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寡妇后把佛子拉下神坛

穿成寡妇后把佛子拉下神坛

苏味道

古代言情/连载中

26.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2100:04:00
成亲半年,刚满十八岁的齐酥成了小寡妇,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寡妇。 柔媚楚楚,风姿怜人。 色相于她而言是把刀,还是一把刺向自己的刀。 为了活下去,在一个雷雨夜,她费劲心机抱上了慈云寺那位高冷佛子的大腿。 “大师,不是说佛渡世人么?渡我,救我!” 佛子沉沉望向她,捻动佛珠,眸光幽暗。

第001章穿成小寡妇

衣服被冷水浸透,头发还在滴滴答答落水。

齐酥的下巴被人抬了起来。

虽然还没彻底理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眼睫颤了颤,脸上已惯性的露出一个柔顺笑容来。

齐酥是个四五线的小明星。

昨天新戏杀青后,整个剧组在海边度假。

不料她潜游时在海里遭遇意外,再一睁开眼,就变成了一个被沉塘的小寡妇。

小寡妇被人救起来,就是而今的齐酥了。

几辈子经验加起来,齐酥都没有过被沉塘的经历,真特么刺激。

毫无疑问,一定是被仇人暗算了。娱乐圈的仇人没这本事,应该是她之前在恐怖求生游戏里的死对头,不知怎么定位到她的养老位置,刻意暗算。

对,齐酥在退休做明星之前,其实是恐怖求生游戏的大佬。

退休后为了打发时间,才进了娱乐圈做明星。

没曾想,还没过几年安稳日子,就被人黑了。

那人指腹在她细腻的肌肤上碾过。

齐酥微微侧头避开。

湿漉漉的碎发垂落下来,掩住她眉眼,越发显得整个人破碎柔弱。

纵然此人现在的行径与非礼她无异,但齐酥并没有抗拒的余地。

只因为,片刻前她“意外落水”,是眼前这男人把她救起来的。

她现在肉身脆弱,经不起折腾。

借着咳嗽的动作,齐酥不动声色跟这人拉开几分距离。

那人嘴角噙着笑,并不以为意。

“齐三娘子,可知我的身份?”

齐酥垂眸,“妾身并不知大人的身份。”

“哦?齐三娘子昨日不是还跟侍女说,我是京都来的绣衣使么?”

齐酥:“……”

想起来了。

她,那个原身小寡妇,的确跟侍女说过这样的话。

昨天,小寡妇去给婆母请安时,意外在正院见到了身穿绣衣的这位大人。

金城地处西北雍州,远离帝京。即便是所谓的大户人家,见识也不算多。

但原身齐酥不同。

她是从帝京嫁过来的,自然认得那身绣衣。

绣衣使是皇帝耳目,掌百官监察,手眼通天。在帝京也是无人敢得罪的存在。

黑兽牛、墨绿鳞蛇、红飞鱼,银白蟒。

那人穿着墨绿鳞蛇,品阶还不低。

原身小寡妇本是炫耀自己见多识广,顺便也有几分好奇,怎的墨衣使者竟到金城孙家来了?

不料后宅里的一句私语,竟已传入他耳中。

齐酥红着眼圈赶紧弥补。

“大人恕罪,妾身只是随口而出的仰慕之语。”

就听得坐在假山石上的那人轻笑起来。

“我能恕你的罪,你的夫家却不想饶了你。”

成亲不过半年,齐酥那夫婿就因与人斗殴丧了命,刚满十八她就成了寡妇。

金城民俗保守。

死了夫君的小媳妇儿,这辈子只能守在后院那一片宅院里,寸步不得外出。

从繁华富庶的帝京远嫁而来的原身自然不愿意一辈子窝在这荒芜之地。

且这桩婚事本就是嫡母逼迫,而今男人死了,她当然要回去。

她生得美貌,略微撒撒饵,自有男人为她出面谋划。

本以为事情做得隐秘,应该无人察觉。却不知,金城屁大点地界,她这番异动早被有心人告知了孙家。

今天的“意外落水”就是个教训。

这本不该是意外。

若不是被救了起来,明天就该有孙二少奶奶为夫殉葬的奇闻了。

齐酥哭得梨花带雨。

“妾身愿尽一切报答大人,只要大人,能救妾性命。”

说着,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砸在那人暗纹绣锦的长靴上。

不哭不行啊,她现在太虚弱,别说男人,连只鸡都打不过。

而且,那原身小寡妇,胸大无脑,为了回帝京四处勾搭人,证据被她婆家结结实实握在手里。

齐酥可不想再来一次沉塘了。

男人笑起来。

“是么?甚好。我这里,倒真有一件事要你为我去做。”

这也是他,把齐酥从水里捞出来的原因。

他托住齐酥的手臂,含笑望着她。

“听闻,帝京慈云寺的佛子道慈,数年前也曾对你情根深种?”

齐酥愕然睁大眼。

慈云寺的佛子道慈,那不就是……

不,根本没有这样的事。

那不过是原身,那个长在乡下的侯府庶女,初初回到繁华帝京时,自卑敏感,为了自己的虚荣心,编造出的谎言。

她与那佛子,也只有一面之缘。

当日,他依稀是看了她一眼吧。

她心中便生出恶念。

反正禅宗的佛子高高在上,怎会跟她一介民女一般见识?

流言传播了出去。却不料,她的确美貌,这传闻在帝京掀起了不小的风波。甚至齐三娘子的美貌之名,也是自那之后才在帝京显露的。

齐酥磕磕巴巴。

“那佛子高高在上,佛法高深,早已跳脱世俗,我……”

绣衣使盯着她笑起来。

“齐三娘子貌美倾城,不要妄自菲薄。佛子跟你,究竟有没有过一段情?”

齐酥……

看这情形,她要说没有,只怕就要嘎在当场了。

可绣衣使手眼通天,有没有,他们难道不清楚么?

齐酥垂着眼睛接话,“都是前尘旧事了。”

绣衣使嘴角勾起来。

“很好。只要你有用,自然便能活。”

他的手指再次抚向齐酥脸颊,温柔细致地擦拭掉水渍。

“想想孙家的沉塘,我能救你一次,可未必能救你第二次。”

“再想想你在帝京的姨娘。”

“只要你按我的吩咐行事,就能顺利回到帝京,跟你姨娘团聚。”

姨娘?这两个字入耳,齐酥手指紧紧攥起。

原身残留的执念在胸腔中激烈碰撞。

片刻后,她抬起眼,楚楚一笑。

“妾身,一切听凭恩公做主。”

齐酥知道绣衣使都不是好东西,他交代的事情一定不好办。

但也没想到这么艰难。

西北本就苦寒,进了十月天气越发阴冷。

那位绣衣使手段了得,不知跟孙家商议了什么,原身小寡妇那对便宜公婆便放了手,将她送到距离金城近百里之外的青云庵里去了。

进青云庵不到一个月,齐酥就病了大半个月。

这病半真半假。

到底不枉费一番苦心,青云庵主持怕出事,刚送来一个月人就没了也不好交代。于是,如他们所预料的,请了一个大夫过来给她看病。

虽然是中午,客房内纸糊的窗户却透不出太明亮的光。

躺在床上的小娘子烧得脸颊绯红,口中不断絮语着什么。

手持佛珠的年轻僧人只看了她一眼,便转开视线。

他生得身量颀长,清冷神秀,更难得的是周身如霜雪般的气度。

只是那么一站,整个灰扑扑的客房都显得明亮不少。

一个小尼姑借着给齐酥盖被子的功夫,狠狠拧了她一把。

窝草!齐酥顿时惊醒。

不远处的交谈也因此变得清晰起来。

年轻男子清冷的声音:“她不是庵里的比丘尼,把她送回家即可。”

“大师,只怕是送不回去。”这为难的女子声音,是青云庵主持元润师太。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完结·50.3万字

委身疯批督主后,我揣崽了

【一人之下的朝堂枭宦VS尽藏秘密的娇软美人】 风萧儿替嫁给了当朝第一大太监。 她本是青雀阁杀手,为了情报,给督主端茶倒水,捏肩揉腿。嬴得信任后,开始勾肩搭背。 她从不怀疑一个太监还能占得了自己的便宜? 结果,揣崽后的她欲哭无泪。 剧场1: 东厂督主,大太监肖祁,权贵显赫,为人极端利己。 却头脑发热,动用权势,求娶一女子。 众人问他原因。 肖祁一本正经,“长得漂亮。” 剧场2: 肖祁行事向来沉稳,今日却冲冠一怒为红颜,和旁人打了个头破血流。 皇帝震怒,将人关了禁闭。 三月春光斜日暖暖。 肖祁怀抱着被强取豪夺在身边的风萧儿,饮酒作乐赏花弄鱼。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错之有? 午夜梦回,耳鬓厮磨,竟尽是‘萧萧’二字。 风萧儿提合离的那天,闹得京城人人诧异。 她孑然一身,“他情太重,我抗不动。” 剧场3: 分开三年,再见肖祁时,他被官场浸淫的更是沉稳矜贵,高岸深谷。 亭山寺庙前,风萧儿带着三岁的俊娃,想要落荒而逃。 他眼底深沉如墨,立刻命人拦住她的去路。 “好久不见,萧萧。佛祖面前不可打诳语,这孩子,是…咱家的吧?”

小楼姑娘1·完结·62.6万字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85.3万字

纾春

【少女身,熟女心】 前世,崔礼礼守着贞节牌坊熬了十八年, 熬到看两只苍蝇,都羡慕它们成双成对, 她被困于逼仄内宅,香消玉殒。 终于, 老天也看不下去,让她重活一世 京城首富的千金,还谈什么婚论什么嫁? 若问崔礼礼这辈子还有何念想—— 没玩够! 一定要离那个掐自己桃花的男人远远的!

神婆阿甘·连载中·95.8万字

流放后嫁糙汉,病弱美人被娇宠了

【练笔文,不定时更新,慎入,想看的宝宝可蹲完结】 宋回泠穿成了反派权臣的病弱元配,穿来时寿命只剩不到三日,她的想法很简单,活下去! 原来走路一步三喘,现在一顿炫它个三五碗,干起活赚起钱来更是不手软。 驿道上支个摊,茶水小吃卖到飞起; 烧鹅、焖肉、蛋腐……各种美食好吃到舔碗底; 建个茶园,打造特色茶叶品牌,红红火火到创造商业奇迹。 而反派夫君,也从大头兵一跃荣升都指挥使。 知晓夫君日后要造反,宋回泠泪目挥着锅铲:“夫君呐,造反没有前途,咱别干了,回家来,我养你。” 后来,宋回泠白日手软,夜里腿软,她哭着求饶:“夫君呐,要不你还是继续去造反吧?” 反派夫君低声轻笑:“为夫承诺要好好伺候娘子,自是白日尽心,夜里‘尽力’……”

麦麦一秋·连载中·24.5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偏方方·连载中·24.1万字

东宫媵宠:重生太子,好混蛋!

【双洁1v1+古言小甜饼+女主低位晋升+扶正即元妻非继室+甜宠不虐~】  作为被送去给七皇子“教导人事”的小宫女,清娇一直谨记自己身份,在王府后院里如履薄冰。 宫中皇后紧盯,府内贵女仗势欺人,院里下人见钱眼开。还有个混球祖宗,总半夜悄悄溜进她房里欺负她! 也不知这祖宗有什么癖好,明明是正主,偏想当奸夫! 在旁人眼里,这位中宫嫡出的皇七子霍孟极文韬武略,战功卓著。可在清娇眼里,他就是个被宠得狼肆痞坏的混球祖宗! 一开始,所有人都说从不留人的某祖宗会把她扔回去。 后来,众人等了又等,却竟等来了东宫有喜的消息?! 再后来,清娇成了太子妃,儿子也被立为太孙,她还记着当初那晚,她不过是帮皇后提醒了他一句“有病要早治”,这混球祖宗就欺负了她一整夜! 「书友群号:792565837」群内活动多多,时有惊喜掉落,欢迎来交流~

糯棠·连载中·22.1万字

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

世子爷陆戟,位高权重,却性子清冷,身边只有个唤作阿柠的小妾。 作为世子爷唯一的女人,无疑,阿柠是受宠的。 可她心里清楚,不过是自己陪着他的日子久了些而已,她一介孤女,自幼被陆戟领回公府,养在身边长大,难免有了点儿感情。 公府家风清正,阿柠不敢存非分之想,心里盘算着,多攒些体己,待主母进门,她便识趣离开。 — 身份尊贵,又少年成就,这样的男人,大多骄傲。 陆戟亦然。 他不屑哄女人,没那个耐性,只不过对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姑娘,能多出几分悦色。 可自从出征归来,陆戟发现小侍妾有些异样,背地里鼓鼓秋秋,好像在暗戳戳的攒银子。 他这样骄傲的男人,可不能允身边人生出二心。 给她个改过的机会,软硬兼施的问她缘由,小侍妾却支支吾吾敷衍他。 到底耗得世子爷没了耐心,将她晾在一边,再不去搭理,她却依旧我行我素,反倒是陆戟自己,心里整日的猫抓一样。 人间清醒小侍妾VS霸道爹系世子爷 1v1;双洁;甜宠文;年上8岁 完结文《重生之高门主母》欢迎订阅!

鹊南枝·连载中·44.8万字

表姑娘她弱不禁风

姜时愿作为家中长女,从无一人要求过她要如何的贤良淑德,为弟妹做表率,反而是人人娇宠着,倒是把她给养成了富贵咸鱼的性子。 被二妹替嫁后,全西京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她倒好,关起门来过得比谁都自在。 甜笑着恭祝新人白头到老,转身躺平想着这一世定要好好做个病里病气的团宠,却不知早就被人给盯上了。 ****** 机缘巧合下,裴子谡又活了回来。 好好的少年将军却落得个短命不得善终的结果,这样的结局让他很是不爽。 血光之灾,他能避过。 家中危机,他也能处理的妥妥当当。 本想着这一世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成,谁知风餐露宿的练兵时,听闻那位住在云端里头的表妹竟被退亲了,于是放下一切,跑马北上就为了怕她受这退婚被非议的委屈! 可等他到了西京城,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退了世子的亲,可排队等着娶这位姜家表妹的人家,都到两里地外了。 ****** 家宴之上,长辈们纷纷扬言要给她找这世上最好的儿郎,裴子谡笑眼凝视,双颊坨红的便倾身上前。 “表兄倾慕阿念许久,苦等多年,不知阿念可愿我做你夫郎?” 众人皆默,没见过当着长辈如此放浪形骸之人! 倒是姜时愿歪着脑袋,瞧面前之人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莫不是他也重生了???

三只鳄梨·连载中·28.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