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与前夫活成对照组

和离后:与前夫活成对照组

沉欢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912:00:00
成亲前所有人都觉得是魏伊人高攀了侯府, 成亲后,侯府突逢变故,是魏伊人出钱出力撑着侯府。 所幸,婆母明事理,小叔子上进, 夫君虽没本事,可胜在对她体贴周到。 呕心沥血多年,魏伊人熬坏身子迟迟不能有孕。 终于谋得侯府一朝翻身, 魏伊人以为苦尽甘来。 谁知, 永安侯却转身将白月光迎回京城, 才知道,成亲五年夫君在外面的儿子四岁半! 永安侯以为翻身后可以高枕无忧,等和离后才知道魏伊人才是侯府的天。 侯府的天塌过一次,那就再让他塌一次!

第一章抓个现行

“夫人就放心吧,您必然能如愿公子姑娘的抱一堆。”马车上,香附同魏伊人将带来的东西整理的了三遍,终是忍不住打趣了句。

香附是魏伊人的陪嫁丫头,这些年她是格外心疼魏伊人的。魏伊人打从嫁到侯府来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成亲当天公爹离世,朝中有奸人迫害,婆母急病了,小叔子尚小,至于侯爷,本就嫡次子没有撑家的本事,侯府可谓是一夕之间天塌了。

魏伊人刚过门就挑大梁,不过苦日子总算是过去了,如今也都是好日子了。

“就知道贫嘴。”魏伊人笑着白了香附一眼,不过手上的动作没停。

她嫁到侯府侯劳心费力的,第二年月事便不稳了,那苦药一碗一碗的喝下去也不见好,反而越来越越乱。得幸夫君怜惜她身子弱受不住有孕之苦,即便是丁忧之后也未曾同房。

如今,听闻京城来了神医,魏伊人就眼巴巴的过来求来了,希望赶紧调好身子,同夫君有个孩子。

不过想来神医脾性古怪,寻常的银子魏伊人怕打动不了他,又寻了好些书册孤本,只盼能入得神医得眼,对她上点心。

马车咕噜噜的转个不停,终于停下来了,因为地方难寻,东拐西拐的好一顿绕,马车颠簸不稳,坐的魏伊人头晕,静坐了半响才起身让香附扶着下马车。

等下了马车,魏伊人那股劲还没缓过来,扶着马车干哕了好一阵。

香附心疼的捋着魏伊人的后背,“您受罪了。”

魏伊人摆手示意她不必担心,等着缓和过来,魏伊人越发觉得这神医确实古怪,住的地方是山涧间,马车上不去,还得走上去。

倒是有一种,求佛的感觉。

魏伊人亲自捧着书册,准备上去走上去。

只是,刚走到小路旁一抬头迎面瞧见了一家三口从上面下来。

该是一家三口的。

女子娇小走在后头,前头的男子高大,左手抱着一个孩童,还不忘回头用右手扶着女子,只一眼就觉得她们恩爱情长。

“侯爷。”走在后头的香附,没忍住惊呼出声。

侯爷这个时辰不是应该礼部办差?还有,那个孩子是什么人?

魏伊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却乱作一团,竟是无法思量,只将双手紧紧的抓着书册。

紧一些,再紧一些,便是连指甲折断都未曾感觉的一丝的痛意。

对面的人似乎也有所感觉,抬头往前望去,同魏伊人四目相对。

这不是自己的夫君还能是谁?

因为永安侯突然停下来了,他怀里的孩童有些不满的动了动身子,脆生生的喊了句,“爹爹。”

只这一句,让魏伊人的心沉了又沉。

永安侯收回扶着女子的手,在孩童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无碍。”

而后缓步往下,继续走去,终于走到魏伊人跟前。如此,魏伊人也看清楚那女子的脸。这不是侯府养女,本该在守陵的寡妇?

“你怎么来了?”永安侯沉声问了句,眉头不自觉的紧缩。

指甲间尖锐的疼痛一阵阵传来,魏伊人抬头硬生生的扯个笑容,“我来赏景,不想在这遇见了侯爷。”

话,云淡风轻。

可是心里却涩的厉害。这些年吃药吃的,她现在嘴里时常都是苦味。终于打听到京城来了神医,欢喜的与永安侯分享。

彼时他也是高兴的,甚至还在特意寻了书册来,提前想起孩子的名字。

只是永安侯丁忧后就不再任职朝堂,这些日子才重新回了礼部当差,事情杂多早出晚归的,腾不出空了。

本来已经说定,等着这个月永安侯休沐亲自陪着魏伊人过来的,只是魏伊人今日得空,她心疼永安侯忙碌,便自己过来了。

没想到,他是挺忙的,只不过是在忙着跟旁人带孩子。

魏伊人的视线又落在永安侯身后的女子身上,“阿姐何时回来的?怎么不回府,我好备宴为阿姐接风洗尘。”

“弟妹。”养女郑婉始终站在永安侯的身后,魏伊人也没说什么,她一开口泪眼盈盈带着哭腔。

永安侯怀里的孩子挣扎起来,“坏人,你是个坏人,欺负娘亲。”

永安侯连忙安慰孩子,身子不着痕迹的将郑婉挡在身后,“好了,我回府自给你交代。”

回头冲着郑婉说话声音缓和了很多,“本也瞒不住,今日便回府吧。”

郑婉嗯了一声,不过临走的时候还对着魏伊人福了福身子,“对不住了弟妹。”

她这动作,不知道是真的愧疚,还是别有用意。

魏伊人站在远处看着她们三人走远,看着她们上了马车,头也没回。

“夫人。”香附此刻已经掉了泪,本来满怀希望欢欢喜喜的过来,谁人知道当头一棒。

看那孩童似也才三岁多。

郑婉是寡妇,可那孩子喊她娘,喊侯爷爹。

这么多年侯爷跟夫人恩爱情长她是看在眼里的,不想相信,可眼前一幕又不得不相信。

手中的书册脱手掉落在地上,魏伊人没看一眼,手搭在香附的胳膊上,“回府。”

他不是要解释,那自己就听听他怎么解释!

“夫人,您的手。”香附惊呼一声,连忙拿着帕子,盖在魏伊人手上。

魏伊人始终看着前方,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感觉到香附颤抖的手,也只是始终淡漠的说一句,“无碍。”

刚下的马车,好不容易晕眩感消散了,这会儿个一坐上来,头晕的感觉就又过来了。

魏伊人双眼紧闭的靠在马车上。

马车里头没有药膏,香附只能碰着魏伊人见血的手指,拿了杯子敷在下头,一阵阵的凉意缓解魏伊人的痛感。

“夫人,咱们回去便寻老太太做主,此事断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您于侯府既有辛劳也有苦劳,总不能让她们欺负了去。”香附絮絮叨叨的骂着。

即便纳妾,那也得当家主母点头。你在外头不声不响的跟人家生了孩子,那就是外室。

如今还正巧碰到了,侯爷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跟着外室走了,这不是在打魏伊人的脸?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贬妻为妾?和离高嫁气死前夫

云枝胎穿古代,畏手畏脚努力模仿古代女子,只为好好在古代过日子。 终于,她成了大周朝的一品侯夫人,可谓妥妥的人生赢家。 就在云枝打算躺平度日之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被绿了! 夫君不爱,婆母不疼。一朝外室携子入府,夫君竟想贬妻为妾! 笑话! 她堂堂暗皇怎么可能做妾?和离! 出府归家后,本以为会得到几句安慰,却不想竟被家人逼着去当姑子。 狗屁古代人,姐不装了!一怒之下,她决定立府独过。 反正嫁妆在手,何不当个快乐的单身狗! 不想,一朝圣旨天降,她一跃成了摄政王妃。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云枝冷笑:小样,看姐不虐死你们!

畅然·连载中·8.5万字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一团丸丸·连载中·9.8万字

和离前我重生了

(22:00更新) 嫁给谢允的第四年,申令祎怀孕了,这时婆母要给儿子纳个妾,谢允同意了。这让占有欲极强的申令祎,顿感生无可恋,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然而第二天,她重生了,此时刚和谢允成婚不到一载。 既然重来一世,她不仅要向昏聩蠢坏的恶婆婆,千刁万恶的小姑子,柔弱无依的表妹们说一声再见,更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金桂载酒·连载中·15.1万字

宠妾灭妻主母重生当天手撕穿越女

【重生世家女手撕穿越女+疯批权臣+萌娃+爽文+双洁】 苏妤是广平侯府的主母,煞费苦心帮助丈夫袭爵,刚有眉目时,丈夫陷害她的外祖家贩卖私盐,她也被虐待致死。 重生回到刚成亲的第四年,苏妤冷眼旁观,庶子被养废,渣男和渣女狗咬狗,一家子穷困潦倒。 她淡然的掏出和离的圣旨,潇洒离去。 渣男肠子毁青跪地忏悔:“你已经嫁过人了,没人能要你了,回去跟我好好过日子吧。” 权倾朝野的王爷带着花轿火速赶到战场,一脚给渣男踢飞,道:“本王眼巴巴的盼着扶正呢!你还想截胡?!滚粗!”

姜杨行言·连载中·8.8万字

重生后,朕和皇后在逃荒

上一世的姜瀛,文能治世,武能开疆,是大盛朝第一明君,可他被皇后弄死了。 这一世,姜瀛只求老婆孩子热炕头,可皇后只爱粮食不爱他。 兄弟给他支招:“要讨姑娘欢心,你得甜言蜜语,再没事送个礼。” 姜瀛,深觉有理! …… 秦小米重生三世,这辈子只想带着家人发家致富后,坐着金山,潇洒而活。 隔壁的姜大郎却时不时来给她送礼,粮食、金银、宝玉、田宅铺子什么都给,最后还把自己打包送到她家里来。 秦小米怒:“你到底有什么毛病?赶紧滚,不然揍扁你!” 一对一宠文,身心干净,没男二,没女二,上一世有误会,双重生在另一个古代,这一世误会解开,带领欢脱主角团发家致富虐渣,求收藏^0^

风十里·连载中·63.7万字

夺回气运后,修仙大佬她不苟了

【无cp+系统+修仙+女强+爽文+杀伐果断】 沈云翎重活一世,本以为只是找掠夺她气运的幕后之人报仇,谁知道前脚刚把人杀了,后脚就遇到了世界意识。 世界意识告诉她,她的重生和死亡都是因为世界意识。 世界意识说:“我现在没有办法操控这个世界,也没有办法拯救这个世界,只有你......” 沈云翎冷漠脸:“不要。” 世界意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青澜界也有你的亲人朋友,你真的忍心看着他们就这样死去吗?” 沈云翎认真点头:“我忍心,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大家一起死也挺好的,还有个伴。” 世界意识:“......”神他妈有个伴!! 直到世界意识连世界本源都拿出来了,沈云翎才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就是系统嘛,她保证见一个杀一个!!

橘子海信·连载中·11.4万字

冤种长姐重生后,创飞全府白眼狼

前世沈宁为了护住年幼的弟妹费尽心血,立誓终身不嫁,不想操劳一生,却养出了两个白眼狼。 弟弟愚钝无知,娶了恶妇逼他夺取家财。 妹妹为爱脑残,自甘堕落却恨她不支持她的爱情。 被逼离家,因为操劳过度,旧疾复发,死于最寒冷的冬日。 重生十八岁,她看着一群白眼狼笑出声,这一次她陪他们慢慢玩儿。 拼命保下的家业她绝不便宜白眼狼,她要招婿。 她在一众青年才俊中挑花了眼,皇后娘娘却把她那乖张邪戾、人憎狗厌的纨绔弟弟打包送上门。 她想拒绝,奈何皇后给得实在是太多。 成亲当夜掀开盖头,看着那过分貌美的夫君。 啊,这......好像还赚了...... ------------ 冷静慵懒理智型女主VS闷骚腹黑恋爱脑男主

妖殊·连载中·20.9万字

修仙请带闺蜜

修仙的很多年以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多嘴问妖后, “小人听说魔界那位第一夫人是你的好姐妹?” 妖后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屁的好姐妹,她抢了我男人!” 这话一出口,一旁俊美无双的男人,把双眼从手上的书缓缓挪开,淡淡撇了她一眼,问话的人就觉得殿中陡然一冷,身子如坠冰窟…… 妖后满不在乎的瞪了男人一眼, “我说的有错吗?” 之后魔王夫人与妖后乃是多年闺中蜜友,因为男人反目成仇的秘闻传遍了各界,然后魔界有人脑子犯抽跑来问一脸温柔和蔼的魔界第一夫人, “夫人,听说当年您乃是由狼族妖后引到此界的,之后你们二人一起闯荡各界,共历生死,曾是金兰姐妹呢,后来……听说您与那位……似是因为男人起了罅隙?” 魔王夫人微微一笑,端起白瓷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 “她是不是说我抢了她男人?” 说罢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闻听之人一愣,心中惊呼, “这事儿竟儿是真的,难道当年我们家王,竟然与那妖后有过一腿么?” 正乱想间,却听正品茶的人又加了一句, “可是……她也抢了我男人啊!” 问话的人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口凉气还没有吸进嘴里, 所以您两位是换着玩儿的? 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有人声如洪钟吼道, “砰……” “你说……谁是你男人!”

江心一羽·连载中·108万字

逼我养外室子?侯门主母她杀疯了

【侯门主母+女主重生+外室子+扯头花+全程女主独美无CP】 陆桦重生了。 被皇帝养子跟他的生母联手谋害,在寿终正寝前,被害死了! 此仇不报,她做鬼都不安生。结果一睁眼,就穿成了侯门主母沈若言。 还是个被夫君宠妾灭妻连外室子都想塞在她这里养的窝囊主母! 她可是堂堂太后,上届宫斗冠军,岂会搞不定这区区侯府? 让她养外室子? 行,她养! 她当皇后的时候,最喜欢帮别人养儿子了! 一养养一窝! 让外室进门? 行,让她进! 在外室等着风光被迎娶的时候,直接给侯爷连纳两个妾! 这世间哪里去找她这等大度善良的主母? 后宫佳丽三千,她都能给嫔妃们弄个值睡表,更何况这几个小妾? 她沈若言,重生归来,已是钮钴禄沈氏! 无情无爱保平安,以牙还牙心不酸—— 誓要做这盛京城内的侯门主母典范!

自心卿·连载中·1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