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后,她成了顶级豪门

相亲后,她成了顶级豪门

紫牡丹

现代言情/连载中

41.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500:05:00
简介

豪门

季书暖被未婚夫劈腿,妹妹背叛!在她人生低谷时出了车祸。 她心如死灰,抓住肇事者要求负责!想让他和自己相个亲,谁料对方居然是京城太子爷薄景承…… 破罐子摔碎的她,莫名挤进了顶级豪门。 想象中的算计和陷害,根本不存在!她在豪门成了团宠。 前未婚夫回头求复合,下秒被破产。 妹妹试图陷害她,下秒被绑架打断腿。 父母想道德绑架,被藏獒追着咬了九条街,差点嘎。 “我这个女强人绝不认输,我,要,离,婚。“季书暖胆战心惊的想跑。 下秒,她被男人堵在门口。 “老婆,乖!我不逼你生孩子,我只想要个名份。“薄景承哑声说道。 京圈人尽皆知,太子爷霸道宠妻,仅为了名份……

第1章被迫退婚

晋城,一座古老四合院内。

气氛凝结,很是诡异。

阳光从落外洒进来,笼罩在季书暖的身上,神秘得有些不真实。

她站在那,杏眸抬起,眼底却泛起抹讽剌之意。

“季书暖!到底要死缠烂打到什么时候才肯放手?他不过是爱上你妹妹而已,非要拆散他们吗?”冷春红气得直跺脚。

季无霜低着头,那张化着浓妆的脸上,尽是算计。

她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泪水瞬间涌出,她咬着嘴唇抬头,眼泪顺着脸颊划落,她痛苦的别过头。

“妈,别逼姐姐了!都是我的错!这事跟远哥哥没关系。”一句话,铿锵有力,仿佛受尽了委屈般。

一句话,惹得顾之远心疼不已。

原本对季书暖带着些愧疚的顾之远,看着爱人委屈的模样,心里怒火瞬间燃起。

他站在那,手紧握成拳,眼底迸出狠劲,死死盯着季书暖。

“够了!我不就是要和你分手吗?你要点脸行吗?我和无霜是绝不可能分手的,季书暖你识趣点就别缠着我了。“顾之远烦躁的说着。

他反手扯了下衣领,觉得胸口堵得慌。

看着季书暖淡然站在那,那眼神冷淡的模样,他心中的怒火更甚。

明明自己劈腿了,她居然不闹。

“老爷子,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和顾之远的婚事,就此作罢吧!“季书暖声音清冷,低声说道。

她缓缓抬头,杏眸清澈见底,坦坦荡荡说道:“当年若不是您的一饭之恩,也许我妈就撑不到把我生下来那刻。“

“既然顾之远和季无霜真心相爱,那我们两家定下的婚约就没必要存在了!只要顾家签下解除婚约协议,那这事就算翻篇了。“季书暖低声说道。

她拿出张早写好的协议递上前。

顾之远愣住!以为她是要闹,没料她早备好了。

难道她在欲擒故纵?当初他让她再难堪,她也不愿意解除婚约,今天却……

想到这,顾之远嘴角勾起抹冷笑,说:“季书暖,你别后悔。“

他说着反手夺过协议,看都不看,潇洒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坐在梨花木椅上的老者,看到顾之远那得意的模样,他恨铁不成钢的抓起茶杯,“哐啷“一声狠狠砸了过来。

“啊。“茶杯刚好砸中顾之远的额头。

鲜血瞬间从他额际渗出!他吃痛闷哼,身体受到冲击力后退了半步。

“蠢货!“顾老爷子气得不轻,他猛从椅上站起,大步上前朝顾之远狠狠踹去,怒喝道:“我怎么有你这么愚蠢的孙子。“

“爷爷。“顾之远被他踹痛,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向来疼爱自己的爷爷,居然打自己。

顾老爷子被气得转身迈着大步离去,临走之前丢下句:“我顾家绝不可能让季无霜进门!来人,将她们母女给我请出去。“

瞬间,客厅内混乱一片。

冷红春和季无霜被保镖大步上前,强行架着拖了出去。

“你们敢!“顾之远愣住。

他捂着额头转身,怒瞪着季书暖一眼,冷笑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吧?季书暖,你这个心机婊,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娶你的。“

季书暖低眸,看着协议上签的字。

她悬在半空的心才缓缓放下,嘴角不禁勾起抹愉悦的笑,低声笑道:“噗!谁说我想嫁给你?“

“……啥?“顾之远愣住。

他看着季书暖转身,越过他朝外走去。

那清冷的小脸,没半点被甩的狼狈,反而淡定从容得很。

一种被算计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强行压下内心的不安,看着她迈着大步朝外走去,阳光洒在她身上,那种朦胧的错觉,令他下意识伸手,却什么都抓不住。

季书暖走得急!刚走到顾宅外面,看到季无霜和冷红春两人狼狈摔倒在地上。

她轻瞥一眼,没停留半秒。

“季书暖,你这个贱人!等我嫁进顾家,就让爸爸把你扫地出门。“季无霜气得爬起,对着她怒吼道。

季书暖听着,不禁回眸,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一眼。

随后拿起手机,打了通电话,沉声说道:“我是季书暖,从现在开始,收回季无霜名下所有产房及其他顾氏给予的资产。“

“对,低价抛售!卖了。“季书暖冷声说道。

一通电话,气得季无霜跳了起来。

“季书暖,你有什么权力处置我的东西?远哥哥都不要你了,没了顾家个靠山,还想装逼?“季无霜气得浑身发抖。

她话刚落,顾之远朝她走来。

男人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挑衅的看着季书暖,不屑的说道:“季书暖,现在你要跪下求我,也许我还会保留你在顾氏的职位。“

“否则,我一通电话过去!你一旦被开除,到时看哪个公司还敢要你。“顾之远仿佛要拿捏着她一样。

季书暖抬头,看着他那幅得意的模样。

“渣男贱女最好锁死一辈子,顾氏我就不回了!我可不想沾了晦气。“季书暖低声说道。

她说着突然愣住,仿佛想起什么。

有些慌张的从衣领上取下微型的摄像头,有些抱歉的朝他们挥了挥手,说:“很抱歉,职业习惯,谈公务的时候我都会开直播。“

“啥?“季无霜错愕。

她小脸瞬间变得铁青!两眼瞪大,恨不得撕了季书暖的脸。

顾之远听着,他笑意越发深,说:“季书暖,你这么玩欲擒故纵就没意思了!为了得到我,拿这种事威胁?“

“现在你要跪下求我,也许我还可以考虑……“

顾之远说着,还不忘低头,搂住季无霜低头吻住她的小嘴,大掌游走在她身上。

“恶心。”季书暖冷声丢下两字,头也不回的迈着大步离开。

顾之远看着她真走,他有些急了,欲要追上去,手臂却被季无霜拉住,她有些慌张的说道:“远哥哥,姐姐刚是不是真开直播了?”

想到这,她连忙掏出手机。

“呵呵,她敢?”顾之远冷声说道。

两家联姻后,季书暖将身心都投在他身上!爱他深似海,怎么可能忍心毁了他?再说,她最敬重老爷子,所以她会乖乖回顾氏替他卖命。

想到这,他不由一阵暗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南宫小主·连载中·71.1万字

真千金被赶出门,豪门大佬掐腰宠

不受宠真千金vs恋爱脑大佬 卿玥二十三岁那年,得知自己竟是豪门林家真千金,可回到林家,才发现她卿玥也比不上那位养女林语的一分一毫。 亲生母亲因为怀疑林语过敏是自己所为,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警告她“你明知小语芒果过敏还拿给她,你想害死她?” 亲生父亲因为怀疑卿玥欺负林语,骂道“你信不信我立刻将你赶出门?” 就连卿玥的亲弟弟,也因为她和林语发生争吵,将卿玥丢在高速路上,警告道“你连小语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的姐姐只有小语一人!” 甚至在林语不愿嫁人的时候,让卿玥替嫁,嫁给林语自小定下的未婚夫,传言相貌丑陋有暴力倾向的修家大佬。 为了外婆的医药费,卿玥嫁了!但是她没想到,豪门大佬竟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亲爹! 当众人都在等着看卿玥的笑话,等着她被修家大佬折磨崩溃时,却发现卿玥不仅仅揣了个娃,还被修家大佬宠上天!一出手就是上千万的零花钱,豪车随便开,高定随便买,就连婆婆小姑子都宠她!更别提她那位身家上亿的豪门大佬老公。 说好的相貌丑陋呢?说好的暴力倾向呢?他们只看到宠妻狂魔修先生!

成珍珍·完结·34万字

辞职后我成了首富真千金

袁曦给顾寒辰做了五年的秘书,任劳任怨,全年无休。 当牛做马就算了,还被顾寒辰的未婚妻与其好友褚家大小姐污蔑:袁秘书妄想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顾总夫人。 袁曦忍无可忍,提交辞职信。 辞职后,社畜牛马摇身一变,竟然成了江城首富家褚家真千金! 袁曦回到褚家后,发现褚家已收养了一个来代替她的养女,褚颜。 假千金明媚肆意,是江城人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大小姐。 哪怕真千金回归,褚颜依旧是江城大小姐,袁曦就免不了处处被当做褚颜美好人生的对比。 袁曦所嫁的老公,在江城市中心都没有房子。 而假千金褚颜与江城四大豪门之一的薄家公子哥儿联姻。 江城圈子里人都嘲笑袁曦不如假千金命好,眼光也不好。 直到有一天,米辰上市,袁曦一举超越了她亲生父亲,成了江城新首富…… 袁曦孩子出生那一天,A城老牌豪门霍家大佬,高调发布喜得金孙的好消息…… -- 袁曦一直以为,她与霍时延结婚,不过就是为了奉子成婚,霍时延另有小青梅白月光。 直到后来,她才知晓,原来她就是那颗小青梅。

五月柚·连载中·23.2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41.7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57.2万字

震惊!闪婚后她成了千亿富婆

为了结束寄人篱下的生活,路漫选择和陌生人结婚。 从此,人生似开了挂般惊人! 小破诊所不知不觉成了知名医疗点。 威胁她的渣渣莫名其妙从身边消失。 欺负她的极品亲戚疯狂举双手投降。 就连道上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看到她都要哭着叫大少奶奶饶命!! 她狐疑,扭头看向身边淡定自若的男人:“他们为什么叫我大少奶奶?” 男人义正词严的解释:“因为我在家中排行老大。” 众人直翻白眼:大少奶奶,您难道还没发现您自己豪门贵妇的身份吗?

三世书卿·完结·43.6万字

顾先生,你已出局

苏晚满心欢喜的嫁给了自己喜欢了十年的人。 新婚当晚,他却对她说:“苏晚,顾太太的身份已经给你了,你只需要履行好自己的义务,你能从我这里得到的只有权和钱,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苏晚捧着一颗赤城的真心,想告诉他,其实她偷偷喜欢了他很多年,结果真心还没有送出去,就被人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所有人都觉得苏晚能嫁给A市最高贵的男人顾南舟,她肯定是很开心的,连苏晚自己也这样觉得。 但也只是觉得。 直到有一天,苏晚发现,无论她怎么做,他都不会喜欢她,她不再奢望能得到他的爱。 她选择离开,放彼此自由,留下的只有一份离婚协议书。 所有人都知道顾南舟对苏晚没有感情,娶她也不过是被迫无奈,两人离婚那天,朋友为他庆祝。 热闹的包厢氛围里,男人一言不发,双腿交叠,指尖燃着猩红的光,烟雾缭绕之中,看不清神情,无人看透他的心情。 也无人知晓,在苏晚走后,顾南舟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握着离婚协议书的手指骨绷得发白。 后来,在一场宴会中,顾南舟将苏晚抵在昏暗的角落里。 男人双眼微红,声音低沉嘶哑,那张向来淡漠清冷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落魄,几近哀求着怀里的人儿。“晚晚,别跟我离婚好不好?”

七夏叶·连载中·48.5万字

离谱!闪婚老公总想对我图谋不轨!

未婚夫的白月光刚回国,沈星澜就亲耳听到他跟朋友说不想结婚了。沈星澜没有生气,而是莫名的松了一口,刚好她也不想跟他结婚。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快刀斩乱麻解除了婚约,他找他的白月光,她追寻她的自由。 但是,霍家三叔,你么怎回事? 霍时晏:“霍家不全是背信弃义之人,既然和沈家有了婚约,那自然是要履行,刚好我需要一位妻子。” 沈星澜:“三叔,我还不想结婚。” 霍时晏:“嗯,我知道了,准备好身份证和户口本,明天我接你去领证。”

九思不思·连载中·103万字

诱婚:被害当天被大佬拉去领证

【甜宠双洁、先婚后爱】被亲生父亲设局当晚,江柠误打误撞地掉进了另一个局。 转瞬就被神秘大佬拽到民政局,一夜间成为隐婚的陆太太。 事业崭露头角,契约婚姻却遭遇曝光,各种黑料不断缠身。 陆遇冷眼相待,奚落道:“净给我惹麻烦!” 转过身,却杀气毕露地对助理说:“把抹黑太太的那家媒体端了!” 助理:“太太已经自己搞定。” 陆遇:“???” 江柠身世被曝,有人说:“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嫁给陆遇是她高攀。” 而她却带着马甲强势回归,“抱歉,老娘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契约提前终止,江柠与陆遇相约民政局,然而男人却耍赖将结婚证撕毁。 “抱歉陆太太,协议期限我说了算!我要无限延长......” 陆遇,曾是万人眼中的魔,却为了她一次次立地成佛。 江柠,曾被隔离在整个世界之外,却被霸道地拽进了只有他的世界!

林深知时·连载中·6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