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伴树花开

古代言情/连载中

22.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023:41:50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第一章

深秋寂寥,庭院中梧桐树叶黄透飘落,韶光院里一如往日般冷冷清清,与前院时不时传过来的热闹声响格格不入的就像两个世界。

两名洒扫婢女停了动作,侧耳听了一听,其中一个撇嘴道:“前院这流水宴办了三天,听说昨日圣上都赐下厚礼,将一庶子捧的如此高,这是将咱们夫人置于何地。”

“噤声!”另外一个闻言,急忙瞪了同伴一眼,小声道:“休要议论外院之事,叫尔晴姐姐听见可是要挨板子的。”

心中却也叹道,世子夫人玉一般的人,当年也是名满京城的世家贵女,怎么就被这么个外室出身的鄙薄妾氏打压成这样。

谢晚凝立于窗前,一身素衣穿在身上空空荡荡,静静听着婢女们的对话,面色无波无澜。

直到尔晴领着大夫进来,见此情形,面色一变:“少夫人身子不爽利,怎么好吹风,快快去榻上歇着。”

谢晚凝回头,微微笑道:“忽然想起,好久没出门了。”

曾经心心念念要嫁进来的侯府,她好似终于待腻了。

尔晴鼻尖一酸,扶住她坐在软榻上,招呼从外头请来的大夫,客气道:“韦大夫,您瞧瞧我家少夫人的风寒两月有余了,怎么还不好。”

入秋后,谢晚凝在大夫人院中吹了场风回来就病了,府医说是受了风寒,药也按时服了,可向来康健的身子,却如何也不见好转。

不想让贴身婢女担心,谢晚凝伸出手,乖乖叫大夫把了脉。

刘曼柔进来的时候,恰好听见年老医者的最后一句:“郁结入腑,神伤不寿……”

她眸光微闪,抱着孩子跨门而入,口中笑道:“郁结入腑?郎君不过多去了妹妹那几次,姐姐何至于此,今夜我便同郎君说说,叫他这些日子多来陪陪姐姐你如何?”

“谁放人进来的!”乍闻主子伤了寿数,又见罪魁祸首登堂入室,尔晴手都在发抖,怒道:“都拿捏少夫人心善,一个个蹬鼻子上脸,少夫人能忍,我忍不得!”

“掌嘴!”刘曼柔笑意顿收,神情一戾:“姐姐身子不好,连婢女都无暇管教,那妹妹便代劳了。”

她素来受宠,出行跟随奴仆众多,话音一落,便有两名健妇上来。

谢晚凝挺身挡在尔晴前面,神色冰冷:“刘夫人不在前院受宾客贺喜,不请自来,旁人还说不得吗?”

刘曼柔瞥了她一眼,神情轻慢,再无方才假模假样的客套,手微微一扬,立即就有人扯开谢晚凝,扬手扇了尔晴几个嘴巴。

韶光院的几名婢女皆被制住,竟无一人能上前阻拦。

“你们住手。”谢晚凝苍白的面色因为怒意出现病态的红,冲过去将人推开,可她久病未愈,哪里有力气阻止这些健妇,反倒被推的跌倒在地。

“姑娘!”被压制的尔晴见主子被推倒,怒喊一声,竟挣开了几名仆妇的钳制,直挺挺朝抱着孩子的刘曼柔撞去。

你们推我主子,那我也推你们主子,完全抱着鱼死网破的悲愤在行事。

混乱中,谢晚凝见到刘曼柔站立不稳身子一晃就往地上栽,手里抱着的陆子宴才满周岁的长子,恰好一头磕在坚硬的青石砖上,头破血流。

一片惊呼声中,她看到陆子宴铁青着脸急匆匆赶来,抱起满身是血的长子,口中还在轻哄着哭的满脸是泪的刘曼柔,愠怒的眸子越自己,望向尔晴。

她看见他神情冰冷,口中一张一合,吩咐左右道:“将此等刁奴拖下去杖毙。”

“不!”谢晚凝焦急阻止:“是刘夫人底下的人冒犯我,尔晴忠心护主,何错之有!”

她想讲道理,可没人听她讲道理。

陆子宴垂眸望着坐于冰冷地面的女人,蹙眉道:“谢晚凝,你何时成了这样的恶妇,我说了,柔娘即便生下陆府长子,也不会影响你是我正妻的地位,你大可不必视她为眼中钉。”

一旁的刘曼柔哭道:“姐姐是您八抬大轿迎进府的正室夫人,妾身自知不如多矣,平日里她身边的婢女对妾身没有个好脸色妾身便也忍了,可她今日对培哥儿动了手,郎君若不给个交代,这府里哪里还有我娘俩儿的容身之处。”

她生的柔媚入骨,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陆子宴不过看了一眼,便狠了心,再次冷声道:“都愣着做什么,拖下去杖毙。”

谢晚凝尖叫着要上前,被仆妇扯到一边捂着嘴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尔晴被仆人拖到庭院长凳上,解开衣裙,剥了裤子施以杖刑。

她看着尔晴口中吐血朝她摇头,看着尔晴后臀皮开肉绽,看着尔晴慢慢断了气息。

等一切停止,仆妇松开捂住谢晚凝嘴的手时,众人才发现她不知何时也呕出鲜血。

陆子宴头也没回的吩咐奴仆:“念她伺候夫人一场,备副薄棺,将人收殓了。”

谢晚凝耳膜訇然作响,听不见任何声音,扑到尔晴身上,不许人将她拖走,泪流满面地给她提好裤子,系好衣裙,手抚向她肿胀的脸,从未有过的痛悔之意涌上心头。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尔晴!尔晴你醒醒,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一直背对着这边的陆子宴闻言倏然转身,目光落在她满是鲜血的脸上,放下手中幼子,疾步走过来。

谢晚凝抱着没有生机的尔晴,想喊大夫来救救她,可嗓子像是被棉絮堵住,已经发不出声音。

都是她,都是她不听劝告,冥顽不灵,非要嫁给陆子宴,自己陷入泥泞搭上终身不算,还叫尔晴跟着她受苦!

她曾信誓旦旦说过永不后悔,如今不到两年便后悔了。

都是她的错,为什么让尔晴去死!

她害死了尔晴!

恍惚间,谢晚凝目光看到刘曼柔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痛悔交加间,五脏六腑都似被挤压成一团,喉间再度喷出一口血,失去意识前只看见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到她面前。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公婆宠+萌宝+男二上位+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绝尘烟客·连载中·36.5万字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连载中·35.3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28.1万字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59.9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28.6万字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之桉·连载中·32.6万字

换亲后,夫人只想种田

上一世,徐春花嫁给了县令之子陆远,徐秋月嫁给了路边逃难的瘸腿流民玄九倾。 徐秋月重回到了徐春花定亲之日。 徐春花抢在徐秋月之前把那瘸腿流民捡回了家,对着母亲央求不愿嫁给那大富大贵的县令之子,要嫁给瘸腿流民。 徐秋月知道,徐春花和她一样重生了,徐春花知道了流民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圣上落难的九皇子。 徐春花无非是看着上一世的她受尽九皇子宠爱,成了王妃,而徐春花却在小小的县城里被丈夫因为一个歌伎关在柴房里受苦受难。 最后更惨,被陆远连累,被他的仇家一刀捅死。 如今徐春花期待着徐秋月嫁给流连烟花之地的县令之子,过着她上一辈子过着的苟且生活。 可是徐春花却眼睁睁的看着徐秋月的丈夫变得上进起来,徐秋月还得诰命。 而玄九倾重回京城之日,并未迎娶她为正妻,就连侧妃的名份也未曾给予,只是给了一个侍妾的名份而已。 徐春花到死也想不明白,明明已经交换了人生,为何徐秋月还会过的如此风光,而她····· PS:女主有金手指有空间有灵泉水

采菱子·连载中·28.6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完结·33.6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翎凡凡·连载中·47.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