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色归京

雾色归京

雾外酒

现代言情/连载中

15.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23:53:00
简介

豪门

黎雾遇见周京淮那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一个人的偏宠和纵容。 ——他一手将她送到别人遥不可及的高度。 “那我现在,是不是能够到你一点点了?” 彼时,已经拿了无数奖的黎雾正跪坐在周京淮怀中,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温言软语,满眼全是爱慕。 但她自知,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 周先生家世显赫。是那些豪门贵公子小心翼翼隐晦提及时,都要带上十分的尊敬。 黎雾从没想过自己和周京淮会有什么结果。 所以知道自己该离开时,她乖巧安静,不吵不闹,把自己生活过的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 周京淮却不肯。 他开始整晚整晚守在黎雾床前,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 黎雾离开那天,京市迎来冬雪。 漫天雪雾中。 周京淮站在那里,落了满身雪,也没有等到黎雾回头看他的那一眼。 …… 多年后。 黎雾回国,事业有成,身侧更有恋人相伴。周京淮亦是高高在上的贵不可言。 却不想。 黎雾白天刚接受男友的求婚。 晚上就被在公寓外等待已久的男人圈进怀里,动作强势又不失温柔,挣脱不了分毫,“跟他分手,好不好……” 黎雾听见他近乎低声下气的祈求。 从未有过的。

1、初见

“……她不喜欢我见你,以后我们还是别再见面了。”

林易低声说这话时,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的。

尤其是看到黎雾脸上瞬间滞住的神情时,他更是心虚的将眼神移向了别处。

不敢看她。

黎雾怔怔的看着林易,整个身体有几秒钟的僵硬,但还是很快回过神来。

开口时,她的语调还是尽量保持着平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懂……”

她比任何人都懂这个道理。

只不过最后一个字落下时轻颤的尾音,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黎黎,我……”

林易眼底有几分愧疚掠过,还准备说些什么,他身后的包间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道傲慢的女声也跟着传了过来——

“还没解决好?顾大小姐等你半天了……”

一身当季最新名牌衣裙的女人出现在包间门口,随意扫过来的视线在看到黎雾那张脸时,猝不及防的停住。

有一瞬无法的惊艳。

少女一袭简单衣裙,干干净净的站在晦暗朦胧的光影下。

娇小略显青涩的五官漂亮又灵动,冷白似雪的皮肤清莹通透,似乎比月光还要皎洁上几分。

眉眼纯澈干净,有一种江南烟雨氤氲出来的朦胧美,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初恋”“白月光”之类的词。

让人生生移不开眼。

还是林易先反应过来,他没有回应女人的话,也没有看黎雾,只是声音较之前更喑哑了些,“就……就当是我对不起你!”

话音落。

不知道是怕包间里的人等着急了,还是不敢再面对黎雾,林易说完之后就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

倒是在厚重的中式仿古木门关上之前,站在包间门口的女人,意外的又回头多看了黎雾一眼。

……

京市的天总是阴郁沉重。

漫天厚重的云翳像是给四周蒙了一层灰幕,瑟瑟秋风卷过树梢。

黎雾无意识的低头,看着自己鞋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落了一片泛黄的梧桐叶。

苍老腐朽,已经看不出原来的纹理。

仔细想想,跟林易在一起的这三个多月,好像跟没在一起之前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多了一个“男女朋友”的头衔。

但不管怎么说,林易到底是她入圈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为数不多的能够感受到的善意。

她一直都知道他想向上爬,所以……

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黎雾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不远处古风雅致的二楼窗沿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

他穿一件简单的雪白衬衫,修身斜倚,眉目清隽雅致,有种淡看世间繁华的从容凉薄。

明明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却轻而易举的,有种可望不可即的矜贵。仿佛他那样的人,天生就该站在云端之上,不染世间尘。

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

黎雾的心莫名一悸,整个大脑有那么一两秒的空白。

“在看什么?一屋的人都在等你。”

有人朝男人走去,说话的同时似乎也要顺着男人的目光朝下看。

闻言,长身如玉的男人稍稍侧过身。不知道说了什么,颀长峻拔的身形自然而然的,遮住了那人欲朝下看的视线。

淡然从容的说话间,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

黎雾站在庭院里。

回过神来后再遥遥望去时,窗边已不见人影。

几秒钟之前窥见的那副神颜,恍若只是她的一场幻觉。

一阵冷风猛然袭来时,裙摆翩飞间,被凉意陡然激醒的黎雾,心底才生出微末的,“被分手”的难过。

虽然转瞬即逝。

随风凌乱飘浮的几根发丝,拂过黎雾白皙稚嫩的脸蛋。

她抬眼看了看眼前繁华复古,但仍旧处处透着奢华气息的仿古庭院。

跟独自一人站在台阶下的她,好像格格不入。

没管已经吹乱了的头发。

黎雾只是紧了紧自己的外套,逆着风,转身一个人安静的离开。

其实不应该来问原因的。

黎雾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港岛夜浓

苏缇出身富贵,自小循规蹈矩。见惯了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谈一场平凡的恋爱。 于是苏缇斥巨资找网站红娘介绍对象的假消息,在圈子里不胫而走。 关系好的,打趣看热闹。 关系差的,等着看笑话。 后来,交友网站内部员工爆料:“公司被某港商巨擘注资收购,连夜隐藏了某苏姓女会员的展示资料。” 外界纷纷猜测,某港商巨擘和苏姓女会员的身份。 - 再后来,一张误入镜头的街拍照意外出圈。 夜幕浓稠的港岛中環—— Benz车旁,英俊沉敛气度矜稳的男人,单手托抱起红裙张扬的美人,压在车门上,低首深吻。 微末光影中,女人荡飏的长发随风缠绕在男人戴了尾戒的指端。 像一帧风月的注脚,更像刻入时光轴里的复古胶片。 当即有人根据照片线索扒出男人身份。 港区荣家大公子,低调叵测,冷峻桀骜,亦是港圈位高权重的当代话事人。 而他身边风情摇曳的富贵花,恰是苏缇。 街拍照传到内地,众人激情开麦:“破案了,破案了——”

漫西·连载中·21.7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41.3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56.8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3.9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完结·110万字

昼夜掌控

【小狐狸x老狐狸】 【双京圈,伪高干,年上七岁】 【娇软钓系大小姐x清冷矜贵上位者】 投行大佬秦既景,京市秦家这一代的独生子,据说祖辈身份不简单。因此他一直是京圈二代望而生畏的存在,没人敢轻易招惹他。奈何姜倪野心太大,不惜以身入局与他谈了一场见不得光也不太走心的恋爱。她另有所图,用各种情话为秦既景编织了一个个陷阱,转头毫无留恋的提了分手。 当晚,准备跑路的姜倪被他堵在卧室对峙。 “我骗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同意和我分手?” “你所指的欺骗是什么?”男人语气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那些用我的人脉为自己铺路的小动作?那你胃口还可以再大一点儿。” “但如果,你指的是在喜欢我这件事上存在欺骗行为……”男人语气停顿,力道却不减,“倪倪,仔细听听自己的声音。” 他说:“我并不这样认为。你的身体也是。”

陆方之·连载中·28.1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34.1万字

京港告白

祝夏七岁时,举目无亲,被京城宋家收养。 她是宋老董事长亲定的孙媳妇,是继承人宋成煜的青梅。 港区贺家显赫至极,现任掌权人贺连洲冷峻无情,是个狠角色。 却独独上了祝夏的当。 港媒捕风捉影:「顶级豪门贺连洲深夜密会,女方疑似宋成煜未婚妻,太子爷变贺贵妃!」 ** 分手多年,祝夏侥幸地想,贺连洲那么薄情,肯定早就忘了她。 直到娱记爆料婚期当晚,无垠夜幕,维港烟花璀璨绽放。 密闭车厢内,黯淡无光,瞧不清彼此的神情。 “我比他有权有势,不如来骗我,骗我吧,”贺连洲用力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却很轻,“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恍惚间,祝夏仿佛回到了那个风雪晦暝的跨年夜,她被抵在书架上,触目是暗红色的书封。 男人咬着她的耳垂,呼吸压抑又狂热,低沉念诗:“我全部的解药是——” “抱紧你。”

许酒心·连载中·9.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