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芳菲

十里芳菲

西子情

玄幻言情/连载中

9.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2109:00:00
昆仑有两宝,一宝玄天境,可预知百年,一宝卫轻蓝,少年天才,承宗门重任。 昆仑将这两宝护的紧,跟眼珠子一般。 江离声是个修炼废柴,什么都会,什么都不精通,哪一种道,她也修不好,这也就罢了,偏偏她还是个惹事儿精,将宗门上下搅的日夜不得安宁。 她师傅护犊子,在她引起众怒,众人发誓要将她踢出宗门时,直接将她送去了昆仑,美其名曰:昆仑规矩严,会教弟子,她去了一定能改造好。 后来,江离声不但没被改造好,还闯了大祸,被整个昆仑追杀。 因为,她失手砸了玄天境,又拐走了卫轻蓝。 昆仑与她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其实,江离声自己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能耐,最开始,她是实打实乖乖巧巧,坚决不到玄天境面前晃悠,也是躲着卫轻蓝走的啊……

题记

十里芳菲酒未开,春风不度君不来。

诛神阵里泥削骨,诛魔阵外万草枯。

清虚山上桃花面,昆仑积雪先天剑。

浮生一梦青云改,神魔即出动山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成亲不圆房,改嫁你又强闯我暖帐

苏词从弹幕得知赵世逐的官配是庶妹,一通操作猛如虎,终还得嫁进王府,从此放飞走花路。 面对庶妹的鳄鱼泪,她温柔劝诫:“我建议你去赵狗跟前哭坟。” 面对其他女人挑衅,她平静发疯:“来一盆粪水浴,让她人间清醒!” 面对不近女色的赵世逐,她戏精附体:“今天又是很爱夫君的一天呢……” 看剧笑到拍床板的众网友:【苏词癫又茶,把我命给她!】 ** 出嫁前,苏词是上流圈子人人称羡的名门贵女。 成亲后,苏词独守空闺,被赵世逐厌弃,成为上流圈子的笑话。 直到某天晚宴,众人听闻赵世逐与不知名美人偷欢,一窝蜂跑去抓奸,却发现那被赵世逐亲哭的女人正是苏词…… 遭受亿点暴击的吃瓜群众: 【苏词不受宠,夜夜守活寡?】 【端王温文尔雅,不近女色?】 ** 苏词改嫁当天,弹幕突然炸开锅: 【阿词快跑,赵狗得知你改嫁,已满级黑化!】 苏词:??? 下一刻,身穿龙袍的赵世逐持剑闯入新房,挑破她的新嫁衣…… 苏词:???

一千万·连载中·12.9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偏方方·连载中·24.1万字

春闺杀

衣冠楚楚,然,禽兽不如。 对于沈珏,沈江骊如是评价。 * 白日里,他温和疏离唤她“骊妹妹。” 夜里,他似要将她嚼碎了吞入腹。恶趣味的逼她喊'二哥哥'。 见她死不吭声,他一边循循善诱,一边下死手,非要逼她出声。 * 沈珏:“你白日里往外跑,是醋了?” 她笑笑,“我哪配?” 沈珏摸了摸她的头,洒出来的呼吸几乎要把她酌伤,“好阿骊,等玉姝过门,抬你做妾。” 沈江骊艰难的扭过头,盯着他,清凌凌的眸子没有半分含糊,“我不做妾。” 他笑了,恶劣的摁住她的腰,“死和做妾?” “死。” * 再遇见,她已嫁作他人妇。 不过,沈珏才不在乎。 故技重施,几番纠缠,威逼利诱。 她的厌恶毫不掩饰:“沈珏,你也配?” 沈珏才不在乎她恶劣的态度。 直到她扑在亡夫的身上,满目通红,凄厉质问,“沈珏,死的为什么不是你啊?” 沈珏后知后觉,自己在她心里真的半点分量也无,就连当初在国公府,她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另有图谋。 他有顶好的家世绝好的皮囊,加上自幼慧敏过人,凡他所求不过招手即得,从未吃过败仗,唯在她这儿,一败再败,惨不忍睹。 * (双洁➕he,只是一个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文。女主没有做妾,男主没有娶妻。)

攻玉1129·连载中·12.2万字

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徐衍风一朋友在酒店碰见了熟人。 那熟人正是徐衍风大学时期交的女朋友,已成过去式。 两人打了个照面,朋友转头就跟徐衍风通风报信:“你猜我瞧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徐衍风只有一位前女友,且是初恋,那个叫夏熙的女人。 挂掉电话不到半小时,徐衍风现身熙庭酒店,旁若无人踏进宴会厅,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拽走那个穿着敬酒服、与人谈笑的女人,带她到避静无人处,将她狠狠掼到墙壁上,虎口卡着她的脖子。 “夏熙,你怎么敢……” 怎么敢跟别人结婚。 夏熙别过头:“先生,你认错人了。” 徐衍风冷笑,握着她肩膀将她翻过去,指腹在她后肩蹭几下,露出被遮瑕膏掩盖的清晰咬痕,那是当年情到浓时他弄出来的,不许她涂药。 徐衍风咬牙切齿:“还想狡辩?” 这时,不知打哪儿跑来一小孩:“不许欺负我妈妈!” 徐衍风低头,看着那孩子,忽然福至心灵:“你今年几岁了?” 夏熙抢先道:“四岁!” 小孩:“妈我五岁了,你是不是记错了?” 徐衍风瞳孔微缩,他和夏熙分手六年,这孩子五岁…… 朋友抓一把瓜子过来看戏,以为徐衍风会弄死那个始乱终弃的女人,看到这里顿觉不妙,徐二好像又要栽了。

三月棠墨·连载中·19.5万字

画医锦华

“乌衣巷口夕阳斜,神来之笔画冬春” 一支笔,画尽花鸟虫鱼,画尽人生百态,却无人能知其主人笔下之意与胸中之机谋。 前世的谢玉卿,今世的萧锦玉 在经历了背叛、灭族与颠沛流离之后,重生归来的谢玉卿决定换一种人生,定要在这繁华其外败絮其中的乱世中谋一个举世之人皆不敢求的盛世锦华。 谁予我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我予谁一世锦华裂土封候 (PS: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她虽无枭雄之体姿,却一样可以乱世称雄) 已有同系列魏晋风流的完结书:《卿骄》、《名士为凰》、《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连载中·32.3万字

我见犹怜是盟主

姜画角是伏妖师,却披了妖的皮囊,成了胆小如鼠、动辄流泪的朏朏妖。 * 在烈狱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誓要拉着虞太倾同归于尽。 虞太倾:说好的胆小如鼠呢? 画角一把推开他,捂眼尖叫,怕怕。 虞太倾:??? 我的脸比烈狱还可怕? * 暗地里诛妖,她玉指拨弦,伏妖曲奏得妖物生不如死。 妖:说好的动辄流泪呢? 画角望着赶来的众人,收招藏起琵琶,将事先收集好的露水滴入眸中,哭得涕泪交加。 妖:??? 为什么死前让我看这个? …… 那年九绵山上,虞太倾最狼狈无助时,遇到了姜画角。她夺了他的吻撩了他的人,逃之夭夭。 其后,她换了张脸赖在他身边。 她对他笑靥如花甜言蜜语,哭起来也我见犹怜,有事黏他没事也黏他。 他知她心有所图,冷眼旁观,却不知心已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直到有一天…… 她孤袖揽月,单刀伏魔,闯摄魂阵,一双素手,一把琵琶,杀得天地变色。最后,她伏妖刀回指,对着他冷冷一笑:伏诛吧!妖孽! 哦呵,他终于知她所图为何,却也——痛不欲生。

月出云·完结·70.5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54.2万字

灯花笑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连载中·113万字

表姑娘她弱不禁风

姜时愿作为家中长女,从无一人要求过她要如何的贤良淑德,为弟妹做表率,反而是人人娇宠着,倒是把她给养成了富贵咸鱼的性子。 被二妹替嫁后,全西京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她倒好,关起门来过得比谁都自在。 甜笑着恭祝新人白头到老,转身躺平想着这一世定要好好做个病里病气的团宠,却不知早就被人给盯上了。 ****** 机缘巧合下,裴子谡又活了回来。 好好的少年将军却落得个短命不得善终的结果,这样的结局让他很是不爽。 血光之灾,他能避过。 家中危机,他也能处理的妥妥当当。 本想着这一世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成,谁知风餐露宿的练兵时,听闻那位住在云端里头的表妹竟被退亲了,于是放下一切,跑马北上就为了怕她受这退婚被非议的委屈! 可等他到了西京城,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退了世子的亲,可排队等着娶这位姜家表妹的人家,都到两里地外了。 ****** 家宴之上,长辈们纷纷扬言要给她找这世上最好的儿郎,裴子谡笑眼凝视,双颊坨红的便倾身上前。 “表兄倾慕阿念许久,苦等多年,不知阿念可愿我做你夫郎?” 众人皆默,没见过当着长辈如此放浪形骸之人! 倒是姜时愿歪着脑袋,瞧面前之人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莫不是他也重生了???

三只鳄梨·连载中·28.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