‘别怕’。 ****** 他没睡醒吗?要不是他星途坎坷,造人算计,她至于打开时空之门,回到五年前来捞他? 本以为这是最后一见,谁知秘术圈不好混,娱乐圈更不好混。她这兼职小编剧和这位大明星事事意外,处处相逢。一路披荆斩棘,正职兼职都混得风生水起…… 多年后,大明星得知某人要订婚,连妆都没有卸,从剧组急匆匆赶来。 ******* 林欢言的鼻息拂过她的头顶,温热的压迫感。 她闻到了他身上香水的味道,清冽悠远,暧昧得让她紧张。 “为什么关机?” “手机没电了。” 她别过了脸,他的一双丹凤眼画了深邃的小烟熏,眼下的泪痣,好看得要命。 他低下头,还在逼近:“夏至,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不敢看我的眼睛。

九月漫漫·连载中·11.1万字

在惊悚世界日行一善

“谁是拿走了国王皇冠的凶手?” 精神病院里,凶手是被掏去灵魂的伪装者,还是放走了恶魔的旁观者? “谁是通往地狱的引渡人?” 封闭式学校里,凶手是高高在上的霸凌者,还是笑脸迎人的花花公子? “宝藏藏在了哪里?” 落后的山村里,盗墓人嗅探着潜入山林,在无数双眼睛注视下如小丑般蹦跳叫嚷,为宝藏奉上最后一份血肉。 “你要逃到哪里去?” 无数的绑定者嘶声高喊,却终究无法撼动恶欲的力量,沉入无边的血腥游戏之中,进行生命的最后一场狂欢。 常京桐在无意中打开了开启游戏的时间胶囊,成为了惊悚游戏的绑定者。 她又一次睁开眼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摸了摸裤袋,只摸出沾了指痕的游戏邀请函:“喂,你有笔吗?” 恶欲的化身,死亡的代言人,眼下受限于游戏规则趴伏在她脚边,面容扭曲,蓬勃的力量和吞噬眼前人的欲望在它体内尖啸乱撞,它的嘴巴张开又合上,脸色涨红,最终却只憋出一句:“……在我上衣口袋里。” 下次,下次它一定……

木又吋木·连载中·23.2万字

西幻:王女她要拯救世界

希西莉娅穿书了。 和别的穿越者不太一样。 系统告诉希西莉娅,这片名为斯维斯特的大陆会在三年内覆灭。 如果她能拯救这片大陆,她不但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还能获得一百亿。 它宣布完任务后,对希西莉娅能否完成任务并不抱有希望,甚至还善意的提醒她,不如好好在这个世界里享受三年算了。 可它忘记了,这已经是它第二次把希西莉娅拉进这片大陆了。

拜托出金·连载中·19.1万字

死对头叛出光明阵营后

我的死对头叛出光明阵营后即将被送上审判台。 “你得去救她。”我的爱人却劝道。 是啊,我知晓她拥有黑暗魔力,她知晓我是女巫传人。 本来大家都拥有光明的未来。可现在一旦她被神降术读取记忆后,我的秘密也会公之于众。 救她离开时,她神色复杂的说道:“塞莉娜,总有一天,你会和我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并未放在心上。 可渐渐地,我发现,命运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光明神的王座,充满了阴谋。 而所谓黑暗,却是我转世的爱人。 我搭上了死对头对我伸出的手,她低喃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要与我一同弑神吗?” “荣幸之至。”我听见自己回答道。

我恨上班·连载中·11万字

惊悚游戏:快逃!女主她又发疯了

【惊悚游戏+打脸爽文+搞笑+女主神经病+团宠+虐渣】 A城一夜之间出现一栋神秘大楼,名为——「黄泉」。 传闻此楼共有21层,层层凶险惊魂,通关所有游戏副本,就能得到「神赐的礼物」。 为了登顶,众人争先恐后你死我活,无所不用其极。 结果...他们发现了一个更吓人的存在。 幽灵列车上,萤澪一刀捅死发布规则的列车管理员; 做客山野鬼村,她半夜劫亲拦了人家鬼新娘的花轿; 血腥游乐场内,她与杀人小丑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各NPC:“家人们谁懂啊,论刚开工就被一个疯子砍下线是什么体验?” 众玩家:“你说那个拿着斧头一宰一个的疯女人是玩家?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萤澪微微一笑,胜券在握:“惊悚游戏?易如反掌。”

七七不想起床·连载中·18.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