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三月棠墨

浪漫青春/已完结

20.8万字

完结于2024-05-3108:00:00
简介

青春

豆瓣八卦小组有人爆料,新晋顶流CY和十八线糊咖ZYH在一起了。 证据是11月30日晚,该顶流进了女星的家,一夜未归。 吃瓜群众很快对号入座,能称得上顶流的男星没几个,再加上“新晋”的前缀,那一定是池予无疑了。 再一看,名字首字母的缩写对上了! 池予,浓颜系大帅哥,剑眉星目,脸部轮廓优越,在遍地美貌的娱乐圈杀出重围,圈了一大批颜粉。 古装丑男那么多,内娱能出这么一个颜值逆天、演技精湛的美男,你们就偷着乐吧——这是网友对池予的评价。 池予就读于重点大学,做兼职的途中被导演一眼相中,拍的第一部剧就溅起大水花,此后一路扶摇而上,跻身顶流之列。 听说他素人时期谈了个女朋友。 粉丝嚷嚷:池崽出道晚,有过经历很正常。 豆瓣帖子被人搬运到微博,引发热议,庞大的网友群体瞬间解码,帖子里的糊咖指的是拍了几部小网剧、苦苦在十八线挣扎的曾以晗。 池予粉丝立马跳出来打脸:眼瞎?11月30日晚上曾以晗去参加好朋友的生日聚会了!通宵未归! 那么问题来了,池予那一晚为什么会去曾以晗家? 此时此刻,看着网上的腥风血雨,一位小助理抱着手机瑟瑟发抖。 怎么办?她不会被发现吧? 池予安慰:别怕,大不了公开。 小助理:不行! 曾以晗:池予,你能不能有点担当,别拿我当幌子!

第1章一毕业就结婚

窗外下起了大雪,能听见雪花降落的簌簌声,那样细微的声响,反倒衬得天地一片寂静。

接到池予电话的时候,黎青酒正在准备打火锅的食材,她歪着脑袋,肩膀和耳朵夹住手机,一边切土豆片一边问:“你到哪儿了?”

那边说快到小区了。

黎青酒眼睛一亮,随即,附加一句叮咛:“你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

两人明明是情侣,却宛如偷情一般,只因池予那家伙刚播完一部大爆剧,一跃成为顶流之列,一举一动都很难逃过狗仔的眼睛,不得不小心谨慎。

挂了电话,黎青酒的情绪再难平静,饱胀得就像摇晃过的可乐瓶,随时要喷涌而出,切菜的指尖都微微发麻。

怀揣着激动、兴奋又期盼的心情等待,门铃声终于响起,黎青酒没有片刻犹豫,扔下菜刀转身冲去开门。

门还未完全打开,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高瘦男人就从门缝闪身进来,将黎青酒抱了个满怀。他身上裹挟着室外的寒意,风尘仆仆,剧烈起伏的胸膛彰显出他的心情同样激越,跟她的不相上下。

池予摘下口罩随手扔到一边,精致又帅气的五官太有冲击力,他的出现,使得屋内更亮了一个度,他大喘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下:“曾以晗不在家?”

黎青酒两只手藤蔓般紧缠着他窄瘦的腰身:“她去参加朋友的生日party了。”

话音刚落,她的脸颊就被一双大手捧起,温软的唇贴上她的唇瓣,熟悉的触感和味道同时侵占她的感官,她浑身上下每根神经都禁不住战栗。

一个多月不见,思念全都倾注在这个吻里,格外绵长、悱恻。

肺里的氧气被吞噬殆尽,快要爆炸的窒息感袭来,黎青酒挣扎着推开他少许,脸埋在他胸膛里连连喘息,嗓子哑得听不出原来的声音:“这栋楼的住户挺多的,你上来的时候没有撞见人吧?”

池予后背抵着门板,仰起脖子呼气,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下,身体里那股躁意仍然没法疏解:“没。”说完,他鼻子里哼出一声笑,“这么怕被人发现?”

黎青酒握拳在他身上砸了下,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你说呢?”

池予双臂圈揽着她的身子,往自己怀里压,低着眼睫盯她红扑扑的脸,嗓音懒懒的:“被发现了就公开呗。”

黎青酒顿时炸毛:“你不要不管我死活,公开恋情我得被骂死!”顿了顿,她好奇问,“之前都是我去你的住处,今天怎么想着过来了?”

池予在外地拍戏,今天杀青返京,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就收拾收拾准备去他的房子整理一下,结果他发来消息说,让她不要过去,他下飞机直接来这里找她,她挺纳闷的,但是没多问。

池予无奈地耸了耸眉毛:“出发前经纪人给我打了电话,说公司给我安排的住处被曝光了,有狗仔和私生蹲守,让我暂时别过去。”

黎青酒倒吸气:“我说什么来着!你现在就是一只行走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注意,我们的恋情要是曝光了,我也会变成发光体。你可怜可怜我,别公开了。”

池予点点头,不知听进去没有,他的眼神很深邃,从她眨动的眼眸扫到一张一合的红唇,待她说完话,他低下脖子的同时手臂用力,将她整个人往上提溜,含住她的唇辗转碾磨。

黎青酒被吻得七荤八素,寻着间隙哼哼唧唧地说:“肚子……饿不饿,我们吃……”

“饭”字没说出来,她便被池予竖着抱起,往她的房间走。

为了防止自己掉下来,黎青酒不得不分开双腿缠住他,行走的过程两人断断续续地亲,空气都拉丝了,全是暧昧的味道。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被放到床上时,黎青酒还在操心他在飞机上没吃东西,饿久了胃会不舒服。

池予单膝跪在床边,两只手反到背后拽掉羽绒服,再捏着下摆脱去卫衣,光着上身,视线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这不是正在吃吗?”

黎青酒:“……”

即使有过许多次,面对这样的池予,黎青酒还是羞赧地眯了眯眼,克服了下羞耻心,然后就大胆地盯着他看。他皮肤很白,肌理薄薄的,线条流畅又清浅,是最对她胃口的那种身材。

池予俯身,手撑在她身体两侧,蹭着她的耳廓、脖子亲了好几下,才克制着先去浴室洗澡。

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黎青酒不由心跳加速,两只手捂住了脸,她能感觉到,脸颊在升温,都能烙饼了。

不知何时,耳边的水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啪嗒”一声,门开了,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床边停下,黎青酒清晰地捕捉到身边的床垫在下陷,一股樱花沐浴露的馨香钻入鼻尖,带着微微潮湿的水汽。

“睡着了?”池予在她耳畔低语一句。

没等她回应,他的手臂就探过来,搂着她的身体贴近,细密的吻如春雨般落下来,一点一点点燃她方才冷却的情潮。

被子里热浪翻滚,好似从寒冷冬夜转瞬过渡到炽热仲夏。

*

黎青酒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浑身湿黏,发丝软塌塌地贴在肌肤上,呼出的气息急促又滚烫,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用指尖戳了戳旁边的人。

“几点了?”

池予靠着床头,摸来手机瞄了眼,给她报了个时间:“十一点过五分。”

他八点多到家的……

黎青酒嘀咕:“你嗑药了?”

池予没听清,偏着耳朵凑近她:“什么?”

黎青酒抿着唇,才不要重复。

“渴不渴?”池予摩挲着她光滑圆润的肩,本就慵懒的声线此刻更甚,让人联想到餍足后缩在猫窝里动都不动的大猫。

黎青酒嗯哼了一声。

池予起身倒了杯温水过来,一手托起她后颈,喂给她喝,被子下滑,露出更多的肌肤,上面印着他方才弄出的痕迹,他错开眼笑了下。

黎青酒没注意他的神情,就着他的手喝了半杯水。

他把剩下半杯喝了。

两人躺着休息了会儿,池予抱她去浴室简单清洗,穿好衣服去厨房。

晚饭变成了宵夜,池予接着处理剩下的食材,把鸭血从包装盒里倒出来,切成薄厚合适的块状,摆进白瓷盘里。

“咕噜噜——”

黎青酒听到了肚子叫的声音,反正不是她的,这里只有两个人,只能是池予。她双手背在身后,踮起脚尖瞅他的脸,揶揄道:“我说先吃饭,某人还不同意,现在知道后悔了?”她后面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吃我不抵饱吧?”

池予乜她一眼,只笑,不说话。

黎青酒想起什么,跑出厨房,没一会儿回来了,拆了一颗牛轧糖塞进池予嘴里:“我自己做的。先补充点糖分,免得你饿晕了。”

花生味浓郁,是池予喜欢的,他嚼着嘴里的糖,偏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你上周回老家,有没有跟阿姨提我们结婚的事?”

说好大学一毕业就结婚,这都毕业快半年了,是不是该把结婚一事提上日程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想翻译你的心声

【破镜重圆+双强双学霸+双向奔赴+天之骄子+救赎向+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职场】 清冷美艳翻译官and天才痴情检察官 (主都市,前期校园篇不会太长) 沈钦年被宋云暮偷亲后,意外发现他们竟然是双向暗恋. 并打算第二天和宋云暮表白,谁知道宋云暮不辞而别了.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后。 宋云暮也没想到离开三年,再次与沈钦年重逢时竟然是在法庭上。 宋云暮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事,对他避之不及。 某天晚上,华都检察院最不近女色的沈检将出了名的清冷美艳的宋翻译官堵在门口。 宋云暮闻着他一身酒气,红着脸捂着嘴:“你喝酒了?” 他眼角泛红,弯腰轻吻宋云暮的手背,痞笑着说:“嗯,那你讨厌吗?” 宋云暮脑子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你…你醉了…” 沈钦年越发靠近她,手握住她的手腕,眼底的笑意更深:“…不讨厌就好。” *排雷:1.女主心理方面有点问题(抑郁症+焦虑症) 2.女主原生家庭有问题,父母一些处事教育方面存在问题 ps:作者本人并非专业学法的,本文就当架空的小说世界来看,有些私设不要过多纠结这些,主要看文愉快就好.

秋慕星·完结·20.2万字

回到爸妈十七岁

国际班的沈聿白是豪门大少爷,权势滔天,嚣张跋扈,骄矜倨傲,一点都不好惹。 转学生沈斯年清新俊逸,阳光开朗,背景成谜,是个传说。 普通班的许初宁和妈妈相依为命,生活拮据,靠着学校给予的补助上学。和沈聿白沈斯年两人应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关系。 最近学校同学却发现,她和转学生沈斯年关系匪浅,相处暧昧,沈斯年对她言听计从,而国际班的沈聿白对她更是特殊。 一日,学校同学甚至听见沈聿白将许初宁堵在墙角,沉声问她,“我好?还是沈斯年好?” 同学们:“?” 这是什么三……三角恋修罗场?

祝愉·连载中·35.2万字

上热搜后我成了全网朱砂痣

程栩然是个不温不火的二线女演员,一朝被顶流男爱豆公开捆绑,炒作cp。 粉丝:离我家哥哥远点,你配不上! 程栩然:人在剧组,勿cue。 对家抢走高奢代言,程栩然在苦练台词背剧本。 女明星晒甜蜜恋情,程栩然顶着严寒拍摄跳湖戏份8遍。 后援会粉丝面面相觑:粉的偶像太敬业是什么体验?! ** 直到提名最佳女主角奖的那夜,红毯盛况空前,记者拍到一袭白纱晚礼服的程栩然上了辆黑色劳斯莱斯,背影摇曳生姿。 车窗半降,车里那人只露出半张清贵深邃的侧脸,气场高不可攀。 事后有人扒出,他是新锐传媒那深居简出的少东家,更是程栩然的顶头上司! 当天,热搜炸了! 原来她深藏不露! 程栩然诚惶诚恐回应热搜:只是老板! “老板?”大雪纷飞,浓夜暖灯,书房的桌案前,宋砚清从后笼住她,办公时高挺鼻梁上架着的银丝眼镜微抵住程栩然的侧脸,温度冰凉蛊惑,涟漪心扉,他漫不经心一笑,“是,还在追。” #娱乐圈最强打工人 #朝九晚五我的梦 #我靠拍戏整顿追名逐利娱乐圈

霏霏我心·连载中·39万字

婚后有喜

黎知韵已大学毕业,无心恋爱,只想搞事业。 可她爸偏偏担心她见识少,恋爱脑。 于是动用“钞能力”,让她去相亲。 她爸说:可以不谈恋爱,可以不结婚一直单身, 但必须要去见见世面。 以免见识少,容易恋爱脑。 所以,相亲对象很靠谱,学历高,家境好,又高又帅有大长腿。 【看点一:】 都说婆媳关系是老大难, 婆婆不是妈,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就行。 所以,结婚后黎知韵想跟婆婆保持距离, 但婆婆却要跟她做闺蜜。 婚前,婆婆是气质出众高贵大方的贵妇一枚, 不好接近,有距离感。 但婚后,黎知韵才发现,婆婆是她的网友。 而且她们彼此还是对方的事业粉。 为此,婆媳关系好,儿子就不是宝。 结婚前,周辽是他妈的好大儿, 婚后,儿子不如儿媳妇香。 ** 周辽以为,他通情达理的老妈会是他的爱情保镖, 可万万没想到,他还要提防亲妈挖墙脚。 【PS:本文主打轻松治愈,女主人间清醒,男主男德标兵,没有渣爹事儿妈,极品少,不撒狗血。】

米白·连载中·45.5万字

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徐衍风一朋友在酒店碰见了熟人。 那熟人正是徐衍风大学时期交的女朋友,已成过去式。 两人打了个照面,朋友转头就跟徐衍风通风报信:“你猜我瞧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徐衍风只有一位前女友,且是初恋,那个叫夏熙的女人。 挂掉电话不到半小时,徐衍风现身熙庭酒店,旁若无人踏进宴会厅,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拽走那个穿着敬酒服、与人谈笑的女人,带她到避静无人处,将她狠狠掼到墙壁上,虎口卡着她的脖子。 “夏熙,你怎么敢……” 怎么敢跟别人结婚。 夏熙别过头:“先生,你认错人了。” 徐衍风冷笑,握着她肩膀将她翻过去,指腹在她后肩蹭几下,露出被遮瑕膏掩盖的清晰咬痕,那是当年情到浓时他弄出来的,不许她涂药。 徐衍风咬牙切齿:“还想狡辩?” 这时,不知打哪儿跑来一小孩:“不许欺负我妈妈!” 徐衍风低头,看着那孩子,忽然福至心灵:“你今年几岁了?” 夏熙抢先道:“四岁!” 小孩:“妈我五岁了,你是不是记错了?” 徐衍风瞳孔微缩,他和夏熙分手六年,这孩子五岁…… 朋友抓一把瓜子过来看戏,以为徐衍风会弄死那个始乱终弃的女人,看到这里顿觉不妙,徐二好像又要栽了。

三月棠墨·连载中·15.5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3.9万字

夜色浓时

小甜饼/现代都市 【明艳钓系大小姐x高岭之花性冷淡】 一场疯狂撩人反被撩的故事 * 林晚霁是个“财迷”,立志赚好多钱是她的目标,却意外因为一档职场综艺走红,期间她明艳旖旎的外貌成为了职场人气女,网上对她的形容—— “这姐一出马,便是王炸。” 在这之前她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 “给你一千万,去和我儿子谈恋爱” 林晚霁:??? * 贺京珩身处豪门圈的顶级掌门人,矜贵优雅,举足之间透着难以接近的危险,引得无数女人为之着迷,偏这人生的古板克制,仿佛世俗的情爱与他毫无关系。 之后两人的相处久变成了—— “老板,好冷,想要贴贴!” “呜呜,好累哦~想要抱抱充电!” 贺京珩视线落在了眼前女人的身上:“你还想干嘛。” “老板,我可以和你的嘴巴略略略嘛,还想要……” 自此,贺京珩尝到了禁果的甜味一发不可收拾…… * 后来,林晚霁不告而别,再次相遇之时,她被贺京珩抵到了一角:“晚晚,一千万和我都给你。” 排雷:女主很爱money,有原因,后面会写到 男主属于蓄谋已久(披着羊皮的狼) 女主前期直接给男主妈安排到男主的别墅里,美其名曰:近身攻略

梨涡清甜·连载中·27.5万字

俯首诱桃

简介:【人间清醒.美艳女壁画师vs自我攻略.抠门男霸总】 许幼桃,人不如其名,长得美艳又张扬,闺蜜送其外号“许玫瑰”。她以为的和陆沉厌第一次见面是在同学聚会楼下的咖啡厅,她看上他的脸,错把他当成假扮男友替自己撑场面的的男执事,心甘情愿当了冤大头,钞票为他花了一笔又一笔。 陆沉厌,人如其名,从社会底层打拼成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锱铢必较,人称当代“守财奴”。他知道他和许幼桃第一次见面是在更久之前,她扛着脚手架顶着大太阳,为福利院画公益壁画。彼时他难得走神一瞬,替她可惜了她那张脸,没用到“正道”上。再后来,他自打脸,庆幸她没投身“歪门邪道。” -- 陆沉厌追许幼桃的时候,今天送珠宝明天送豪宅,妄图用钱打动她。 许幼桃不屑一顾。 最后,他捧出了自己的真心。 许幼桃欣然接受。 好友对此齐齐摇头可惜:“阿厌,你是被下了蛊,还是中了邪?” 陆沉厌嗤笑,眼神热烈:“你们懂个屁,她是比金银财富更有价值的珍宝。” …… 爱上许幼桃的那一刻,陆沉厌生平第一次低头,周身桀骜尽化为柔软。 -- 一句话简介:守财奴霸总为爱撒钱,老房子着火,打脸真香! Ps:男女主身心唯一,5岁年龄差。 偏双向救赎的温馨向小甜饼~

素人洋·连载中·18.8万字

衬衫吻玫瑰

梁璇选择跟沈祁安结婚,原因不外乎两个: 一、长得帅; 二、有能力。 而沈祁安选择跟梁璇结婚......他是被选的那一个,靠! *** 婚后,沈二少作天作地,终于拿到了一纸离婚书,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得偿所愿的时候,一组照片在圈子里传开:凛冬雪夜,男人红着眼,在林海听风站了一夜。 次日,友人去探望病情,病房内,男人模样恹恹,眉间阴郁。 友人笑问:“还没离呢?” 沈祁安一个橘子砸过去,“你懂什么,离婚有冷静期,我正跟我老婆协商呢!” ***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那毋庸置疑。”——辛波斯卡《企图》

糖不枝·连载中·2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