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萧萧羽霖

古代言情/连载中

13.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17:00:28
简介

架空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第1章魂飞魄散

东陵国,天顺二十八年,夏。

应天帝薨。三皇子楚云渊继承大统,尊号应乾。

新帝登基,本应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然而,新帝登基次日,静安侯谢景元便在朝堂上公然举报姜忠大将军勾结临渊,意图颠覆东陵江山,姜府内便藏有实证。

姜大将军乃谢景元岳父,其嫡女姜慕雪乃谢景元发妻。谢景元痛心疾首,国家大义在前,他迫不得已行此大义灭亲之举。

此言一出,满朝皆惊。

姜大将军通敌叛国?笑话!

在这盛京城,甚至整个东陵,谁不知道新帝是靠姜大将军才坐上龙椅?不然,非长非嫡之人有什么资格坐那个位置?

新帝震怒,誓要为姜大将军洗脱污名,派三千御林军前去查证。

哪知,御林军不仅在大将军府搜出一摞通敌信件,还有大量金银珠宝、刀枪剑戟。

证据确凿,兹事体大。新帝只得忍痛将姜大将军及其子孙全数下了昭狱,并命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司彻查。

仅半月余,三司查证:姜忠私通临渊情况属实,系为主犯;谢景元与姜慕雪之子谢廷煜,曾前往临渊牵线搭桥、传递消息,系主犯;其余姜氏子孙皆为同谋……

判:主犯姜忠、谢廷煜凌迟处死,其余姜府男丁皆斩首,三日后行刑;姜府女眷尽数贬入奴籍……

在举报那日,静安侯谢景元便一纸休书,将姜慕雪送回姜府;将谢廷煜族谱除名,逐出家门。

当今皇后谢清瑶,原为静安侯府嫡长女,亦为姜慕雪所生。但恰有家奴证实,当年姜慕雪生产时胎死腹中,为稳固她在侯府的荣华富贵,竟李代桃僵,偷来谢皇后抚养,致使谢皇后与亲生父母骨肉分离,心思歹毒,其心可诛。

谢皇后容貌倾城、贤良淑德。新帝念其受姜慕雪蒙蔽,反认仇人为母近二十载,惹人垂怜,姜府谋逆之罪并未殃及皇后。新帝对谢皇后愈发爱重,帝后琴瑟和鸣,被引为一段佳话。

……

姜府,大厦已倾,往日荣光不再。

抄没家产的御林军,驱赶着姜府的女眷,踽踽前行。人群中,悲伤的情绪蔓延,即将到来的命运令人绝望。

队伍中,姜慕雪素衣钗裙、不施粉黛,却难掩清丽之姿。

丈夫谢景元狠心背叛,儿子谢廷煜即将惨死,养育十几年的女儿果然是假的,亲生女儿生死不知,这一切令她心如死灰,行如枯木。

一个长相猥琐的御林军小头目,色眯眯的扫视着这群女眷,当看清姜慕雪的脸时,眼睛一亮。

他一把将姜慕雪扯出队伍,伸手在她脸上重重捏了一把。姜慕雪白皙的脸上霎时浮现红痕。

旁边一个獐头鼠目的小卒,涎着脸道:“还是咱李班头儿,眼光一等一地好!小的瞧着这群人里头,就数这娘们儿最勾人儿。”

李班头一脸坏笑:“这可是姜忠嫡嫡亲的闺女,正正经经的侯夫人,千娇万宠的养着,当然差不了。虽说年纪大了点,但胜在这张脸出众,肉皮儿细嫩。等爷玩够了,也赏给你们几个小子尝尝滋味儿。”周围的兵丁哄堂大笑,个个摩拳擦掌。

李班头得意地伸手去揽姜慕雪的腰肢,突然一阵剧痛传来,伸出的那只手臂竟被生生切断,鲜血四溅。断臂在地上滚了两圈方才停下。

原来是姜慕雪的一个婢女,武艺高强,唤作陆漓。她身形快如鬼魅,没人看清她是如何夺了身侧兵丁的佩刀,又如何手起刀落,斩断了李班头的手臂。

场面静了一瞬,继而传来李班头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众御林军终于回神,可盛京城这些养尊处优的御林军,哪曾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纷纷自乱了阵脚。

匆匆赶来主事的御林军副将怒喝:“大胆刁妇,竟敢谋杀朝廷命官,找死!”

那婢女举刀指了指李班头,轻蔑一笑:“呵,朝廷命官,这个狗样的朝廷命官?满嘴污言秽语,不配为人。”

前头那个獐头鼠目的小卒忍不住骂道:“姜老贼狼子野心,人人得而诛之,当今圣上都定了罪。你们这些个罪妇,以后就是勾栏里的姐儿,不就是个玩意儿吗?还当自己是什么高门贵女呢?”

那婢女绝望地闭了闭眼:“狡兔死,良狗烹!狗皇帝诬陷忠良,奸佞当道,该死,通通都该死!这样的君臣,这样的东陵,可以亡了!”

言毕,她提刀上前,一刀砍下那个小卒獐头鼠目的头颅。继而与那些围上来的御林军缠斗在一起。

她的身形犹如燕子一样灵活,辗转腾挪间,刀光闪闪,御林军已一片片倒下。

但一个人再强大,也会双拳难敌四手,也会力有殆时,也抵不过万千的敌人。那婢女一袭白裙染成了红色,已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

不断喷洒的血液,不停发出的哀嚎,将犹在梦中的姜慕雪扯回现实。

望着被团团围住,身中数刀仍拼死厮杀的少女,此刻的她犹如一尊杀神,与平时满眼孺慕之情的乖巧模样判若两人。

姜慕雪眼眶微湿,是呀,这样颠倒黑白的世界,这样吃人的朝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痛痛快快杀一场。

姜慕雪捡起脚边的剑,朝那婢女的包围圈杀去。姜府其余女眷见状,纷纷寻找武器加入战斗。

晚霞满天,尸体累累,御林军死伤无数,姜府的女眷也只剩七八个有些武艺的。姗姗赶来的锦衣卫弓箭手,将她们团团围住。

浑身血红的婢女握着一把卷刃的刀,扫视着虎视眈眈的弓箭手,狗皇帝的走狗太多,根本杀不完!

她嘲弄一笑,她枉费了老天爷额外给的这次生命。她自以为努力学艺后已变得强大,却怯懦地不敢跟阿娘相认,不敢拿回本属于她的东西,不敢直面仇人。

如果还有来生,她定然不再这样小心翼翼,她要恣意地过活!

她眷恋地看了看身侧的姜慕雪,释然道:“阿娘,我是您的亲生女儿谢清漓。我被谢清瑶害死,借用陆漓这具身体还了魂。此生未能护得阿娘周全,是女儿不孝,来生我们再做母女。”

姜慕雪闻言,心神俱震。她苦苦寻找了二十年的女儿,竟然一直陪在她身边?虽然谢清漓的话玄乎其玄,但姜慕雪却相信是真的。

恰在此时,箭雨飞至。谢清漓强撑着飞身打落射向姜慕雪的羽箭,射在她自己身上的箭却越来越多,眨眼间便被射成了刺猬。

姜慕雪顾不得其他,急切挡在谢清漓身前。谢清漓已是强弩之末,姜慕雪回身抱住她,哀哀欲绝。

谢清漓低声呢喃:“阿娘,还能唤一声阿娘,真好!”姜慕雪爱怜地摸了摸谢清漓的脸颊。在飞射的箭雨中,两人都闭上了眼睛。

谢清漓的魂魄缓缓从陆漓身体飘出,看到姜慕雪等人的魂魄朝着一个旋转门飘去,急忙追了上去。可别人都顺利进入了那道门,她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拦住去路。

望着越走越远的姜慕雪,谢清漓急切地呼喊着阿娘。姜慕雪笑着朝谢清漓摆了摆手,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朝远处走去,那道门也慢慢消失。

谢清漓又一次变成孤魂野鬼,飘荡在繁华又空荡的盛京城。她没有知觉,没有触觉,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奸人们额手称庆。

她看见,渣爹谢景元春风满面,举报有功,加官进爵,大摆宴席,把宠爱的小妾抬成正妻,把小妾的庶子庶女记为嫡出。

她看见,渣女谢清瑶听人禀报姜府女眷全数被射杀,眼神阴鸷地说:“真是便宜了那帮贱人,不过斩草除根,甚好,赏!”

她看到,狗皇帝楚云渊轻抚着龙椅,得意一笑:“姜府倒了,没想到这么容易,从此这东陵的江山就真正握在朕手里了。哼,朕是真龙天子,坐上这龙椅跟姜老贼有什么关系。”

直到行刑这日。

她看到,姜府的男丁被一排排地推上行刑台,刽子手冷漠地砍下一颗颗头颅,甚至连幼小的孩童都不放过。

她看到,祖父和大哥被千刀万剐、抽筋拔骨,却硬是没有吭出一声,直至咽气。

朗朗乾坤,本应天理昭昭,可却奸人当道,黑白颠倒。

谢清漓想疯狂地杀人,想毁掉这个世界。胸中的不甘和恨意在极速膨胀,再膨胀。最后,她的魂魄再也盛不住暴涨的恨意,像烟花一样,膨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作星星点点,瞬间湮灭。

那一刻,谢清漓感到极致的痛!她想,这是一切的终点吧,六道轮回再无谢清漓!

可她是鬼呀?为什么会感觉到痛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侯门弃妇黑化了

前世江阮兮作为侯府夫人,竭尽心力的做一个好儿媳,对婆婆唯命是从,对小姑子有求必应,可她这个正妻过的像是外室都不如。 给渣夫养和别的女人的儿子,养子还不懂感恩,撞到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画面后,活活的气死。 重活一生,既然侯府对她不公,她便颠覆这一切,要渣男贱女和负了她的人付出代价。 顺便发展自己的商业版图,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惹到了一个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 后来江阮兮被堵在墙上,猩红着眼质问,“兮儿一直不答应我,是因为还想着你的那个前夫嘛?本王哪里比不上他了。”

南边有乔木·连载中·58.1万字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一手烂牌赢麻了

沈意欢重生了,还有点懵懂的时候,嫡姐提出要跟她换亲。 她这才知道,嫡姐也重生了。 上辈子,她嫁给身份卑微的十皇子,婚后去了封地吃苦,谁都没想到几年之后她咸鱼翻身。 十皇子做了皇帝,她跟着沾光做了皇后。人人都羡慕她,嫡姐更是恨得咬碎了牙。 因为当初嫡姐嫁给了太子,以为将来风光无限,结果太子是一个不中用的。 不但丢了皇位,还花心,整天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这次让她重生了,她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换亲,必须换亲! 沈意欢表示,无所谓,你要就拿去。 真以为十皇子是一个能人?那就是一个变态。 沈意欢想远离都来不及,嫡姐愿意凑上来,乐见其成。 至于嫁给太子,她都已经打算好了,这辈子做一条咸鱼,远离是非。 但是呢,世事往往无常,这一世没有了嫡姐的掺和,太子的心上人疯癫的很,癫着癫着,就把太子的心癫跑了。 她好端端在‘冷宫’里种花养花,听曲赏舞的,为何太子会过来。 来就来吧,为何这家伙粘过来了,表现出了对她万分的兴趣。 好吧,既然逃不过,那就接受。 宫斗啥的,在前世经历了那些更加复杂的权谋,那都是小菜一碟。

酥酪儿·连载中·31.8万字

都摆烂了,谁还管那贞节牌坊

重生和离复仇高门嫡女VS狠戾难缠摄政王 她寡居多年,呕心沥血把养子培养成才。 谁知慈母之心竟给了中山狼,最后落个不能善终的地步。 重生后她不再忍耐,怒怼恶婆婆,设计渣夫丢官落难。 最后步步为营收买人心,你既无情,我便休夫。 众人议论她商贾出身,却竟敢得罪高门公府。 苏婉毓冷笑。 和离后她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高攀不起。 苏婉毓决定封心锁爱,隐世做个有钱摆烂的废物。 谁知摄政王对她死缠烂打。 她高冷寡淡,他就桀骜不驯,腹黑闷骚。 直到渣男奸佞陷害报仇。 那个纨绔的摄政王竟隐忍多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阿毓,不要委屈自己,你在我在,你不在我亦不独活。”

桑云寄·连载中·12.9万字

重生另嫁小叔,夫妻联手虐渣

前世,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 再睁眼,她回到了出嫁这天。 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 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会变成何种模样。 后来,渣夫丢了爵位,失了名声,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 谁料,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想跟我抢夫人?有几条命可以死?”

冬月暖·连载中·6.2万字

嫡姐非要换亲?我嫁王爷她悔哭了

玄学大佬姜离穿进一本玄学文和她同名同姓的炮灰身上。 原书中,嫡姐嫁王府世子,庶女姜离嫁穷书生,世人只知穷书生最后高中状元,登阁拜相,却无人知道穷书生之所以能登阁拜相,皆是靠原主的气运。 嫡姐重活一世,抢先选了穷书生。 姜离:竟然有人上赶着嫁渣男? 换亲前的嫡姐:重活一世,她要做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狠狠的将姜离踩在脚下。 成婚后的嫡姐:穷书生的状元郎呢?王府不仅没衰败怎么反而更昌盛?姜离不仅没被反噬反而成了王妃? 她悔到恨不得再回到换亲前! …… 玄学一脉,千年前曾有一位祖师爷。 姜离穿书后,为了逃离原主的命运,屡起袖子加油干,声名大噪、干倒了宠妾灭妻的姜家,一不小心干成了百年世家的掌权人口中的祖师爷。 姜离:???

花暖倾·连载中·21.4万字

重生被换亲,侯府主母真香

林菀和嫡姐林芙双双重生 上一世,她的嫡姐抢了她侯府的婚事,却一生悲惨,郁郁寡欢。而嫡姐不要的寒门学子却高中状元成了圣上心腹位极人臣,她也成了人人羡慕的诰命夫人。 没想到只因为自己没有答应帮嫡姐撑腰,就被推入池中活活淹死。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冷眼旁观,心中只有嫡姐。 重来一世,嫡姐又设计换了两人的亲事,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寒门潜力股。把侯府少夫人的位子让给了林菀。 林菀轻笑出声,得来全不费工夫。 换吧换吧,林芙丝毫不知沈清河的丞相之位,她的诰命之称都是靠她林菀多年的筹谋而得。 这一世,她倒要看看,没有她的帮助,沈清河能走到哪一步。 嫡姐的丞相夫人和诰命的美梦还能不能实现。 而她这一世,就好好的做这侯府的主母吧。 有权有钱又有闲的侯府主母真香! 多年后 浪子回头陆世子:夫人你开开门,让我回来吧。 重生后沈大人:错了错了,婉儿是我的。 林婉:闪边上去吵,我只想安静的躺着。

追星寻月·连载中·24.5万字

福女当道

果子铺南家大姑娘南书燕居然是瓷商归家大房早年丢失的女儿?不行,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的好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她。南老夫人欲想来个偷梁换柱,只是,此南书燕早已不是彼南书燕。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便要讨回前世的债,偿还今世的情...... 归家二老爷让她交出归家的掌家之权。 南书燕:“我发誓,此生绝不外嫁,必将归家技艺发扬光大。” 霍炎:“此女够狠,甚合我意!”

清水如歌·连载中·38.6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我嫁战王你又哭啥

嫡妹和林语岚一起重生了。这一世,嫡妹一心要嫁那后来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要当未来风光无限、人人尊崇的国公夫人,使坏算计她上了武威侯府的花轿。 上一世声名狼藉的武威侯在成亲后没多久便发生意外双腿残废,变得暴戾蛮横、后又死于大火之中,爵位自然也旁落二房。 嫡妹冷笑,“这长夜漫漫、青灯守寡、让人奚落践踏的滋味,该轮到你了!你一个庶女,凭什么过得比我好?” 殊不料,武威侯成了宠妻狂魔,夫妻恩爱,青云直上。而那位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却因为长在民间市井,毫无规矩体统、见识教养,粗鄙不堪,闹了无数笑话,让荣国公府也成了笑话,别说风光无限了,连继承爵位的资格都失去了! 嫡妹气疯了,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林语岚淡淡一笑,上一世为了让那不成器的丈夫不遭嫡母厌弃、成为合格的国公府继承人,天知道她费了多少心血,最后落得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表面风光罢了。那人,就是个自私自利、贪婪无耻的白眼狼!那荣国公府,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窝! 这一世嫡妹既然稀罕,那就只管拿去好了。 对她来说,嫁给谁都比嫁给那位强! 没想到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送了她一个宠妻无度、年轻英俊、富贵无边的夫君!

依依兰兮·连载中·21.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