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杀妻上位,我灭你满门不过分吧

你杀妻上位,我灭你满门不过分吧

五小姐1

古代言情/连载中

12.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111:59:42
简介

架空

【先婚后爱,双洁,复仇,经商,权谋,双商在线】 新婚当日,边关发生战事,程悦被迫与青梅竹马的夫君分别。她无怨无悔为宋家操持五年,终盼得丈夫荣归。而她却在他荣归之日,梦见他带回一怀有身孕的女子。并在城门以将士遗孀之名将人安置在宋家别庄。 同日,她一病不起。 程悦怀疑自己是中毒,从而借病假死脱身,在暗中调查那女子的身份。最终查到她的真实身份乃是将军府被调包在外的嫡女。婆母认为如今的程家没落,无法给宋家助益,便在宋宴清荣归之前对她下毒,目的便是给有孕的外室女让位。 她转头攀上杀人不眨眼,且让帝王都忌惮的邪王容止。在明,他助她夺宋家商号,在暗,他助她手撕渣男贱女,更是让老太君和婆母死于毒杀。而她成了邪王的白月光。与他共谋天下霸业。 宋宴清看着自家祖母和母亲双双惨死,就连早产的儿子也病逝。他吐血倒地,仰天长叹:这一切都是报应。 直到程悦再次站在他面前,他才知道,这一切不是报应,而是报复。他悔不当初。 他跪在她面前忏悔,求她回家。程悦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说:宋宴清,你看清楚,如今的我贵为皇后,杀你,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第一章,梦中的场景应验

“夫人,起了吗?奴婢已备好洗漱用水。”丫鬟小及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程悦头昏脑胀地从床上起来。“几时了?”

她方才竟然做了个梦。梦见今日荣归的侯爷带回一怀有身孕的女子。为了瞒她,将那女子偷偷养在庄子上。

她自己都颇觉好笑,她与侯爷乃是打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她了解他不是那种伪饰之人。

听到屋内传来声音,满脸喜色的小及推门进入。“刚到卯时,夫人。”

“更衣吧,侯爷估计快到了。”

“是。”小及放下水盆,上前替程悦更衣。瞧见程悦面容憔悴,小及面染忧色。

“夫人,可是昨夜未睡好?”

“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到现在,程悦都仿似未从梦中醒来一般。虽说有些真实,但她也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什么梦啊夫人,可愿与奴婢说说?”小及正给程悦穿衣,不知是动作太大,还是手劲太重的原因。将外衫给扯破了。

程悦眸光瞬间凝滞。

梦中,小及同样替她更衣,然后扯破了外衫。

程悦打眼一看,惊了,连颜色都一样。她还十分自责地道:“对不起夫人,都怪奴婢笨手笨脚。奴婢这就去给您重新找一件。”

下一秒,听到小及一字不差的道歉话:“对不起夫人,都怪奴婢笨手笨脚的。奴婢这就去给你重新找一件。”

程悦怔中当场,眼中尽是惊惶之色。

为,为何会有与梦中一样的场景?

这是不是在告诉她,此时的城门口,正在上演一场夫妻分离的戏码?

梦中,侯爷宋宴清班师回朝,在城门口时,以女子乃是好友遗孀为由将女子安置在了庄子上。

回到府中,他对此只字不提。

现在,让小及去城门口确认已经来不及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可以确认,便就是一会儿宋宴清回来,会送给他在边境得来的一块上好的羊脂玉。

并说:“此玉有一个传说,说是织女仙子故意留在人间的一块美玉,得玉者,会得到织女的祝福。”

“夫人,老夫人和老太君都已在门口等候,请您快些。”这时,外间响起婆母沈氏身边的得力丫鬟信儿的声音。

“这就来。”程悦心情很是不佳,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让小及给她更衣梳妆。

等程悦来到门口时,看到一家老小翘首以盼地等着。沈氏和老太君犹为高兴。

“娘,别急,宴清马上就要到了。这会儿许是被送祝福的百姓围住了呢?”沈氏一脸喜色地道。

老太君吴氏巴巴地望着,眼中有泪花闪过。“五年了,清哥儿终于打了胜仗归来了。”

是了,她与宋宴清成婚五年了,当初拜完堂后,宋宴清就被急召进宫。

都来不及掀盖头。

转眼,就过去了五年,她为宋家操持了五年,任劳任怨五年,上顾老太君和婆母,下顾宋宴清那不学无术的弟弟。

现在,终于将人给盼了回来,希望,这都是巧合。

程悦心下这般想着,步下台阶,走到另一边去扶老太君。

沈母这时看到了程悦,眼中快速闪过一道异色。

而后便向往常一般,感情深地拍了拍程悦的手,颇为感慨道:“悦儿,这五年苦了你了。宴清回来,你们就好好过日子,争取早日让为娘抱上孙子。”

话罢,眼中挤出两滴泪来。

沈母的演技不知是太好,还是真有几分情意在,叫程悦看不出端倪。

“是啊,好孩子,这些年当真苦了你了。清哥儿从成亲那日便紧急离京,都未曾与你好好道别。终究是我宋家对不住你。”

“祖母,母亲,莫要这样说,侯爷在外操劳,做媳妇的理应侍奉好公婆。替侯爷分忧。”

在二人眼中,程悦永远是那个任劳任怨,没多少心思且守规矩的好儿媳。

“诶诶,真是好孩子。”

程悦垂下眼眸,敛去眼中的异色。她是否是好孩子取决于宋家对她的态度。

很快,宋家上下看到了骑在高头大马上,那个鲜花着锦,意气风华的宋宴清。

曾经那个青涩腼腆的温润公子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容冷俊,眉宇间多了如刀锋般锐利的暗芒。

看到家人都等在门外,他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迷人的悦色。

“祖母,娘,悦儿。”他翻身下马,一一朝着她们打招呼。

“哎好好好,快进屋喝口茶,这一路走来,一定累坏了吧?”老太君笑眯了眼。

沈母也是红着眼眶打量宋宴清,二人一左一右将宋宴清围住,完全没有程悦一席之地。

见程悦见到他并未有想象中的开心,宋宴清面上快速闪过不悦之色。转而想起那枚玉佩来。

他忙将玉佩拿出来递给程悦,“悦儿,当初未来得及向你道别,是我的不是。给,这是我特地给你寻来的上好羊脂玉。”

见状,老太君和沈母故意投来羡慕的眼光,老太君出口的话更是酸味十足。“哎哟哟,瞧这小夫妻。可真是羡慕死了我这老太婆。”

只有程悦心下震惊得无以复加。

两件事都与梦中场景应验,她已做不到自欺欺人。已做不到还像个无事人一样。

她想不明白,从小就对她山盟海誓的宋宴清为何会以这样的方式欺骗她。

他若与她坦诚,她兴许还会将孩子过继到她膝下,将来也是宋家嫡子。但是他的做法真的让她心寒。

这一瞬间,这五年所付出的一切,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讽刺。

这样大的事,老太君不知道么?沈母不知道么?

他们都想瞒着她,瞒着她继续为宋家当牛做马。而他暗中与他的小娇妻快活。

将她当一个小丑。

思及此,耳边继续响起宋宴清的话。

他说:“悦儿,此玉有一个传说,说是织女仙子故意留在人间的一块美玉,得玉者,会得到织女的祝福。”

这话无疑不是在证实一切的一切都如梦中一般,她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大傻瓜。

“真的?悦儿快快收下,这可是宴清对你的一片心意。你俩打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是深厚的。看得为娘都吃味了呢。”沈母抿嘴笑。

程悦伸手接过,道了声:“谢谢侯爷。”

程悦这声侯爷唤得宋宴清心中怪异无比。本以为她会唤他夫君,以显亲切。却不想唤得如此疏离。

“走吧,悦儿。”

这声悦儿似从梦中响起,又似隔了数重山海传来的回音。

犹记得接亲那日,他也是这般唤她悦儿。

当时隔着一层红纱,她没来得及将他新婚时的喜悦模样刻进骨子里。现在,他清朗俊逸的面容让她感到陌生,且排斥。似乎也无法刻进骨子里了。

他想上前来牵她,后者不着痕迹地避开。

宋宴清心中不悦之意更甚,心想着,她莫不是在怨他五年才归?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一团丸丸·连载中·21.5万字

主母和离后,侯爷勾她上位

苏雅新婚夜,夫君一句守孝就打发了她,远赴千里之外的扬州,唯留下她一人打理家里。 兢兢业业赢得了婆家人所有人的赞誉,好不容易熬到夫君归来 确是夫君要取青梅竹马为平妻的命令! 看着婆母小姑既要又要伪善的嘴脸。 苏雅才知自己用心血供养着这样狼心狗肺的婆家! 泥人还有三分性,她再也不伺候了! 渣男:要走可以,嫁妆留下! 苏雅笑了,拿出一旨和离圣旨,全家一个子也别想要她的。 回到娘家重振家风,求娶她的人络绎不绝。 魏府却每况愈下,才明白苏雅的好!一大家子跪在府邸门口求原谅。 苏雅冷笑:“我可不想当血包,你是个脏东西没人要,我可有人要。”

云鹭瑶·连载中·17.2万字

重生另嫁小叔,夫妻联手虐渣

前世,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 再睁眼,她回到了出嫁这天。 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 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会变成何种模样。 后来,渣夫丢了爵位,失了名声,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 谁料,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想跟我抢夫人?有几条命可以死?”

冬月暖·连载中·6.2万字

嫡姐非要换亲?我嫁王爷她悔哭了

玄学大佬姜离穿进一本玄学文和她同名同姓的炮灰身上。 原书中,嫡姐嫁王府世子,庶女姜离嫁穷书生,世人只知穷书生最后高中状元,登阁拜相,却无人知道穷书生之所以能登阁拜相,皆是靠原主的气运。 嫡姐重活一世,抢先选了穷书生。 姜离:竟然有人上赶着嫁渣男? 换亲前的嫡姐:重活一世,她要做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狠狠的将姜离踩在脚下。 成婚后的嫡姐:穷书生的状元郎呢?王府不仅没衰败怎么反而更昌盛?姜离不仅没被反噬反而成了王妃? 她悔到恨不得再回到换亲前! …… 玄学一脉,千年前曾有一位祖师爷。 姜离穿书后,为了逃离原主的命运,屡起袖子加油干,声名大噪、干倒了宠妾灭妻的姜家,一不小心干成了百年世家的掌权人口中的祖师爷。 姜离:???

花暖倾·连载中·21.4万字

重生被换亲,侯府主母真香

林菀和嫡姐林芙双双重生 上一世,她的嫡姐抢了她侯府的婚事,却一生悲惨,郁郁寡欢。而嫡姐不要的寒门学子却高中状元成了圣上心腹位极人臣,她也成了人人羡慕的诰命夫人。 没想到只因为自己没有答应帮嫡姐撑腰,就被推入池中活活淹死。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冷眼旁观,心中只有嫡姐。 重来一世,嫡姐又设计换了两人的亲事,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寒门潜力股。把侯府少夫人的位子让给了林菀。 林菀轻笑出声,得来全不费工夫。 换吧换吧,林芙丝毫不知沈清河的丞相之位,她的诰命之称都是靠她林菀多年的筹谋而得。 这一世,她倒要看看,没有她的帮助,沈清河能走到哪一步。 嫡姐的丞相夫人和诰命的美梦还能不能实现。 而她这一世,就好好的做这侯府的主母吧。 有权有钱又有闲的侯府主母真香! 多年后 浪子回头陆世子:夫人你开开门,让我回来吧。 重生后沈大人:错了错了,婉儿是我的。 林婉:闪边上去吵,我只想安静的躺着。

追星寻月·连载中·24.5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我嫁战王你又哭啥

嫡妹和林语岚一起重生了。这一世,嫡妹一心要嫁那后来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要当未来风光无限、人人尊崇的国公夫人,使坏算计她上了武威侯府的花轿。 上一世声名狼藉的武威侯在成亲后没多久便发生意外双腿残废,变得暴戾蛮横、后又死于大火之中,爵位自然也旁落二房。 嫡妹冷笑,“这长夜漫漫、青灯守寡、让人奚落践踏的滋味,该轮到你了!你一个庶女,凭什么过得比我好?” 殊不料,武威侯成了宠妻狂魔,夫妻恩爱,青云直上。而那位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却因为长在民间市井,毫无规矩体统、见识教养,粗鄙不堪,闹了无数笑话,让荣国公府也成了笑话,别说风光无限了,连继承爵位的资格都失去了! 嫡妹气疯了,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林语岚淡淡一笑,上一世为了让那不成器的丈夫不遭嫡母厌弃、成为合格的国公府继承人,天知道她费了多少心血,最后落得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表面风光罢了。那人,就是个自私自利、贪婪无耻的白眼狼!那荣国公府,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窝! 这一世嫡妹既然稀罕,那就只管拿去好了。 对她来说,嫁给谁都比嫁给那位强! 没想到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送了她一个宠妻无度、年轻英俊、富贵无边的夫君!

依依兰兮·连载中·21.1万字

外室登门,我当场改嫁纨绔小叔子

前世错付真心,执意要嫁黑心庶子,落得惨死之果,重活一世,梁晚余依旧选择嫁进镇国公府,只不过,换了个夫君。 渣男恶女凑一窝,梁晚余不慌不忙,一人先给一耳光。 梁晚余撸起袖子,立规矩,斗极品,大放异彩,渣男又眼巴巴凑上来,成心要给情敌送个绿帽子戴。 梁晚余:让他滚。 死对头夫君:滚太容易了,还是让他死吧。 …… 一夜,梁晚余看着门外的男人,开口就问:你来干什么? 抱着枕头自己送上门来的死对头更委屈:我们不是成亲了吗?

橘橘兔·连载中·20.8万字

逼我养外室子?侯门主母她杀疯了

【侯门主母+女主重生+外室子+扯头花+全程女主独美无CP】 陆桦重生了。 被皇帝养子跟他的生母联手谋害,在寿终正寝前,被害死了! 此仇不报,她做鬼都不安生。结果一睁眼,就穿成了侯门主母沈若言。 还是个被夫君宠妾灭妻连外室子都想塞在她这里养的窝囊主母! 她可是堂堂太后,上届宫斗冠军,岂会搞不定这区区侯府? 让她养外室子? 行,她养! 她当皇后的时候,最喜欢帮别人养儿子了! 一养养一窝! 让外室进门? 行,让她进! 在外室等着风光被迎娶的时候,直接给侯爷连纳两个妾! 这世间哪里去找她这等大度善良的主母? 后宫佳丽三千,她都能给嫔妃们弄个值睡表,更何况这几个小妾? 她沈若言,重生归来,已是钮钴禄沈氏! 无情无爱保平安,以牙还牙心不酸—— 誓要做这盛京城内的侯门主母典范!

自心卿·连载中·43.2万字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萧萧羽霖·连载中·13.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