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影帝老婆后只想带女儿开诊所

穿成影帝老婆后只想带女儿开诊所

今朝醉也

现代言情/连载中

25.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00:08:00
陈若谷殚精竭虑的为女儿筹谋嫁妆。 岂料出嫁前夕被大火烧为灰烬,娘俩葬身火海穿越千年。 余怀夕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小娘心有余悸的一张脸。 完全陌生的环境身份的变换,让她们摇曳不定彷徨不安…… 万幸爸爸是影帝且出手阔绰,小娘有精妙绝伦的医术,生活无忧。 若干年后,余怀夕功成名就却始终想不通。 现代生活这么美好,女性可以读书明智、婚嫁自由、独立自主,怎么还会有人想要穿到古代?

第1章:初来乍到

北宋汴京

时值隆冬,寒风萧瑟,山阳伯府西北角的陈小娘院里草木凋零,地上堆叠了厚厚的积雪。

直棂窗上的油纸被风吹的哗哗作响,屋内烛火摇曳。

陈小娘拿着四姑娘的嫁妆单子,一遍遍细细核对着,身旁伺候的张妈妈端着点心走到近前。

“陈小娘,先用些点心罢,您晚膳只吃了几口,嫁妆的事晚些再盘算也不迟。”

陈小娘姣好的面容在烛火的映衬下,更显肤如凝脂楚楚动人,她黛眉微蹙,愁容满面。

“张妈妈把点心搁桌上吧,这单子上的,再加我手头那点积蓄,拢共才只有五万贯,且不说那些个商铺田地了,四姑娘连套像样的头面首饰都没有,我怕她日后在妯娌面前挺不起腰杆。”

她情绪低落,好似被阴霾笼罩着,自古嫁妆就是女子在婆家的底气,她只四姑娘一个亲骨肉,怎能不为她着急。

张妈妈对陈小娘忠心耿耿,闻言自是满脸不忿。

“元娘出嫁光上等良田就有五百亩,明面上的银钱有二十万余贯,还有数不清的古玩字画,咱们四姑娘也是府里正经主子,大娘子这样苛待她,就不怕伯爷责怪吗?”

陈小娘人淡如菊,除了给大娘子请安,整日待在院中不是研读医书就是给下人把脉治病,极少与人争风。

她纤细如柳的手指揉着太阳穴,思维清晰敏锐道:

“张妈妈莫要胡言,元娘嫁妆丰厚那是大娘子自己贴补的,她的嫁妆伯爷也无权过问,怪只怪我出身低微没法给四姑娘更多。”

张妈妈可不这么想,她眼神流露出遗憾,叹息道:

“凭小娘本事,若不是困在这深宅大院,多少嫁妆挣不得。”

陈小娘笑容苦涩,心中有无尽话语,却也只能静默无声。

她家学渊源自启蒙就跟着祖父学医,且过目不忘天赋异禀,家传养生诀唯有她练出气感。

七八岁就作男童装扮去医馆把脉问诊,十三四岁声名鹊起引得大娘子注意,强硬做主纳入伯府,好日子戛然而止,从此再无自由。

陈小娘忆起往事胸口憋闷,起身推开窗棂往外瞧,只见院里大雪纷飞,地上厚厚的积雪在风中翻滚,发出沙沙的声响,她喃喃道:

“不知这雪何时能停,恐会误了四姑娘的好日子。”

与四姑娘定下亲事的乃是颖昌府顾知州,虽是续弦且年长她八岁,就身份而言已是上乘之选。

这桩婚事乃是伯爷亲自相看,府中不少人为此恨的牙痒痒,陈小娘不欲惹事,一直安分守己低调行事。

张妈妈赶忙走到她跟前伸手关窗。

“小娘莫要吹了风,这雪最多两三日就会停,咱们四姑娘是有福的,必不会有影响。”

窗棂闭合前,陈小娘习惯性往四姑娘院里望去,却见那处有火光冲天,她悚然一惊。

“怎会有火光,莫不是走水了,快……快去四姑娘院里。”

陈小娘神魂不安疾走如飞,张妈妈慌忙拿起披风跟在身后。

她俩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院子,只见府中奴仆四散奔逃,四姑娘院里夹杂着呼救声。

陈小娘面如土色,惊慌失措的寻找四姑娘。

搜寻一圈无果后,一把扯住四姑娘奶娘,目呲欲裂的质问道:“四姑娘在哪?她出来了吗?四姑娘呢!”

那奶娘吓得抖如筛糠,哆哆嗦嗦道:

“四姑娘……睡着了,丫头婆子怎么都喊不醒她……”

听到四姑娘还在里面,陈小娘魂飞魄散,踉跄着往失火的屋子里去,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偷奸耍滑的婆子们借口说什么。

张妈妈惊慌失色的上前阻拦。

陈小娘力大出奇,将她推倒在地,视死如归的继续往里冲……

围观奴仆的哭声、尖叫声交织在一起,听的人毛骨悚然。

火势依旧凶猛,犹如一条狂暴的火龙,四姑娘卧房被浓烟和烈焰笼罩,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烟味和焦糊味。

陈小娘剧烈咳嗽胸腔窒息,她捂着口鼻艰难前行,终于透过烟雾看见了躺在床榻上不省人事的四姑娘。

“四姑娘……四姑娘……你快醒醒……”她顾不上蔓延而来的火势,扑到四姑娘榻前,声声泣血。

见四姑娘没反应,陈小娘咬牙使劲儿拖拽着她往外挪,然而那大火发了疯似的,随着寒风四处乱窜,寸步难行,屋顶的房梁终是经受不住,猛的砸了下来……

一股股浓烟腾空而起,四姑娘院里瞬间变成一片火海,肆无忌惮的吞噬着一切……

四姑娘能感觉到皮肤强烈的灼热感,她像是被人放在蒸笼上炙烤。

耳边的嘈杂,小娘的呼唤,她都听得见,偏眼皮重似千斤怎么都睁不开。

直至剧烈的疼痛袭来,刺眼的漩涡将她吞噬,她彻底失去意识……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当耳畔再次传来熟悉的呼喊时,她艰难的睁开眼,入目的便是陈小娘心有余悸的一张脸,她如同绷紧的弦,带着颤音问道:

“四姑娘……是你吗?”

眼前的陈小娘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穿着淡蓝色长袍,大半截腿肚露在外边,她长发及腰随意披散着,美则美矣,看起来甚是怪异。

四姑娘脑袋像一团浆糊,思绪混乱不堪,虚弱道:“小娘~这是……哪里?”

她抬起手腕揉太阳穴缓解不适,却发现手臂空空如也,只肩上两根细细的肩带挂着,看着自己衣不蔽体的模样,面上血色退尽魂不附体。

陈小娘连忙将她搂进怀里安抚,平日再怎么清冷孤傲,骨子里还是少不经事的小姑娘呢,“我儿莫怕,这不是在府里,咱们大难不死穿越时空了,这是距离大宋几千年后的新世界……”

陈小娘的话让四姑娘愣在原地,她抬眼看向屋内从未见过的陈设,虽觉不可思议,却笃定陈小娘不会骗她。

在山阳伯府时,出于对大娘子的忌惮,母女俩在外人面前并不十分亲近,但进了屋关上门却又无话不谈。

陈小娘看着女儿表情,柔声细语道:“你没有这幅身体的记忆吗?”

四姑娘看向小娘直言不讳道:“我脑中一片空白,除了胸口有些不适,并无其他记忆,小娘,我们会被人拆穿吗?”

四姑娘曾听他父亲闲谈时说过,某一村庄有位断气三天又重活过来的老翁,族老疑心是孤魂野鬼借尸还魂,下令将他烧死挫骨扬灰,这故事太过骇人,她记忆犹新。

不论是何朝代,对异类都不会欣然接受,她们这般情况与借尸还魂无异,若是露出破绽,下场必会凄惨。

陈小娘听了女儿的话并未流露出胆怯,她平素在府中寡言少语温柔乖顺,实则骨子里极有主见。

她也不急着开口,抬手将温润的指尖搭在女儿的脉搏上。

四姑娘原本还忐忑不安,见她这般泰然自若,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陈小娘细细把着脉,片刻后才道:“没有人能拆穿我们,你的脉象寸口脉伏,胸中逆气,乃是脏腑虚衰至极之虚症……”

她轻柔的语调带着一种独有的宁静与祥和,四姑娘闻言心中涌起另一层担忧,她方才重获新生,这身体怎能有差池。

“小娘,我会不会再死一次?”

陈小娘收回手指,淡定道:“有我在你死不了,不过是心气虚衰,脉气亦衰微,你运转养生诀,再煎几副药吃也就无碍了。”

四姑娘这才吐出一口浊气,有小娘在她亦无所惧。

陈小娘虽有原身的全部记忆,但某些执念却迟迟不散,脑中有两种意识相互抗衡,幸好她心智坚定尚且能压制。

她牵着四姑娘往洗手间去,将她带到镜前站定,看着镜中娘俩与从前无二的容貌,四姑娘愕然道:“娘,这难不成就是我们的来世?”

陈小娘闻言笑弯了眼睛,她心疼又克制的摸了摸四姑娘侧脸,柔声解释道:

“从我这身体残存的记忆了解到,这辈子我们还是母女,这新世界乃是一夫一妻制,并无小妾和庶出之说,我与你这身体的父亲只你一个独生女。”

霎时四姑娘眼中迸发出光,宛如深夜里的繁星,明亮又闪烁。

自她懂事以来,庶出身份就像是一座山,不断压弯她的脊梁,她的课业不能比嫡姐出色,容貌不能惹大娘子眼,言行举止不得行差踏错半分,她只能以冷静孤傲的姿态来掩饰内心的想法。

四姑娘说不清是何感受,只眼眶微微湿润,她若无其事的侧过头,声音干涩道:

“娘,这家中只有我俩吗?原身爹去哪了?”

陈小娘表情有些无奈,细声道:

“这家男主人是个极有名望的影帝,夫妻二人年少成婚,近些年矛盾颇多,已经许久不曾回家了,他也算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虽未归家月月都给家用,咱娘俩生活无忧。”

四姑娘闻言有淡淡的失落,她无视这莫名的情绪,看着镜中自己脸庞上的肉,奇怪道:“我十五岁开始脸就瘦了,怎么如今又丰腴回来了?”

陈小娘浅笑着,脸上的梨涡露了出来。

“那是因为你如今这身体才十三岁,刚升入初中不久,这里无论男女都是要读书的,只要有能力,可一直往上深造。”

四姑娘惊异的瞪圆了眼睛,她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不自觉的唇角上扬,那与陈小娘如出一辙的梨涡甚是可爱。

她平复下心情问道:“那我现如今叫什么名字?”

陈小娘轻声道:“说来也巧,咱俩名字都未曾变,你记住这身体的父亲叫余渊即可,咱俩就他一个亲人了,称呼也得尽早改过来,你若是害怕让人看出来,咱们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陈小娘闺名陈若谷,四姑娘名唤余怀夕,陈若谷有原身的记忆做依仗,女儿又陪伴在侧,去哪个城市生活都不畏惧。

余怀夕也赞同这个提议,她淡定道:“那这边……如何称呼爹娘?”

陈若谷觉得女儿变小后,性格也开朗些许,她柔声道:“这边都喊爸爸妈妈,你喊顺口也就习惯了。”

余怀夕虽对周围的环境一无所知,却接受良好,她眼眸深邃的望向远方,低声道:

“幸得上苍怜悯,咱们日后定要好好生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小姐在种地综艺里爆火出圈

姜禾禧作为顶奢豪门大小姐,投资亏损一个小目标后,被家人送到了种地综艺里体验生活。 和她一起种地的,是四个财阀家的超级富二代。 山头养鸡,铜盆一敲,满地山鸡扑棱棱地飞过头顶,吓得五人四散而逃; 翻土种地,开着拖拉机辛苦耕作了十天,打开仓库,种子发芽了。 池塘捕鱼,累死累活地忙碌一天,把邻居家的鱼全给捞没了; 网友们在直播间里疯狂吐槽,满屏哈哈哈哈哈。 一场百年难遇的台风,将地里的小麦淹没殆尽。 姜禾禧站在田间地头暴风哭泣,直播间的网友们一致唉声叹气…… 之后他们重新播种重新耕作,结果—— 【笑不活了!全年无休,每天起早贪黑地下地干活,结果怒赚两千七百二十八!】 直到姜禾禧受邀出席国际农粮组织大会并上台发言; 财阀五人组登上春晚舞台,向全国人民拜年; 苍浪村生态度假区成为最热门的旅游集聚地; 广大网友这才回过神来,【笑到最后,最好笑的竟是我自己!】

千岁辞·连载中·34.4万字

三万买房,小镇养老

【慢生活非爽文+重生+甜文+文娱】 既然都重生了,为什么还要活得那么累? 复仇?打脸?不存在的。 柳望雪带着小积蓄,去了个舒服小地方,买了个带院子有菜地的老房子。 随便做点什么,或者什么也不做,就这样过完这一生吧。 遛狗,喂猫,逗鸟,看书,玻璃花房下午茶。 哎,等一下,这个帅哥可以撩一撩~ 谈谈恋爱,写写剧本,上辈子的那些渣渣自有天收...... 柳望雪跟组回来,躺在许青松怀里:“说好的躺平呢???” 许青松拿出一纸合同,笑容无比灿烂:“亲爱的,要不我们去这个恋综躺平一下?”

煦汌·连载中·114万字

穿越年代,做交通员的那些年

被害穿越到没赶走小鬼子的最后一年,陪着便宜爹和人家搭伙过日子。 世事无常,这个家再次的被小鬼子祸害散了。 一家人加入队伍,学习枪法,医术。上辈子普通,这辈子有空间的加持想要做每个热血国人梦想做的事情。 和便宜爹还有那个医术超群的小哥哥一起周旋于中统,军统中。 解救同志,破坏敌人的安排,给战场上的兄弟提供物资。 作为两位特工的交通员,如鱼得水。 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鬼神”

自由向上·连载中·21.2万字

被夺身体三年,我在娱乐圈封神

渡劫失败的梨软被劈回现代,只是回来的时间线却是在三年后,自己的身体也被一道异世灵魂占据,干掉外来者后她也接收了对方这三年的记忆,才发现,那个假货进了娱乐圈,因为被男朋友背叛给自己找了个男人。 他禁欲又冷情,时刻提醒梨软不要喜欢上他,梨软心说好啊,刚好赚钱才是她最大的兴趣。 可是时间久了,他不干了。 席冷:软软,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梨软:不是席先生你说的我们只谈钱不谈感情吗?我很听话的,绝对不会违约。

夜月独一人·连载中·37.7万字

参加省钱综艺,我靠抠门爆红全网

陈西西为了五百万奖金,报名参加了一档名叫《省钱大作战》的综艺节目。 节目开播后。 别的嘉宾为了省钱,有的吃最便宜的泡面,有的挨饿。 而陈西西那边,去药房参加活动免费领了一斤鸡蛋,还白蹭了十顿午饭! 全网:这姐们白嫖真是有一套! 别的嘉宾为了省钱,化妆品都不舍得买。 而陈西西那边不花钱就有化妆品用! 全网:白嫖省钱这块儿,还得是陈西西! 别的嘉宾为了省钱,买什么东西都要花尽心机计算怎么更合适。 而陈西西竟在悠哉地吃着免费下午茶! 全网:可恶!陈西西分币不花,生活竟然过的比我们都好! 别的嘉宾为了省钱,决定集体去火车站要饭。 而陈西西那边却做上了中间商赚差价! 最后所有嘉宾看着陈西西的余额,全部傻眼:可恶!陈西西白嫖抠门就算了!怎么钱还越来越多了?! … 陈西西每次白嫖都要被迫办一次会员,随便办会员不仅会收到很多骚扰短信和电话,甚至信息也有泄露的风险。 她忽然想到那个被反诈APP拦截的垃圾短信,留骗子的电话就好啦! … 中景集团。 每天被垃圾短信和骚扰电话连番轰炸的周谨元陷入沉默。 … 后来,周谨元的外甥指着电脑屏幕里的女人说:“舅舅,这就是您未来外甥媳妇。” 周谨元:“那是你舅妈。” !

幼儿园打工崽·连载中·52.2万字

夫人她来自1938

沈佳音出身锦城名门,无奈生逢乱世,命途多艰,最终以身殉国。 一朝穿越重生,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百年之后的盛世,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十八线女艺人,本是豪门千金却爹不疼娘不爱,还有个对自己厌恶至极的隐婚丈夫。 对此,沈佳音不怎么在乎。生在这样一个好时代,不闯出点名堂都对不起老天给自己的厚爱! 她开武馆,力求上可保家卫国,下可强身健体。 她投身慈善,立志让每个人有饭可吃有衣可穿有病可治! 她致力于教育,因为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少年强则国强。 她弘扬中医,将老祖宗的手艺发扬光大、造福后代。 …… 多年后的一天,某神秘人士爆料:那个曾经遭全网黑没事儿被骂上热搜的沈佳音,跟那个史上最低调的“模范青年企业家”“最优秀青年慈善家”“最强武学大师”……竟然是同一个人! 同一时间,赫赫有名的肖氏集团官微得意洋洋地@该爆料者:我们老板娘!

卖乌贼的报哥·连载中·89.4万字

大国医手

秦清也,异国公主,神医降世,一朝穿越在小中医身上,从此,她站在现代网络上,发展复兴中医文化——

黑锦鲤·连载中·18.1万字

穿越后,我开的饭馆爆火啦

【简介无能美食+无cp】 古代御厨传人姜黎穿越到现代,不仅接手便宜爸妈留下的饭店,还要养活一个未成年弟弟。 好在,觉醒了美食系统,姜黎表示,这简直就是专业对口了! 凭借着高超的厨艺,姜黎的小餐馆迅速走红。 提问:每天被客人催着上班是什么感觉? 姜黎:只能说数钱数到手软的感觉太好了!

韫渺·连载中·29.4万字

主母重生娱乐圈,从军旅综艺开始

孟夏上辈子,明明有着精湛的武艺。却被高门大院困了一生,郁郁而终。 这一次,重生了娱乐圈作精小明星,孟夏表示,这个时代,真的是太好了! 作精小明星,不愿意参加军旅综艺,她参加! 众人嘲讽她弱不经风,她当场舞了一套枪法震惊全场。 众人笑她不学无术,结果诗词歌赋,她信手拈来。 一开始,人人喊着孟夏滚出娱乐圈。 后来。人人都爱她爱到发疯。

鱼鱼有闲·完结·4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