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女当道

福女当道

清水如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

14.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907:01:00
简介

架空

果子铺南家大姑娘南书燕居然是瓷商归家大房早年丢失的女儿?不行,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的好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她。南老夫人欲想来个偷梁换柱,只是,此南书燕早已不是彼南书燕。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便要讨回前世的债,偿还今世的情...... 归家二老爷让她交出归家的掌家之权。 南书燕:“我发誓,此生绝不外嫁,必将归家技艺发扬光大。” 霍炎:“此女够狠,甚合我意!”

第1章弃妇

黑云压城,酝酿已久的暴风雨,却迟迟下不起来。

空气沉闷的让人窒息。

归家后罩房内,南书燕怒视着面前着银红褙子的女子,一脸愤然。

女子手上端着一个粗瓷茶盏,里面半盏琥珀色的液体晃动出一种浑浊的粗糙。

“姐姐,只要将这碗茶喝下去,你便可以与宁儿团聚了,”银红褙子女子笑意盈盈,带着蛊惑,“你看,宁儿那么小,他一个人在地下,该有多可怜啊!”

“毒妇!”南书燕目眦尽裂,上前一巴掌朝着茶盏重重挥去。

“啪”的一声,茶盏撞在地上摔的粉碎,那盏中的液体飞溅到地板上,氤氲出暗褐色的肮脏。

“你害死了我宁儿,还想害我。”南书燕字字泣血,“亏我还将你当做我妹妹,千里迢迢赶来投奔,没想到,你居然这样一副蛇蝎心肠。今日我就算拼着这一身血肉不要,我也要让你和李泰来万劫不复。”

女子看着一地狼藉,冷声哼笑,“你真是太天真了,你当真以为,今日还出得了这个门?”

南书燕面色越发苍白,她一把推开面前的南玉儿,踉跄着朝房门奔去。

“哐当”一声,房门从外面被推开。

一阵风裹挟着灰尘扑到面前,南书燕眯了眯眼,看到男子黑色的袍角在狂风中飞得分外狰狞。

“燕娘,”李泰来背光站在门口,挡在她面前,“今日之事,怪只怪你的命。”

南书燕颤抖着身子,紧握的手指指甲深深掐进掌心。

一个月前,李泰来用鞭子将五岁的宁儿打的奄奄一息,为了保住宁儿的命,南书燕带着他一路从云县逃到平江投奔妹妹南玉儿。

一千多里的路程,又带着个伤病的孩子,南书燕一路担惊受怕,生怕被李泰来追上,丝毫不敢在路上耽搁。

幸好自己平日攒了几两碎银,又正好是夏日,每日除了正午日头太烈实在顶不住休息的那一两个时辰,南书燕一天大半时间都在赶路。

到了泾阳时,她的脚磨破了皮,血肉粘在鞋底上,走一步便钻心的痛。

背上的宁儿也似有千斤重般,实在走不动了,她便用一小块碎银换了一辆破旧的独轮车,将宁儿放在车上,推着到了平江。

母子俩吃尽千辛万苦,只想着离开了云县,离开李泰来,宁儿便可以平平安安长大。

哪里知道,三天前到了平江见到自己妹妹南玉儿,她却将宁儿交给了早已等在平江的李泰来。等她再见到宁儿的时候,便只看到宁儿冰冷的身体。

南书燕的眼泪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李泰来,虎毒尚不食子,宁儿是你亲生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你怎么忍心下那样的毒手......。”

昏暗阴沉的室内,回荡着女子愤怒嘶哑的控诉。

李泰来上前两步,他背对着光线,一张脸隐没在阴影中看不出情绪,平静的声音却透着沁人的冷酷,“燕娘,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只要有宁儿在,我就不可能娶方姑娘?娶不了方姑娘,我就算中了进士又有何用?”

“禽兽—”南书燕抬起头来,流着泪摇头道:“我分明已经带着宁儿离开云县,根本不会妨碍你另娶,你却还是不肯放过。”

“这不一样,休妻弃子是背信弃义,只会遭世人唾弃,但若是妻子俱亡,便会博得世人同情了。”

李泰来步步逼近。

南书燕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清隽的面容带着凶狠的扭曲,声音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让人不寒而栗。

“燕娘,只要你和宁儿活着,就是绊脚石。等你到了那边和宁儿团聚,他也不会再孤单害怕了。”

“畜生——”南书燕用尽全力拍开他伸向自己脖子的手,“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你们不会得逞的。”

她大声呼喊,拼命朝门口扑去,她要逃出去,只有逃出去了才能给宁儿报仇,逃出去才能让仇人偿命。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室内越发昏暗。

她被一双大手死死钳着摔倒在地,随即,男子健壮的身子压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她拼尽全力使命挣扎,不行,她不能死在这里,她还要给宁儿报仇,她要让李泰来和南玉儿不得好死。

她双手狠狠抠着男人的手臂,想要挣扎着掀开身上的禁锢。但男女力气终究有别,任她双手如何使劲,身上的人纹丝不动,只是反剪了她的双手,摁在地板上。

她十指死死抠住地板,任凭指甲剥落,在地板上留下道道血痕,她依然无法挣脱。

“姐姐,你就省些力气,”南玉儿蹲在她面前,一脸奚落,“不就是个死吗?你也怕成这样,还真是不要体面。”

南书燕奋力抬起头来,眼神凌乱,声音嘶哑凄厉,“毒妇,就算我做鬼,也要你们偿我母子命来。”

南玉儿面色一沉,站起身来,转身拿过床上的枕头,丢到南书燕身边,不耐烦道:“若是我告诉你,你才是归家遗失的女儿,你是否会死的更不甘心?”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南书燕双目爆睁,直愣愣瞪着南玉儿。

只是还没等她问个清楚,李泰来已经拿过旁边的枕头,紧紧捂在她的脸上。

南书燕双手攥住枕头奋力挣扎,不,她还不能死,她还有话要问南玉儿,什么叫她才是归家遗失的女儿。

若真是这样,她从一开始便不会嫁给李泰来,宁儿便不会这样惨死。

如此说来,都是南玉儿,让她生生承受丧子丧命之苦。

不,她不甘心,她一定要问清楚。

但,她一句话也问不出来。

柔软的枕头如同一块大石堵住她的口鼻,让她呼不进一丝气息。

她胸腔痛得似要炸裂,只得徒劳的张大嘴,努力想要换口气,缓解胸中的疼痛。

那平日无比寻常的一呼一吸有了枕头的阻碍,此时对她来说便是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她的眼睛越瞪越大,满脸写着不甘。但她的意识渐渐涣散,似乎慢慢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她觉得身子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沉入一片静谧的黑暗中。

好一阵,她双手从枕上垂落下来,瘫软在地板上。

屋里静谧的让人心慌。

“死了吗?”南玉儿声音略微颤抖,语气有些紧张。

李泰来拿开枕头,便见到南书燕泪迹纵横苍白的脸上,双眼半阖,嘴角流出一丝猩红的血迹,十分凄惨可怖。

“死了,”李泰来站起身子,一脸嫌恶和漠然,“快些让人抬出去!”

“轰隆隆!”

沉闷的雷声伴着一道又一道闪电横空划过,似要劈开这天地的混沌。

亮白的雨幕,水泼般倾泻下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高门娇宠

大婚当日,一场大火让她看清了这个荒谬的世界,新房内的她被大火席卷化为灰烬之时,她看到了门外站着的新婚丈夫一脸得意,所谓不爱,就是亲眼看着你死。 她不恨,只是有些惋惜,自己这一生为君,为父,为民,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临了却落得如此下场。 朝堂之上的波云诡谲,她虽身不由己却亦牵涉其中,如果必然要行此路,那她就要做这搅弄风云之人。

龙鲲大人·连载中·21.1万字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一团丸丸·连载中·9.8万字

空间福门醉海棠

海棠很幸运,也很悲催。 幸运的是,她两世为人,这一世虽然惨遭‘亲妹妹’毒害、抢亲,但是突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还开了金手指。 悲催的是,她是被亲娘遗弃的小可怜,亲娘只带了她孪生哥哥不知所踪。 海棠的“娘”很幸运,也很悲催。 幸运的是,她娘被自己亲姐妹抢夺了一切,却以二嫁之身谋得了一个富贵之位。 悲催的是,与亲妹妹一样,同样都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 海棠是幸福的,也是悲惨的。 幸福的是,没有“亲娘”她也有亲人疼爱,四舅母对她视如己出,方家就大房出了离奇极品,家人团结、兄友弟恭、姐妹情深一家合乐,虽然姥姥有些偏心眼,最后也让她给掰回来了。 悲惨的是,就在她带着方家人齐心向上、发家致富的关键档口,消失了十几年的亲爹娘出场了…… 亲娘摇身一变成了知府贵妾,两个心术不正的人还想利用她扶摇直上。 搞事情? 那她海棠就陪她们玩玩! 拥有两世记忆与金手指的海棠,身边早有众多的守护者陪着她一起披荆斩棘。 而她海棠也用一身绝学,为自己,为方家,开辟出注定让世人都为之惊异的康庄之路!

月宝玉·连载中·14.8万字

被冲喜后,短命相公长命百岁了

现代高知凌瑾韵一朝加班猝死,魂穿到了一个被冲喜的农家女身上,嫁的丈夫还是个只剩一口气的痨鬼。 众人都在等着看她年纪轻轻当寡妇的笑话! 可等着等着,那个肺痨鬼的身子日渐精壮起来,凌瑾韵的肚子竟然也慢慢大起来。 原来凌瑾韵嫁的便宜丈夫竟然是前朝皇室遗脉。 而她怀着皇室的孩子,一朝喜提皇后宝座。 某日,便宜皇帝对她含情脉脉:“娘子,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为夫决定日日侍寝。” 凌瑾韵怒了,扶着墙揉腰,一脚把他踢到墙角:“天天都来,还要不要老娘活了。”

how想吃炸鸡·连载中·14.2万字

别催!本宫自己卷

大厂吉祥物柳昭昭一朝穿越,原想吃着皇粮躺平到老混个太妃当当,却没想到得了圣宠被迫开启宫斗。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 别催了,本宫自己卷!

魁北克的星·连载中·21.5万字

悠然锦绣小福女

(架空+致富+系统+CP+轻松) 好不容易来到京城的明悠悠,没想到随手递出一个花瓶,就被强塞了三个义兄,还得跟着去流放。 三个义兄说好要来照顾她的,结果他们自己地不会种,鸡不会养,连野菜也不会找。 看着饿得嗷嗷叫的三个人,明悠悠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带你们飞吧。

超级骊·连载中·11.2万字

穿到古代席卷餐饮业

程雯雯是个没就业过,没被社会毒打过的女大学生,一招穿越成古代大户人家程锦雯。 原主程锦雯父母双亡但不缺吃喝,程雯雯本想着混完娘家后,再挑个可靠的夫家混,谁知自己被二叔一家坑了,被迫嫁给个传闻又老又丑,有姬妾又有娃的将军做填房。 程雯雯从嫁过去开始,便筹划着跑路,要跑路得先赚钱存盘缠,于是程雯雯从摆地摊卖烤肠,到成为称霸大盛餐饮业的首富后。 程雯雯霸气甩出一纸和离书。 将军气急了,将她压至墙角,眼中痛色十足的质问她:“本将军就这般入不了你的眼?就偏要合离不成?” 程雯雯看着眼前这俊郎又霸气的男子,可惜叹了口气道:“不是我瞧不上您,只是我秉承一夫一妻的婚姻观,没办法与你那一院子的姬妾过日子。” 这男人再好,她也不能违背原则与人共事一夫。 将军无奈坦言:“我并未碰过她们!孩子也并非我亲生的。” 搞了半天,是她误会了,原来这将军还是个纯情大直男。 【搞笑娇美的阳光少女vs帅气大叔型直男将军】

雨天宜种钱·连载中·28.7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她改嫁权臣

【重生+穿越女+改嫁+宅斗+经商】 宋婉宁十四岁嫁给侯府当上了当家主母,可丈夫是个伪君子,自诩清流一心想扶身为穿越女的小妾上位。宋婉宁为侯府操劳一生,被继子和穿越女折磨致死。 重生一世,宋婉宁丢掉管家权,不管贪玩继子死活,满腹才情皆用来发展自身,和离成全渣男和穿越女,经商成了京城首富。 什么?渣男和穿越女因为没钱闹的鸡飞狗跳? 什么?心机继子科考又落榜了? 宋婉宁吃着瓜子唱着小曲儿,大宅院的戏不要太好看。 谁知商铺投资人殷易臣改头换面变成当朝权臣,直言道:“宁宁,往后的路我陪着你一起走。” 宋婉宁:报一丝报一丝,我只想赚钱发家致富。 殷易臣:如何追上京城首富,急,在线等。

青阿财·连载中·13.8万字

首辅家的锦鲤娇妻

【种田+穿越+宅斗+逆袭】 沈烟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穿越回古代,成了被换亲的万人嫌肥婆。亲爹不作为,后娘心肠歹毒,就连嫁的穷县令丈夫也对她避之不已! 沈烟的斗志被激起了,减肥逆袭发家致富,一路锦鲤体质扶持丈夫一路高升,成了当地的贤臣。 就在男人以为抱得美人归时,沈烟不痛不痒给了他和离书,从此两不相欠。 看着她决绝的身影,首辅大人红了眼挽留:“烟烟,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为夫还你一个十里红妆?”

步步岁岁安·连载中·18.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