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美人换亲后,京圈大佬宠入骨

娇娇美人换亲后,京圈大佬宠入骨

明月生花

浪漫青春/连载中

10.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223:47:15
简介

青春

江南来的旗袍美人温笙笙,成了京城里的谈资。 她容貌娇媚,冰肌玉骨,一颦一笑勾魂摄魄,虽是豪门真千金,却不得亲人喜欢,外人都道她早晚会被当成物件送出去,穿来的温笙笙不在意,她只想在这本强取豪夺文里,当个正常人活下去。 偏偏假千金重生了,非要和她换了人生姻缘。 假千金:嘻嘻嘻,好姐姐,在秦家守活寡等死吧。 温笙笙:嘿嘿嘿,好妹妹,你老公打人很疼,是个家暴男哦。 全京城的人都在等着京圈佛子抛弃温笙笙。 直到某日温笙笙先踹了秦鹤眠。 温笙笙:“其实我在骗你感情。” 秦鹤眠:“嗯,你不是这么说的。” 温笙笙俏脸一红。 而那位非要和她换人生姻缘的假千金,遍体鳞伤哭着喊着:“温笙笙,把我老公还给我!”

第1章江南来的美人

【脑子寄存处~~】

“我愿做笙笙裙下臣,哪怕是见不得光的情人。”

“伪君子休想和我抢人。”

“有什么好争的,今天玩点刺激的,一起上!”

男人们眼冒精光,如狼似虎般想要将她生吞活剥。

一盏壁灯照亮满室春意。

床上的女人不着寸缕,仅有一层透明红纱覆盖,丰满胸线半遮半掩,玉骨软腰盈盈一握,下面那双匀称水润的玉腿,在暖光下发出诱人的邀请!

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眸光恐惧的望着男人们的衣服一件件褪去,他们顶着模糊不清的脸,朝她飞扑而来——

沉睡的温笙笙倏的睁开眼睛,她苦恼的揉着头,又梦到了。

温笙笙的表情一言难尽,她就在睡前看了一本强取豪夺类的小说,顺便吐槽了一下作者赋予女主万人迷香的设定,就因自带异香,里面的男人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分明是将女主当成一件取悦男人的物品。

她骂骂咧咧的沉沉睡去,岂料一觉醒来,她堂堂非遗香文化传承人,竟然成了书中身带异香的真千金女主。

书中原主被亲生父母接回家后,屡次三番遭到假千金的陷害挑衅,父母哥哥们一致偏袒假千金,甚至逼迫原主嫁给残疾男配。

这个时候原主才知温家和男主有婚约,假千金的亲生父母和残疾男配有婚约。

假千金不愿意嫁给残废,温家就用原主的养家奶奶逼迫原主答应!

于是,真假千金各自嫁人。

原书男主秦鹤眠是清冷矜贵的京圈佛子,不沾女色,不解风情。

假千金多次想要引诱秦鹤眠,面还未见上就被秦鹤眠的下属扔出院子。

在秦家守活寡的假千金,耐不住寂寞找了野男人,恰巧被秦家族人撞见。

假千金自此身败名裂,成为人人喊打的贱妇。

她流落街头时,看到已经站起身的男配凌知宴,正亲昵的搂着原主,他的腿是原主治好的,但外界的人并不知情,彼时两人已是圈中模范夫妻,人人都说原主是福星。

原主的好姻缘好日子本该都是属于她的,假千金嫉妒成性,瞅准时机开车撞向原主,也是在这个时候秦鹤眠出现救下了原主。

假千金的车子飞向大海当场死亡!

想到原主遇到秦鹤眠后的遭遇——

温笙笙蹙眉啐了一口,什么神经作者。

原主之所以出现在寺庙,无非是原主求佛想要得到家人的关爱,原主真是傻得可怜,偏心人求谁都没用。

温笙笙推开禅房的门,外面小雨淅淅,一扫心中郁闷。

回廊尽头,两道身影早已伫立良久。

“眠哥……怎么样?”

“一般吧!”秦鹤眠瞥了一眼院中的景色,给出中肯的评价。

“我说的是那位,咱们京城什么时候多了一位江南美人,你瞧她的小腰,盈盈一握,那小腿笔直笔直雪白雪白的——”沈述语气激动。

秦鹤眠回头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那人云鬓高挽,黛眉如画,俏生生的站在禅房前。

浅绿色旗袍包裹着曼妙身躯,裸露在外的肌肤无暇柔滑,莲步轻移间,腰肢款摆,纤纤玉手勾起一缕散落在耳边的秀发,尽显风情!

在路过两人时,温笙笙顿住脚步,她注意到沈述目不转睛盯着她时,温笙笙狡黠一笑,红唇轻启:“小哥,哈喇子掉啦。”

沈述连忙擦擦嘴。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骤然响起,沈述尴尬到无地自容。

眼前的女人眼波流转间,明媚的勾魂摄魄。

她娇笑间意外撞上秦鹤眠鹰隼般的目光。

这人,不好惹。

温笙笙步入雨中,成了烟雨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秦鹤眠无意识的拨动右腕上的佛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闭嘴!”

“好凶啊,眠哥,这么多年你不近女色,该不会修佛修不行了吧。”沈述调笑间,秦鹤眠眸光淡淡一瞥,沈述双手捂嘴!

沈述回头瞅了一眼温笙笙离去的方向,她跟在秦鹤眠身后,恍然大悟道:“她是温笙笙,温家新找回来的真千金温笙笙,难怪我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我在纨绔子弟群见到过她的照片,嘿嘿,眠哥,这位是你真正的未婚妻呦。”

温家在三天前找回亲生女儿,当时温家正在给养女举办生日宴。

据闻她自小生活在江南,一身旗袍亮相温家,惊艳了不少人,但为人胆小怯懦,实在无趣。

这些在圈子里早就传开了,也就秦鹤眠这位清心寡欲的男人不知。

今日一见,温笙笙外貌和传闻中一样令人惊艳,但性情和传闻中似有差别,需再观察!

秦鹤眠沉默不言,沈述喋喋不休,絮絮叨叨:“刚才小美人走的好像是下山路,寺院外只有咱们的车停在那里,现在又是下雨天,打车也不容易,她该不会走着回去吧?长得那么好看,万一路上遇到点……啧啧啧!”

这可惜的语气,令秦鹤眠的头愈发疼。

他头疾发作,耳边是沈述的絮叨声,心底徒然升起一抹烦躁,语气冰凉道:“聒噪,今天你自己回。”

“啊?眠哥……你带我一起回啊,我又没开车……等等我啊……”

秦鹤眠迈开大长腿,阔步离开,车子嗖的一下绝尘而去!

下山后的温笙笙并未等到温家司机,好在雨停了,在她准备叫车时,一辆宾利停在她的面前,车窗摇下,秦鹤眠的脸映入她的视线,他撑着发疼的额头,冷淡道:“上车。”

温笙笙目露一丝防备,但在这里很难找到车,一番权衡利弊后,温笙笙上车坐在他的身侧。

秦鹤眠余光落在温笙笙身上,低头间露出纤细的脖颈,莹白如玉,欲引人一亲芳泽,他眸色一闪。

温笙笙抬头之际,注意到秦鹤眠靠的有些近,温笙笙猛的往旁边挪了挪。

她目光犀利的盯着秦鹤眠!

被发现的秦鹤眠,脸上并未有一丝不自然,他眸光沉沉,道:“你身上——涂了什么?”

“我没涂啊……”

“香味。”一种很奇特的香味,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觉得头不那么疼了!

殊不知他的话令温笙笙表情破裂。

温笙笙情绪紧张时,身上异香跟着浓重,整个车厢内弥漫着一股类似果香的味道。

秦鹤眠灼灼的盯着她。

实则,此时的秦鹤眠在温笙笙眼里,就是禽兽。

她记得很清楚,原主身上的异香,只有命中注定的六个男人可以闻到。

他们一旦闻到这股异香,个个化身豺狼,她看不清梦中那些男人的脸,所以……眼前俊美的男人,是豺狼中的哪一个?

无论哪一个,只要不是那位京圈佛子就行。

那位看似不染世尘的佛子,实则手染鲜血,冷酷无情,在床上更是不知餍足——

原主的一切遭遇都是从遇到他开始的——

温笙笙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眉目清朗,眸中毫无欲色,没反应他就是个好人。

温笙笙笑容灿烂道:“我平日喜欢制香,大概沾染了一些香料味道,还在改良中,先生若是喜欢,改日我送先生一盒,权当报答先生载我一程。”

“嗯。”

温笙笙:“……”喂,老铁,我只是客气客气,你怎么还当真了?

一直到车子停在温家正门外。

温笙笙下车,朝着车内的秦鹤眠热情的挥手告别,望着豪车渐渐远去。

“为什么和秦鹤眠一起回来?”

温笙笙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她难以置信道:“谁?你说他是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小祖宗退婚后,禁欲大佬急疯了

上一世,苏半夏放弃了尊严和梦想,终于跟暗恋十年的人结了婚。 可是,不爱的婚姻比什么都伤人。 * 重活一次,她果断选择退婚。 什么男人什么爱情,姐要搞事业。 她重回娱乐圈,代言、影后拿到手软。 男人却不干了。 他将苏半夏堵在领奖后台,哑声问。 “苏半夏,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再看我一眼。”

星露谷小猫咪·连载中·31.6万字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

【双向复仇+大院吃瓜】 【心机病美人x恋爱脑糙汉】 许岁安重生了。 重生在被继姐换亲的前一晚。 前世,她与继姐同时结婚,却被她趁乱想要偷偷调换。 就因为她及时发现并换了回来,于是她嫁的男人换了她的药害死了她! 和他同时重生归来,她冷眼瞧着继姐的小动作,看着他急切的奔向了真爱,她则拿着好处顺从的换了亲,当上了养猪厂厂长夫人。 只是她收拾渣男贱女,旁边怎么总有个递刀的? 看着默默贴贴在她身边的一大只黑皮糙汉,许岁安真诚发问。 “递刀而已,你耳尖为什么会红的像在滴血?” 感受着软嫩手指在自己脸上滑过,萧驰小黑脸迅速一红,他无比丝滑的把兜里的金戒指掏出来戴到媳妇儿手上。 “媳妇儿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我一定会努力挣钱把你十个手指头全带满金戒指!” 许岁安:“......你是怎么突然跳到这个话题的?而且十根手指带满戒指会好看吗?” “你不喜欢戴戒指啊,没事儿,那我给你买十个戒指那么粗的金项链。” 看着沉默的许岁安,萧驰踌躇的小心开口,再次提议换成戒指那么宽的镯子。 一直被按在地上摩擦被迫吃狗粮的某渣男贱女:...... “这显然不是项链戒指的事儿!别在这谈恋爱!好歹尊重我们一下啊喂!”

半枝青·连载中·9.5万字

绑定舔狗系统后,抱走最帅的糙汉

【穿书+系统+年代+先婚后爱+虐渣打脸+炮灰逆袭】 一场空难,苏绾穿成了一本年代爱情文里的炮灰女配,全民爱情至上,只有苏绾努力搞钱。 男主:“我的心太小了,装不下你。” 苏绾摸了摸腰上的游泳圈,“分手就分手,请不要人身攻击,另外,请把我之前给你的东西全部还回来,谢谢。” 女主:“你不过是失去了一些钱而已,我们失去的可是爱情啊。” 苏绾:“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要不你帮他把钱还了,让我永远离开他?” 系统:【OOC警告!】 苏绾:“警告无效,我只是做了每一个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 后来,苏绾终于完成任务,解除OOC,男主却转过头来对她穷追不舍。 苏绾搂着190大块头肌肉男,“对不起,我的心已经被装满了。”

红妆笑颜·连载中·10.6万字

好欲!偏执厉爷被小作精明撩暗钓

【病娇大魔王+疯批钓系美人,1V1甜宠】 京市恶名昭著的女疯批舒漾死了,生前罪大恶极的事就是连累了那个一心爱她的男人殒命火海。 重活一世,她洗心革面,重做疯批,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前世之所以能被那对极品母女害死,是因为还不够疯! “妹妹,你可真是不乖哦,总想着来谋害姐姐。可是姐姐今日可没有耐心陪你玩,不如姐姐把你做成人偶,乖巧又听话~”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舒漾拿着一把匕首,嘴角挂着阴森森的笑容,一步步朝着被五花大绑的舒浅走去。 然而,她的刀没等落下,手腕便被一只大手擒住。 她回头对上男人近乎病态疯狂的眼神,“舒儿别闹,她不配做你的人偶,只有我才有资格!” 传闻厉氏掌权人厉北寒残虐暴戾,杀人如麻,可在舒漾面前却卑微入尘。 “舒儿,这一世别再推开我了好吗?” “前世陪你共赴黄泉的人是我,以后生生世世也只能是我!”

绯夜相思·完结·18.8万字

娇软美人爱撒娇,疯批大佬折了腰

慕南玥当了三年舔狗,最后一无所有,恋爱脑的下场十分凄惨! 她是修练世族慕家的嫡女,身份尊贵,却受夫君冷落。 又遭信任的契约兽宁死也要背叛她,去投靠夫君的心上人,只因曾救过它一命。 最后,慕南玥被夫君和他的心上人挖走灵根,害得全族被灭,临死前悔恨交加。 再睁眼,她重生了! 回到她宁愿做妾,也要嫁给冷心夫君的时候。 慕南玥快速丢掉恋爱脑,一心修炼只想踏上巅峰,前世契约兽却眼巴巴凑上来。 被她一脚踹开,“滚!” 面对背叛的人,慕南玥摩拳擦掌,“惹到我,你们算是踢到铁板了!” 不过,她怎么被死对头黏上了? 男人勾唇浅笑:“听说慕姑娘移情别恋了?你看我怎么样?” 慕南玥:“……” 能怎么办?继续宠着呗! 【娇软黑莲花X妖族疯批太子】【1v1甜宠+双洁+攻略+前世今生+觉醒+爽文+追妻】

桃卿月·连载中·29.4万字

换嫁后,大力美人发家致富养崽忙

【甜宠+糙汉+年代文+双洁+穿书女VS重生女】 一场意外,大学生关幼霜穿进一本年代文中,成了关家不受待见的大女儿。 上一世,父母为了彩礼,将她嫁给了“有钱人”赵阳,她表面风光无限,其实心里苦不堪言。 正在她愁于怎么摆脱即将嫁到赵家的命运时,重生的妹妹关蕾竟着急忙慌地求父母,说要跟她换亲。 妹妹竟然要抢那个性格极端的伪有钱人赵阳! 竟然要把那个荷尔蒙爆棚的退伍兵哥哥顾尔容让给她! 这是什么神仙美事啊! 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她手握系统,赚个千八百的就跟玩一样。 母亲不愿意准备嫁妆?自己来就行了呀。 顾家公公生病无人照顾?请个护工就行了呀。 顾家婆婆不好相处?不一起住就行了呀。 顾尔容冷淡不着家?不受约束的生活太爽了呀。 可是—— 婚后,事情好像和她预想的不同。 公公老实巴交,舍不得她下地干活。 婆婆慈眉善目,舍不得她烧火做饭。 城里工作的顾尔容更是疯了一样,三天两头往家里跑,才结婚一个月,就给她肚里塞了个崽,谁说他冷淡来着? 她想干活就干活,强身健体,发家致富。 她想摆烂就摆烂,胡吃海喝,修身养性。 而妹妹关蕾,才嫁过去一个月就崩溃了:这赵家一家子,怎么比顾家还难伺候啊!

大果小橙·连载中·10.6万字

四爷别装深情了,夫人不要你了

徐岁岁被亲生父亲当成礼物送给了宗珩恩,结婚三年,她肚子始终没有传来丁点动静,一心想抱孙子的宗老太太着急催孕,全然不知两人早已签署离婚协议。 而宗珩恩表面跟她维持着相敬如宾的夫妻名份,私下却跟他从小青梅长大的白月光恩爱缠绵。 徐岁岁实在是咽不下这口被喂到嘴边的屎,笑着跟老太太说: “奶奶,我刚去医院检查过身体,我没问题的呢!” 这话说得,在场人不由将视线聚集在宗珩恩身上! 几年后,宗珩恩把徐岁岁逼到墙角,拎起旁边对他拳打脚踢的小崽子,狠狠质问: “我不是不孕不育吗?这东西你还能自主研发生产?”

空调·连载中·31.7万字

被保姆养废了?真千金重生后飒野

“她不是你妈,她是偷了你的保姆!童婳,你要是体谅妈妈找你找了十六年,你就该把她送进监狱!” 童婳十六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本应该是豪门千金,襁褓被保姆偷走,才流落在偏僻山村。 上一世,她听了亲生母亲的话,把养她的保姆送进监狱。 后来,她才知道,回归豪门,才是地狱生活的开始。 亲生父母芥蒂她被保姆养过,养偏了,养废了,对她充满嫌弃。童婳自卑地讨好父母,渐渐迷失了自我。 那个顶替了她人生的假千金养女,表面上温和有礼,实际上就是一朵腹黑的白莲,手不沾血地暗算她,让她在学校遭受不公平,让她的未婚夫厌弃她。 不断遭受打击的童婳,最后患上了抑郁症,讨好型人格,最终在给父亲捐骨髓时感染,得了脊髓炎全身瘫痪,在高烧中凄惨离世。 …… 重来一世,童婳不再稀罕父母之爱,她随心而遇,手撕渣爹圣母白莲女。 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走白莲的路,让白莲无路可走,把渣男未婚夫白莲到团团转。 重来一世,童婳的主题是复仇,却偏偏有那么一个男人,从晨钟暮鼓的深山中走来,想要用爱来感化她……

文晖大乔·连载中·15.5万字

相亲后,她成了顶级豪门

季书暖被未婚夫劈腿,妹妹背叛!在她人生低谷时出了车祸。 她心如死灰,抓住肇事者要求负责!想让他和自己相个亲,谁料对方居然是京城太子爷薄景承…… 破罐子摔碎的她,莫名挤进了顶级豪门。 想象中的算计和陷害,根本不存在!她在豪门成了团宠。 前未婚夫回头求复合,下秒被破产。 妹妹试图陷害她,下秒被绑架打断腿。 父母想道德绑架,被藏獒追着咬了九条街,差点嘎。 “我这个女强人绝不认输,我,要,离,婚。“季书暖胆战心惊的想跑。 下秒,她被男人堵在门口。 “老婆,乖!我不逼你生孩子,我只想要个名份。“薄景承哑声说道。 京圈人尽皆知,太子爷霸道宠妻,仅为了名份……

紫牡丹·连载中·3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