贬妻为妾?和离高嫁气死前夫

贬妻为妾?和离高嫁气死前夫

畅然

古代言情/连载中

23.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0622:23:56
云枝胎穿古代,畏手畏脚努力模仿古代女子,只为好好在古代过日子。 终于,她成了大周朝的一品侯夫人,可谓妥妥的人生赢家。 就在云枝打算躺平度日之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被绿了! 夫君不爱,婆母不疼。一朝外室携子入府,夫君竟想贬妻为妾! 笑话! 她堂堂暗皇怎么可能做妾?和离! 出府归家后,本以为会得到几句安慰,却不想竟被家人逼着去当姑子。 狗屁古代人,姐不装了!一怒之下,她决定立府独过。 反正嫁妆在手,何不当个快乐的单身狗! 不想,一朝圣旨天降,她一跃成了摄政王妃。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云枝冷笑:小样,看姐不虐死你们!

第1章外室进府

四月芳菲尽,桃花始盛开。

大周,京城,定远侯府,芳菲院。

侯夫人正坐在铜镜前梳妆,今天是她男人定远侯安修远归家的日子。身为妻子,她得打扮的漂亮一点,给对方一个好印象。

说起来,她和安修远成亲一月有余,却仍旧是完璧之身。成亲当日,安修远接到一封信后,就匆匆离京,直到今日方归。

这不,他人还没到京城,就提前让小厮送了信回来。

看着铜镜中的人儿,云枝的脸上缓缓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温柔的让人如沐春风,让人一看就喜欢。

但这并非是她的真性情。

虽然胎穿十多年,但是骨子里现代人的思维根本不会被古人思想洗刷,只是为了更好生存,她一直都在装,装温柔,装贤惠,装得和眼下的大家闺秀一样,一副以夫为天的样子。

“夫人,你真好看!”婢女如兰看到镜中的儿,不由感叹出声。

云枝笑了笑,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一个美人儿。

不过相比起来,还是现在的她好看一些,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婢女如兰给云枝插上一枝点翠簪后,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夫人,好了!”

“不错,你的手艺是越发的好了。”云枝笑着赞了一句,正准备起身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婢女如梅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朝着云枝福了福身,道:“夫人,侯爷回来了。”

“这么快?”云枝有些惊讶。按理说,对方应该还要一个时辰才能到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是出什么事了?

正要问时,就看到如梅脸色难看的说道:“夫人,侯爷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云枝看到如梅这样,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问道:“哦,还有谁?”

“一个女人以及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

“女人,孩子?”云枝的心微微一沉。原本她还想着,男人既然回来了,那就趁着久别重逢,把洞房花烛给补上好了。为了这一天,她可是足足做了一个多月的思想准备。

现在看来,估计是用不着了。

罢了,既然如此,那她也不强求了。

如兰小心的打量了自家主子一眼,开口问道:“夫人,我们……”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云枝就直接打断了,说道:“走,看看去。”

眼下,那女人和孩子的身份不明,还是去问清楚比较好。

“是!”如兰应了一声,和如梅对视了一眼后,随着云枝一起出了房间,朝着老夫人住的慈安院而去。

慈安院离芳菲院有点距离,主仆三人走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才到。还没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

听着老夫人爽朗的笑声,云枝微微有些惊讶。自从她嫁进这定远侯,老夫人可从来没有这么开怀过。每次见她,都是一副刻板严肃的样子,好像谁欠她几百万似的。

看来,老夫人今天很高兴啊。就是不知道是因为儿子回来了,还是因为那个女人和孩子,又或两者都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52.9万字

抄家前,搬空敌人库房去逃荒种田

【抄家流放+系统空间+种田+战乱】 开局被抄家流放,成了书中早死小炮灰,自家男人是书中被逼黑化的大将军。 楚琉月飞速搬空敌人库房。 半死不活的夫君?心软的婆婆?胡搅蛮缠的妹妹?还有愚孝的公公? 没事,能合就合,合不来就让他们滚蛋!!! 逃荒路上死翘翘?别急我有物资!!! 流放边疆遇战乱?别怕,我有计谋,有战神!! 谁曾想狗皇帝又作妖,害得百姓民不聊生! 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路锦有鲤·连载中·24.2万字

绝嗣王爷得知自己有娃后,杀疯了

【女强+萌娃,男主工具人】 顾画从末世穿越到古代就替猝死的原主把大佬睡了。 还无奈接手一个外表风光无限,内里早已千疮百孔走向没落的顾府。 顾華很忙,她忙着对抗顾家族中一群豺狼虎豹,忙着搞事业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 最无奈的还要忙着阻止四个长了腿的小蝌蚪找爸爸。 请问一下,谁有她忙,忙的都没时间包养几个花美男享受享受富婆的“苦恼。” ………… 京城某个魅力金钱和权力都不缺的男大佬,因为不能有后嗣失去进取之心,每天都在得过且过。 直到有一天他得知自己有娃,还被人欺负后。 大佬冷笑,“这京城的天也该变了。” ………… 某王爷把瑟瑟发抖的女人堵在角落,要求负责。 孩子她娘捂脸,这事真不是她愿意做的。 萧君临眯着眼,笑容可掬,“女人,听说你想养男宠?” 顾華咬牙,狗男人放下你手中四十米大刀再问,你还是个帅批。

会散·连载中·47.4万字

和离前我重生了

「完结前会大修,千万不要看盗版,本文为非打脸爽文+轻松+日常」 申令祎前世是夫君的孝心外包工,她体贴伺候夫君,孝敬昏聩婆母,照应刁钻小姑子, 直到她刚有孕不久,婆母就火速把自己离家出走多年的侄女接回来了,明明答应过她不会纳妾的谢允,当晚就交代她摆酒迎表妹过门。 这时的申令祎顿感生无可恋,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然而第二天,她重生了,既然重来一世,她便要痛快做自己,至于谢家人,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 后来,当今天子造反,谢允效仿周公辅政,创造了堪比文景之治的帝国。他终于完成了年少时的梦想。 现在,他要把对在他身后默默付出的妻子宠成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形同摆设的夫君突然转性了,而申令祎表示:后位我收下了,男人请自便!

金桂载酒·连载中·42.4万字

换亲流放?搬空库房后残王躺我怀

【空间+女主神医+女强+爽文+追妻火葬场+换亲+虐渣+发家致富+流放】 慕婉婷和嫡妹重生了。 上一世,她嫁妆惨淡嫁落魄侯府世子。 嫡妹侵占母亲嫁妆嫁战功封王的平西王,任谁都夸嫡妹福气好。 哪知平西王府被抄家流放,嫡妹险些死在流放路上。 而侯府世子不仅当了状元郎,还官拜宰相,世子还为慕婉婷请了诰命。 这一世,嫡妹执意换亲,誓要嫁给侯府世子。 慕婉婷拿足好处应允了,流放就流放吧。 她有空间在手,王府,娘家,国库都搬空了,流放路上日子滋润的她都不敢想。 别人黑馍就菜团,她天天大鱼大肉,香得收服了官差。 而嫡妹很快就会知道,那些辉煌不过都是她一步步谋划得来的。 而那时候的她,早在流放地开疆扩土,称王称霸。 都说沈星澜禁欲冷漠,高不可攀,只有慕婉婷知道,抱着她的他,是如何的疯狂。 慕婉婷累了,对着一直想和离的沈星澜,潇洒挥手。 “既然你要和离那便和离吧,我才知我将你错认成你大哥了,祝你和你的白月光和和美美。” 沈星澜眼眶泛红,将她抵住厮磨。 “白月光是你,爱的人也是你,你休想撩了不负责!”

余斯叶·连载中·22.6万字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

【抄家流放+空间+替嫁+医妃+真假千金】 穿书就替嫁要流放,还是在大婚当天? 花从筠穿成了侯府的真千金,但是侯府上下全部都疼爱假千金花千柔,甚至还让她去替嫁战王去做炮灰背景板! 后期直接在流放路上挂了? 流放之路吃不饱穿不暖,还容易被霸凌? 花从筠笑了笑表示要淡定。 空间在手,要啥没有! 血洗侯府,渣爹的小金库?拿走拿走统统拿走! 搬空粮仓,城里的各大粮仓都被她席卷一空,且留下了丰厚的银票。 皇宫偷袭,渣爹贪污受贿的账本就放在圣旨旁,并留言,请皇上明鉴。 流放路上,花从筠看着渣爹一家,露出奸诈的牙齿,“爹爹,以后的日子我们就看谁过得滋润吧~” 流放路上遭遇暗杀,好,来一个我宰一个! 假千金柔弱不能自理,好好好,那就真的不能自理吧! 至于她的战王夫君?随便吧,只要别惹我就行。 战王柔声哄道,“你要阴便只能阴我,离其他男子远点。”

旺夫的灯·连载中·33.4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完结·55.8万字

外室登门,我当场改嫁纨绔小叔子

前世错付真心,执意要嫁黑心庶子,落得惨死之果,重活一世,梁晚余依旧选择嫁进镇国公府,只不过,换了个夫君。 渣男恶女凑一窝,梁晚余不慌不忙,一人先给一耳光。 梁晚余撸起袖子,立规矩,斗极品,大放异彩,渣男又眼巴巴凑上来,成心要给情敌送个绿帽子戴。 梁晚余:让他滚。 死对头夫君:滚太容易了,还是让他死吧。 …… 一夜,梁晚余看着门外的男人,开口就问:你来干什么? 抱着枕头自己送上门来的死对头更委屈:我们不是成亲了吗?

橘橘兔·连载中·23.6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完结·3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