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病弱世子不装了入她局

替嫁后,病弱世子不装了入她局

富贵陈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

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900:18:43
简介

穿越

【甜宠+替嫁+追妻火葬场+非遗传承】 【能怼能打宠夫小太阳×毒舌腹黑双面世子】 初见,她女扮男装帮他做戏,阻断姻缘。 一个是绝世无双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 一个是胆小懦弱卖身赚钱的俊俏少年郎。 再见,她成了他的新娘。 他却扮成了首富家中无人问津的瘸腿丑少爷。。 他以为她男扮女装,受人指使,谋财害命,处处提防。 可她却嘘寒问暖,悉心照顾,霸气护他。 后来,见她日日握着半块羊脂白玉。 他心中莫名酸涩…… 再后来,他死了。 她痛失爱夫,封心锁爱。 可忽然有一天。 绝色世子将她抵在墙角,消瘦而修长划过她的脸颊。 楚逸:“娘子……我回来了……” 万馨儿:“!竟然是你?”

第一章替嫁

丰乐楼,郢都城最有名的酒楼,哪怕此刻日薄西山依旧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万馨儿深吸口气,看着眼前男人郑重点头。

男人挑眉,微微侧目,消瘦而修长的手指一转,捏住了万馨儿的下巴。

绝世无双的面庞在眼前渐渐放大,熟悉的味道瞬间将她笼罩,嘴唇温热的触感传来,万馨儿心怦怦直跳,整个脸颊都烧得厉害。

“啊!”

女人凄厉叫声响彻后院,与此同时也打断了这个吻。

华服女子提着裙角快步上前,拉开了万馨儿身前的男人,紧接着那葱段似得玉手高高举起。

“啪!”

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万馨儿下意识抬手捂脸,手心一阵粘腻。

男人一愣,转身挡在万馨儿身前:“张家小姐好歹也出身名门,怎能出手伤人?”

“打他怎么了?若非顾念您的面子我便是将这娈童打死又如何?”

“人都说您有龙阳之好我原是不信,今日亲眼所见,这门亲事就此作罢!”张家小姐又狠狠看了万馨儿一眼,拂袖而去。

小侍女快步去追,只没跑几步又停下脚步,转头冲二人方向啐了口。

“恶心”!

方才一跺脚跑了。

男人哂笑,反手往万馨儿胸前拍了一两银子。

“成了!下回有事再叫你!”

万馨儿回神忙捂住衣襟,男人见状饶有兴致,抬手想去捏她那红透的脸:“我说这都第几回了,你怎么还脸红?扭扭捏捏跟个大姑娘似得!呦!你这小脸叫划伤了!快叫爷看看!”

他语调散漫,躬身凑近,却被万馨儿闪身躲开。

她后退一步,垂眸敛目高声道:“接吻一次一两银子,搭肩五百文一次,搂腰五百文一次,公子方才举动分明还差我一两银子。”

男人扬眉,也不在意,吊儿郎当转身,随手往地下扔了一两银子,懒洋洋道:“呵!你小子比那花楼唱曲儿的姑娘还会敛财!”

直到男人背影消失,万馨儿这才长舒了口气,捡起银子掂了掂,抬手塞进了锥髻中。

钱难赚!屎难吃!

“万幸!万幸!你干嘛呢?你这外卖还送不送了?不送我给别人了啊!”

“送送送!”她满脸堆笑接过食盒,飞快向酒楼外跑去。

万朵朵可能命不太好,作为女主角……的武替,两年前,她不过随手翻了几页剧本,等再醒来就成了剧本中破落户家的大小姐——万馨儿。

而更要命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剧本里的内容是什么!

全家拢共三口人,除她之外便是年过半百的祖母和十三岁的妹妹万芝芝,小丫头不仅好吃懒惰还最爱攀比,可祖母偏宠着她,将万芝芝娇养成了金尊玉贵的小姐,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只因她与城中首富楚家有婚约,老太太就等小丫头及笄嫁去楚家好跟着享福呢。

摸着那没有二两肉的小身板,万馨儿只叹,谁叫原主没爹没娘还不是老太太亲生呢?

躺在漏风屋子里想了半日,才记起她失去意识之前似乎摸了下剧本中夹着的道具,一块玉佩,要想回去原来的世界,玉佩就是关键!

老太太手中倒揣着半块玉佩,说是信物,只等万芝芝及笄要带去楚家,连睡觉都压在身下。

除此之外还一个劲儿地PUA她,说什么长姐要撑起整个家,让她出去赚钱。饶是她是学武出生,可这副身子太过孱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女扮男装靠在酒楼附近给人跑腿、送外卖赚些零散银钱度日。

一转眼两年了,许是离万芝芝及笄日子越来越近,老太太对她剥削也越来越严重,不过还好遇见了那个男人才解了她燃眉之急。

想到此处万馨儿下意识抿了抿唇角。

“我不嫁!祖母我不嫁!那楚家二郎是个又丑又凶的残废!听说他身上都是臭的!芝芝才不要嫁给楚二郎!”

“我的心肝宝儿啊!祖母也不想你去受苦,天可怜见!那楚家势大,祖母没有选择的余地啊!好歹去了楚家能吃穿不愁,不用待在村里受苦了是不是?”

女孩声音尖细而刺耳,老妇哀嚎响彻半空,万家大门半敞开,三三两两的村民围在门口七嘴八舌。

“呦!感情这万家老婆子没骗人!还真跟楚家有婚约啊!”

“我听得清楚,有婚约不假,可那媒婆说是给楚家二少爷说亲!”

“什么?楚家二少爷?”

农妇双目圆睁一脸恐惧:“咱们郢都谁不知那楚家二少爷是个断腿的残废,不仅又丑又肥,听说性格凶暴残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听说不少大姑娘都叫生生折磨死了!”

话音未落,万芝芝冲出大门惊恐地看着众人,嗷呜一声跌坐在地抱头痛哭。

“祖母您瞧瞧!要让孙女嫁给楚二郎,孙女可就没命了!”她双脚乱蹬,小鞋子也被甩到一旁,双手胡乱挥舞着,嘴巴长得大大的,脸上满是泪痕。

周围村民都被这突如其来哭声吸引过来,有停下脚步好奇观望的,有皱眉摇头的,可万芝芝似乎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挥舞着双手,哭闹着,仿佛要将所有不满和委屈都发泄出来。

“哎呦!芝芝快回来!”万家老太太匆匆踏出门槛,见这样多人陡然一惊,本能地扶了扶鬓角昂起了头沉声道:“芝芝,别闹了,咱们回家。”

她弯下腰,试图抱起万芝芝,但万芝芝却像泥鳅一样滑脱了她的怀抱,继续在地上撒泼打滚。

万家老太太气喘吁吁扶额:“罢了!罢了!你既不愿意就叫你姐姐替你去!快别丢人现眼了,咱们回家!”

“真的?”

万芝芝大喜,忙不迭抹了把脸,屁颠屁颠捡起鞋子搀着老太太回了家。

“啧啧啧!这黑心的老婆子!偏袒小的虐待大的!听说先前这娘俩都是靠她家大姑娘做绣活养活,后来大姑娘眼睛坏了做不了活,才女扮男装出去当闲汉!”(外卖小哥古称。)

“可不是?现如今小的不愿意嫁就舍了大的,真是把人吃干抹净了!这黑心贼婆娘!”

二人自顾说着,回头瞧见身后的万馨儿一愣,扯了扯嘴角尴尬笑笑:“馨儿!啥时候回来的?今个儿楚家来提亲了!你就要去享福了!恭喜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换亲嫁侯府,当家主母赢麻了

孟允棠重生了! 上一世,姨娘设计让自己的女儿嫁入侯府,谁都说庶妹孟月棠嫁得好。 她却惨死在郊外。 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重回刚议亲时。 本就是我的姻缘,那世子有外室又如何。 她孟允棠要的就是当家做主。 公婆尊重,疼爱,好像她才是侯府的女儿。

檐下小鱼·连载中·5.9万字

长公主今天也要休了国公爷

前世的平康长公主在朝堂之上机关算尽,却不曾想竟被她一手打磨出来的利刃暗害至死。而今生她侥幸重活,发誓要让叛徒血债血偿。 然而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注定要和与她相看两厌的镇国公在一场政治联姻中来回博弈。 —— 虞铮在大衍疆北出生,长于塞外的风沙和苦寒之中,直到十岁那年才回到帝京。随后他做了数年的皇子伴读,这期间,嚣张跋扈的平康公主却总是看不惯他。十六岁时,边境狼烟再起,他披挂上阵,随父出征,逐渐磨砺成少年将军的样子。二十四岁,他终于收复被外族侵占的疆北州郡,为父帅报仇,还成了大衍开朝以来最年轻的国公爷。皇帝为了嘉奖他的功绩,借着先帝遗诏,正式给他和平康长公主两人赐婚。虞铮很明白,这场联姻不过是迫于君命难违。只是为何到了后来,那些回忆竟让人难以割舍。 …… 长公主:本宫后悔跟你和离。 镇国公:公主殿下终于肯承认自己心悦于臣。 长公主:你做梦,本宫要休夫!

夷歌起·连载中·12.6万字

真香!落魄秀才靠娘子种田暴富了

【全能飒爽女主vs腹黑计谋多男主】 百曦任务失败,穿成了个乡下泼辣丫头。 开局捡到绝美夫君,却被夫君嫌弃。 好在她空间傍身,还有一身医术在手。 她一边支持夫君科考,一边靠医术致富。 但过着过着,日子不对劲了。 她那病秧子夫君,官不当了,去做皇上了。 她顺利好心捡的富家夫人,一跃成了她的婆婆。 一直陪着她的傻丫鬟,华丽一变成了邻国公主。 还有她那三个哥哥,个个都是大佬。 百曦沉默了:好好好,你们都有马甲是吧?那干嘛还要我继承皇位?

梅梅甘·连载中·3.9万字

获赔万亿后,我在逃荒中疯狂作死

【逃荒+女强+种田+作死】PS:简介无力,看看前几章,保证不会失望。 虚假的逃荒——小心翼翼! 真实的逃荒——疯狂作死! 开局楼钰就被卖给花拐子,反手就把花拐子卖了。逃荒的目的是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可几十年后还是会死。 楼钰表示,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一步到位,直接去死,早点投胎,下辈子好好享受生活呢? 于是,她就开始疯狂作死。 这是一个不按套路的逃荒故事……

陈年小鱼·连载中·6.5万字

凰女重生

身为一国皇太女的楚云锦莫名被害后变成了一缕游魂,却在一次看热闹的时候,被踹了一脚,重生为了侯府不受宠的大小姐楚云锦。 看她如何搅乱侯府,教那些欺负她的妖魔鬼怪好好做人? 后来,楚大小姐毒打亲妹妹,逼疯亲母的恶毒名声传遍了京城…… 某一日,她被王爷堵在了墙角。 他说,“当初我就是在这里救的你,这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如何?”

柠檬笑·连载中·57万字

青山巍巍

皇权之争,苏家被牵连,一朝覆灭,阿笙欲借第一氏族裴氏之手替父申冤。 经年小心耕耘,她终于得到裴氏那个少年家主的真心信任,查明当年真相,而战乱又起,那个惊世绝艳的人就这般消失在了阿笙的世界里…… “阿笙,愿你从今以后岁月无忧,平安喜乐。”

一两春风穿堂·连载中·12.2万字

绑定主母系统后,在侯府养崽驯夫

【躺赢主母×忧郁嫡长子×绿茶女儿×叛逆小儿子】 上班族云之晗穿书到了侯府,绑定了主母系统,统子让她好好教育子女,她却只想胡作非为。过上躺平人生。 然而,嫡长子喜提探花之日,也是他忧郁自杀之时。写下一封遗书,准备回归尘埃。 云之晗看他一脸怨种样,亲切慰问,“去潇洒啊?” 长子战战兢兢,“母亲,君子不能放纵。” “你又不是君子,你只是个孩子。” 出门一转,看到女儿正在勾引礼部尚书之子。 女儿看见她,也为会换来一顿训斥,谁成想,云之晗送给她一本征服男人的宝典,并嘱咐道,“高手钓鱼,总能让鱼在不经意间上钩。” 女儿:我娘,她疯了! 最头疼的是小儿子,他竟然和原文女反派鬼混到一起。 云之晗无奈,“儿子,她出自商贾之家,很有钱的,不能光娶了人,钱也要娶过来。” “哼!谁要娶她了!” 四人各怀心思,却意外成就了侯府。

微木羽尚·连载中·5.5万字

假千金试婚,被阴郁王爷宠疯了

五岁时,陆时欢被丞相府误以为是遗失的千金,被万人宠爱,享受荣华富贵。 而十七岁时,真千金回归,她被无情的抛弃,一朝落入尘泥,唯有奶娘对她视如己出。 一年后,圣上赐婚,要丞相府和湛王府联姻。 世人皆知,那湛王阴郁无情,凶残弑杀,更是克妻之名远扬,为了真千金的安危,于是逼迫陆时欢前往湛王府试婚三天。 可没想到,竟然被那冷血的湛王看上了。 她本以为这不过是湛王的一时兴起。试婚结束后,回到丞相府,却被湛王纠缠,一次次欺负她。丞相府误以为陆时欢想趁机上位,将其奶娘逼死。 心灰意冷之际,陆时欢离开京城,危难之际又被湛王救下,当陆时欢决定要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的圈套。 这一次,彻底伤透了陆时欢的心,默然离去,去了一个他无法找到的地方。 湛王疯了,慌了,发现,这一次找不到她了。 然而……三年后…… 陆时欢回来了,但这次她已然脱胎换骨,抛却过去。

聆风吹笛·连载中·7.2万字

首辅家的锦鲤娇妻

【种田+穿越+宅斗+逆袭】 沈烟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穿越回古代,成了被换亲的万人嫌肥婆。亲爹不作为,后娘心肠歹毒,就连嫁的穷县令丈夫也对她避之不已! 沈烟的斗志被激起了,减肥逆袭发家致富,一路锦鲤体质扶持丈夫一路高升,成了当地的贤臣。 就在男人以为抱得美人归时,沈烟不痛不痒给了他和离书,从此两不相欠。 看着她决绝的身影,首辅大人红了眼挽留:“烟烟,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为夫还你一个十里红妆?”

步步岁岁安·连载中·18.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