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偏执温宠

他偏执温宠

九九公子

现代言情/连载中

20.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307:00:00
简介

婚恋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第1章小叔.叔

三十五。

猛如虎。

萧御才三十三,已经一个月没碰她。

她算了算,他们隐婚五年,五年来他食髓知味,有时候回家车上就要。

最近变了。

“很累吗?”她勾上他的脖颈,身子贴上去。

香唇凑到他唇畔,闻到了酒味,盛书书微微蹙眉。

又喝酒了?

月初,听闻他的白月光最近要回国,他便开始烟酒频繁,时常还会住在公司。

之前两次盛书书没有纠缠,心疼他不舒服,给他解酒汤,帮他放洗澡水,让他好好睡觉。

这一次,她水蛇腰难缠得紧,努力踮起脚去吻他,身高不够,摇摇晃晃。

萧御解领带的手适时的握住她的腰,免得她掉下去。

她笨拙的吻了一会儿,还是被推开了。

“听话,去睡觉。”他掌心抚了抚她的发顶。

盛书书没动作,月光下一双眼盈盈的望着他。

又一次吻他,这次有点儿不顾一切的莽撞。

“萧御。”

她很少喊他全名。

萧御眉眼低垂,嗓音如尘,“怎么了?”

“我好像越来越爱你。”她睡得懵懂的声音带着勾人的呢喃。

“你呢,爱我吗?”

萧御一双眸子如墨如绸,开始回应她的吻。

“嗯。”他只是吝啬的应了一声。

盛书书心底失笑。

吻越来越重,克制不了的缱绻。

他总是这样信手拈来,错觉得让她以为,他也爱她。

他不爱。

她知道。

当初是她死缠烂打的追他,甚至用龌龊手段把他睡了,迫使他不情不愿的娶了她。

“去洗澡,你先睡。”萧御终于松开她,把她放回床上。

盛书书没缠他,却问:“要离婚吗?”

萧御身形顿了一下,在床边暗着脸看她。

“你想离。”

盛书书笑笑,不是他想离吗?

白月光马上回来,他这一个月的踌躇煎熬,她都看在眼里。

那么骄矜意满的一个人,偷偷躲厕所抽烟,她看着真的心痛,她都把他逼成什么样了?

干脆她来提,也算给自己留点面子——

是她不要他,不是被他抛弃。

“嗯。”她模糊的声音。

萧御看了她许久,一言不发去了浴室。

盛书书抱着被子,像个望夫石,听着他在里头开始打电话处理公务。

又这样,不等她睡着不出来。

他不知道,其实她经常睡不着,一直到他出来,把她抱到怀里才行。

只是她一直装睡,不想让他觉得她难缠。

盛书书等不动了,睡又睡不着,摸黑打开她偷偷找人开的安眠药,也不知道几粒,囫囵吞完睡下。

*

不知过了多久。

强烈的温暖覆压下来,混着酒味的呼吸沉重,烫得吓人。

离婚前想放纵一次?

她没有躲,闭着眼主动迎上去。

萧御这人平时看着佛子无欲,贵不可言,可是和她这件事上,他又时常疯狂。

“叫书书?”男人磁性低哑的声息,透着浓浓荷尔蒙的味道。

叫叔叔?

这不是当初她睡他那晚的台词么?

盛书书叹口气,原来是又做梦,梦回她追他那个月了。

梦里她二十,和萧御差了整整八岁,不过老一辈的算法奇怪,说萧御虚岁算三十。

而且,他作为她前任的小叔,这称呼合理。

所以,她小脸仰着,软着声音满足他,“小叔叔!”

男人的动作狠狠顿了一下。

她对上了那双如墨如绸的黑眸,正低低的凝着她。

眼神又冷又暗,盛书书都要怀疑他今晚中药是假象了。

但他确实是中了,因为每一个特征都很明显。

“强忍会出事的。”盛书书镇定下来,绝美的脸蛋抬起。

男人喉结狠狠滚动,最后一丝克制从唇畔吐出,“后悔还来得及。”

后悔?

她在婚约期安安分分,萧轻舟却背着出轨她表妹,应该是她让他后悔,

盛书书指甲陷进肉里,脸上却淡然,“渣男配不上我。”

她凑到他耳边,一脸认真,“还是喜欢小叔叔。”

萧御好像很敏感这个称呼,眸底一层晦暗翻滚。

“喜欢我什么?”深沉中,又带着不屑。

别看盛书书有着女娲精心捏造的腰身——妖媚,可大眼樱桃唇凑在一起却是一张清颜纯欲的脸,一看就不会撒谎。

“喜欢你……比他大?”

两秒的沉寂。

盛书书被封了唇,宽大的掌心扣着她后脑勺,深吻进去。

裹挟着一句模糊的低沉:“你最好承受得了后果。”

她确实没能承受得了。

极致的摧枯拉朽,身体沉沉浮浮,颤抖得她快碎掉。

那是盛书书第一次知道,外面看起来矜冷沉稳的萧御,心底里住着个邪肆不羁的恶魔。

直到风平浪静,盛书书身上的被子突然滑落大半。

她疲惫的眯着眼,对上男人冷暗的脸。

萧御盯着床单上的痕迹,眼里有猝不及防的东西闪过。

“第一次?”

盛书书酸疼的撑起半个身子,她知道他脸上的讽刺是什么意思——

她跟萧轻舟好几年了,以为她早就脏了,却弄了个第一次的假象坑他。

“为他置气,你倒舍得。”

“鸭血,两块一斤。又不贵,有什么不舍得的?”她不喜欢解释。

反正萧御这种人,说的越好听他反而越不信。

这话让萧御看了她许久。

直到她想下床。

“做什么?”萧御冷眼瞧着她。

盛书书仰着脸,“做夜宵,你空腹应酬,胃肯定不舒服?”

“我不是萧轻舟。”

她在萧轻舟那儿跑前跑后,跟个老妈子一样,谁都知道。

萧御看她撑着的手腕,软得都还在发抖。

“别脏了厨房。”冷淡的丢了一句,转身进了浴室。

不让去就不让去说话这么刻薄,盛书书倒也习惯了,萧家都说他是寡胎怪人。

她倒回床上,很软,很累。

很渴。

爬起来找水喝,卧室一口水都没有,她只能去客厅。

接下来的剧情,她会踢到门槛,然后摔倒,梦境她都倒背如流了。

“噔!”

果然,她摔了。

盛书书失笑,都梦过无数次了,周公不能帮她换换细节?

“嘶!”下一秒,她好看的眉头狠狠皱起。

好疼。

疼?

做梦怎么会疼?

盛书书盯着膝盖,呆住了,之前做梦每次都不疼的。

她又掐了自己一把,真的疼,不是做梦。

那么?

她重生了。

真的回到追了萧御一个月的时候。

“还没走?”身后清冷的声音突然出现。

盛书书吓一跳,忍着痛连忙站起来,直直的看着萧御。

他随便裹了个浴巾,头发乃至全身都湿漉漉的,水滴顺着肌肉往下滑,隐入人鱼线。

确实有蛊惑异性的资本。

前世。

她撒娇摔得好痛走不了,要留宿,还让萧御抱回床上又要了一次。

现在。

盛书书不动声色的把视线收了回来,低着声,“马上就走。”

她草草抓起衣物套了一件,其他的直接抱着就准备离开。

这一世,她不再招惹他了。

爱而不得,太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诱她深陷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花时玖·完结·60.1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20.7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30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45.8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孤,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男人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李斯珩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13.6万字

入夜,她是心瘾成灾

京海大学医学系教授沈晏礼,矜贵端方,清冷自持。白笙起初也这样以为,直到一夜纠缠后,她才知道越是看上去正人君子,越是衣冠禽兽。 一年之约,白笙使出浑身解数,撩他追他。 他问,“为什么?” 她笑颜如花:“喜欢不需要理由,沈教授,我想嫁给你。” 面对从心到身都滚烫炽热的女人,饶是高岭之花也终上瘾。 可当他缴械投降,筹备好一切时,她却不告而别,转身跟学长出了国。 多年后,他再次将她抵在熟悉的床边,眼眶猩红,“为什么这么对我?“ 她依旧笑颜如花,“因为你高高在上的样子,刺痛我了。” 后来,据知情人士爆料,沈家那位清贵无双的嫡长孙坠入情网,不能自拔。他那君山别院养了一位娇艳美人,如珍如宝,殚精竭虑,夜夜死守。

浠芜·连载中·21.8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