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艺不精,祖宗显灵

学艺不精,祖宗显灵

木霄

玄幻言情/连载中

24.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08:05:00
太子陆启安体弱多病,瑞帝命太医想尽办法,可惜病情反复始终不见好。 一日太子病危,瑞帝下令命国师乐瞳替太子招魂。 国师发现太子魂魄有异,似要离体,马上动手做法。 最终太子清醒过来,却……不太对劲……

第1章国师招魂太子复生

大源朝有国师一职。

五百年前席氏助陆氏一族夺取皇位,席氏先祖受封,御赐巫山作为封地及修炼之地。

席氏每一代通过万象境选出能人,送入宫中,封为国师。

大源朝第十二代皇帝,瑞帝,有四个儿子,太子为嫡长子,从小体弱多病,更是皇后亡故后一病不起,反反复复十年不愈。

瑞帝不愿放弃太子,命太医想尽办法治病,可惜十年来病情反复,始终不见好。

一日太子病危,瑞帝下令,命国师替太子招魂。

午夜子时,太子东宫内。

国师检查了太子的情况,发现其魂魄有异,似要离体。

魂魄无端离体定有原因,国师欲先弄清楚再动手,不料太子忽然断气魂魄飞离,瑞帝赶紧下令速速招魂。

国师念咒做法,顿时电闪雷鸣邪风四起。

半柱香后,施法完成。

“怎么样,成功了吗?”瑞帝冲过来检查情况,太子胸膛微弱起伏,脸色渐渐恢复。

瑞帝激动的看向身边国师,等着她给一个权威答案。

身穿黑金色长袍的女子蹙眉望着床榻上的太子。

她身材娇小瘦的不太正常,长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一头漆黑长发因为刚才的施法有些凌乱,眼下没功夫思考自己的样子在瑞帝面前算不算失礼。

瑞帝被她严肃的表情吓的胆颤,生怕下一秒国师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国师?”

“陛下放心,太子的魂魄已经归体。”

瑞帝终于能把心放回肚子里:“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床榻上的太子此时清醒过来,张开双眼,左右打量二人。

“皇儿啊!”

瑞帝含泪上前,想要询问两句,却听见太子一声怒吼:“狗贼,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我要后退一步,就不是席泽明!”

瑞帝:“……”

国师:“……”

太子因长期患病,身体瘦弱脸色苍白,此时的眼神却凛冽且凶狠。

国师平时不常见到他不了解……太子是这样的人吗?用看仇人的眼神看亲爹?

太子发现自己躺在床榻上,想要起来,可身体不受控,挣扎了半天连坐起来都难。

他心里一个念头闪过,赶紧定神观察起四周来。

“喂,你,老头,这里是什么地方?”

被叫做老头的瑞帝脸上一黑。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是什么人?”

国师解释:“这里是东宫,您是太子殿下,这位是您的父皇,瑞帝。”

这位太子的认知中,皇帝不是瑞帝,当朝也没有太子,所以他不信这话,冷眼打量着身边的小丫头:“我还是你爷爷呢!果然是邪教制造的幻境的,你们……”

“逆子!”瑞帝颤抖伸手打在太子头上,喘着粗气喝骂,“你是谁爷爷!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竟敢对国师出言不逊!”

这一巴掌太子挨实了,疼痛的感觉证明眼前不是幻境,他一脸懵逼瞪大双眼,脑子里一团乱麻,许多事情一下子全蹦出来,快要把他的头撑爆了。

国师拦住瑞帝劝他消气:“陛下,方才招魂时天有异象,应该是影响到了太子的魂魄导致其记忆混乱,加上之前患病,怕是……神志恍惚,记忆有损,让臣替太子固魂试试。”

瑞帝拍拍胸口顺气,自我安慰:“不记得也没关系,能活过来就好……”又拉着国师的手让她照顾好太子,“招魂成功后,不会又离魂了吧?”

“陛下放心,臣一定会看好太子殿下。”

“辛苦国师了。”

说话时二人朝着门口走去。

国师将瑞帝送走,关上门,那边的太子正好回神过来:“喂,老头……”扭头一看,瑞帝已经走了,国师站在紧闭的房门前,阴着脸回望自己。

“老头,这丫头不对劲啊!你给我回来!”

太子尽量让自己往床榻里面缩,慢慢靠近的国师阴沉着脸,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你想干嘛……我现在可是太子!”

国师忽然一笑,只是这笑让太子更加心惊肉跳。

“别紧张嘛,我就是想问清楚,你是什么人?”

“问清楚后为了保守你招错魂的秘密,一不做二不休打散我的魂魄是吧?”太子挑眉看着国师垂放在身边的双手,“你不知道偷袭的时候不能让人发现你在施法吗?”

国师赶紧将双手藏到身后。

太子用你在逗我的眼神望着她:“打散我的魂魄这个太子死定了,你打算怎么和刚才的老头交代?”

国师:“肉身在此,换个魂魄住进去就是,我找的魂魄,比你听话,不会暴露秘密。”

太子:“我也没说要举报你啊。保守秘密是吧,可以,我可以替你瞒着那个老头。”

国师不信,她都不认识这个人,凭什么相信他?

“方才你招魂用的法术是席氏的法术吧?还有现在准备施展的也是席氏的法术,一家人,我保你。”太子挺起胸膛,眼中闪烁光芒,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无所不能。

就是他现在在床榻上想直起身来又无力,只能微微抬起上半身,其他地方还躺在床上的样子,很没有说服力。

“你是席氏的人?”国师好像记得他说自己叫什么,什么明……

“席氏,席泽明。”太子问国师是哪一房的人,叫什么,怎么会成为国师。

国师没有回答,反问他死的时候是什么年份,在什么地方死的。

太子如实回答:“苗疆邪教暴乱,我奉命带人前去平乱,死在邪教总舵里……年份,我记得是,天济三百七十九年。”

“天济?现在是大源五百一十二年,苗疆邪教的暴乱和天济,那都是五百年前了。”

“五百年了……”太子很冷静的接受了这个时间,笑着对国师说,“这么算,我还是你祖宗。”

国师微微歪头,说:“可是巫山席氏从未有过一个叫做席泽明的祖宗,你说你前往苗疆剿灭邪教,但当时在苗疆捣毁总舵立下大功的人,是席泽阳。”

“什么?”五百年都没让太子惊讶,这段话倒是让他激动万分,“你说谁捣毁了邪教总舵?!”

“席泽阳啊,他先是力破邪教,然后协助陆氏先祖推翻前朝建立大源朝,陆氏将巫山赏赐给席氏做封地,开设国师一职,由席氏挑选能人担任。这份恩宠,延续了五百年。”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被困楚门世界,废柴她杀疯了

【人狠话不多的追星少女】X【海王脸却纯爱战神的真人系统】 **双强、双洁、一起搞事业 当世界因为种种浩劫,人们被迫与大自然隔绝,只能生活在一个个小房间里,甚至被划分为社会人和垃圾人。 垃圾人曾小棉突然被抓到一个叫楚门的地方进行改造—— 事业粉的任务为什么是阻止自推出道啊啊啊啊? 什么?任务不成功她就得死? 她的系统这么仙品,她可以赖在这儿不走吗? 她的系统好像要叛变? 【避雷】:多cp,都是1v1,不和他人暧昧,不能接受有异性朋友的绕道;未来世界设定仅凭个人喜好,问就是物理不好。

绿水行间·连载中·16.1万字

以我尸身登高位?我挖你老树根

前世,为了攀上萧家,她的亲生父母将她推上献祭台,放干她的血液,完成神秘仪式。 重生后,她从根源解决问题,既然你们的最终BOSS是萧家,那她就把萧家从根部挖烂。 亲生母亲:如果卿卿才是我的亲生女儿该有多好,我为什么就生了你。 大哥:你不要总是嫉妒卿卿,她是你比不上的,要不是有这层血缘,我看也不看你一眼。 二哥:你已经被接回来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难道你还想越过卿卿? 三哥:我只有卿卿一个妹妹,你算什么东西。 慕卿卿:姐姐,你喜欢谁,我让给你,你不要再针对我了好吗? 慕千千:你们在说什么,你们的未来女婿被摁在地上打得像狗一样了,你们只会在复活点BB。

潘子默语·连载中·15.6万字

这超能力不靠谱

乖乖女黄翅摇有一天出于好心,获得了一个超能力—— 可以给任何人植入一种情绪。 但,一天只能用一次。 初次发动超能力的黄翅摇,反受其害,让她生平第一次想打人。 「什么超能力这么不靠谱!我要报警!」 然而,偏偏是这样的鸡肋超能力,将黄翅摇和她那高岭之花的老板连结了起来。 「老板有恐惧症?没事,我可以帮他。」 帮着帮着,两人擦出了火花。 黄翅摇也逐渐成长起来,变得更强大。 那老板呢? 老板也要变成总裁啦! 一个关于乖乖女成长为火爆独立女性并学会什么是爱的故事。

鲸木木·连载中·24.6万字

疯批大师姐成了仙界黑月光

姬怀月曾以为自己是挽烟宗受尽优渥待遇的大师姐。 事实是,那些人喂她神魂离体的药,让她日日夜夜遭受噬骨之毒。 只待她修仙路大成,就让她魂飞魄散,复活他人。 于是她叛离宗门,被宗门众人围剿之后,跳崖赴死。 但不仅没死,还坠入隐世宗门。 自此,步步凌云,仙路邈邈。 而她最后,手刃仇敌,修为登峰造极,声名显赫,被誉绝世容色。 无数人拜她为尊,希望结为道侣。 她却笑,身侧已然立个温润青年,为她拭去剑上血,抬眼极尽柔和缱绻。 【1v1大女主成长历程,感情线弱】 【女主疯狠孤绝非传统善人,男主清淡温和白月光】

巫棉·连载中·12.3万字

受气包不当对照组后,在八零致富

无cp爽文 潘叶只是简单睡个午觉,谁成想,竟然穿越了。 恶毒婆婆,小心机妯娌和她的熊孩子,不怀好意的小叔子,伪君子公公,这妥妥的地狱开局啊!还好她力气够大。 原主是个受气包,什么都往心里咽,她可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真要是惹到她,算是踢到铁板了。

满地白霜·连载中·9.4万字

青山巍巍

皇权之争,苏家被牵连,阿笙看着父母求助无门,在神武楼前双双陨落,就连丧礼都无人敢办。 她想查明父亲之案的真相,但举国上下无人敢查。 而后她遇到了贵比天家的裴氏之子。阿笙想,苏家之案无人敢查,但与太祖共平天下的裴氏敢。 她始终在赌裴钰的善,而这场赌局她亦从未输过。 那个曾经在庙前发誓以菩萨为师的少年家主收留了她。 于是她想方设法在这个东境第一门阀潜伏下来,只为有朝一日裴氏能帮她还父亲一个清名。 但世事却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权贵无德,啖食百姓血肉,浮游之命只是为他人正名的工具。 世人皆说阿笙聪慧,十六年华便在俊才云集的华清斋展露头角。 她的聪慧引来公主的赏识、异国王后的看重,但父亲当年之案也为她引来暗藏的杀机。 在这个视女子为装点的世道,阿笙步步为营,经年耕耘,女子虽身弱,但亦可为那俊秀青山,巍巍不倒。 世人都说裴氏九郎,少年家主,学富五车、矜贵无双。西州开堂得天下敬重。 裴钰曾言他为这个世间做了一个局,本打算置身事外观局中之人作困兽之斗,却不想她亦在这局中。 于是他舍去清净,甘愿入局。

一两春风穿堂·连载中·37.9万字

画医锦华

“乌衣巷口夕阳斜,神来之笔画冬春” 一支笔,画尽花鸟虫鱼,画尽人生百态,却无人能知其主人笔下之意与胸中之机谋。 前世的谢玉卿,今世的萧锦玉 在经历了背叛、灭族与颠沛流离之后,重生归来的谢玉卿决定换一种人生,定要在这繁华其外败絮其中的乱世中谋一个举世之人皆不敢求的盛世锦华。 谁予我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我予谁一世锦华裂土封候 (PS: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她虽无枭雄之体姿,却一样可以乱世称雄) 已有同系列魏晋风流的完结书:《卿骄》、《名士为凰》、《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连载中·28.2万字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现代女大学生苏斐然穿越到后宫中,本想当个安分守己、不惹火上身,却发现这个世界癫得她根本没办法当个小透明! “贵妃娘娘,为什么诸位姐妹都迟到了,只罚我一人去佛堂诵经?” “因为你进门的时候先迈了右脚。” “???” 行,那就让你们看看现代人是怎么发癫的!

深海油条·连载中·22.9万字

寡嫂为妻,腹黑王爷强取豪夺

【钓系遗孀VS禁欲王爷】 【男女主双洁+HE+宫斗宅斗+佛子+无金手指】 出身寻常的女主被赐婚楚王,世人皆以为是因她生的貌美,软玉撩人。 殊不知大婚当日楚王吐血归天,她也成了皇室人人嫌弃的小寡妇。 贵妃怨恨她克夫,罔顾礼法欲让她陪葬。 为了活下去,她剑走偏锋,故作可怜躲进了当今太子的佛庵。 那夜,她使尽了手段:“殿下,奴只求一隅避安之地。” 那佛子却动了情:“那你看看,本宫的怀里,可行?”

裳落倾枝·连载中·27.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