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桑家静

古代言情/连载中

23.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622:46:36
简介

架空

徐山山,天下第一神算的衣钵传人,天生短命相,师父在死前替她挑选了五位强大世家的子孙当夫婿续命。 然而在履行婚约前夕,五位未婚夫却不约而同前来退婚…… —— 后来,灵魂互换到徐山山身上的大国师:原主是神棍、恋爱脑,关她无情算命机器什么事? 女主事业批,无敌流,杀回巅峰。 #乙女向权谋爽文#

第1章退婚

“东陇卫家要退婚!”

“江陵棠家退婚。”

“十二连环寨池家退婚!”

“畲渊黎家退婚!”

“白鹭洲书院古月家欲请退婚。”

五位风格截然不同,却同样俊美耀眼的天之骄子来到“却邪山”,决心要撕毁掉天下第一神算与父辈们签下的荒唐婚契。

而徐山山此时的神色却很茫然、震惊、凝重,眉宇间的褶皱能夹死一只苍蝇。

她垂眸,盯着自己伸出的那一双孱弱、枯瘦的双手……谁家的鸡爪子?

这显然不是她原本那一具养尊处优的身体了。

这时一股强电流刹时在徐山脑中炸开,属于原身的记忆随之而来,她很快便不仅知晓了这具身体的一切,亦有了这五位未婚夫的相关资料了。

东陇、江陵、十二连环寨,畲渊,白鹭洲书院……

他们中随便一家拿出来都是当世人趋之若鹜的存在,更别说五家皆与她定下婚约,一女配五男的事,本就倒反天罡,可谁叫她有一个天下第一神算的师父呢。

他挟恩胁迫,五家长辈才无奈同意了这一件打破世俗伦理、挑战纲常的婚事。

而原身叫“徐山山”,虽是神算子唯一的入门弟子,但心性不正,什么本领都没学会,只会装神弄鬼骗人。

此时徐山山心下震惊之余,也终于了解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她莫名魂穿成为了女神棍徐山山,转念一想,那对方会不会则取代了她成为了——

她神色徒然一变,饶是她心性坚毅沉稳惯了,可遇上这等离奇、荒诞之事,也无法轻易做到冷静寻常。

“轰隆!”

天空此时瘴气弊天,雷鸣电闪,一道极亮的白光划破苍穹,天地仿佛一瞬间被利剑劈开成两半。

五人亦同时心惊抬头,上一刻分明还晴空万里,转瞬厚重铅云层内电龙游动,仿佛下一秒便要降下雷霆之威将这片天地夷为平地。

此时徐山山开口了。

“你们真以为与神算子签定下的婚契是这么轻易就能退?”

她不是真正的徐山山,自然也不在乎这五桩婚约,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她的声音不尖锐、不刻薄,平和嗟叹的口吻,竟险些叫他们错认为她在真切为他们而惋惜。

此时平静的徐山山莫名叫他们有了一种陌生感,但想到以往她为了达成目的,她也曾换了一副悔过自新面孔的事,但狗改不了吃屎,这一切不过就是她在耍心机恫疑虚喝罢了。

再者子不语怪力乱神,他们从来不信命。

五人不再迟疑,当着徐山山的面,同时掏出那一卷婚书,扬臂内力一震,婚纸碎红如烈火燃烧。

“徐山山,半年前江陵一带因你满嘴胡言预测,导致大堰决堤,你可知江陵多少百姓因你而家破人亡?你这般视民为草芥之人,何堪为我卫家主母?”俊美伟岸的男子目漆霸气。

“你与簟滟楼的琴妓抢男人,立誓非他不嫁,怎地,还要我等当龟公,为你伟大的爱情守护歌颂?”郎艳独绝男子盈笑嘲弄。

儒雅如玉山的男子清愠怒:“这一张销金窟的赌坊借据,一百金你便叫他们污了我古月家六世书香名号?”

“装神弄鬼,净敛不义之财,如你这般贪财奸滑之人,我疯了才会娶你?”英姿勃发的美少年抱剑鄙夷。

最后一位身着素纱僧袍,容颜却如佛前琉璃盏:“无量寿佛,贫僧已剃度出家,俗世之事就此了断。”

……为了跟徐山山退婚,都有一个出家了。

他们用着一张张颠倒众生的神颜,对徐山山流露出极尽失望、嫌弃、厌恶之色,口中的“她”更是罄竹难书,毅然决然退婚。

听着种种控诉,却令徐山山一时无言以对,虽知原身荒唐,却不知离谱到这种程度。

而五人亦不在意她的反应,没了神算子,她“徐山山”什么都不是了,至此再无人会为她闯下的祸事收拾烂摊子了。

在雷厉风行解决完退婚事宜,他们便率领部众与随行,践踏着一地婚书碎榍自“却邪山”离去。

徐山山看着飘散一地的“红花”,这五人闹这一出于她不过就是一件不足挂齿的插曲,但向来敏锐的第六感却令她心中莫名生出一种不安的念头。

晚霞落于徐山山孑然消瘦的肩上,她仰起头,望向遥远的天际——

原本那一双浑浊、邪恶贪婪的眼瞳,如拨雾见天,纷呈出一片深海的浩瀚无垠,展现出大自然的宏伟与壮丽。

她透过云层俯瞰到了苍茫大海中央的神秘祭坛上,飞湍走壑,雷电环绕,有人逆转了命数的轮盘,企图改天换地。

原本极强的帝王星云,如今却变得黯淡无光,这预示着……国运不昌,将灾祸四起。

这时,不知打哪飞来一只绿毛鹦鹉,它一屁股稳稳落在了徐山山的肩膀。

一声“山?”将徐山山从混沌的思绪拉过神来。

徐山山转过头,显然吃惊:“叼毛?”

“……你再叫这个名字,我就啄死你信不信?”它目露凶光道。

她愣了半晌后,笑:“信。”

“你还笑得出?咱们景国呼风唤雨的大国师,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神棍,而你原本的身份、命数、亲缘、情缘全都被人抢走了!”

是的,她原本乃景国高居庙堂之上、镇守景国兴衰存亡的大国师,拥有无可比拟的地位与名望,是景国嶽帝见到都得尊称一声“尊师”之人。

徐山山好似已经预料到了目前自己的处境,只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待他至亲至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他做的吗?”

毛毛气鼓鼓:“别问了,你会气死的。”

徐山山没气,至少脸上一直在笑:“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他还剥夺了我的一切,将我流放到了这一具伥鬼之躯,想让我就此了却残生……气?不,用气这个词还太轻描淡写了。”

她自是不甘的,虽然她极力压制住内心的刀山血海、困惑愤恨,但毛毛却通晓她的内心。

毛毛蹭了蹭她的脸颊:“可你现在这样,什么都做不了,若你以大国师的身份与旧部联络,定会被他察觉到,只会惹来杀生之祸。”

徐山山唇边讥诮的笑意:“我不会这么蠢,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的。”

毛毛担心她抗不住此番变故,便转移话题:“方才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为什么我见天生异象?”

“也没干什么,就是一睁眼,就来了五个极品美男跟我退了个婚。”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女配她只想飞升

江揽月临死前才知道,自己是一本大女主升级流小说的炮灰垫脚石。 师尊,师兄,门派,这些她视若珍宝的东西,秋辞躺平就能拥有。 她在日复一日的对比下逐渐产生落差,比武大会上昏了头,袖中藏暗器妄图杀她,营造出比武中失手的假象。 没成功,被师尊发现,以残害同门之罪受罚,最终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代价。 重来一世,她掀桌,表示不干了。 凭什么自己是个人人喊打的炮灰,炮灰就一定要跟主角比嘛?就不能有自己的春天吗? 她重生了。 她努力修炼。 她飞升了。 ...... 众人:??? 向来秉承着公正原则的清冷师尊红着眼求她原谅。 “有红眼病就去治,下一位。” 热衷于当舔狗的小师弟追悔莫及,原来他沸羊羊了 这么多年,一直舔错了人。 “眼角膜不要捐了吧,下一位。” #当她回过头来纵观这坎坷了一生的经历,才发觉自己早已在变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茶茶梨呀·连载中·5万字

青玉案:大理寺女卿

国将破、家将亡,穿越古代十七载的陈韶藏起女儿身,代替中毒年深的哥哥成了大理寺卿。 查积案错案,惩贪官污吏,纠奸臣乱党,造盛世清平。 崎岖路上难得有人并肩,只是……他是忠是奸?

烟雨阁主·连载中·49.6万字

穿成纨绔后,我对疯批嫡女动心了

【男女互换】 叶绾发现自己穿成古代世子后高兴的不行,她终于可以摆脱劳碌命了吗? 这个世子是个纨绔?不怕,纨绔最香了! 叶绾第一次见“她”,是“她”脸色苍白的倒在自己的马前,无力地望着自己。 叶绾第二次见“她”,是在百花阁,一掷千金为花魁,小手都没摸,这女人就闯了进来,抓奸一般把叶绾骂了个狗血淋头。 叶绾心想,这疯女人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武力超强没心没肺estp女主x京城小霸王entj男主】

花家阿九·连载中·48.6万字

纾春

【少女身,熟女心】 前世,崔礼礼守着贞节牌坊熬了十八年, 熬到看两只苍蝇,都羡慕它们成双成对, 她被困于逼仄内宅,香消玉殒。 终于, 老天也看不下去,让她重活一世 京城首富的千金,还谈什么婚论什么嫁? 若问崔礼礼这辈子还有何念想—— 没玩够! 一定要离那个掐自己桃花的男人远远的!

神婆阿甘·连载中·95.1万字

退婚女配?无所谓我的爱人是苍生

时清幼年丧考妣,亲眼目睹父母死于魔修之手,于是她拜入三清山,一心练剑,励志斩尽芜杂,除魔卫道,某天,有人发现她前往玄霄宗,退掉了与前修真天才钟离锦的婚约,因此遭到对方厌恶。然少女从未将他放在心上,继续按部就班地练剑打坐,只为守护天下苍生,杀尽妖魔鬼怪。 后来发现,她是一本男频退婚流文里退掉男主婚约的恶毒女配,女主是她下山历练两年刚回来的小师妹。 * 钟离锦被废后,即便修复了灵根,也无法再拿剑,于是少年另辟赛道,以一手丹医刻阵画符之法独步天下,一心杀妖除魔,以及——让退婚的时清为之后悔。 但后来他才发现,即便他天下无敌,俯瞰九霄,时清也从未后悔过。反倒是他,日思夜想,被无法克制的爱意折磨到夜不能寐,几近疯狂。 PS:点家升级龙傲天男主,前期不喜欢女主。 事业心极强不在乎名誉或清白只为建设美丽家园的清冷淡漠女主(时清)×一心变强想让女主后悔却反被打脸最后努力追妻的恋爱脑男主(钟离锦) PPS:女主道心非常坚定,非常坚定,非常坚定!!!

Hains·连载中·28.5万字

画医锦华

“乌衣巷口夕阳斜,神来之笔画冬春” 一支笔,画尽花鸟虫鱼,画尽人生百态,却无人能知其主人笔下之意与胸中之机谋。 前世的谢玉卿,今世的萧锦玉 在经历了背叛、灭族与颠沛流离之后,重生归来的谢玉卿决定换一种人生,定要在这繁华其外败絮其中的乱世中谋一个举世之人皆不敢求的盛世锦华。 谁予我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我予谁一世锦华裂土封候 (PS: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她虽无枭雄之体姿,却一样可以乱世称雄) 已有同系列魏晋风流的完结书:《卿骄》、《名士为凰》、《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连载中·29.7万字

穿到女尊国后我抛夫弃子了

景恒有二国,为男尊国景隆和女尊国恒阳。 明明身处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这两国却为了男尊还是女尊的问题对立抗衡,似是要不死不休。 一朝穿越,戈馥成了女尊国的郡主,虽父母双亡,却是皇帝的亲侄女。然而看似尊贵的身份,却因为皇帝有子无女,而陷入尴尬危险的境地。 她只想遗世独立,继续上辈子热爱的事业,然而后院都是皇帝塞进来的侍郎,虽有心将一切纷纷扰扰隔离,却依旧被扰了心境。 恰在这时,天上掉下个美郎君,挚友劝她不要错过这良辰美景,下人劝她该及时行乐,美郎君也眉目传情,她便半推半就笑纳了。 却不想,正是浓情蜜意时,却得知自己被算计怀了身孕,那美郎君身份有异,所图不过是挟稚女谋取恒阳国国祚。 生死挣扎产子之际,却是异象显现,让戈馥踏入了情绪师这个被她称之为是人形核武器的行列。 索性上天保佑,她生下的是儿子不是女儿。痛定思痛之下,她选择了抛夫弃子,独自奔赴新的世界。 PS:本文又名《女尊郡主和男尊将军的爱情PK》 PS:文案上是女主视角,不代表事实真相

雪凤凰·连载中·21.8万字

穿成寡妇后把佛子拉下神坛

成亲半年,刚满十八岁的齐酥成了小寡妇,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寡妇。 柔媚楚楚,风姿怜人。 色相于她而言是把刀,还是一把刺向自己的刀。 为了活下去,在一个雷雨夜,她费劲心机抱上了慈云寺那位高冷佛子的大腿。 “大师,不是说佛渡世人么?渡我,救我!” 佛子沉沉望向她,捻动佛珠,眸光幽暗。

苏味道·连载中·24.9万字

孤非良臣

因为一个扯淡的谶语,宋沅被迫女扮男装,谨小慎微好不容易长大,结果一朝被穿,穿越女的下头操作硬是把她从皇孙弄成了一无所有的通缉犯,倾世美貌也被渣男看中,自信发话可以纳她做妾。 滚吧,渣男贱女!少挡本皇孙的富贵之路。 意外回归的宋沅在王朝土著与穿越联盟之间两边演戏,娇滴滴的温柔善良穿越女是她,狠辣果决的王朝皇孙也是她,逢场作戏被她玩的炉火纯青,主打的就是一个两面三刀。 男人?不要,轰轰烈烈干事业不香吗? 她征战四方战功累累,安民改革青史留名,从寂寂无名的皇室老幺一路高歌猛进,成了兄长们最强劲的对手。 什么?让她红妆作嫁相夫教子? 滚粗,本皇孙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从不是为了嫁个好男人。 当皇帝不香吗? 排雷提醒:大女主,成长型,感情少,女扮男装,被穿回归

拾筝·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