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后嫁糙汉,病弱美人被娇宠了

流放后嫁糙汉,病弱美人被娇宠了

麦麦一秋

古代言情/连载中

24.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22:00:00
简介

种田

【练笔文,不定时更新,慎入,想看的宝宝可蹲完结】 宋回泠穿成了反派权臣的病弱元配,穿来时寿命只剩不到三日,她的想法很简单,活下去! 原来走路一步三喘,现在一顿炫它个三五碗,干起活赚起钱来更是不手软。 驿道上支个摊,茶水小吃卖到飞起; 烧鹅、焖肉、蛋腐……各种美食好吃到舔碗底; 建个茶园,打造特色茶叶品牌,红红火火到创造商业奇迹。 而反派夫君,也从大头兵一跃荣升都指挥使。 知晓夫君日后要造反,宋回泠泪目挥着锅铲:“夫君呐,造反没有前途,咱别干了,回家来,我养你。” 后来,宋回泠白日手软,夜里腿软,她哭着求饶:“夫君呐,要不你还是继续去造反吧?” 反派夫君低声轻笑:“为夫承诺要好好伺候娘子,自是白日尽心,夜里‘尽力’……”

第1章穿书

仲春二月,黔中的天儿反复无常,昨日还晴空高照,不过夜里落了场雨,隔天一阵冷风吹来,差点让人以为回到了寒冬。

贺家。

杨氏抓药回来,刚到门口,就被隔壁婆子叫住:“芸娘呐,我听你那儿媳妇咳嗽得紧,怕是没多少时日了,你手上的闲钱还是留着给你儿子重新讨媳妇吧,别全糟蹋在这病秧子身上了。”

“唉,再说吧……”杨氏知她是好意,面上不显,心中却是不悦,转身进了院。

宋回泠听见声响,想起身瞧瞧,不小心吸了口气,嗓子一痒,再没能忍住,攥紧被子,剧烈咳嗽起来,这一咳便没完没了,咳得胸脯剧烈颤抖,她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喉咙挤出来了。

这时,门被推开,一妇人飞身窜进屋中,将她扶起,拿了块方帕放她嘴边,宋回泠干呕一声,接着咳出一口鲜血溅到方帕上,咳嗽停了,可宋回泠却虚得不行,任由妇人圈在怀中。

抬眼环顾,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昏暗的房间内,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石头垒砌成的墙壁,上方留了个巴掌大小的拱形小窗,石头架设出的门框仅有半人高,进出都得猫腰,屋顶是用薄片石头搭建的,地面铺满了青石,就连屋子正中摆的桌凳都是石头做的,整个房间的木制元素只有房梁房门、身下的床榻以及墙角掉了漆露出发霉木头的低矮雕花柜。

宋回泠脑袋涨得发疼,晕晕乎乎间,听见身后妇人叹了口气:“回泠,我知道你不喜欢阿斩,心中有挂念的人,可你这辈子注定和那人没结果,再怎么说身子骨是自个儿的,为了个不能在一起的男人搭上命,不值得!”

妇人声线干涩嘶哑,像是哭过,可音调却很轻很柔,“大夫说了,你是忧思成疾,你要自个儿不想好,娘就是顿顿给你将补灵芝人参也没用!”

宋回泠不做声响,心头却隐隐一跳,她还以为她被车撞死后来到了阴曹地府……

良久的沉默,妇人早已习惯,儿媳妇不爱说话,连着好几日不搭理她是常事,心中泛起无尽酸楚,也只能强行压下,将怀中人扶着躺下。

宋回泠双眼微微一眯,细细打量眼前妇人,瞧着四十出头,中等偏瘦身材,皮肤黑黄,布满血丝的桃花眼深深凹陷进去,黯淡无光,满是疲惫,她梳了个平髻,顶上插了把银梳,盘成波浪状的头发覆在前额,秀丽别致,上身着深蓝对襟窄袖短衣,腰间系青色绣花围裙,像少数民族服饰。

“你先歇着,娘去给你煎药。”妇人俯身替床上人儿整理好被角,转身离去。

看着妇人渐渐消失的身影,宋回泠心跳如雷,开始慢慢消化这个令她难以接受的事实,她穿书了,再也不是穿梭在现代茶园间的宋博士了!

这本书叫《少年帝王》,参考了明清历史背景,是一部完全虚构的小说,故事主线很简单,讲的是大晏王朝第二代皇帝年少继位,开疆拓土,成就千秋伟业的故事。

书中一段剧情发生在西南黔中,和宋回泠息息相关。

黔中是蛮夷统治地带,又紧邻前朝势力割据的滇国,为了控制黔中,大晏开国皇帝在黔中设立卫所,屯田屯军,军士长期驻守,农闲训练,农忙耕种,自给自足,宋回泠的夫君贺斩便是一名卫所军,也是这个剧情中最大的反派。

贺家祖籍在齐鲁一带,贺斩父亲是第一代卫所军,到黔中后,娶了当地苗夷女子,也就是贺斩的生母杨氏,贺斩出生后不久,他父亲便意外去世,杨氏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

和现代各民族相亲相爱不一样,古代汉人瞧不上蛮夷,因着有一半苗夷血统,父亲又去世得早,贺斩从小就不受待见,常被其他军户孩子欺凌,慢慢养成隐忍沉默的性子,可仇恨却在心中一点点滋生,他发誓总有一天要做人上人,将所有欺凌过他的人踩在脚底。

贺斩的人生转折点始于他十八岁这年,依照规定,军户家庭至少一人参军,贺家只有贺斩一个男丁,自然得顶上,和平庸的父亲不一样,贺斩参军后便展露极高的军事才能和谋略胆识,在一起土司叛乱中,他一人便制服了对方几十号人。

西南未定,贺斩相信他有朝一日必定能大展宏图,为此丝毫不敢懈怠,哪怕农忙时节要下地种田,也不曾落下一日训练,全身心扑在军中。

眼瞅着贺斩年满二十三,竟没有一丁点动儿女之情的意思,杨氏开始慌了,贺家就他一个独苗,他要是不娶妻生子,万一等上战场人没了,贺家不就绝了后,她如何给亡夫交代?

恰巧黔中来了一波流放犯人,依大晏律,年轻女眷可分配给当地未婚军士做妻子,可女眷少,未婚军士多,加上贺斩本就无意娶妻,杨氏怕儿子将这个机会让出去,便花了些钱疏通关系,给贺斩挑了个样貌一等一的女子,但这个女子却是个短命的,嫁给贺斩不到一月就病逝,之后贺斩一直未娶。

到他二十五岁,皇帝御驾西南亲征,一举铲除前朝余孽,贺斩在这场战役中立了首功,被破格提拔为黔中都指挥使,掌管黔中军队大权。

有了权利,贺斩便开始疯狂虐杀曾经欺凌他之人,随便找个借口,便将人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活活烹煮……手段之残忍,令人触目惊心,几个曾经言语得罪过他的小将领担心被报复,便联合上书圣上,污蔑贺斩起了反叛之心。

皇帝命人暗中调查,知晓实情后也只是将贺斩叫到京中一番训话,本是关心,可逐渐膨胀的贺斩却当成种控制,开始不满足于事事受制于皇帝,当真起了异心,回到黔中后动作不断,割据一方做起土皇帝,甚至斩杀来使官员,拒不降服朝廷。

最后的结局就是皇帝派大军强行镇压黔中,而贺斩不愿被俘虏,在军队攻破城门前,引火自焚结束了一生。

而她,宋回泠,便是贺斩那个短命妻子!

胸口阵阵闷疼,仿佛被千斤重的石头碾压,疼得宋回泠流下两行生理性泪水,怕扯到胸口又是一阵猛咳,她不敢哭出声,连哼也不敢哼一下,只默默闭上眼咬紧唇瓣。

内心崩溃无比,这具身子早已病入膏肓,她穿书的意义总不能是再体验一次死亡吧?

——

全文架空,所有设定均为剧情服务,欢迎科普,请勿模仿,请勿考究~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换亲赚翻了!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梵缺·连载中·24.3万字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完结·50.3万字

知青美又娇,年代糙汉狠狠心动了

叶家村叶漾,村中一霸,嘴毒人凶,孤寡老光棍一个。 突然有一天,他大发善心救了一个女知青。 然后,不是在蹲局子,就是在奔赴局子的路上。 怎一个惨字了得? 可偏小丫头柔柔的一声“夫君”,他心都化了,只恨不能把命都给她。 *** 慕喻被宠妾灭妻的夫君一巴掌甩梁柱,穿进了缺衣少粮的年代,成了出场就惨遭欺辱的貌美知青,亦是重生女主叶花的眼中钉,肉中刺。 醒来第一天,因为救命之恩,她就把自个嫁了,可偏那人嫌她不要她,即便最后碍于流言娶了她,却始终不愿与她同房。 后来,在异世女谢妍的开导下,她不再眼巴巴守着叶漾。 做记分员、考大学...... 见识新天地。 嘴上长疮,只会呛人的叶漾慌了,收起不着调的性子,下工,做生意,死皮赖脸的黏上来:“喻喻,你不能丢下我跟女儿。” *** 重生回来当首富夫人的叶花,夺回自己被抢走的姻缘,本以为日子一片红火,却不曾想越过越穷,比上辈子还穷困潦倒,反观慕喻,婆家疼宠,丈夫宠溺,孩子听话,甚至考上大学,成了叶家村的金凤凰。 叶花:我才是女主,都是我的,该死该死!

墨凉玺·连载中·42.4万字

八零娇娇太诱人,勾的硬汉心痒痒

种田+医生+甜宠 夏宝儿上辈子是病死的,重活一次,她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奈何她严重社恐! 娇娇知青下乡到人均社牛的北方村庄,夏宝儿不怕吃苦,不怕种地,最怕的就是跟别人打交道。 “夏知青啊,你是怎么长得,怎么长得这么水灵啊?” “额……就……就这么长的……” “漂亮姐姐,你怎么这么软,这么香?我可以亲你一口吗?就一口!” “啊?还是……不要了……”吧! “吧唧”一声,夏宝儿脸上绯红一片。 “夏知青啊,这是我们家枣树上结的枣儿,我娘说了,吃了我的枣儿,就是我的人了,你……” “不,我没吃,我不是你的人……” 救命,夏宝儿转身就跑,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谁知,她一转身却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霍衍之对她低头浅笑:“宝儿,抱了我,可要对我负责任,乡亲们可都看见了,你不能一转头又不承认了吧?” 夏宝儿把心一横,既然自己社恐,那找个社牛做对象,她就不用跟别人打交道了,对吧? “你不就是想要名分吗?好,我给你!”

夏北之·连载中·34.4万字

换亲后,夫家听我心声逆风翻盘

尚听礼重生后,发现夫君换了人。 原来她那眼高于顶的表姐余兰兮也重生了。 前世,她嫁给六品武将,最后夫荣妻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 而表姐嫁给荣贵的亲王世子,最后却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难怪表姐重生回来后要换掉亲事。只是表姐不知道,没有她的助力,哪来后来威名赫赫的大将军? 重活一世,既然表姐原意跟着六品武将吃苦落得没命,那就让她去吧。 只不过尚听礼今生的处境也算不上好,但是不怕,她能救! 于是,尚听礼煞费苦心制定拯救夫家的计划,做好了任重道远的准备,结果—— 只要她开口,全家都听话?! 尚听礼自我怀疑:说好的全家叛逆反贼呢? …… 新婚夜,看着面前的新夫君,尚听礼心里就忍不住地想到他那凄惨的前世下场。 【这瞧着也不像傻大个儿啊,怎就眼瞎效忠了个狗东西,害死了全家呢?】 新夫君怒斥:“你咒我?” 尚听礼:“?” —— ps:架空!!!主打朝代大乱炖,什么形制的衣服好看我就爱写

寒寒寒心·连载中·31.5万字

短命老公还活着,夫人把他狠狠宠

[女主霸总式宠夫!!!] 徐瑾之健健康康的活着到了七十五岁,临到了也没遭罪,这辈子似乎也没什么好遗憾、不甘的。 只是看着床边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徐瑾之反倒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那个短命的丈夫。 他命不好,一场意外早早的就走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下去还能不能见到他。 要是能在见到他… * 然而徐瑾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重新回来了几十年前,此时会议室里徐家跟谢家正商量着商业联姻的事情! 徐瑾之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就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谢言川”这个名字。 上辈子谢言川是她迫不得已的选择,但这辈子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谢言川! * 谢家在A市举足轻重,谢言川在谢家却是不受重视的那个,毕竟他上有被谢家赋予重任的大哥,下有身体孱弱的三弟。 但这对于谢言川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他只要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直到有一天,跟徐家联姻的事情落到了他的头上,他娶了那个叫徐瑾之的女人! 谢言川并未多想什么,既然是商业联姻,他做好相敬如宾又或者是互不干涉的准备就好。 但为什么徐瑾之总是对他做一些出乎预料的事情?

宛若七七·连载中·36.7万字

换亲后,绝色美人成大杂院团宠

【交换人生+敬业爱岗系统穿书女VS重生女】 沈云姝穿书了,穿进一本以沈云秀为女主的年代文里,书里,沈云秀是重生的,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堂姐换亲,她设计嫁给和堂姐互相喜欢的食品厂厂长儿子孟珏,而堂姐则代替她冲喜嫁进大杂院季家,倒霉的是,沈云姝就是女主的堂姐! - 沈云秀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回到1977年,既然重生了,那这一次,她绝对不要嫁给季淮南。 上辈子,因为婚约,她嫁进季家冲喜,没想到当天晚上,季母就死了,大杂院的人都说她是克星,没多久,季淮南又出任务走了,沈云秀没耐住寂寞和一个回城的知青跑了,却被卖了…… 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电视上看到自己那嫁给孟珏的堂姐沈云姝,如今当了首富夫人有多幸福。 重来一次,沈云秀发誓,要夺走孤女堂姐的一切。首先就从换亲开始吧…… 沈云秀如愿嫁给孟珏,沈云姝也冲喜嫁进了季家,只是为什么后面的发展和她上辈子看到的不一样。 为什么季母没有死?还能乐呵呵帮沈云姝和季淮南带孩子? 为什么季淮南没有死,而是转业当了刑侦大队队长,还屡破奇案? 为什么原本会考上大学的孟珏,考了三次都考不上,甚至对妻子一心一意的他,居然和他的青梅搞在了一起。

莞然一笑·连载中·33.4万字

上恋综爆火后,禁欲大佬发狠吻我

时笙笙花一年时间攻略错了人,被全网谩骂一年。 恋综是她最后一场攻略。 傅斯年冷笑看她。“时笙笙!别白费力气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我!” 谁知… 时笙笙却转头去攻略别人了。那人清冷禁欲,不食不间烟火,权力欲满身。 所有人冷笑。“她连傅斯年都攻略不了,居然还想攻略那生起高阁的谢晏礼?” “她若是能攻略,我就能给她跪了!” 隔日,那人身高腿长的将她抵在墙上。“人都是你的了,想怎么负责?嗯?” “……” 时笙笙朝那些人勾了勾手。“来,跪。”

火吧小幸运·连载中·19.5万字

表姑娘她弱不禁风

姜时愿作为家中长女,从无一人要求过她要如何的贤良淑德,为弟妹做表率,反而是人人娇宠着,倒是把她给养成了富贵咸鱼的性子。 被二妹替嫁后,全西京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她倒好,关起门来过得比谁都自在。 甜笑着恭祝新人白头到老,转身躺平想着这一世定要好好做个病里病气的团宠,却不知早就被人给盯上了。 ****** 机缘巧合下,裴子谡又活了回来。 好好的少年将军却落得个短命不得善终的结果,这样的结局让他很是不爽。 血光之灾,他能避过。 家中危机,他也能处理的妥妥当当。 本想着这一世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成,谁知风餐露宿的练兵时,听闻那位住在云端里头的表妹竟被退亲了,于是放下一切,跑马北上就为了怕她受这退婚被非议的委屈! 可等他到了西京城,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退了世子的亲,可排队等着娶这位姜家表妹的人家,都到两里地外了。 ****** 家宴之上,长辈们纷纷扬言要给她找这世上最好的儿郎,裴子谡笑眼凝视,双颊坨红的便倾身上前。 “表兄倾慕阿念许久,苦等多年,不知阿念可愿我做你夫郎?” 众人皆默,没见过当着长辈如此放浪形骸之人! 倒是姜时愿歪着脑袋,瞧面前之人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莫不是他也重生了???

三只鳄梨·连载中·2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