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溺宠

顶级溺宠

相茶

现代言情/连载中

31.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822:14:07
简介

娱乐圈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第一章她对霍恒来说可有可无。

【霍恒和沈知意恋爱三周年】

【霍恒快点分手】

【沈知意微博沦陷】

沈知意从杀青宴回到酒店,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有关自己的一系列热搜词条,不用点开她也知道自己又被骂惨了。

霍恒作为当今最红的一线男演员,粉丝数量非常庞大,自从她跟霍恒的恋爱关系曝光,她就无时无刻不在遭受那些女友粉的过激谩骂。

在那些粉丝眼里,沈知意这个勉强够的上四线的小演员能勾搭上霍恒完全是因为有心机,会耍手段,跟他恋爱也是为了蹭他的流量和资源,这段感情并不受大众的祝福。

但他们却并不知道,霍恒跟沈知意只是逢场作戏,他的心上人并不是她,沈知意只是他为了保护自己真正的爱人而推出来承担一切负面影响的挡箭牌。

她只是一个工具——

三年前。

沈知意被霍恒的一通电话叫到华莎酒店,她刚结束一场夜戏疲惫不堪,却因为担心霍恒而强撑精神,房门一开就担心地问,“发生什么了,酒店外面怎么都是记者?”

开门的霍恒衣衫不整,脖颈和肩膀都带着暧昧的红色抓痕,沈知意一愣,视线越过他看到了房内一个模糊的女人身影。

那女人抬起头,露出一张娇妍精致的脸,这张脸并不陌生,是如今当红的女团爱豆——许夏。

“知意,我需要你帮我。”

霍恒飞快地说,“我跟夏夏的照片被拍到了,外面那些记者堵不到我不会走,他们知道我身边的女人是圈内人,但他们没有拍到夏夏的脸。”

“夏夏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爆出恋爱的话对她影响非常大,知意,你能帮帮我吗?对外就说我身边那个女人是你,我们假装一段时间情侣好吗?”

沈知意一时说不出话,她跟霍恒从小一起长大,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做梦都想当他的恋人,“假装情侣”这件事对她来说就像钝刀子割肉,明知无望还要折磨自己。

她张张嘴,想说如果突然承认恋情,对她的事业影响也是很大的,可霍恒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知意,我帮了你那么多次,你小时候差点被你爸打死,是我背你去的诊所,你连这样一个小忙都不肯帮我吗?”

是啊,他帮了她那么多次。

沈知意沉默着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一切都像梦一样,沈知意被推出去应付那些豺狼一般的狗仔们,相机离得很近,把她整张脸照得清清楚楚,她茫然无措,心慌得出了一身冷汗。

她下意识回头,却没能看到霍恒的身影,后来才知道,霍恒当晚在许夏的公寓待了一整晚,两人不知怎么吵得不可开交,直接分了手。

此后三年,霍恒和许夏分分合合无数次,每当他们想要见面约会的时候,就会把沈知意叫过去,这样被狗仔跟踪时可以及时应付。

沈知意一直觉得自己像个活在霍恒身边的影子,她安静得毫无存在感,又在心底期待有一天霍恒能够看到站在他身边的自己。

从回忆中抽身,沈知意接到了霍恒打来的电话。

“洲湾南园,现在就过来。”

沈知意心一沉,立刻就意识到霍恒又要和许夏见面了。

“太晚了,我——”

霍恒:“知意,我今天心情不好,别让我把话说第二遍。”

他脾气不好沈知意一直都知道,这也是他如今唯一一个和小时候一样的地方,沈知意总会选择包容。

“好,我马上过去。”

洲湾南园是一所只接待会员的高端会所,今晚正在举行一场宴会,来者要么是娱乐圈二线以上的明星,要么是商界难得一见的名流大佬,像沈知意这样的咖位根本没资格被邀请,她是被霍恒经纪人偷带进去的。

“霍恒现在抽不开身,你替他挡挡酒。”

灯光璀璨的会所中心,霍恒正在跟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聊天,姿态谦恭,但熟悉他的沈知意知道,他现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恐怕是急着去跟许夏见面。

沈知意走向他,“霍恒。”

酒红色的吊带礼裙衬出她雪白细腻的肌肤,腰肢盈盈一握,那张只化了淡妆的脸在灯光下犹如玉石一般无暇,眸中水色潋滟,好似含情。

她性格内敛,却有着一张毫不低调的脸,稍施粉黛便明艳不可方物。

就算是霍恒都难得愣了下,他很快回神,对着身边的中年男人介绍一番,并把手中的香槟递给了沈知意,三言两语就扯开了话题,找了个借口迅速抽身。

沈知意忍受着身边男人颇为冒犯的打量,想到此刻霍恒正在跟许夏见面,他们或许又要复合,心里一阵难言的酸涩。

明明不久前霍恒还告诉她,他想开始一段新感情,还说或许有缘人就在眼前,她以为自己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沈知意心不在焉,不知不觉喝完了整杯香槟,她酒量很好,刚开始并没太在意,直到身体开始不正常地发热,呼吸也急促起来。

在圈内混了几年,类似的事情不是没遇到过,沈知意立刻就意识到自己是着道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种高端场合还有人用肮脏手段。

“抱歉,我有些不舒服。”

沈知意匆匆离开内场,这药效很猛,她没走几步就腿软得厉害,眼前也一阵阵发黑,只能就近进了间酒店房间,掏出手机给霍恒打电话。

快点接,快点接电话——

“喂?”

沈知意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霍恒,那酒有问题,我现在很不舒服,你来带我走好不好?”

她无意中打开了手机免提,那头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就显得异常清晰。

“……我现在走不开,”霍恒似乎在跟人说话,声音时远时近,越说越快,“知意,夏夏胃疼我送她去医院,你自己联系一下我经纪人……”

电话被挂断了。

四肢酸软无力,沈知意连手机都握不住了,她有些茫然地注视着虚空,身体滚烫,心里却冰冷。

她和霍恒相依为命一起长大,把霍恒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霍恒呢?

沈知意不得不承认,她对霍恒来说真的可有可无。

她一直以来的坚持似乎只是个笑话。

泪水无声无息地落下,身上的燥热折磨着沈知意的神智,她蜷缩成小小一团,摸索着手机想要找人来救自己,却忽然听到角落里传来一声含糊地低叹。

“哭得真可怜。”

那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语调轻佻,是男人的嗓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他偏执温宠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九九公子·连载中·29.8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1.7万字

和顶流隐婚后,偏执大佬求公开

【先婚后爱|娱乐圈|年龄差7岁|暗恋成真|甜宠向|SC1V1|HE】 【甜撩顶流女演员VS清冷豪门掌权人】 贺佳颂在事业低谷时期选择跟陆闻谦隐婚。 明明追她的人那么多,她却选了把最难啃的硬骨头。 南城上流圈人尽皆知,陆家掌权人陆闻谦素来清冷禁欲,实打实的工作狂。 圈内不少女士叹惋,怕是没人能摘下这朵高岭之花。 直到某次财经访谈节目。 陆闻谦无名指上赫然戴着枚铂金素戒,摆明已婚身份,惊了不少人的眼。 然而陆太太是谁根本无人知晓。 网传是位女演员,但没人肯相信。 后来有狗仔爆料,娱乐圈H姓05花顶流女星疑似当三插足前同事感情。 一时间全网声讨矛头指向贺佳颂,质问她为什么要做这种自毁前程的蠢事。 陆闻谦在电话里低声问她:“公开恋情让我去澄清,如何?” 那边温软舒缓的嗓音轻轻嗯了声。 得了准信,陆闻谦已然按捺不住官宣。 陆闻谦V:我太太曾经对我告白,演员最清楚戏剧与现实人生的差异,现实是贺佳颂只爱我一个。 1L:网上说贺佳颂已婚且对象是陆闻谦竟然不是谣言? 2L:好了,我相信她绝对看不上前同事,插足更是子虚乌有。 3L:难道你们不觉得贺佳颂说情话好肉麻吗?

绵郁·连载中·21.7万字

失控沉沦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温若甜·连载中·84.2万字

千金难驭

【假正经权门大佬vs钓系作精大小姐】 念安是娱乐圈最娇艳的花瓶,出道一年,虽然黑料满天飞,却是资源不断,背景成谜。 作为家族中最叛逆的大小姐,家里一向由着她任性,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和圈里人谈恋爱。 直到和顶流的绯闻闹上热搜,长辈震怒,念安不得不去相亲,见了一圈所谓门当户对的公子哥,竟没一个看上眼。 忍无可忍的大小姐只能对家里说,除非有钟潇逸那般的姿色,不然她坚决不嫁! 消息传到钟潇逸耳中,男人问她:“我娶,你嫁吗?” 念安没想到当年拒绝过自己的人,多年后竟然主动说要娶她。 念安想的通透,本就是利益联姻,终归要嫁,不如嫁一个赏心悦目的! 或许为了报复当年男人对她的绝情,念安一次又一次试探钟潇逸的底线,每每还要补刀一句,“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终于有一次,被彻底招惹的男人强势将她扑倒,把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 “既然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拒绝我?”念安耿耿于怀。 餍足的男人在她耳边厮磨,“太小了,不好下口。” 后来,念安斩获国际影后的消息轰动全网,紧接着就爆出念安插足名导婚姻的黑料。 事件发酵之后,黑粉没等来正室厮杀小三的闹剧,却等来了权门贵子钟潇逸即将迎娶念安的爆炸消息。 黑粉又嘲笑念安没有实力显赫的娘家撑腰,被扫地出门是迟早的事。 随后,顶级豪门念家通过集团官博发布了一张全家福,念安的身影赫然在列,而配文是:恭贺董事长千金出嫁! 黑粉:…… 【双洁、老房着火、年龄差8】

青梅果子·连载中·18.8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24.1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9.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