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亲赚翻了!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换亲赚翻了!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梵缺

古代言情/连载中

13.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223:59:39
简介

种田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第1章姊妹双重生

徽州府,歙县。

入夜时分,街头巷尾静悄悄的,偶尔可闻几声犬吠。

宋家突然闯入一队官差,为首官员宣称宋家卖给西北军的药材以次充好,闹出人命,奉命来此抄家问罪。

“不好了!后院走水!”

“快去灭火!大小姐和二小姐还在屋里!”

“救人!”

宋家一阵兵荒马乱,哭声四起。

有一辆普通的马车,从宋宅旁边的巷子出来,匆匆奔向城门的方向。

车厢内。

宋锦搂着庶妹宋绣,即便内心极为惶恐不安,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驾车的秦老头道:“大姑娘,等到了秦家沟,对外就说你们是隔壁县人氏,父母双亡。”

“好的。”宋锦应道。

“我和宋老爷商量过了,同大姑娘订亲的是我儿子秦明松,今年一十八,已有秀才功名,在府城进学……”

宋锦掀开车窗帘子一角,远远尚能望见宋宅上空的火光。

依照大夏朝的律法,罪不祸及外嫁女,故而父亲眼见宋家出事,恰逢旧识秦老头今晚借住宋家,便将二人许配给了秦家儿郎。

秦家仅有两名适婚男儿。

一个是秦老头的幺儿秦明松,另一个是大房长孙秦驰。

宋锦被宋父许配给了秦明松。

庶妹宋绣年仅十四,定给了秦驰。

经此一劫,富庶一方的宋家,算是彻底倒台了。

宋锦捏紧了衣角,她虽是重生了,重生的这时间却晚了一步,未能解决宋家的死局。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

马车从歙县到达秦家沟,路程长达八十余里,持续赶路也要次日到达秦家。

再经由秦老头的安排,宋锦和宋绣住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收拾得很干净。

一张八成新的床榻,半旧的衣柜和四方矮桌,角落处有一个六足面盆架,架子上还放着个人洗漱等日常用品。

此外墙边立着一个大书架,上面放满了书籍,从三字经弟子规到大学论语中庸诗经八股文章等等,多数是与科举相关的。

书籍文章摆放整齐,不见一丝折损,由此可见主人对它们的爱惜。

按照她前世的记忆,此处应是秦驰的屋子。

想必是秦驰尚未归来,秦老头才让她姊妹居住于此。

“姐,要住这屋吗?”

宋绣一见到这狭小简陋的房间就万分嫌弃,“我长这么大,还没住过这么差的。”

“农户孩子通常都要挤一个屋睡,能够腾出一个单间就不错了。”宋锦对庶妹的任性习以为常。

更何况如今情势凶险,姊妹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哪有资格去挑剔居住的环境。

宋绣不再说话,但暗中窥视宋锦之时,那一双眼底满怀恶意。

前世她嫁给秦驰,早早就守寡;宋锦嫁人第二年,却当上了举人娘子。

十七岁那年,她再嫁给一个穷秀才,天天吃糠咽菜,备受恶婆婆磋磨;宋锦倒是命好,秦明松没两年竟然高中进士,风光无限。

后来……她被人骗去外地当了暗娼!每天过得猪狗不如,暗无天日,到死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凭什么姐姐可以嫁给清风朗月的秦明松?还当了官夫人,过上了人人艳羡的好日子。

而她只能嫁给一个病秧子,早早就当了寡妇?

凭什么?!

就凭姐姐比她早生几年吗,又是嫡女吗?

宋绣死前怨气冲天,深恨天道不公。

没想到人死后,不是下地狱,而是重新回到了家里刚出事,她们初次去秦家的路上!

宋绣喜极而泣,觉得这是上天在补偿她,才会让她重活一次。

这一次,她不要再嫁给那个病秧子。

她要嫁给姐夫!

这辈子的官夫人由她来当,风光是她的,好日子也是她的。

“妹妹,身体好些了吗?”

宋锦一边铺开床榻上的被褥,一边关心地问。

宋绣用往日娇纵的口吻说道:“好多了,姐姐,真要嫁给泥腿子吗?爹他为什么不给我们找个城里的?”

“妹妹,慎言!”

宋锦理解父亲的做法,“现今由不得你我挑三拣四,想要活命就听从爹的安排。”

“我说不过你。”宋绣不高兴翘嘴,忽然眼珠子一转,起身捂住肚子,“我去方便一下。”

不等宋锦说话,宋绣就跑出去了。

从家里出事到现在,宋锦就没有合过眼,实在没精力去管妹妹,反正人在秦家,应该出不了大事。

她坐在床沿,想先休息。然而,脑子不受控制想起生死未卜的父亲,想起他匆匆塞给自己的鲁班盒。

宋锦起身捡过包袱,找出那个鲁班盒。盒子的机关小时候就会了。

所以,她轻松打开了。

盒内有十个银锭子,一叠银票,户籍文书和少数珠宝首饰。

宋锦熟练打开底层机关,里面果然藏着东西,赫然是一封信和一本《宋氏药典》。

这本《宋氏药典》是宋家几代人安身立命的根本,记载着上百种药材的炮炙技法。

凭此宋家在府城立足百年,每每出售的药材,都比市面上其他药材要好上两三分,且价格又公道,因此备受医者追捧。

宋锦又拆开了信。

信中交待了一些事情,让她熟记药典内容再烧毁,切记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当中还提及宋家遭难,疑似有京中贵人窥觑药典。

末了,叮嘱她要努力活着,莫要让人算计了去……

字里行间拳拳父爱,殷殷教导,让宋锦难过得眼眶泛红。

上辈子最快乐美好的时光,就是有父亲庇护的时候。只是那时的她年纪小不懂事,老是抱怨父亲太过严肃。

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但子欲养而亲不在……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宋锦一抹脸上的泪水,匆忙将信和书塞进怀里。

房门被人推开。

宋绣小心端了碗鸡蛋红糖水进来,殷勤道:“姐,饿了么,厨房煮了鸡蛋糖水,还热乎着呢,我立马给你端来一碗,你先来垫垫肚子。”

宋锦确定有点饿,就斯文的把糖水吃了。

好半晌,宋锦脸色一变,心里暗叫不好,“妹妹,你——”

一句话没说完,人就失去了意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和嫡姐换亲后我一手烂牌赢麻了

沈意欢重生了,还有点懵懂的时候,嫡姐提出要跟她换亲。 她这才知道,嫡姐也重生了。 上辈子,她嫁给身份卑微的十皇子,婚后去了封地吃苦,谁都没想到几年之后她咸鱼翻身。 十皇子做了皇帝,她跟着沾光做了皇后。人人都羡慕她,嫡姐更是恨得咬碎了牙。 因为当初嫡姐嫁给了太子,以为将来风光无限,结果太子是一个不中用的。 不但丢了皇位,还花心,整天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这次让她重生了,她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换亲,必须换亲! 沈意欢表示,无所谓,你要就拿去。 真以为十皇子是一个能人?那就是一个变态。 沈意欢想远离都来不及,嫡姐愿意凑上来,乐见其成。 至于嫁给太子,她都已经打算好了,这辈子做一条咸鱼,远离是非。 但是呢,世事往往无常,这一世没有了嫡姐的掺和,太子的心上人疯癫的很,癫着癫着,就把太子的心癫跑了。 她好端端在‘冷宫’里种花养花,听曲赏舞的,为何太子会过来。 来就来吧,为何这家伙粘过来了,表现出了对她万分的兴趣。 好吧,既然逃不过,那就接受。 宫斗啥的,在前世经历了那些更加复杂的权谋,那都是小菜一碟。

酥酪儿·连载中·25.1万字

咸鱼主母爱吃瓜

【宫斗宅斗+互换人生+轻松搞笑+空间商城】 吏部侍郎两个女儿双双重生。 嫡长女温清婉知书达理,温婉端庄,琴棋书画样样拔尖,从小她的行为举止出一丁点错都会打手板。 温侍郎小妾生下女儿就归了西,侍郎把白月光的那份偏爱全部转移到他们的女儿身上,取名明珠,宠得如珠如宝。 温明珠从小就是上京城的万人迷,就连皇子们都喜欢她,侍郎府的庶女做不了太子妃。 太子跪求个侧妃位给她,可她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等赐婚圣旨下来她逃婚了。 为了温家上百口人命,温侍郎逼迫嫡长女替嫁。 帝后见温家嫡女替嫁也乐见其成,可太子却从此恨上了温清婉,从不宠幸她。 温清婉克已复礼,孝敬长辈,纵是太子待她冰冷如铁,她也对他掏心掏肺,事必躬亲力行,熬死了太子妃,太子登基后封她为后。 而温明珠逃婚嫁给护国公府世子,成亲后发现世子是妈宝男,任由老夫人和表妹磨蹉她。 有太子和父兄撑腰她轻松合离,再嫁丞相府嫡次子却发现是变态……最后嫁进落魄侯府还没蹦达就被家暴致死。 五年五嫁的她死不瞑目。 再睁眼,她觉得世上只有太子好,不逃婚了,还要求她爹把嫡姐嫁给最差的家暴男。 几年后太子贬为庶人她跟着流落街头,嫡姐却成了万户侯。

呆川傻流·连载中·40.4万字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一团丸丸·连载中·17.5万字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41.5万字

和离前我重生了

「一句话介绍:非打脸爽文+轻松+日常」 申令祎前世是夫君的孝心外包工,她体贴伺候夫君,孝敬昏聩婆母,照应刁钻小姑子, 直到她刚有孕不久,婆母就火速把自己离家出走多年的侄女接回来了,明明答应过她不会纳妾的谢允,当晚就交代她摆酒迎表妹过门。 这时的申令祎顿感生无可恋,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然而第二天,她重生了,既然重来一世,她便要痛快做自己,至于谢家人,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 后来,当今天子造反,谢允效仿周公辅政,创造了堪比文景之治的帝国。他终于完成了年少时的梦想。 现在,他要把对在他身后默默付出的妻子宠成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形同摆设的夫君突然转性了,而申令祎表示:后位我收下了,男人请自便!

金桂载酒·连载中·30.5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孟芊芊成了望门寡。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偏方方·连载中·10.6万字

重生被换亲,侯府主母真香

林菀和嫡姐林芙双双重生 上一世,她的嫡姐抢了她侯府的婚事,却一生悲惨,郁郁寡欢。而嫡姐不要的寒门学子却高中状元成了圣上心腹位极人臣,她也成了人人羡慕的诰命夫人。 没想到只因为自己没有答应帮嫡姐撑腰,就被推入池中活活淹死。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冷眼旁观,心中只有嫡姐。 重来一世,嫡姐又设计换了两人的亲事,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寒门潜力股。把侯府少夫人的位子让给了林菀。 林菀轻笑出声,得来全不费工夫。 换吧换吧,林芙丝毫不知沈清河的丞相之位,她的诰命之称都是靠她林菀多年的筹谋而得。 这一世,她倒要看看,没有她的帮助,沈清河能走到哪一步。 嫡姐的丞相夫人和诰命的美梦还能不能实现。 而她这一世,就好好的做这侯府的主母吧。 有权有钱又有闲的侯府主母真香! 多年后 浪子回头陆世子:夫人你开开门,让我回来吧。 重生后沈大人:错了错了,婉儿是我的。 林婉:闪边上去吵,我只想安静的躺着。

追星寻月·连载中·18.1万字

换亲后,夫家听我心声逆风翻盘

尚听礼重生后,发现夫君换了人。 原来她那眼高于顶的表姐余兰兮也重生了。 前世,她嫁给六品武将,最后夫荣妻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 而表姐嫁给荣贵的亲王世子,最后却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难怪表姐重生回来后要换掉亲事。只是表姐不知道,没有她的助力,哪来后来威名赫赫的大将军? 重活一世,既然表姐原意跟着六品武将吃苦落得没命,那就让她去吧。 只不过尚听礼今生的处境也算不上好,但是不怕,她能救! 于是,尚听礼煞费苦心制定拯救夫家的计划,做好了任重道远的准备,结果—— 只要她开口,全家都听话?! 尚听礼自我怀疑:说好的全家叛逆反贼呢? …… 新婚夜,看着面前的新夫君,尚听礼心里就忍不住地想到他那凄惨的前世下场。 【这瞧着也不像傻大个儿啊,怎就眼瞎效忠了个狗东西,害死了全家呢?】 新夫君怒斥:“你咒我?” 尚听礼:“?” —— ps:架空!!!主打朝代大乱炖,什么形制的衣服好看我就爱写

寒寒寒心·连载中·23.1万字

农门恶媳回京后,成团宠了

她本是战功赫赫威名远扬的女大将军,一朝身死,成了同朝代一个臭名远扬的农家恶媳。 林七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重活一世。 五岁闺女是个戏精?原来她和她一样,换了一个芯子。 新科状元是她离家出走六年的夫君,扮成乞丐回家想骗她和离? 但她认出来了,便宜夫君是她前世的军师也是她手下四品小将军。 还没有弄清楚他要和离的背后有什么隐情,一道圣旨要他带着家眷回京述职。 林七月:京城才是姐的主场。

鲤鱼丸·连载中·17.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