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三月棠墨

现代言情/连载中

15.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08:30:00
简介

婚恋

徐衍风一朋友在酒店碰见了熟人。 那熟人正是徐衍风大学时期交的女朋友,已成过去式。 两人打了个照面,朋友转头就跟徐衍风通风报信:“你猜我瞧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徐衍风只有一位前女友,且是初恋,那个叫夏熙的女人。 挂掉电话不到半小时,徐衍风现身熙庭酒店,旁若无人踏进宴会厅,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拽走那个穿着敬酒服、与人谈笑的女人,带她到避静无人处,将她狠狠掼到墙壁上,虎口卡着她的脖子。 “夏熙,你怎么敢……” 怎么敢跟别人结婚。 夏熙别过头:“先生,你认错人了。” 徐衍风冷笑,握着她肩膀将她翻过去,指腹在她后肩蹭几下,露出被遮瑕膏掩盖的清晰咬痕,那是当年情到浓时他弄出来的,不许她涂药。 徐衍风咬牙切齿:“还想狡辩?” 这时,不知打哪儿跑来一小孩:“不许欺负我妈妈!” 徐衍风低头,看着那孩子,忽然福至心灵:“你今年几岁了?” 夏熙抢先道:“四岁!” 小孩:“妈我五岁了,你是不是记错了?” 徐衍风瞳孔微缩,他和夏熙分手六年,这孩子五岁…… 朋友抓一把瓜子过来看戏,以为徐衍风会弄死那个始乱终弃的女人,看到这里顿觉不妙,徐二好像又要栽了。

第1章你前女友结婚了

回南城不到一个月,夏熙就听说了一桩传闻:徐家二公子放出话来,再见到夏熙那个女人,一定弄死她!

可见他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时隔多年仍不能忘怀。

夏熙想,她现在改名字还来得及吗?

肯定是来不及了……

其实仔细一想,徐家二公子放出这样的话也情有可原。谁让她当初费了老鼻子劲把人追到手,又弃若敝履呢。换作她是徐衍风,也恨不得将那个玩弄自己感情的人千刀万剐。

南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与徐二的圈子不重叠,应该不会那么倒霉碰见他吧。

夏熙承认,自己抱了一丝侥幸心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不能掉链子,站在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前,她拍拍脸颊,摈除杂念。

然而下一秒,她又忍不住想起那个男人。

大抵是因为她此刻身处的熙庭酒店比较特殊,这里是她和徐衍风第一次同床共枕的地方,闭上眼,脑海里画面清晰,白色的大床、胡桃木色的地板,地板上散落着衣服,他的,和她的,暧昧地纠缠在一起,亦如他们两个人的身体。

那时她费尽心思勾到那朵高岭之花,只想将他化为私有,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肖想,整个人又疯又上头,逮住机会就与他厮磨。

像个女妖精,对着进京赶考的书生围追堵截,诱他贪恋红尘。

可徐衍风不是书生,他是全校女生的男神,抛开学校的范围,他是天之骄子,是耀眼的太阳,遥不可及。

那一晚下大雨,她假装害怕打雷,不肯住在隔壁房间,敲开他的房门,跳到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不肯下来。

他是正人君子,主动要求睡沙发,把大床让给她。

她才没那么单纯,趁他不注意,挤到沙发上,躲进他怀里亲他。那股蛮劲儿,连她自己后来回想都会被吓到,感叹一句:你怎么能那么厚脸皮啊夏熙。

徐衍风那时也是喜欢她的,自然经不住她三番两次地撩拨,破了防线,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想到这些,夏熙眸光黯了黯,既有对往事的怀念,也有对现状的无奈。

“叩叩——”

酒店套房的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酒店的服务生前来提醒她:“夏小姐,婚礼仪式要开始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

被打断思绪的夏熙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过身,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表情,踩着高跟鞋往出走。

*

唐亦洲的堂姐今天在熙庭酒店给孩子办满月宴,唐亦洲给徐二公子打去电话,问他来不来,徐二拒绝了,给他打了一笔礼金。

这在唐亦洲的意料之中。

要不是堂姐家办事,换了别的亲戚,他也不乐意来这种场合,不如跟自己的好哥们儿聚会自在,有长辈在的地方总是少不了被说教。

一想到一群长辈围着催婚,唐亦洲头都大了,继续游说徐衍风:“你今天很忙吗?不忙的话过来吃个席呗,我堂姐前两天还念叨你呢。对了,凌烟也会出席。”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嘟”的一声,唐亦洲抽了抽嘴角,拿下耳边的手机,看了眼通话结束的界面,摇头失笑。

还真是徐二的作风,说不来就不来,谁说也没用。

唐亦洲把手机揣裤兜里,哼着歌进了电梯,抬手按下28楼,蓝色的数字键不断跳跃,跳到数字26时,停了下来。

须臾,电梯门朝两边打开,一个穿着淡粉色吊带裙、盘着头发的女人走进来。

因为女人在低头看手机,唐亦洲看不清她的长相,以他撩妹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对方绝对是个美女无疑。

美女穿的裙子上错落有致地点缀着立体珠花,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亮光,纤细的天鹅颈上叠戴珍珠项链,共两条,一条是细细的米珠,一条是颗颗圆润的大珍珠。

如此有品位,使得唐亦洲越发好奇这位美女的长相。

他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对方似有所察觉,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两人同时愣住。

唐亦洲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这这……这不是徐衍风的前女友吗?

她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

夏熙心跳“咚”的一声,犹如一记鼓槌敲下,哪会料到世界这么小!她刚还在想,她应该不会跟徐衍风重逢,没想到转眼就遇上了他的朋友。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夏熙匆匆看了眼楼层,确定是自己要去的那一层,快步出了电梯。

她的背影简直称得上落荒而逃。

已经过去了六年,她跟六年前相比,变化还是很大的,她希望唐亦洲没有认出她来……不不不,她不能自欺欺人,唐亦洲那副见到鬼的表情,怎么可能没认出她!

夏熙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整个人慌乱得不行,指尖都发麻了。

怎么会那么巧!

电梯门即将关上,唐亦洲终于如梦初醒,连忙按住开门键,追了出去,顺着夏熙离开的方向看去,只见她进了宴会厅,身影消失不见。

唐亦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那就是夏熙。

走廊上铺了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唐亦洲鬼使神差朝宴会厅走去,停在门口,目光落在大门一侧的展架上,上面挂了一幅超大海报。海报上的女人是夏熙,穿着洁白的婚纱,男人他不认识,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

一男一女面露幸福的笑容。

唐亦洲参加过不少婚礼,对这种海报不陌生,这是新郎和新娘的迎宾照,相当于给前来的宾客一个指引,告诉大家新人在这个宴会厅里举办婚宴。

目光下移,果不其然,新郎新娘的照片下方用艺术字体写着“喜结连理、百年好合”八个字。

而新郎和新娘的名字用了英文字母缩写——CSB&XX

XX,那不就是夏熙?

徐衍风的前女友要结婚了?

一时间,唐亦洲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是替好兄弟感到悲哀,还是愤怒,或者两者都有。

他立刻掏出手机给徐衍风打电话。

对方没接。

这个该死的徐二,居然不接电话,他不会以为他还要劝说他来参加他堂姐小孩的满月宴吧。

唐亦洲不死心,待到“嘟”声停止,紧接着又拨了一通电话过去。等了许久,对方总算不负所望地接通了,一上来就是回绝的话:“我说了我不去,跟骆驼在四季星海喝酒。”

“你大白天喝酒都不来参加满月宴,亏我堂姐还拿你当亲弟弟疼,你是人吗?”唐亦洲没忍住,先吐槽了一句,旋即想起来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掐了掐眉心,“等会儿,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你猜我看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许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听到了什么?

有生之年,他竟然还能听到“夏熙”两个字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

唐亦洲还以为他掉线了,看了眼屏幕:“喂,徐二?徐二?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在酒店里看见夏熙了!”

他又一次提到了“夏熙”,徐衍风清醒了,这不是梦。他开口说话,嗓音些许干涩:“哪个酒店。”

“熙庭。”唐亦洲说完,反应过来熙庭是连锁酒店,南城开了很多家,连忙补上一句,“淮庆路这边的。”

顿了顿,他试探地问了一句:“你……要过来吗?”

这人上个月在四季星海喝醉了,嘴里还念叨着要弄死夏熙那个女人。

现在机会来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明撩暗宠

秦珅时是秦氏企业CEO,眼光独到,手段狠辣,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企业家,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梦中情人。 唯独顾鸢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个从小哭到大的小软包,是一击就碎的小可怜。 也是她顾鸢放在心尖,暗恋多年的唯一。 她爱他的聪慧过人创造商界不灭神话,也怜惜他孑然一身眉间冷寂。 这一次回来,作为总秘的她狠狠的把身为总裁的他逼到墙角:“秦珅时,除了我,你别无选择。” * 被逼到墙角的秦珅时—— “顾鸢,你一直都是我的单项选择。” 除了你,从来没人走进过我心里。 * 双向暗恋/青梅竹马/破镜重圆

特辣鸡肉米粉·连载中·21.1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他偏执温宠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九九公子·连载中·39.1万字

夜色浓时

小甜饼/现代都市 【明艳钓系大小姐x高岭之花性冷淡】 一场疯狂撩人反被撩的故事 * 林晚霁是个“财迷”,立志赚好多钱是她的目标,却意外因为一档职场综艺走红,期间她明艳旖旎的外貌成为了职场人气女,网上对她的形容—— “这姐一出马,便是王炸。” 在这之前她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 “给你一千万,去和我儿子谈恋爱” 林晚霁:??? * 贺京珩身处豪门圈的顶级掌门人,矜贵优雅,举足之间透着难以接近的危险,引得无数女人为之着迷,偏这人生的古板克制,仿佛世俗的情爱与他毫无关系。 之后两人的相处久变成了—— “老板,好冷,想要贴贴!” “呜呜,好累哦~想要抱抱充电!” 贺京珩视线落在了眼前女人的身上:“你还想干嘛。” “老板,我可以和你的嘴巴略略略嘛,还想要……” 自此,贺京珩尝到了禁果的甜味一发不可收拾…… * 后来,林晚霁不告而别,再次相遇之时,她被贺京珩抵到了一角:“晚晚,一千万和我都给你。” 排雷:女主很爱money,有原因,后面会写到 男主属于蓄谋已久(披着羊皮的狼) 女主前期直接给男主妈安排到男主的别墅里,美其名曰:近身攻略

梨涡清甜·连载中·27.5万字

俯首诱桃

简介:【人间清醒.美艳女壁画师vs自我攻略.抠门男霸总】 许幼桃,人不如其名,长得美艳又张扬,闺蜜送其外号“许玫瑰”。她以为的和陆沉厌第一次见面是在同学聚会楼下的咖啡厅,她看上他的脸,错把他当成假扮男友替自己撑场面的的男执事,心甘情愿当了冤大头,钞票为他花了一笔又一笔。 陆沉厌,人如其名,从社会底层打拼成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锱铢必较,人称当代“守财奴”。他知道他和许幼桃第一次见面是在更久之前,她扛着脚手架顶着大太阳,为福利院画公益壁画。彼时他难得走神一瞬,替她可惜了她那张脸,没用到“正道”上。再后来,他自打脸,庆幸她没投身“歪门邪道。” -- 陆沉厌追许幼桃的时候,今天送珠宝明天送豪宅,妄图用钱打动她。 许幼桃不屑一顾。 最后,他捧出了自己的真心。 许幼桃欣然接受。 好友对此齐齐摇头可惜:“阿厌,你是被下了蛊,还是中了邪?” 陆沉厌嗤笑,眼神热烈:“你们懂个屁,她是比金银财富更有价值的珍宝。” …… 爱上许幼桃的那一刻,陆沉厌生平第一次低头,周身桀骜尽化为柔软。 -- 一句话简介:守财奴霸总为爱撒钱,老房子着火,打脸真香! Ps:男女主身心唯一,5岁年龄差。 偏双向救赎的温馨向小甜饼~

素人洋·连载中·18.8万字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去双亲,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李斯珩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他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傅五瑶·连载中·34.1万字

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豆瓣八卦小组有人爆料,新晋顶流CY和十八线糊咖ZYH在一起了。 证据是11月30日晚,该顶流进了女星的家,一夜未归。 吃瓜群众很快对号入座,能称得上顶流的男星没几个,再加上“新晋”的前缀,那一定是池予无疑了。 再一看,名字首字母的缩写对上了! 池予,浓颜系大帅哥,剑眉星目,脸部轮廓优越,在遍地美貌的娱乐圈杀出重围,圈了一大批颜粉。 古装丑男那么多,内娱能出这么一个颜值逆天、演技精湛的美男,你们就偷着乐吧——这是网友对池予的评价。 池予就读于重点大学,做兼职的途中被导演一眼相中,拍的第一部剧就溅起大水花,此后一路扶摇而上,跻身顶流之列。 听说他素人时期谈了个女朋友。 粉丝嚷嚷:池崽出道晚,有过经历很正常。 豆瓣帖子被人搬运到微博,引发热议,庞大的网友群体瞬间解码,帖子里的糊咖指的是拍了几部小网剧、苦苦在十八线挣扎的曾以晗。 池予粉丝立马跳出来打脸:眼瞎?11月30日晚上曾以晗去参加好朋友的生日聚会了!通宵未归! 那么问题来了,池予那一晚为什么会去曾以晗家? 此时此刻,看着网上的腥风血雨,一位小助理抱着手机瑟瑟发抖。 怎么办?她不会被发现吧? 池予安慰:别怕,大不了公开。 小助理:不行! 曾以晗:池予,你能不能有点担当,别拿我当幌子!

三月棠墨·完结·20.8万字

衬衫吻玫瑰

梁璇选择跟沈祁安结婚,原因不外乎两个: 一、长得帅; 二、有能力。 而沈祁安选择跟梁璇结婚......他是被选的那一个,靠! *** 婚后,沈二少作天作地,终于拿到了一纸离婚书,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得偿所愿的时候,一组照片在圈子里传开:凛冬雪夜,男人红着眼,在林海听风站了一夜。 次日,友人去探望病情,病房内,男人模样恹恹,眉间阴郁。 友人笑问:“还没离呢?” 沈祁安一个橘子砸过去,“你懂什么,离婚有冷静期,我正跟我老婆协商呢!” ***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那毋庸置疑。”——辛波斯卡《企图》

糖不枝·连载中·20.5万字

京港告白

祝夏七岁时,举目无亲,被京城宋家收养。 她是宋老董事长亲定的孙媳妇,是继承人宋成煜的青梅。 港区贺家显赫至极,现任掌权人贺连洲冷峻无情,是个狠角色。 却独独上了祝夏的当。 港媒捕风捉影:「顶级豪门贺连洲深夜密会,女方疑似宋成煜未婚妻,太子爷变贺贵妃!」 ** 分手多年,祝夏侥幸地想,贺连洲那么薄情,肯定早就忘了她。 直到娱记爆料婚期当晚,无垠夜幕,维港烟花璀璨绽放。 密闭车厢内,黯淡无光,瞧不清彼此的神情。 “我比他有权有势,不如来骗我,骗我吧,”贺连洲用力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却很轻,“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恍惚间,祝夏仿佛回到了那个风雪晦暝的跨年夜,她被抵在书架上,触目是暗红色的书封。 男人咬着她的耳垂,呼吸压抑又狂热,低沉念诗:“我全部的解药是——” “抱紧你。”

许酒心·连载中·9.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