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玫瑰

京港玫瑰

今见月

现代言情/连载中

17.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0723:58:00
简介

豪门

梁招月,生于京圈顶端的大小姐,自幼受尽娇宠。离经叛道,去伦敦开了间夜不归宿的酒吧。 那天深夜,伦敦下着小雨,一位浑身散发着贵气,臂弯挽着黑西装的男人走进酒吧,他如皎皎明月般耀眼。 灯光打在他的头顶,清俊冷淡的脸上挂着湿漉的雨水,梁招月亲自为他调了两杯烈酒暖暖身。 烈酒下肚,男人的双眸逐渐迷离,黑长衫敞开两颗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嗓音沙哑性感:“BB,我真的好掛住你呀。” 伦敦的夜,风雪如晦,浴室里男人目光灼灼,在她锁骨处用瘦金体留下他的名字:周斯憫。 - 梁招月得知招惹男人是周斯悯,港区顶级豪门掌权人。立马逃回国内,却被人在机场抓住,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吃干抹净就想跑?” 港媒爆火新闻#港区太子爺周斯憫疑似与嫩模机场辣吻,聯姻太子妃何去何从# 梁招月和他情到浓时,京城落了雪,她低声问:“选我,还是选联姻对象。” 周斯悯不作回答,梁招月不告而别。 - 再见面,他出差内地京城,在京圈社会人士聚集的宴会上,他看见自己的BB,坐在一群三代中间谈笑风生。 他联姻的对象是她。 - 港区太子爷VS京圈大小姐|男暗恋|纯甜

第1章借个火

九月刚过,凉爽的风吹散燥热的空气,伦敦的天气说变就变,连续几日飘雪,路面裹了一层雪白。

伴随着寒风,雪花落在梁招月那把岌岌可危的伞面上,脆弱的伞骨坏了一大半,伞面些许凹陷。

梁招月向来不喜欢下雪天。

只是,她雇佣的调酒师家里出了点状况,上不了班。只能由她顶上,没想到出门拿了把烂伞。

梁招月走在位于繁华红灯区的Soho,在这里她开了间让人魂牵梦萦,夜不归宿的酒吧。

‘Sober’是伦敦少有全天营业的酒吧。

走到酒吧门口,梁招月将伞收起扔在角落,推开大门走进去,寒风被隔绝在外,温热的暖风扑面而来。

梁招月脱掉风衣,露出一身黑色吊带长裙,乌黑长卷发散落在两侧,身材高挑,明艳娇贵。

她向店内看了一圈,没什么客人。

梁招月去到更衣室,将风衣收进置物柜里。她只替调酒师上两小时的班,身上的衣服不用换。

调酒台前座位顶上的柔光,看得梁招月有些昏昏欲睡。她刚从京城飞过来,时差还没来得及倒。

给自己调了一杯鸡尾酒。

刚喝完,她的手机响了,是发小虞清的来电,接通。

几句日常的寒暄,虞清进入主题,她疑惑地问:“招月,我刚从我妈那听说你明年要结婚?”

梁招月:???

她本人怎么不知道要结婚的事?

她疑惑地问:“阿姨这是从哪道听途说的消息,我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明年要结婚的消息。”

“我妈和你妈打麻将的时候说的。”

梁招月直接听愣住,刚才还昏昏欲睡瞬间被虞清的话给吓清醒了不少。

她和虞清出身京圈顶级豪门,两家在四九城的祖宅相邻,两家长辈之间如亲兄弟般亲近。

梁招月从小没少往虞家串门,麻将桌上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只是她这次回京城完全没听过家里人提起过。

仔细一想,难怪这次她能这么顺利回伦敦。连饭桌上爸妈也不念叨了,合着这是要用联姻绑住自己。

“那我结婚对象是谁?”梁招月问。

麻将桌上虞清没太听清联姻对象是谁,不过以京城四大家之一的梁家身份,未来女婿的身份不会低。

“没听清,反正不是京圈的。”

梁招月向虞清道了声谢。等挂完电话,赶紧给许久没联系的父亲,打个电话,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迟迟没接通,她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打字:【爸,看见信息,速回,急!急!急!】

她故意不说什么事,就等着父亲的回电。

忽然间,梁招月的目光被门口的华人面孔吸引,黑色的西裤裹着欣长的腿,站着和门框近乎一样高。

他的上身搭了件黑色长衬衫,臂弯处搭了件黑西装,长衫上面能清晰看见雨渍留下的痕迹。

服务员将人带到卡座上,灯光打在男人的头上,那张清俊冷淡的脸上挂着湿漉的雨水,半干不湿的头发显得他有些许的落魄。

但男人身上处处透着沉稳和清贵,举手投足间是高位者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生畏,难以接近。

梁招月不停给服务员使眼色,让她撤回来,由自己亲自为他服务,服务员小姐姐心领神会。

梁招月拿着酒水单走到卡座前,由侧面望向男人。

只见他那棱角分明的侧脸和下颚线,鼻梁高挺,肤色白皙无暇,轻薄的丹凤眼,精致的五官宛若神明的恩赐。

梁招月眼尾微挑,将酒水单递给他:“先生,您看您需要喝点什么?”

男人冷白修长的手接过酒水单,上面有中英两版语言,还搭配着酒水的图案,看了一眼,问:“有咖啡吗?”

男人的嗓音低醇深沉。

梁招月听清他的话,有被无语住。

她开的是一间酒吧,不是咖啡馆,再说现在伦敦时间凌晨三点,Soho区哪还有卖咖啡的地方。

梁招月真想上手摸他的额头,看看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先生,我们这是酒吧。”

“那你看着上吧。”

梁招月回到吧台,她最烦这种没有主见的顾客。哪怕他长得再惊为天人,从他说出那句话开始。

变得索然无味。

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是她父亲梁伯平的来电,她不紧不慢地接通,对方焦急的声音响起:

“招招,怎么啦,发生什么事?”

梁招月顿时心生愧疚,赶忙安抚父亲着急的心:“没什么大事,爸爸,我只是有点事想问你。”

“你要吓死你爹!”梁父听见没发生什么大事,心里松了口气,拿起手中的报纸,慢条斯理地说:“有什么事要问爸爸的啊。”

“你们是打算让我明年结婚吗?”梁招月问。

“嗯。”梁父不打算隐瞒,“结婚对象暂时还没定下来,不过我有几个心意人选,到时候见见?”

“不见!”

得到答案,梁招月果挂断电话。

她身为梁家嫡系的独生女,从小受尽娇宠,前几年离经叛道,放弃学业跑来伦敦开了间酒吧。

梁招月从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潇洒不了几年。父母年岁大了,她将来的丈夫,需要入赘梁家,成为梁家的顶梁柱。

只是,梁招月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

梁招月心情郁闷着,服务员问道:“月姐,那桌客人你打算给他调什么酒?”

梁招月再次望向卡座上的男人,妖孽俊美的容颜,令她心尖微颤,萌生出一个叛逆且大胆的想法。

她亲自调了两杯烈酒,空闲之余补了个简妆,端着两杯烈酒走到男人对面的空位坐下,红唇轻勾,“先生,不如喝点烈酒,暖暖身。”

“能抽烟吗?”

“可以。”

男人从西服口袋摸出烟盒,里面只剩半包香烟,指尖从中夹了根烟放在唇边,又从西裤里拿出一盒火柴。

火柴划燃,点燃了香烟。

梁招月不客气地在他的香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含在嘴上,从座位上站起俯身,“借个火。”

说着,梁招月叼着烟,靠近他正在抽燃烧的尾端,近距离靠近,梁招月感受到属于男人的灼热的气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深情暗许

【温柔清纯调香师x深情禁欲大Boss,双处】 * 北城沈氏掌权人在名利场上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传闻他不近女色,清心寡欲,唯一的喜好就是香烟。 后来,他在戒烟这件事情传遍了整个圈子,人人都在猜,这位公子哥是不是生了什么重病。 * 游轮甲板上,月光安静得非凡。 冯澄抱着男人的劲腰,一双浸染了酒意的眸直勾勾地看着他,忽地发笑道:“沈岐哥,你的眼睛好像会说话。” 沈岐失笑,“说什么了?” “它在说......你喜欢我。对不对?” 男人哑住,眼里盛满的爱意不言而喻。 不等他回应,酒醉之人已踮起脚尖,在他唇边落下一个轻吻。 鼻息缠绕着淡淡的芳香,诱他至深,男人不再克制,追着她发狠深吻。 * ——听说相爱的两个人,灵魂会一点一滴渗入对方的灵魂,即便生命消亡,也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找到彼此。 ——如果有下一世,换我先爱你。

雪梨汤汤·连载中·13.8万字

港岛夜浓

苏缇出身富贵,自小循规蹈矩。见惯了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谈一场平凡的恋爱。 于是苏缇斥巨资找网站红娘介绍对象的假消息,在圈子里不胫而走。 关系好的,打趣看热闹。 关系差的,等着看笑话。 后来,交友网站内部员工爆料:“公司被某港商巨擘注资收购,连夜隐藏了某苏姓女会员的展示资料。” 外界纷纷猜测,某港商巨擘和苏姓女会员的身份。 - 再后来,一张误入镜头的街拍照意外出圈。 夜幕浓稠的港岛中環—— Benz车旁,英俊沉敛气度矜稳的男人,单手托抱起红裙张扬的美人,压在车门上,低首深吻。 微末光影中,女人荡飏的长发随风缠绕在男人戴了尾戒的指端。 像一帧风月的注脚,更像刻入时光轴里的复古胶片。 当即有人根据照片线索扒出男人身份。 港区荣家大公子,低调叵测,冷峻桀骜,亦是港圈位高权重的当代话事人。 而他身边风情摇曳的富贵花,恰是苏缇。 街拍照传到内地,众人激情开麦:“破案了,破案了——”

漫西·连载中·23.3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42.9万字

雾色归京

黎雾遇见周京淮那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一个人的偏宠和纵容。 ——他一手将她送到别人遥不可及的高度。 “那我现在,是不是能够到你一点点了?” 彼时,已经拿了无数奖的黎雾正跪坐在周京淮怀中,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温言软语,满眼全是爱慕。 但她自知,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 周先生家世显赫。是那些豪门贵公子小心翼翼隐晦提及时,都要带上十分的尊敬。 黎雾从没想过自己和周京淮会有什么结果。 所以知道自己该离开时,她乖巧安静,不吵不闹,把自己生活过的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 周京淮却不肯。 他开始整晚整晚守在黎雾床前,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 黎雾离开那天,京市迎来冬雪。 漫天雪雾中。 周京淮站在那里,落了满身雪,也没有等到黎雾回头看他的那一眼。 …… 多年后。 黎雾回国,事业有成,身侧更有恋人相伴。周京淮亦是高高在上的贵不可言。 却不想。 黎雾白天刚接受男友的求婚。 晚上就被在公寓外等待已久的男人圈进怀里,动作强势又不失温柔,挣脱不了分毫,“跟他分手,好不好……” 黎雾听见他近乎低声下气的祈求。 从未有过的。

雾外酒·连载中·16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4.7万字

昼夜掌控

【小狐狸x老狐狸】 【双京圈,伪高干,年上七岁】 【娇软钓系大小姐x清冷矜贵上位者】 投行大佬秦既景,京市秦家这一代的独生子,据说祖辈身份不简单。因此他一直是京圈二代望而生畏的存在,没人敢轻易招惹他。奈何姜倪野心太大,不惜以身入局与他谈了一场见不得光也不太走心的恋爱。她另有所图,用各种情话为秦既景编织了一个个陷阱,转头毫无留恋的提了分手。 当晚,准备跑路的姜倪被他堵在卧室对峙。 “我骗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同意和我分手?” “你所指的欺骗是什么?”男人语气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那些用我的人脉为自己铺路的小动作?那你胃口还可以再大一点儿。” “但如果,你指的是在喜欢我这件事上存在欺骗行为……”男人语气停顿,力道却不减,“倪倪,仔细听听自己的声音。” 他说:“我并不这样认为。你的身体也是。”

陆方之·连载中·29.6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35.8万字

京港告白

祝夏七岁时,举目无亲,被京城宋家收养。 她是宋老董事长亲定的孙媳妇,是继承人宋成煜的青梅。 港区贺家显赫至极,现任掌权人贺连洲冷峻无情,是个狠角色。 却独独上了祝夏的当。 港媒捕风捉影:「顶级豪门贺连洲深夜密会,女方疑似宋成煜未婚妻,太子爷变贺贵妃!」 ** 分手多年,祝夏侥幸地想,贺连洲那么薄情,肯定早就忘了她。 直到娱记爆料婚期当晚,无垠夜幕,维港烟花璀璨绽放。 密闭车厢内,黯淡无光,瞧不清彼此的神情。 “我比他有权有势,不如来骗我,骗我吧,”贺连洲用力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却很轻,“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恍惚间,祝夏仿佛回到了那个风雪晦暝的跨年夜,她被抵在书架上,触目是暗红色的书封。 男人咬着她的耳垂,呼吸压抑又狂热,低沉念诗:“我全部的解药是——” “抱紧你。”

许酒心·连载中·11.1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完结·6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