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娇宠

春日娇宠

玥十壹

古代言情/连载中

5.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223:41:52
简介

架空

【重生+医妃+腹黑+护短】 前世,乔芷痴念平王,百般讨好终于嫁入平王府为妃。 哪知平王与庶妹早有勾结,不但害死了她的外祖父,连她自己也被渣男和所谓的亲爹联手算计惨死于乱箭之下。 重生归来,乔芷不再忍气吞声,撕继母渣爹,除庶妹白莲,势要让欺她的人血债血偿! 至于那区区平王,踹了便是! 谁知这时那位位高权重的清冷小皇叔也来凑热闹。 “改嫁本王,你便是平王的小皇婶,随你怎么作,你挖坑,我来埋!” 乔芷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谁让前世最后是小皇叔得了天下呢? 两人就此达成共识,势将大晋给搅得天翻地覆。 直到她大仇得报,功成身退,小皇叔忽然委屈巴巴,“王妃,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 “什么?” “你还差本王两个崽……” 乔芷大惊,狗男人,他怎么知道自己有了?!

第1章重活一世

“乔芷!”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害菲菲肚子里的孩子!”

男人一脚蹬开门闯进来,愤怒的将床上的女子拽起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耳边嗡嗡几声,乔芷觉得生疼,她费力的睁开眼睛,一时有些懵。

“你个毒妇!”男人辱骂着,直接将人拽下床,“本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借着给菲菲调理身子的幌子,趁机下毒手!”

乔芷整个人重重的砸在地上,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脑子空白一瞬后,她开始逐渐恢复意识。

裴子清?

他怎么在这里?!

不对,这儿好像是平王府!

她怎么在这里?!

她记得自己在城外被乱箭穿心而死……可眼下这场景,赫然是她刚嫁进平王府三个月时。

她这是…重生了?

“贱人!”

还不待她细想,裴子清扬手,又要扇下来,“亏菲菲还那么信任你,敬你为长姐,敬你为王妃,你却嫉妒她得本王宠爱,竟然对她腹中胎儿下手。”

乔芷只觉得好笑,乔菲菲仗着她爹和裴子清的宠爱,何时敬过她?

从小到大,都是欺压她一头。

而面前这男人更是可恨,从一开始接近她就有目的。

那年,她刚丧母,就因为裴子清雪中赠的一把伞而倍感温暖,便决定爱他一世。

知道裴子清身子不好,她从小习医,为护他,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子炼毒炼蛊。

终于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圣上赐婚,她如愿嫁进了平王府,成为了平王妃。

说来可笑,裴子清娶她,不过是为了她外祖父的那十五万兵权而已!

他从心底里厌弃自己,从不肯踏进她的房门,府里下人都知道她这位王妃不得宠。

嫁给裴子清的次月,乔菲菲便入了王府成为侧妃,她却还帮着张罗,乔菲菲怀孕,她又帮忙照看,可到头来她得了什么?

裴子清勾结她那亲生父亲建安侯,害死她外祖父夺了十五万兵权。

他蹋着他们的森森白骨上位储君,将乔菲菲立为太子妃。

而她,被那帮人骗出城外乱箭穿心,死不瞑目。

多么讽刺啊!

乔芷至今都不明白,同为亲生女儿,建安侯为何对她残忍至此?!

这种被至亲至爱陷害背叛的感觉,简直是锥心之痛。

前世的她,竟然蠢到对这样一个男人死心塌地!

想到以前的种种,她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些人。

这一世,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滔天的恨意喷涌而来,乔芷整个人都在抖。

她一把抓住裴子清的手腕,起身一脚将人踹开,吼道:“裴子清,你发什么疯?”

裴子清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变得无比阴沉,“你叫本王什么?”

这毒妇不但直呼他的名讳,还朝他动手,真是不要命了!

乔芷冷笑:“你不分青红皂白进来咬人,和疯狗有什么区别?”

“你……”

裴子清气到脸色发红,一息后开口:“你个贱人,不仅毒害菲菲肚子里的孩子,还敢对本王出手,本王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一番不可。”

“来人,这毒妇言行无状,拖出去打三十大板!”

“我堂堂平王妃,看谁敢?!”

乔芷突然性格大变,下人们似被她气势唬住,一时没人有动作。

婢女玉儿更是趁机护到乔芷面前,时刻准备出手。

裴子清怒得一掌打出去,几个下人被震飞。

乔芷见状,连忙挡在前面。

“裴子清,你口口声声说我害乔菲菲肚子里的孩子,你有什么证据?”她话音寒凉。

“证据?”裴子清怒道:“菲菲上午吃了你做的药膳后身子就见了红,大夫检查发现里面含有一味马钱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乔芷闻言,回道:“那又如何?药膳来来回回经过了多少人之手,就算里面有马钱子,如何能证明就是我放的?说不定是她自己放的,自导自演呢?”

“你简直不可理喻!”裴子清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平时对自己温温顺顺的,今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一身反骨。

乔芷强压着恨意,“没做过的事情我不认,京城大夫多的是,王爷最好多找两个大夫来给乔菲菲看看,若是误诊什么,那便是误导王爷,污蔑王妃,其罪可诛。”

裴子清嘲讽,“笑话,你说误诊就误诊?你以为你是谁?”

乔芷直勾勾的看着他,哂笑:“我是谁?我是建安侯府嫡女,皇上亲自指定的平王妃,我外祖父东城王手握十五万兵权守卫大晋。”

“裴子清,你最好别在这个时候惹急我。”最后,她意有所指的提醒。

裴子清面色微变,还不待开口,香院的宋嬷嬷过来禀报。

“王爷,大夫说侧妃身子弱,此次小产伤了根本,估计…估计…”

宋嬷嬷颤颤巍巍不敢说话。

裴子清质问:“估计什么?”

宋嬷嬷硬着头皮开口,“黄大夫说侧妃估计近两年都不会再有孕了,这个消息对侧妃打击太大,侧妃晕了过去。”

此话一出,裴子清脸色瞬间黑如锅底,“乔芷,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菲菲若是有事,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

裴子清是真的担心乔菲菲,说完后就冲去了香院。

乔芷看着宋嬷嬷,这人是侯府她继母白氏身边的下人,跟着乔菲菲来的王府。

“你家侧妃真的这么严重?”她别有深意的问。

宋嬷嬷以为她怕了,冷哼,“王妃心思如此歹毒,残害王爷子嗣,就算闹到皇上面前去,皇上也不会放过你。”

“啪——”

宋嬷嬷话音刚落,乔芷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你竟然打我?!”宋嬷嬷猝不及防,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

“一个刁奴而已,打你怎么了?”乔芷冷声:“竟敢随意揣测圣意,就凭这一点,便能治你死罪。”

宋嬷嬷后知后觉,明显被噎住,回过神后,心里划过一丝后怕,她总觉得王妃今日有点不一样。

以前的她向来温顺,从来不会发脾气,眼里更不会透着这样的寒芒,感觉怪瘆人的。

“玉儿,去香院!”乔芷吩咐。

一个刁奴而已,她现在还没功夫跟她耗,她倒是要去看看,乔菲菲那女人究竟病成了什么样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爷,夫人她又上吊了

【夺舍重生+先婚后爱+复仇+互相救赎】 她曾为大昭最受宠的七公主,大婚当日,一场宫变让她的世界天翻地覆。 重生归来,她要让这世界天翻地覆。 …… 君晚宁看着昔日姐妹,眼中全是仇恨。 “你弑父杀兄!助谭家谋反,毁了大昭!你不得好死!” “本公主不日便要嫁与陛下,享皇后之尊。而你就要死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身上不留下一块好肉,究竟是谁不得好死?” 醒来后,她容貌变换,成了和新婚夫君相看两厌的平阳侯夫人沈梦瑶。 而那个杀人凶手,竟变成了她的样子,夺走了她的人生,和她往日的青梅竹马携手,登上了权力的巅峰。 既然如此,那你们便体会体会登高跌重的滋味吧! 第一步:驯服暴躁侯爷 ——我要你重振侯府,许我地位,做风光无限的侯府夫人。 ——好,我答应你。 第二步:撕开小丑面具 ——我要你做我的坚实后盾,任我颠覆至尊权柄。 ——可以,不难。 第三步:悬壶济世,做逍遥大夫 ——我要隐世,远离喧嚣。 ——(某人急了)带上我。

止归西·连载中·70.7万字

娇软妾室野又媚,王爷夜夜掐腰吻

颜禾晚胎穿那日,举国欢庆,谁料,高僧言:公主乃灭世之人。 自此,她被父皇母后弃若敝履,扔在冷宫。 她本可以阻止一切,却眼睁睁看着王朝覆灭,将计就计,走入既定命运。 这次,她不要做枉死之魂,要做执棋之人! 年少时,萧驰野救了太子,被先皇封为太子伴读。 太子登基那日,得封摄政王。 世人皆知,摄政王荒淫无度,日日流连青楼,却不知,他一身刀疤,皆是峥嵘战场留下的痕迹。 摄政王流连青楼之时,便是南临战神出征之日。 名为,常胜将军。 她媚骨天生,娇媚无双。 一夜之间,她成了安晚阁的晚主子。 世人都爱权势,她实在不知权有什么好的。 权哪有人心好玩,她要的,是萧驰野的那颗心。 她要将这世间最高贵之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她为他学插花,做羹汤,为他补衣衫,扫清障碍。 灭国那日,他盔甲加身,精兵无数,立于万万人之前,执血剑走向她。 “晚晚,这方世界,本王送与你,咱们不死了,好吗?”

崛起的巧克力·连载中·6.5万字

嫡谋凤鸣

【重生复仇+女强+宅斗】 扬州城最擅琴的名伶-常月,是那最清冷的主儿。 与擅舞的常念亲如姐妹,一时双璧。 不成想,两人一个被那昭华公主逼得投缳自尽,另一个被她踩在脚下,如烂泥般凌辱致死。 再睁眼,常月回到了认亲前,这次的将军嫡女由她来当。 前世的仇,今生的恨她都要一一还回来。 替自己,替常念。 伪善后母,骄纵公主,狠毒姐妹一个都别想逃! 皇帝拎不清?她也不介意搅乱朝堂,换个人当这皇帝! 瑾王爷:“不是,你嫁给我不会是为了更好把控这江山吧!” 常月:“有这么明显吗?”

泉宝珠·连载中·7.2万字

世子的白月光又重生了

【搞笑腹黑的复仇女主】×【自我攻略的恋爱脑男主】 上一世,周庭芳为改换门庭,女扮男装代兄科举,成为大魏朝第一个六元及第的少年天才,简在帝心,风光无限—— 可惜她在回京路上被人打断双腿,草包兄长代替她娶了公主成为驸马,周家上下鸡犬升天,无不欢喜。 而她肢体残缺,只能草草嫁人,被困后院,与人分享丈夫,甚至死得悄无声息。 重生后,她只想做两件事:一件是快意恩仇,一件是招猫逗狗。 仇要报,人要杀,饭也要吃。 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 都说世子爷沈知容色皎皎,多智近妖。 可惜有病。 其双目有盲症,雌雄亦不分! 同窗两载,却不知书院里和他相爱相杀的少年郎是个女子。 京都里谁人不知,沈世子和那位英才少年的风流韵事? 甚至有传言沈世子为了那少年退了婚事—— 而当他醒悟过来时,他心悦的女子已经嫁做人妇,双腿尽断,困于一隅,甚至死于非命…… 这辈子,沈知也只想做两件事:一件是为她报仇,一件是娶她回家。

月下兰舟·连载中·27.5万字

后宫三千,我独得暴君恩宠

异世界的少女沈华锦穿成了身世不明的古代少女身上,为了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她傍上了了暴君的大腿。 偶然得知回家的条件是,辅佐燕齐暴君萧清砚成为一代明君。她毅然陪他抗瘟疫,修筑堤坝,陪他征战沙场,造福百姓,统一天下,终成就一代明君。 封后大典当日,她为他挡箭中毒而死回到现实世界。 她清醒独立,有比爱一个人更重要的事,那便是自由和家人。 他敏感厌世,为了她,可以放弃帝位,去一个陌生的世界。

梦浮翩·连载中·7.4万字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现代女大学生苏斐然穿越到后宫中,本想当个安分守己、不惹火上身,却发现这个世界癫得她根本没办法当个小透明! “贵妃娘娘,为什么诸位姐妹都迟到了,只罚我一人去佛堂诵经?” “因为你进门的时候先迈了右脚。” “???” 行,那就让你们看看现代人是怎么发癫的!

深海油条·连载中·24.5万字

我死后,渣男太子哭倒城墙

(男女主双重生+破镜不重圆+渣夫后悔+病娇温暖男配上位) 前世身为太子妃的崔韫欢为了扶持夫君,脱下罗裙置身涉入边境作战。 十几年的刀剑舔血操劳一声。 太子登基后,等待她的却是一条白伶满满抄斩,只为了给渣男的白月光让路,避免外戚干政。 再次重生后,她绝不做那个贤惠妻,发誓退婚永不往来。 高处不胜寒,宋连奕一生活在利用和权术里。 直到枕边人死在眼前时,他才知何为情爱。 急火攻心吐血而亡,再次睁眼回到过去 他想好好补偿,却看到崔韫欢决绝离去的身影。 绝不原囿!!! 内阁新秀温墨韬励志成为一代贤臣,可冰冷的四周骤然涌入一抹明艳的光亮,他不惜为那箫韫欢付出性命,其实当个佞臣也不错。

南巷茶茶·连载中·17.9万字

寡嫂为妻,腹黑王爷强取豪夺

【钓系遗孀VS禁欲王爷】 【男女主双洁+HE+宫斗宅斗+佛子+无金手指】 出身寻常的女主被赐婚楚王,世人皆以为是因她生的貌美,软玉撩人。 殊不知大婚当日楚王吐血归天,她也成了皇室人人嫌弃的小寡妇。 贵妃怨恨她克夫,罔顾礼法欲让她陪葬。 为了活下去,她剑走偏锋,故作可怜躲进了当今太子的佛庵。 那夜,她使尽了手段:“殿下,奴只求一隅避安之地。” 那佛子却动了情:“那你看看,本宫的怀里,可行?”

裳落倾枝·连载中·28.8万字

农门长女养家日常

【摆地摊*家长里短*种田发家致富*生意竞争对手,无极品亲戚。*经济带动】 她魂穿到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小农家,家徒四壁,人穷也就算了,爹娘拼命的生那么多孩子干嘛?连口温饱都是问题。 上方有年长的祖父和父母,下方则有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吵嚷着肚子饿。 家中的顶梁柱,为了养家糊口,一次意外成了残疾人。 而她的母亲,由于身体柔弱,稍微一推就会倒下,无法胜任重体力劳动。 面对这样的困境,她这个年仅八岁的小女孩,还能干啥呢?想办法活呗? 想要赚人生第一桶金? 那就摆地摊吧……炸油条……麻花手……四施肠粉? 想要做强做大,那就商谈吧,合伙卖烧烤? 赚不完根本就赚不完?

莉月.·连载中·6.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