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医锦华

画医锦华

千语千夜

古代言情/连载中

28.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408:00:00
简介

架空

“乌衣巷口夕阳斜,神来之笔画冬春” 一支笔,画尽花鸟虫鱼,画尽人生百态,却无人能知其主人笔下之意与胸中之机谋。 前世的谢玉卿,今世的萧锦玉 在经历了背叛、灭族与颠沛流离之后,重生归来的谢玉卿决定换一种人生,定要在这繁华其外败絮其中的乱世中谋一个举世之人皆不敢求的盛世锦华。 谁予我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我予谁一世锦华裂土封候 (PS: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她虽无枭雄之体姿,却一样可以乱世称雄) 已有同系列魏晋风流的完结书:《卿骄》、《名士为凰》、《士女成凰》

楔子

太清三年,大梁皇都建康城。

一阵凌冽的寒风刮过,吹来一阵阵浓郁划不开的血腥气。

有无数身披凯甲手持长乾的士兵在城中巡逻,偶尔将一车又一车的尸体搬运出来。

这已是侯景围城的第一百三十日,这一百三十日里,侯景所率领的八千兵马在城中肆意烧杀抢掠,门阀士族三千余人死于其屠刀之下。

一时之间,整个建康城如人间地狱,人皆相食,尸骸遍野,人迹罕至,千里绝烟。

昔日繁华绮丽的乌衣巷也变得阴森恐怖再也没有生机,唯血汁漂泊如长河般侵染了这秦淮河南岸的各个角落。

有一队士兵从中走出来,个个脸上尽显焦灼与煞气。

“怎么样?找到了吗?”其中一个问道。

“没有。”另一个答道。

“大将军有令,必须活捉那陈郡谢氏的嫡长女谢玉卿,这小娘们,到底跑哪里去了?”

说话的人神情愤愤,陡地一甩长乾,插进了地上所躺着的一名年轻男子的尸体之中。

“还不快去给我找,给我追!”那为首的将军命令道。

“是。”

士兵们应命纷纷朝不同的方向奔去。

夜色渐渐黯下来,荒无人烟的野外,一辆青蓬双辕的马车正在原野上狂奔,因为道路崎岖不平,马车颠簸得十分厉害,几个拥挤在一起的孩子几乎坐立不住。

“阿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其中一个梳着羊角的小男孩忍不住问道。

谢玉卿心中一痛,不禁将男孩子搂入怀中,隐忍着泪水答道:“阿姐带你们去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那里有阿姐的朋友,我们便在那里生活,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

男孩子点头,不再问话,而是望向了车外。

此时谢玉卿已将车帘掀起,但见车外已是日暮西沉,雾霭好似幽灵一般四处游走,寸草不生的山路上了无生机,唯有一侧不知深浅犹显阴森的悬崖以及不远处可以看得见的尸体。

“阿姐,我害怕。”另一个小女孩看到这番景象,忍不住颤抖起来。

谢玉卿又将女孩子搂入怀中,安慰道:“不用害怕,阿姐会保护你们的,阿姐一定会护住你们的。”

正说着,又一阵剧烈的颠簸,前方传来一声骏马的嘶鸣,马车猛然向前冲了数步后竟然停了下来,便在此时,车外陡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袭的马蹄声以及狼声的哀嚎。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逃了,大将军有令,凡是谢家的人,一个也不留,如能活捉谢玉卿者,赏千户候,追!”

身后传来厉喝,坐在车中的孩子们吓得更是哭了起来。

“阿姐,我害怕,害怕……”稚嫩的女声喃喃。

“别怕,爷爷说过,我们谢家的人虽不是行武出身,也该有文人的气节和骨气,就算是死也绝不能向他人乞怜。阿姐会永远和你们在一起的。”

说罢,谢玉卿的眼眶之中不禁落下泪水,将几个孩子安抚好后,掀开车帘,对策马的车夫命令道:“凌夜,保护好他们,一会儿你带着他们一直往北逃走,按照我说给你的路线,不要回头,一直逃到魏国,那里会有我们的族人接应。”

“好,凌夜誓死也要保护好小郎君与小女郎们,那女郎你呢?”凌夜问。

谢玉卿只含笑道:“你不用管我。”

也许是这一笑太过温暖而绝美,凌夜有一刹那的失神,再绝望胆颤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仿佛因为这一笑给予了他莫大的勇气,凌夜扬起马鞭,拼命的催马疾奔起来。

却在这时,耳畔响起孩子们齐声的唤呼:“阿姐——”

凌夜心中陡地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回头望时,果然就见谢玉卿不知何时已从马车之中跳下来,在地上滚落了许久,方才踉跄的站起身,对上他的目光摇头一笑。

凌夜想要停下车来,但他知道谢玉卿的这一笑便是为了再三提醒他不要回头,而这个时候,谢玉卿的手中已举起了一支竹筒。

他也知道,这支竹筒的用处是什么,不过是为了掩护他们离开而争取更多的时间。

女郎这是要以自身为诱饵啊!

凌夜的心中一痛,眼中也滑下泪来,握紧缰绳的手不再迟疑,更加用力的策马狂奔。

一声轻响,地上陡地升起冲天而起的灰尘,遮住了他们逃去的路线。

“就在那里,那个小娘们就在那里,快,围上她!”

马蹄阵阵,伴随着声声厉喝,迅速向谢玉卿涌了过来。

“谢玉卿,原来这就是谢家那位嫡长女谢玉卿,果然比画像上还要精致美艳。”为首的一名大汉目光紧粘着她大笑道。

“你们是谁?”谢玉卿问。

那大汉更是猖狂的狞笑起来:“哈哈哈……闻名天下的谢氏才女,难道还不能猜出我们是谁吗?”

说着,那大汉的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精光和淫邪,“早就听闻这南地的士族女郎个个都养得水灵水灵的,肌肤如玉,柔若凝脂,若抱起来不知是何般滋味,

而谢家的这位更是建康城的翘楚,美人中的极品尤物,兄弟们,咱们长这么大还没有玩过士族的女郎,抓住她,我们好好玩玩。”

士兵们欢喜雀跃,其中却有一个惶惶道:“将军,这位谢家娘子是大军将要的人,我们若是……”

“怕什么,我们鲜卑人向来不重女子贞洁,大将军又岂会在乎这些!去,把她抓来!”

那为首的将官话一说完,一众士兵放声大笑,紧接着便向她们这边急扑上来。

谢玉卿也拔出了手中备用的一把短剑,朝着这些人乱砍乱杀起来,然而

这些人好似杀不尽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涌上来,耳畔还有淫乱的大笑声不绝于耳。

不知过了多久,

又一阵马蹄声传来,

一众黑衣人激涌而上,

将这一群士兵包围,

不出一刻钟的时间,

这一群士兵便被斩杀殆尽。

谢玉卿望向了马背上坐着的来救他的男子,

白袍凯甲,丰神俊朗,

一如往昔。

“你终于来了。”

谢玉卿含泪笑道。

男子也跳下马背,大步走来,一把将她拥进了怀中。

“是,我来迟了。”

男子在她耳边说道。

“不晚。”

谢玉卿哽咽着回了句。

男子又柔声问:“玉卿,你的弟弟妹妹们呢?”

“我交给了凌夜,让他们逃走了。”

“逃走了就好,逃走了就好。”

男子低声喃喃,转而又将目光投向了她,小心翼翼的问,“那件东西还在吧?”

没有注意到男子眼中闪烁不定的光芒,谢玉卿道:“在,在我身上,我本打算如不能逃走,我便跳下悬崖,带着它永远消失于世间,也绝不能让它落入贼人之手。”

男子的眼中一丝不易察觉的狂喜一闪而过,转而

他轻叱道:“你在胡说什么?”

似乎因为心疼,男子眼中好似还滚动着泪珠,柔声道,“所幸你无事,玉卿,我们走吧,我带你去魏国,以你的才华,魏国的天王一定会赏识你的。”

谢玉卿点头应好,她正好也想与前往魏国的弟弟妹妹们团聚。

但就在转身之时,听得男子用极沉极柔的声音再次唤了一句:“玉卿——”

谢玉卿闻声回头,男子突地迈步过来,离她只有咫尺之距,然而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便是这般温柔而宠溺的咫尺之距,便要了她的命。

心口好似被利刀剖开一般的疼痛,死亡来临之际,她望向男子问:“为什么?”

男子却再次用力,将她抱紧,同时垂首覆上了她的樱唇,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对不起,唯有这样,我才有办法接近他,为你,也为你们谢家复仇,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实现我们的理想。”

“谢玉卿,我仰望了你一辈子,也倾慕了你一辈子,就因为门第的悬殊,你们谢家便不愿意将你许给我,高门士族又如何,庶族寒门又如何?我偏要让你们看看,我是如何得到这个天下,开创一个新的盛世。”

“而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女人,我绝不会让你落入他人之手。”

说完,他从谢玉卿的怀中取出一锦囊所装的物事来,目光流涟之下不禁射出贪婪的精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都摆烂了,谁还管那贞节牌坊

重生和离复仇高门嫡女VS狠戾难缠摄政王 她寡居多年,呕心沥血把养子培养成才。 谁知慈母之心竟给了中山狼,最后落个不能善终的地步。 重生后她不再忍耐,怒怼恶婆婆,设计渣夫丢官落难。 最后步步为营收买人心,你既无情,我便休夫。 众人议论她商贾出身,却竟敢得罪高门公府。 苏婉毓冷笑。 和离后她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高攀不起。 苏婉毓决定封心锁爱,隐世做个有钱摆烂的废物。 谁知摄政王对她死缠烂打。 她高冷寡淡,他就桀骜不驯,腹黑闷骚。 直到渣男奸佞陷害报仇。 那个纨绔的摄政王竟隐忍多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阿毓,不要委屈自己,你在我在,你不在我亦不独活。”

桑云寄·连载中·13.3万字

农家女逆袭首富,满城权贵求娶

林文茵一朝穿越,就遇上原身父母惨死,还留有大量债务要还…… 天生乐观的她决定凭借自己的厨艺实现“逆风翻盘”。 在探究父母死亡真相的途中,她认识了一群和她前世遭遇相同的女子,心生怜悯下竟阴差阳错地经营起了第一家允许女子抛头露面工作的饭馆。 饭馆生意越来越火爆,解救了越来越多水深火热中的女子…… 自此开始,林文茵搞养殖,搞种植,做餐饮,做美妆……总之各个方面都涉及,竟提高了整个国家女子的地位! 生意越做越大,一向宠她的哥哥也争气做了大将军。 眼看清闲的富贵日子就要来了,别人眼里冷峻无情的世子爷非要哼哼唧唧地求着成婚…… 前期的男主:一个乡野丫头也值得我侧目?! 后期的男主:我不管,我就要娶你!全天下你最珍贵,求你,嫁给我! 【前期铺垫较长,有cp,偏日常,无金手指】

我爱吃麻椒鸡·连载中·15.9万字

重生另嫁小叔,夫妻联手虐渣

前世,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 再睁眼,她回到了出嫁这天。 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 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会变成何种模样。 后来,渣夫丢了爵位,失了名声,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 谁料,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想跟我抢夫人?有几条命可以死?”

冬月暖·连载中·6.6万字

福女当道

果子铺南家大姑娘南书燕居然是瓷商归家大房早年丢失的女儿?不行,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的好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她。南老夫人欲想来个偷梁换柱,只是,此南书燕早已不是彼南书燕。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便要讨回前世的债,偿还今世的情...... 归家二老爷让她交出归家的掌家之权。 南书燕:“我发誓,此生绝不外嫁,必将归家技艺发扬光大。” 霍炎:“此女够狠,甚合我意!”

清水如歌·连载中·39.1万字

受气包不当对照组后,在八零致富

无cp爽文 潘叶只是简单睡个午觉,谁成想,竟然穿越了。 恶毒婆婆,小心机妯娌和她的熊孩子,不怀好意的小叔子,伪君子公公,这妥妥的地狱开局啊!还好她力气够大。 原主是个受气包,什么都往心里咽,她可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真要是惹到她,算是踢到铁板了。

满地白霜·连载中·9.6万字

青山巍巍

皇权之争,苏家被牵连,阿笙看着父母求助无门,在神武楼前双双陨落,就连丧礼都无人敢办。 她想查明父亲之案的真相,但举国上下无人敢查。 而后她遇到了贵比天家的裴氏之子。阿笙想,苏家之案无人敢查,但与太祖共平天下的裴氏敢。 她始终在赌裴钰的善,而这场赌局她亦从未输过。 那个曾经在庙前发誓以菩萨为师的少年家主收留了她。 于是她想方设法在这个东境第一门阀潜伏下来,只为有朝一日裴氏能帮她还父亲一个清名。 但世事却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权贵无德,啖食百姓血肉,浮游之命只是为他人正名的工具。 世人皆说阿笙聪慧,十六年华便在俊才云集的华清斋展露头角。 她的聪慧引来公主的赏识、异国王后的看重,但父亲当年之案也为她引来暗藏的杀机。 在这个视女子为装点的世道,阿笙步步为营,经年耕耘,女子虽身弱,但亦可为那俊秀青山,巍巍不倒。 世人都说裴氏九郎,少年家主,学富五车、矜贵无双。西州开堂得天下敬重。 裴钰曾言他为这个世间做了一个局,本打算置身事外观局中之人作困兽之斗,却不想她亦在这局中。 于是他舍去清净,甘愿入局。

一两春风穿堂·连载中·38.3万字

学艺不精,祖宗显灵

太子陆启安体弱多病,瑞帝命太医想尽办法,可惜病情反复始终不见好。 一日太子病危,瑞帝下令命国师乐瞳替太子招魂。 国师发现太子魂魄有异,似要离体,马上动手做法。 最终太子清醒过来,却……不太对劲……

木霄·连载中·24.6万字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现代女大学生苏斐然穿越到后宫中,本想当个安分守己、不惹火上身,却发现这个世界癫得她根本没办法当个小透明! “贵妃娘娘,为什么诸位姐妹都迟到了,只罚我一人去佛堂诵经?” “因为你进门的时候先迈了右脚。” “???” 行,那就让你们看看现代人是怎么发癫的!

深海油条·连载中·23.3万字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萧萧羽霖·连载中·1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