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母只想摆烂,被换亲后起飞了

主母只想摆烂,被换亲后起飞了

婉絮子鸢

古代言情/连载中

42.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618:06:13
【古言+马甲+换亲+真假千金+反套路穿越女】 前世,人人都羡慕盛珺微好眼光,嫁给藏拙的国公府次子。 成为国公夫人,一品诰命,风光无限。 却不知道,那人完全是个草包,一切皆是她暗中辅佐。 最后,那人过河拆桥,反要她卿卿性命。 老天怜惜,她重生了! 没想到,她那个争着嫁给丞相府公子的继妹居然也重生了! 还趁机夺走了她的姻缘,也想捞个国公夫人当当! 呵! 这火坑你既然要跳,我就懒得拦你了! 逢年过节,纸钱会给你多烧点的。 至于这人面兽心,只会拿人当挡箭牌的相府公子裴煜…… 你心有白月光,我也忍了。 反正我看中的也不过时高门主母的位置。 若有贱人想要动? 命大可以试试! 多年以后…… 知道真相的裴煜眼泪掉下来。 “珺薇,可否再给我一次,重新对你好的机会?”

第1章夫君被抢了

盛珺薇刚一睁开眼,便意识到盛睿姣也重活了一世,而且比她早一步。

前世,她明明是嫁给了国公府家嫡次子郑亦扬。

如今,却是成了丞相家独子裴煜的妻子。

“瞧你现在的样子,还能怎么去比试。”

宴席间,盛珺薇被妹妹盛睿姣推进水里时,恍然明白。

婚礼前夕,盛睿姣特地穿戴一身上好的凤冠霞帔来讥讽她:“瞧瞧,我即将踏入国公府,往后权势财富享用不尽。而你呢,嫁衣也只能捡我剩下的碎布拼凑,盛珺薇,你命中注定只能匍匐在我脚下,我才是盛家真正的千金。”

前世,盛珺薇,她嫁给国公府嫡次子郑亦扬。

郑亦扬颇有上进心,婚后不久自愿前往青州,不仅修建桥梁道路,还慷慨解囊救济灾民,政绩斐然。

不出两年,就被召回京城,委以重任,仕途扶摇直上,盛珺薇也因此贵为浩命夫人,风光无限。

反观盛睿姣,她嫁给裴煜,在盛京的贵族圈子里,他们俩被公认是天生一对,她更是视嫁给裴煜为人生最大梦想和荣耀。

然而,结婚后她才发现,裴煜心里早就有了别人,一直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自小娇生惯养的盛睿姣哪里受得了半点委屈,二人每日争斗不休,闹得丞相府鸡犬不宁,侯夫人张氏更是头疼不已。

裴煜同样反感盛睿姣的任性霸道,婚后从未踏入她的房门。

盛睿姣逐渐如同被囚禁于后院,婆婆不满,丈夫嫌弃。

忍受不了如此煎熬的生活,盛睿姣竟斗胆与二皇子私通,不料东窗事发。

为保全自己,二皇子将一切推给了盛睿姣,指责她勾引在先。

最终,盛睿姣饮下一壶毒酒,命丧黄泉。

谁料,一觉醒来,她竟重新回到了起点。

此时,盛睿姣望着水中挣扎的盛珺薇,毅然跳入水中。

她心想,盛珺薇这般低贱之人怎配做浩命夫人,这次的尊位理应由她来坐。

跳水后,她的贴身丫鬟高呼救命:“快来人啊,二小姐落水了!”

刚从茅厕出来的郑亦扬听见呼救,连忙奔向水边。

落水的盛珺薇并未惊慌,她根据盛睿姣身上与自己相同的衣着和刚才的眼神交流,心中已了然于胸。

既然她如此渴望这桩婚事,那就成人之美吧。

盛珺薇深吸一口气,沉入水底。

几乎同时,郑亦扬赶到,只见水中一人挣扎,他毫不犹豫跳入水中,朝那人游去。

不待他接近,盛睿姣便扑向他,如藤蔓般紧紧缠住他的腰。

郑亦扬好不容易将她带上岸,这才发现怀中之人并非相亲的盛大小姐,而是盛二小姐。

他欲松手,可盛睿姣一上岸便“昏迷”,手仍紧抓着他的衣襟不放。

前来探视的宾客赶到池边,目睹了这一幕。

雨幕之中,郑家少爷与盛家的二千金紧紧相拥,两人的衣衫尽湿。

水面上,盛家大千金正挣扎着,眼看就要沉下去,幸亏仆人们七手八脚地把她拉回岸边。

“郑少爷放着自己的未婚妻不救,却先救了二千金,这事可真够稀奇。”

“唉,二小姐这下子名声算是毁了,除非郑少爷改变主意娶她,不然她这辈子怕是难有归宿了,京城谁还敢提亲呢?”

盛睿姣闻言,仿佛从梦中惊醒,含泪自郑亦扬怀中挣脱。

“今日之事皆是我的过错,郑少爷好心相救,却不慎将我与姐姐混淆,睿姣自知此罪难辞,愿以此生青灯古佛,再不言嫁。”

四周一片唏嘘。

“话虽如此,二小姐何其无辜。未过门便能见人心,郑少爷娶了二小姐也是圆满。”

“可大千金又如何是好?”

众人视线不由自主地转向盛珺薇。

刚被救上岸,颤抖不已的盛珺薇适时地“昏迷”过去,避开了道德的拷问,不愿扮演那悲天悯人的角色。

她要让盛睿姣和周氏来求她,毕竟此刻清誉受损的焦虑不属于她。

随着盛珺薇“昏倒”,宾客也渐渐散去。

而得知消息匆匆赶到的周氏,差点儿没站稳。

“是不是那丫头不想进郑家的门,故意设局陷害你!”

周氏怒不可遏,一关门便对着女儿斥责起来。

而盛睿姣,经历一番水洗礼,精神反而更好,笑得畅快:“娘,这是我自愿的。我愿意嫁进郑家,至于丞相府那个火坑,就留给盛珺薇吧。”

周氏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怀疑女儿落水后是否神志不清,怎会放弃嫁入豪门的机会,而选择郑家。

“丞相府那样的高门大户,是多少女子的梦想,如今他们选中了你,是天大的喜事,你怎么说是火坑?”

“娘,那裴煜心里有人,根本不会多看我一眼,我绝不愿意嫁。”

周氏半信半疑,派人一查,竟确有其事。

但周氏心中依旧不解。

“即便不乐意去,娘和你爹也能另寻良配,为何非郑家不可?”

盛睿姣神秘一笑:“娘有所不知,郑亦扬他日必高中状元,而我便是浩命夫人。”

周氏惊愕地望着女儿,如同见了鬼一般。

“郑亦扬若真有之才,怎会在翰林院三年,寸步未升?”

盛睿姣却对此充耳不闻。

“娘,你深居内宅,哪懂官场风云。”

这话触及周氏心头旧伤,脸色一变。

盛睿姣见状,连忙转换话题。

“总之,我心意已决,要嫁郑亦扬。”

“你们不同意也没辙,今儿这么多人瞧着,我名声算是毁了。你们若不准我嫁给他,那我只好削发为尼,庙里过活了。”

周氏心头火起,又恨又恼,怨自己怎就生了个这般死心眼的女儿。

那裴煜就算心头有别人又何妨?

进门就是正房太太,还治不了个妾室?

再者说,要不是这事,咱家哪有机会巴结上丞相府,她自己年轻十岁也乐意往里跳。

眼下,只能黄了这事儿。

盛老爷得知,同样气不打一处来。

“我看啊,都是你给宠坏了。丞相府都不愿进,整天做春秋大梦,真有馅饼掉头上,怕是也接不住。”

周氏无缘无故挨了训,却只能忍气吞声。

“她不肯嫁,那就让珺薇嫁过去吧。能攀上丞相府,对咱盛家总是好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公婆宠+萌宝+男二上位+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绝尘烟客·连载中·61.1万字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一团丸丸·连载中·21.9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50.9万字

重生被换亲,侯府主母真香

林菀和嫡姐林芙双双重生 上一世,她的嫡姐抢了她侯府的婚事,却一生悲惨,郁郁寡欢。而嫡姐不要的寒门学子却高中状元成了圣上心腹位极人臣,她也成了人人羡慕的诰命夫人。 没想到只因为自己没有答应帮嫡姐撑腰,就被推入池中活活淹死。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冷眼旁观,心中只有嫡姐。 重来一世,嫡姐又设计换了两人的亲事,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寒门潜力股。把侯府少夫人的位子让给了林菀。 林菀轻笑出声,得来全不费工夫。 换吧换吧,林芙丝毫不知沈清河的丞相之位,她的诰命之称都是靠她林菀多年的筹谋而得。 这一世,她倒要看看,没有她的帮助,沈清河能走到哪一步。 嫡姐的丞相夫人和诰命的美梦还能不能实现。 而她这一世,就好好的做这侯府的主母吧。 有权有钱又有闲的侯府主母真香! 多年后 浪子回头陆世子:夫人你开开门,让我回来吧。 重生后沈大人:错了错了,婉儿是我的。 林婉:闪边上去吵,我只想安静的躺着。

追星寻月·连载中·25.2万字

换亲后,夫家听我心声逆风翻盘

尚听礼重生后,发现夫君换了人。 原来她那眼高于顶的表姐余兰兮也重生了。 前世,她嫁给六品武将,最后夫荣妻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 而表姐嫁给荣贵的亲王世子,最后却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难怪表姐重生回来后要换掉亲事。只是表姐不知道,没有她的助力,哪来后来威名赫赫的大将军? 重活一世,既然表姐原意跟着六品武将吃苦落得没命,那就让她去吧。 只不过尚听礼今生的处境也算不上好,但是不怕,她能救! 于是,尚听礼煞费苦心制定拯救夫家的计划,做好了任重道远的准备,结果—— 只要她开口,全家都听话?! 尚听礼自我怀疑:说好的全家叛逆反贼呢? …… 新婚夜,看着面前的新夫君,尚听礼心里就忍不住地想到他那凄惨的前世下场。 【这瞧着也不像傻大个儿啊,怎就眼瞎效忠了个狗东西,害死了全家呢?】 新夫君怒斥:“你咒我?” 尚听礼:“?” —— ps:架空!!!主打朝代大乱炖,什么形制的衣服好看我就爱写

寒寒寒心·连载中·31.5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44.5万字

读心全家后,嫡长女觉醒了

李家长女落水后性情大变,人也聪明了。 只有李幼唯自己知道,她现在能听到全家人的心声。 表面上公平慈爱的父母。 心里却在算计着将她如何卖个好价钱。 表面上恭顺上进的二弟。 心里却鄙夷她大字不识,丢了他文人的面子。 表面上乖巧娇憨的三妹。 心里却巴不得她赶紧死,以免污了她在贵女圈里的名声。 看着烂透的这一家子,她不会再忍了。

虞宝宝·完结·56.4万字

和离后:与前夫活成对照组

成亲前所有人都觉得是魏伊人高攀了侯府, 成亲后,侯府突逢变故,是魏伊人出钱出力撑着侯府。 所幸,婆母明事理,小叔子上进, 夫君虽没本事,可胜在对她体贴周到。 呕心沥血多年,魏伊人熬坏身子迟迟不能有孕。 终于谋得侯府一朝翻身, 魏伊人以为苦尽甘来。 谁知, 永安侯却转身将白月光迎回京城, 才知道,成亲五年夫君在外面的儿子四岁半! 永安侯以为翻身后可以高枕无忧,等和离后才知道魏伊人才是侯府的天。 侯府的天塌过一次,那就再让他塌一次!

沉欢·连载中·36.5万字

逼我养外室子?侯门主母她杀疯了

【侯门主母+女主重生+外室子+扯头花+全程女主独美无CP】 陆桦重生了。 被皇帝养子跟他的生母联手谋害,在寿终正寝前,被害死了! 此仇不报,她做鬼都不安生。结果一睁眼,就穿成了侯门主母沈若言。 还是个被夫君宠妾灭妻连外室子都想塞在她这里养的窝囊主母! 她可是堂堂太后,上届宫斗冠军,岂会搞不定这区区侯府? 让她养外室子? 行,她养! 她当皇后的时候,最喜欢帮别人养儿子了! 一养养一窝! 让外室进门? 行,让她进! 在外室等着风光被迎娶的时候,直接给侯爷连纳两个妾! 这世间哪里去找她这等大度善良的主母? 后宫佳丽三千,她都能给嫔妃们弄个值睡表,更何况这几个小妾? 她沈若言,重生归来,已是钮钴禄沈氏! 无情无爱保平安,以牙还牙心不酸—— 誓要做这盛京城内的侯门主母典范!

自心卿·连载中·44.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