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青蝉坠落

等到青蝉坠落

丁墨

现代言情/连载中

15.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19:30:00
七年前的一个深夜,刑警李谨诚在城中村神秘失踪。 陈浦是李谨诚最好的兄弟,为了找到他,七年来不谈恋爱,不享乐,不升职,打死不离开城中村。 后来,陈浦所在刑警队来了个新人,是李谨诚的妹妹。 —— 有一天,当我再次目睹青蝉从枝头坠落,欣然走向那些螳螂身后。 我决定成为捕猎者。

第1章

张良伟起床后,一眼看到客厅正中的遗像。黑白照片上的少女在笑,张良伟看了这么多天,总觉得少女眉间藏着哀愁。可是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张良伟抱着遗像出门,妻子拉住他:“还去闹干什么?有意义吗?”

张良伟红着眼,把手臂从妻子手里抽出来:“怎么没有意义?别的孩子都活得好好的,只有我们的孩子死了!他们凭什么把她忘了?凭什么当她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妻子的眼泪长流,言语出口却是毒的:“你现在知道替女儿讨公道了?她还在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她的?常年只知道工作出差,女儿都丢给我一个人!我又要上班又要管家里,怎么顾得过来!你回家了对她也只知道打骂。如果你当时多关心她一点,也许人就不会死了!你根本不配当爸爸!”

张良伟的脸涨得通红,只觉得胸口钻心的痛,扭头走了。

从外表看,张良伟和任何一个高中生的家长,没什么不同。四十出头年纪,中等身材,戴副眼镜,穿一件洗得起球的黑外套,浑身上下都是中年男人的沉闷平庸。他一直在工地做财务,经常跟着项目出差,他的身上有些许财务人的谨慎精明,更多的是建筑工人似的粗犷憨直。

只不过此时,他捧着遗像站在市二十九中门口,就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正值中午放学,老师学生进进出出,唯有他身边成了真空地带。

没人靠近,没人安慰,只有隐约细碎的议论,随着风飘来。毕竟他的女儿死了已经有一年。

天空飘起小雨,行人们的步子更快了。雨点落在张良伟的头发上、眼镜上,他低头把遗像紧紧搂住,不让她淋湿,又感觉到那股剜心剖骨的痛贯穿全身。

一把伞支到张良伟的头顶,他恍惚抬头,望见一张年轻而悲悯的脸。

“张希钰爸爸。”对方喊道。

张良伟的眼泪滚滚而落,紧盯着对方。

对方叹了口气,不由分说把他拉到旁边保安亭屋檐下躲雨,两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后,年轻人叫了辆出租车,送他回家。

张良伟并不知道,在他进屋后,年轻人打伞站在雨中,望着他的家门,很久很久。

张良伟最后还是喝多了,毕竟今天是张希钰周年忌日。天色暗下来,他望着空洞洞的家,妻子早不知去哪儿了,离婚的事也只差最后的手续。很奇怪,孩子在的时候,这个家也不美满,两口子天天吵架,孩子也不听话,成天鬼混,经常挨打挨骂。可谁也没想过要散。孩子没了,日子却无论如何过不下去了,谁也不想再活在这个家里。

张良伟喝得晕乎乎的,只有这时候他才觉得轻松,脑子里空空一片。他摸出手机胡乱刷,忽然看到一条下午4点就发来的消息:

【如果想知道是谁害死了张希钰,今晚8点准时来我家。】

张良伟猛地坐直,因为动作太急,一屁股摔倒在地,他跌跌撞撞爬起来,又用力揉了揉眼睛,仔仔细细把每个字看了一遍,一抬头,看到时钟还有一刻钟到8点。他冲到厕所用冷水狠狠搓了几把脸,冲出家门。

——

陈浦住在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背后的老小区,每天步行上班,不到5分钟,他那辆沃尔沃就扔小区楼下,有事出门才开。这天天气不错,天蓝云白,阳光清透,陈浦如往常般走到办公楼下,双手插裤兜,一步跨两层台阶,很快就蹿上楼。

一到办公室门口,就遇见大队长丁国强。

陈浦:“师父。”

丁国强点头,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看样子是有话说。陈浦掏出火机替他点上,丁国强深吸一口,满是沟壑的脸露出深思,甩了甩手里的烟,才说:“队里来了个新人,到你的中队,现在正在人事那里办手续。”

陈浦点头,上个月,他手底下刚调走个兄弟,是该补充人手。

丁国强眯起眼,似笑非笑:“女的,24岁,省厅调来的。”

陈浦皱眉:“我要女的干什么,塞别人那儿去,给我换一个。”

丁国强指着他:“思想觉悟太低,你这就是、就是网络上说的……直男癌!”丁国强丝滑地把女儿骂他的词儿,安在徒弟身上。不过陈浦这话也没错,他说是中队长,其实相当于丁国强的副手,带的二中队,办的都是最恶劣的刑事案件,全是脏活累活,冲在危险第一线,前年还牺牲了一个。女孩子在他们局里都是稀罕的宝,丁国强一般也不舍得往二中队放。

丁国强又说:“她是李谨诚的妹妹。”

陈浦不吭声了。

他今年已经29了,多年风吹日晒,刚毕业时那白皙的肤色,深了一些,也粗粝了一些。他也不再像二十出头那会儿,成天穿着粉红的浅黄的天蓝的花俏衣裳来局里,惹得局领导和女警们频频瞩目。他的头发剪得更短了,短得紧贴头皮,一身黑色运动衣裤,却更显得身材高大、骨相清晰。他抬手摸了摸鼻子,说:“她不是想学数学吗?怎么当警察了?”

丁国强奇异地看他一眼:“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档案她当年考上了湘城大学数学系,读了不到一年退学重新高考,上了警校。她在警校的成绩非常优异,毕业考进省公安厅,这次是她个人强烈要求来一线。”

陈浦轻哼一声:“优异?有我优异吗?”

丁国强莫名:“陈浦你有病吧?人小姑娘还没来,你阴阳怪气什么?再说了,她可是李谨诚的妹妹,你不得当亲妹子一样?给我把人照顾好!”

陈浦双手插兜,低着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丁国强见惯了他这副死相,也不生气,他当师父的,亲眼看着李谨诚失踪后,七年时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的陈浦,怎么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变成这副沉郁古怪的模样。人放在陈浦那里,丁国强是放心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四重眠

两年后,《魂颂》死亡之曲再现…… 所以,你是陆南深?那位神隐了的首席指挥家? 不,我是陈凛,我不懂音乐。 你是陈凛?外号“岩石”,擅徒手擒拿。 不,我是沈复,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哪会格斗。 你是沈复?表面是教授,实际上是黑客高手。 不,我是乔渊,我厌恶跟我玩心眼的人。 你是乔渊,商业奇才,偏执,以操纵人为乐。 不,我是司念,但我很早就死了。 还有谁? 还有一位。 嘘,他在沉睡,千万不要叫醒他,他和他背后的人很危险。 想要解开死亡之曲的秘密吗? 找到陆南深,他会用声音告诉你真相。 然后,杀了我们。 …… 人物: 1、表面奶乖实则狼狗的指挥家陆南深vs反矫情鉴婊达人有故事的杭司; 2、社恐陆南深vs社牛年柏宵; …… 立意:以“声音”解密,悬疑和一路好风光,全新精准诠释多重人格概念。双向救赎,爱生活、爱社会。 …… 【陆门】系列第三部,殷氏出品,质量保证。

殷寻·连载中·73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偏方方·连载中·20.1万字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完结·50.3万字

明月曾照江东寒

我只觉得自己耳间隐隐生疼,一直疼到脑后。而又有梗塞的钝痛,从胸中蔓延开去。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如死一般寂静。我抬眼,眼中却朦胧,大家似乎都在看我,可我却辨不清他们眼中的含义。 一把清亮的声音划破我的思绪:“泓儿,回来。” 我有些混沌的转头,只见林放已在矮几后站起,拢袖看着我。众目睽睽下,他朝我伸出手。 灯火如昼。他的手,瘦长白皙,静静的伸出,就在离我丈许的位置。

丁墨·完结·23.5万字

阿禅

张静禅家道中落,年轻有为,英俊单身,是本市商界强势崛起的新贵。其父多年前破产欠债10亿,他执意替父背债,蛟龙困于泥潭。 有一天,失恋又失业的社畜李微意一觉醒来,成为8年前还是豪门阔少的张静禅。 张静禅:“如果你能替我挽回这10个亿,我愿意……” 李微意望着他的脸蛋身材,咽了咽口水。 张静禅:“分你1个亿。” 李微意:“!!!!” ———— 起初我以为那次穿越和往常一样,只是一瞬间的事。后来才知道,他等了整整8年。 时间循环+男女互穿。疫情期间存稿的练手中篇,20万字左右,主要目的是提高作者的细节设定和推进能力,小甜文。 每周六更,周日不更。

丁墨·完结·31.9万字

寂静江上

我有个喜欢的人,我只⻅过他一面。 我有个心爱的人,但她一直不知道。 我知道在这个年头,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可是我一旦开始等了,就想一直等下去。 ——爱情、悬疑—— 一段天真的爱情妄想,一曲疯狂的犯罪理想。

丁墨·完结·14.1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51.7万字

灯花笑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连载中·112万字

他在复仇剧本里恋爱脑

谢家一家都是学法律的,书香门第该有的优良品质谢商也都有,优雅,学识渊博,司香读经,还会琴棋书画。 但他是个疯子,会捧着佛经读,也会折断人手骨脚骨,很温柔,也很残忍。 谢商没当律师,开了家当铺,什么都可以当,只要故事够动人。 某天当铺来了个人,讲了个故事: 香城有一户姓温的人家,那家的女儿都随母姓。她们家的女儿会下蛊,那种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蛊,她们的爱人或是殉葬,或是出家,总之不是死就是一生孤苦。 谢商的小叔就死在了香城,于是他接了这单典当生意。 被蛊,被惑,刺激,深爱,爱而不得,痛不欲生。——这是谢商给温长龄那个小聋子准备好的剧本。 最后,拿到这个恋爱脑剧本的成了谢商。 温长龄:惊喜吗?谢商先生。 (不是穿书哦,是现言小甜文,书名里的剧本是蓄意而谋的意思)

顾南西·完结·62.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