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当日,夫家被抄家流放

大婚当日,夫家被抄家流放

棠岁岁

古代言情/连载中

36.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0922:20:24
简介

种田

末世来临,时霜觉醒空间,她正在囤物资呢!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穿书了。 成了书中同名的小炮灰女配。 今日大婚,夫家竟要抄家流放! 害,空间在手,先把渣爹和渣男家搬空!贱女来PUA?给她两巴掌尝尝!流放路上有人窥觊?哼,打得他家都找不到。 夫君虚弱,太好僚了!谁能想到是后来的大反派! 撩错了,现在还能跑吗? 谢烐将女人抵在墙上:“当时撩我不是挺起劲儿吗?” 时霜举手投降:“我错了,不过下次还敢!”

第一章大婚日,惨遭流放

锣鼓喧天,喜气染红了半边天。

今天是时家庶女嫁给大将军之子的大婚之日,为何时家能攀上高枝,自是因这将军之子,是个残废,命不久矣。

要不然这等好事,轮不到一个庶女头上。

时霜头疼欲裂,末世来临,异能觉醒,她觉醒了空间。

很废,但很有用。

她不是正在超市囤物资吗?

“我这是穿书了?

呼,幸好空间跟来了。”

她前几天看过一本书,炮灰女配跟她同名,结局死得很惨,她要嫁给一个叫谢烐的男人,但是……

谢将军离奇失踪,延误战机,导致城池被攻占,皇上下令抄家。

成婚当日。

便是流放之时。

喜婆惊恐喊道:“快跑啊!死人了!谢家出事了!”

时霜下了花轿,随从已经四散跑走。

只有贴身丫鬟栀子紧紧跟在身边,她着急扶着小姐,“小姐,我们快走吧!”

“不。”时霜摇头拒绝。

她能去哪儿呢?原书中,女配只是一个庶女,经常被家人摧残,好不容易出来了,再回去,恐怕也只是挨打。

随后,看向府邸门前。

跪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便是她要嫁的夫君,谢烐,也是书中最大的反派。

短短谈话间。

官兵就将谢家人都抓起来了,反抗者,当即斩杀,毫不留情。

高哲揪住谢烐的衣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谢烐,你拿什么跟我斗?”

他微微回头,看着身着血红嫁衣入府的时霜,轻声道:“你信不信,只要我勾勾手,你新娶的女人,就会躺在我怀里求饶。”

谢烐握拳,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谢母紧张道:“高哲,谢高两家也曾有交情,你别做的太过分!”

“谢伯母说笑了,我只是做好事。”高哲将剑插回剑鞘,他转身笑道,“霜妹,谢家将军犯了大错,全家流放,你尚未过门,只要你同意,我就带你走。”

时霜冷冷地看过去。

眼前这个男人,是原主一直喜欢的人,可他却是一个狼心狗肺的渣男,为了接近原主姐姐,才对原主虚情假意。

后来,原主被渣男杀死了。

他要押送谢家离开盛京,之后,将谢家人交给新的押运官。

时霜后退一步,“我已跨进谢府,自然是谢家的人了。”

此话一出,让谢家几人都抬起了头。

谢母更是直接红了眼眶。

或许,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一个蠢笨又贪婪的庶女会拒绝离开的机会。

高哲愣住,他问:“流放几千里,霜妹,你真的要去?难道,你不顾及我们之间的情谊了吗?”

可恶!

这女人不是应该躺在他怀里,摇尾乞怜吗?

时霜心思一转,“你要真念及情谊,就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高哲拍了拍胸脯,挑衅地看了一眼谢烐。

“霜妹,只要你说的,我都答应。”

快啊,快说求他把她带走。

真想谢烐吐血狂怒、狼狈不堪的样子!

他一脸期待,仿佛势在必得,谁不知道时霜是他的狗尾巴,甩不掉的。

时霜扬起笑意,“你能不能带我回一趟时府,我想拿一下我母亲的骨灰。”

今日大婚。

原主父亲不让拿。

嗯,顺便再顺点东西。

“嗯?”高哲一愣,但还是同意了。

谢烐眼眸微沉,脸上更加苍白了,“咳咳咳…”

“儿啊。”谢母扶着儿子,“咱家这样,让她来也是受苦,她走了也好。”

一夜之间,从尊贵的将军夫人变成了阶下囚。

她的脸色惨白。

可为了失踪的丈夫,病弱的儿子以及年迈的婆母,她必须硬撑着。

须臾,谢烐嘴角泛白,他沉声道。

“我都明白。”

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谁摊上谢家,谁倒霉。

此时。

时霜凭借着记忆力大步朝前走。

高哲拿出一个发簪,哄道:“霜妹,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你嫁到谢府,是谢烐一手策划,我没办法啊。”

“多谢。”时霜眸光一闪,拿过发簪。

值钱,收了,路上还能换银子。

高哲心里一喜,他说:“霜妹,你别生气了。”

一路上,男人都在喋喋不休。

回到寝室时,时霜回之以微笑:“我想换件衣裳,麻烦你在这儿等着,栀子,守着门。”

栀子挡在门前,愤恨地看着高哲。

时霜快速换上一件干练的衣裳,“哎,真是家徒四壁啊。”

原主过得不好,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

她从窗户翻出去,贴着墙边,避开奴仆,去了府里总库房。

随意打开一箱。

都是昂贵的珍宝和药材,存积的粮食和大量金银珠宝。

“啧,这怕是个贪官。”

时霜手一挥,将有用的东西全部收进去,只留下了空箱子。

用不着,也不能给渣爹和那群贱人留下一粒米。

回去时,顺手拿起骨灰瓶挂在脖子上。

栀子和高哲起了冲突。

时霜打断道:“好了,我们回去吧。”她把栀子护在一旁,这丫鬟倒是个忠心的。

高哲眼底泛起不耐烦,他问。

“时霜,你真的要跟谢家那短命鬼走?流放路上,你可能都活不下去!”

“可是我都已经嫁过去了。”

时霜一边敷衍,一边看向旁边的府邸,突然,她捂着肚子,似乎很难受道。

“高大人,能不能借你家茅厕一用?”

“快去快去!”高哲嫌弃得不行,他更加不耐烦了。

这粗鄙的女人,根本没有清儿文雅。

高门大户的库房所在地,大相庭径,离后门很近,方便运货,她撬开门锁,将里面的东西都收了进来。

怕人起疑,上锁后便离开了。

高哲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觉得时霜脏兮兮的,眼神都变了。

“赶紧走,误了时辰,要你脑袋!”

“哦。”时霜嘴角勾起,算了,她不计较,拿人钱财,吃人嘴短,这次就不打他了。

拿了两个府邸的东西,空间都快满了。

花轿还停在谢府门口。

嫁妆还在。

时霜掀起木箱,很快,就被官兵压下去了,他冷声道。

“不许动!一律充公!”

“……”时霜拍着胸口,呼,吓死人了,“没事没事,我不动。”

她意念一转,全部收进了空间。

谢母听到动静,抬起头,她又惊又喜道:“时霜,你怎么回来了?”

“我已经是谢家人了。”时霜言简意赅道。

她走到人群里,跟谢母一起扶着谢烐,她对上谢烐怀疑的眼睛,轻轻一笑。

哎呀,她这个夫君,长得还真不错呢。

“你有什么企图!”谢烐皱眉,他语气不好道。

时霜莞尔一笑,伸手挑了挑男人的下巴。

“图你呗。”

“你!”谢烐嘴角轻颤,他浑身散发着怒气,却又不能去反驳,“不害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抄家前,搬空敌人库房去逃荒种田

【抄家流放+系统空间+种田+战乱】 开局被抄家流放,成了书中早死小炮灰,自家男人是书中被逼黑化的大将军。 楚琉月飞速搬空敌人库房。 半死不活的夫君?心软的婆婆?胡搅蛮缠的妹妹?还有愚孝的公公? 没事,能合就合,合不来就让他们滚蛋!!! 逃荒路上死翘翘?别急我有物资!!! 流放边疆遇战乱?别怕,我有计谋,有战神!! 谁曾想狗皇帝又作妖,害得百姓民不聊生! 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路锦有鲤·连载中·22.2万字

抄家流放?我反手搬空库房去逃荒

【穿越+空间+爽文+双强+全家流放+发家致富+种田】 生活在末世后的阮云笙穿越到东陵国大将军新婚的妻子身上,刚穿越便面临着抄家流放。 意外发现自己刚买的手机跟着一起穿越,不仅有空间还能售卖古代文物。 果断搬空将军府和她那死人丞相老爹的库房,让他抄家抄个寂寞。 担心流放路上被欺负,被饿死?不可能的,阮云笙空间里的宝贝够所有人混吃等死一辈子都没问题。 再加上她系统在手,只要卖了文物赚了钱,想要什么都有。 一路上,四个嫂嫂对她十分崇拜,小姑子为她保驾护航。 只要有人说阮云笙一句不好,全家一起上骂的他连爹妈都不认识。 终于,阮云笙在南疆的日子过得逐渐红火起来。 陆之洲“夫人,这一路辛苦了,今晚就让为夫好好伺候你。” 阮云笙“想洞房?堂拜了吗?三媒六聘给了吗?” 陆之洲“给你,都给你,心给你,人也给你,夫人要不亲自感受一下?” 阮云笙“······” 系统:恭喜宿主任务完成,即将返回现代,恭祝您此次旅途愉快,后会无期~

二月酒笙·连载中·18.5万字

好好的流放怎么变逃荒了

拥有可种植空间的沈秋歌,没事了就卖药材,然后买,买,买囤货在空间,以至于自已都不记得买了多少钱的东西,只有那厚厚的一摞物品清单才最清楚, 整天不是追剧,看小说,就是满世界的跑去吃美食,然后各种买。 可能连老天都看不惯沈秋歌过的太滋润,把她扔到了古代,成了一个毛毛丫头, 沈秋歌前一秒还在哭,后一秒“哈哈哈,美男我来了!” 流放!咱不怕,全给他搬空了! 只是好好的流放怎么改逃荒了,臭老天你耍我玩呢!

作家一片枫叶·完结·13.7万字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

【抄家流放+空间+替嫁+医妃+真假千金】 穿书就替嫁要流放,还是在大婚当天? 花从筠穿成了侯府的真千金,但是侯府上下全部都疼爱假千金花千柔,甚至还让她去替嫁战王去做炮灰背景板! 后期直接在流放路上挂了? 流放之路吃不饱穿不暖,还容易被霸凌? 花从筠笑了笑表示要淡定。 空间在手,要啥没有! 血洗侯府,渣爹的小金库?拿走拿走统统拿走! 搬空粮仓,城里的各大粮仓都被她席卷一空,且留下了丰厚的银票。 皇宫偷袭,渣爹贪污受贿的账本就放在圣旨旁,并留言,请皇上明鉴。 流放路上,花从筠看着渣爹一家,露出奸诈的牙齿,“爹爹,以后的日子我们就看谁过得滋润吧~” 流放路上遭遇暗杀,好,来一个我宰一个! 假千金柔弱不能自理,好好好,那就真的不能自理吧! 至于她的战王夫君?随便吧,只要别惹我就行。 战王柔声哄道,“你要阴便只能阴我,离其他男子远点。”

旺夫的灯·连载中·31.1万字

换亲流放?搬空库房后残王躺我怀

【空间+女主神医+女强+爽文+追妻火葬场+换亲+虐渣+发家致富+流放】 慕婉婷和嫡妹重生了。 上一世,她嫁妆惨淡嫁落魄侯府世子。 嫡妹侵占母亲嫁妆嫁战功封王的平西王,任谁都夸嫡妹福气好。 哪知平西王府被抄家流放,嫡妹险些死在流放路上。 而侯府世子不仅当了状元郎,还官拜宰相,世子还为慕婉婷请了诰命。 这一世,嫡妹执意换亲,誓要嫁给侯府世子。 慕婉婷拿足好处应允了,流放就流放吧。 她有空间在手,王府,娘家,国库都搬空了,流放路上日子滋润的她都不敢想。 别人黑馍就菜团,她天天大鱼大肉,香得收服了官差。 而嫡妹很快就会知道,那些辉煌不过都是她一步步谋划得来的。 而那时候的她,早在流放地开疆扩土,称王称霸。 都说沈星澜禁欲冷漠,高不可攀,只有慕婉婷知道,抱着她的他,是如何的疯狂。 慕婉婷累了,对着一直想和离的沈星澜,潇洒挥手。 “既然你要和离那便和离吧,我才知我将你错认成你大哥了,祝你和你的白月光和和美美。” 沈星澜眼眶泛红,将她抵住厮磨。 “白月光是你,爱的人也是你,你休想撩了不负责!”

余斯叶·连载中·19.6万字

抄家前,先来一波零元购

开局穿成书中的炮灰真千金,刚嫁入王府就要面临被抄家流放的命运? 沈向晚不禁冷笑,当晚就潜入坑爹娘家来了一波零元购,又跑到皇宫搬空了狗皇帝的库房,连玉玺都给收进了空间里。 重生假千金设计坑害原主替嫁,不就是不想被流放吗? 沈向晚可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主,反手又是一波举报,包括假千金在内,丞相府有一个算一个,整整齐齐的全都跟着一起去流放。 流放路上,狗皇帝依然不给便宜夫君留活路? 沈向晚表示没关系,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老娘就诛一双,看是你的爪牙多,还是老娘的手段狠! 流放之地穷山恶水,吃了上顿没下顿? 沈向晚表示空间在手,天下我有,不仅把便宜夫君一家喂得白白胖胖,顺便解决了当地的贫困,让家家户户都过上了致富奔小康的好日子。 多年后,在沈向晚的帮助下,魏承毅一路从边关打到了皇城,推翻了狗皇帝的统治,但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登基称帝,而是亲自接上他的小媳妇儿,夫妇携手,君临天下!

蓝沁81·连载中·51.1万字

空间在手,搬空伯府踹渣男!

异能界木雨竹穿成了被圈禁的少奶奶。 想花我的钱,又想要我的命? 木雨竹冷森森一笑:搬空安逸伯府踹渣男,和离书到手再送他们一家去坐牢。 只是,和离后,四皇子虎视眈眈杀气毕现;本家不折手段夺财产。 木雨竹:我性子野,抱住皇帝老爷子的大粗腿,二嫁县令之子做靠山,谁敢动? 废材相公:本公子不才,怕老婆,是护短属性哦。 一句话:谁找我媳妇儿麻烦,谁就有麻烦……

落雪轻轻·连载中·32.7万字

抄家流放后,我带着全家种田登基

月符璃胎穿十几年,一朝醒悟,竟是抄家之时。 父死母亡,身为长姐,看着眼前的弟弟妹妹以及病重的祖母。 皇帝不是想抄家吗?那她就先搬空自家,再反抄国库,顺便把玉玺也带走。 流放途中苦啊,没吃没穿,没车没房。 月符璃表示,不怕不怕,空间在手,天下我有。不就是吃穿车房吗?只要银子够,有钱能使鬼推磨。 银子一撒! 官差甲:月小姐,你要的吃食来了。 官差乙:月小姐,你要的衣服来了。 官差丙:月小姐,你要的马车来了。 官差丁:月小姐,你要的房子来了。 官差XX:月小姐,你要的XXX来了。 别人的流放,艰难困苦,九死一生。 月符璃的流放,游山玩水,好不快哉。 等到了地方,别人开荒,她买地;别人种地,她做生意。建作坊,开工厂,小女子的美名天下扬。 功成名就,志得意满,好一个人生赢家。 等等,这只大灰狼怎么回事?怎么时时刻刻盯着她呢? 楼(大)宸(灰)枫(狼):叼媳妇……回家……生崽崽!

畅然·完结·57.3万字

空间大佬的养崽宠夫种田日常

商晚从末世穿越到了大周朝,一睁眼变成了陆家三少夫人。 因为相公毒杀县令入狱,陆家担心受到牵连,商晚被净身出户,不仅身无分文,身边还有个一岁小奶娃嗷嗷待哺,俩忠仆六神无主。 落脚茅草屋,谁料屋顶漏光,墙壁漏风,老鼠遍地跑,存粮全光了,眼看要被饿死。 商晚表示不用慌,提起背篓进了山,野鸡野兔小鱼儿,全部都到碗里来。 恶霸欺上门,婆家想吸血,商晚撸起袖子挨个收拾,主打一个能动手绝不哔哔。 空间灵泉种草药,开商铺组商队建商号一条龙。 土匪拦路? 商晚:揍! 山贼抢劫? 商晚:揍! 恶意竞争? 商晚:接着揍! “不许欺负娘亲!”圆圆小朋友迈着小短腿儿冲刺上前,一脚踹飞七尺壮汉。 “娘子别累着,交给为夫。” 病弱书生顶着一张美人脸,面不改色地碾断身下人的脖颈,弯腰擦去鞋边上溅到的血。 娘子送的鞋,不能弄脏。 俩忠仆将手里的大刀舞出残影,高喊:“少夫人您歇着!放着我们来!” 被抢了活儿的商晚抬手摸摸下巴,灵泉水效果不错,接着喂! 众人:求给我们留条活路!

燕惊欢·连载中·18.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